马水焕 / 待分类 / 梅园丘遭遇战

分享

   

梅园丘遭遇战

2021-03-12  马水焕

梅园丘遭遇战

七星桥战斗以后,大队附陆阳一面收拢在战斗中失散的战士,一面委托民主人士出面,想方设法买来了29具棺材,妥善安葬了牺牲的战友。大队长姜文光牺牲以后,上级任命陆阳为大队长,陈一拜为大队附,带领宗德三大余部转移到临山一带,和“暂三纵”一起活动。

临山原是杭州湾上的一座小岛,随着涂涨潮退,逐渐变成了冲积平原上的一座小山。在临山北边,人民为了抵御海水的倒灌,通过肩挑背扛,在海涂上修筑了一条条高低不一的泥塘。这些泥塘或连或断,把田地和村庄分割成一个个环形或四边形。因为这些泥塘高高隆起像山丘,又因为这些泥塘像一个个水桶的竹箍,(当地人把竹箍称为竹楸)把一片片田地和一个个村庄围在当中,人们就把泥塘称为丘。这些丘的叫法各有不同,有因为由南向北的顺序得名的如三丘四丘的,有因住户姓氏得名的如大丁丘,梅园丘是因为丘内一处梅子树而得名。

暂三纵的全称为“苏鲁战区淞沪游击队暂编第三纵队”,是1941年8月南渡到三北的三支浦东部队之一,当时的指挥员是朱人俊和方晓。12月12日拂晓,驻十六户村的"暂三纵"指挥员朱人俊刚刚起床,忽听到从西南方向传来一声枪响,他心头一惊,连忙冲出门外,站在高高的舍基上向西南望去,谁知道眼前是白茫茫一片大雾,西南方向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根本无法了解。正在这时,正西和西北方向也传来岗哨的枪声,使朱人俊的心中更加焦躁。这时候,特务大队长跑来报告说:“哨兵发现了几个人影在浓雾中由南向北走来,这些人头上戴着毡帽,模样很像早起下海的渔民。奇怪的是这几个人影听到枪声没有任何反应,依然在由南向北运动。”朱人俊听到特务大队长说浓雾中的人影听到枪声没有任何反应,立即警觉起来,他对特务大队长说:“既然是渔民,听到枪声为何没有任何反应呢?如果敌人乘着浓雾前来袭击,敌人在暗处,我军在明处,天时不利与我;再则西南方向是日寇的五夫据点,东南方向是日寇的周巷据点,地利又不利与我,如果和敌人纠缠在一起,我军将两面受敌,后果将不堪设想。”朱人俊和听到枪声赶来的其他领导略一合计,迅速下达了部队向东转移的命令。不多时,特务大队在前,“暂三纵”总部居中,“宗德三大”断后,部队悄无声息地向东撤退。

果然不出朱人俊所料,此时,从五夫据点出来的一个中队的日本鬼子,在汉奸诸某的引领下,已经接近了部队的驻地。狡猾的鬼子原来准备让几个抓来的渔民走在前面,乘着浓雾接近村庄发动突袭,谁知道还是被我军的岗哨发现了。鬼子听到岗哨鸣枪,知道偷袭不成,就临时改变了计划,沿着一条干涸的潭沟(潮水冲刷成的河沟)迅速向海边推进,妄图从北面包抄“暂三纵”的后路。“暂三纵"主力撤出十六户村,沿着四丘塘(海塘)南塘脚下的小路向东快速转移。隐蔽在潭沟里的鬼子见我军向东转移,立即偷偷运动到四丘塘北边的五丘塘北面,在五丘塘的后塘脚向东跟进。暂三纵主力在南,鬼子在北,两支部队几乎在平行向东运动,只是中间夹着两条高高的海塘,又有浓雾笼罩,谁也看不见谁。

担任后卫的"宗德三大"跟在主力后面,也翻过四丘塘东边的直塘,来到了一片晒盐的白地上。这时候,浓雾已开始逐渐消散,依稀可以看清四周的地形,这片晒盐的白地位于两个小丘之间,东西宽约一两百米,白地场上有晒盐的盐板基,贮存食盐的盐仓基,用来淋卤的漏碗基,只要通过这片白地,就可以进入东边的另一个小丘。大队长陆阳见此处地形复杂,很容易遭到伏击,当即传令部队快速通过这片开阔地,迅速进入东边的小丘。部队领命急进,直奔东边的小丘。就在这个关键时刻,只听一声枪响过后,从东北边的几个盐板基上哗啦啦扫来一阵弹雨,“宗德三大”的几个战士已经倒在地上。原来,狡猾的鬼子已经乘“暂三纵”主力通过后的间隙,从北边的五丘塘向南扑过来,利用大雾作掩护,偷偷占据了白地场上的几个制高点,侍机发动了攻击。

大队长陆阳见鬼子占据了盐仓基、盐板基等制高点,开阔地上又缺少隐蔽物,近80人的队伍完全暴露在敌人的火力之下,立即下令队伍向南边的梅园丘玉米地后撤,自己带领一小队掩护。鬼子见我军向玉米地后撤,立即跳下盐板基,向我军尾追而来。陆阳带领一小队的战士,凭借白地场上的几个泥蓬作掩护,集中火力向鬼子还击。鬼子见正面遭到火力阻击,马上兵分两路,从东西两侧包抄上来。陆阳见战士们大多已经进入了玉米地,就抓住鬼子放弃正面追击的时机,带领剩下的战士向南撤退。陆阳和战士们边打边撤,眼看就要脱离险境,就在这时候,一条一两米宽的水沟阻断了他们的退路。正当陆阳猛跑几步,纵身跃过水沟之时,一颗罪恶的子弹击中了他的右腿,使他扑通一声掉进了水沟。陆阳忍住右腿的剧痛,一把拉住了沟边的一棵小树,用尽全身力气登上了沟岸,千钧一发之际,想不到又一颗子弹飞来,击中了英雄的后背,陆阳再次掉进了水中。右边的大队附陈三拜和左边的暂三纵军需副官奚兴章见此情景,一个就地十八滚扑到陆阳身边,两人同时伸手拉住陆阳的胳膊,把他拉上了岸。这时候,一颗子弹击中了陈三拜的太阳穴,鲜血从他的头部涌出。奚兴章见陈三拜牺牲,强忍住心中的悲痛,不顾自己重病在身,拖着陆阳往玉米地就走。这时候,几颗子弹击中了他的腿部,奚兴章倒在地上。当他翻身坐起之时,几个鬼子已经跳过河沟端着刺刀扑了上来。鬼子见奚兴章腰缠钱兜,肩背挎包,非常眼红,一个鬼子两话不说,端枪就往奚兴章胸口猛刺。奚兴章身子往旁边一闪,攥住枪管顺势一拉,像猛狮一样跳了起来。那个鬼子立脚不住,噗通一声掉进水中。这时候,几把刺刀刺中了奚兴章的腹部,滔滔的鲜血染红了烈士脚下的土地。悲壮的梅园丘遭遇战进行了两个多小时, 16位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长眠在三北的大地上,为了中华民族的存亡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遭遇战发生时,梅园丘的保长陈元生正好在屋后的茅坑上解手,亲眼目睹了那场战斗的始末。烈士的壮举深深地震撼了这位素有爱国情怀的乡绅,当天下午陈先生不顾身家性命,出面为烈士料理后事。陈先生先发动袁金水、袁水木等众多乡亲,把烈士的遗体逐一收拢,悄悄安放在几个柴蓬之间。然后擦干他们身上的血迹,整理好衣冠,用当地自产土白布把烈士一个个包裹起来。入夜,陈先生先带人用竹竿和竹簟搭起一排簟撑作为临时灵堂,灵堂前面横挂白布孝幔,孝幔后边安放烈士遗体。然后陈先生按照当地习俗,出钱雇了四位做忏的道士,为烈士颂经祭奠。陈先生还和赶来吊唁的陆阳拜兄弟地下党员杭定轩一起,为陆阳、奚兴章、陈三拜等烈士守灵。拂晓时分祭奠结束后,陈先生带人先在附近的义冢地掩埋了13位烈士的遗体。又将陆阳、奚兴章、陈三拜3位烈士的遗体抬到离梅园丘约两里路的义冢地里安葬。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