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水焕 / 待分类 / 建立三北游击根据地

分享

   

建立三北游击根据地

2021-03-14  马水焕

建立三北游击根据地

1941年10月,中共浙东军分会在三北成立,吕炳奎任书记,王仲良和蔡群帆任委员,统一领导分布在浙东各地的抗日武装。在中共浙东军分会的领导下,浙东抗日武装转战三北,取得了长溪岭、施公山、登州街等战斗的胜利,但是在七星桥、梅园丘两次遭遇战中,也付出了重大的代价,“宗德三大”的大队长姜文光,大队附姚镜人,继任的大队长陆阳等45名指战员英勇牺牲。中共浙东军分会及时对工作进行了总结回顾,认为这几次战斗之所以失利,是因为敌伪建立了一整套保甲制度,织就了一张严密的情报网,使抗日武装的活动处处受制。而我浦东抗日武装初来咋到,人生地不熟,一时还难以得到当地的群众广泛支持。军分会通过总结教训确定了工作重点,一是镇压那些死心塌地的汉奸,摧毁敌伪的保甲制度;二是清除借口抗日鱼肉人民的土匪武装,争取人民群众的支持。

1942年正月初五,横河街上贴出了一张《浙东游击指挥部锄奸团一号布告》,上面白纸黑字写着:“查实余姚县浒山区龙南乡孙家境村伪保长孙荣潮,在民国30年10月21日晚,将我抗日武装在其村宿营之情报,密报驻姚城的日寇,致我抗日武装在横河街七星桥中伏,二十九名抗日志士惨遭毒手。伪保长孙荣潮认贼作父出卖同胞,根据中华民国战时惩敕汉奸条例,特将其缉拿归案,处以极刑”。布告上一道血红的大钩,狠狠打在孙荣潮的名字上。铁杠汉奸孙荣潮被抗日武装处以极刑的消息不胫而走,人民群众拍手叫好,而汉奸走狗都吓得胆战心惊。抗日武装抓住时机,用各种方式对伪、保长进行形势教育,要求他们明里当乡长保长,暗中要为抗日出力,在强大的政治压力下,大多数伪职人员都吃起了“两口水”[1],再也不敢死心塌地为日寇卖命了。

在余姚沦陷前,各个乡镇都有负责治安的保卫团,如大云乡有大牌头三村联合保卫团,配备有独粒毛瑟4支,五响一支,潭海乡有潭海乡保卫团,配备有独粒毛瑟和六寸抽板等枪支7支。这些保卫团的成员大都是社会上的帮会势力和地痞流氓,宁绍战役以后,三北地区的政治形势综错复杂,日本人和和平军占据了县城和庵东、周巷等大集镇。像大牌头、胜山头、段头湾等小集镇,因为日军的兵力有限,根本无法实际控制,加上国民党当局对社会黑恶势力实施了纵容、扶植、利用的错误政策,这批人就三个人一伙,五个人一帮拉起了自己的武装。这些武装白天打着国民党抗日自卫的旗号,向老百姓派款派粮,到了晚上就四处打家劫舍绑票勒索,黑夜里却干着打家劫舍的勾当,甚至老百姓白天刚刚收进的大豆小麦,夜里都会被洗劫一空。当时姚北有三个“头”,人们谈头色变,这三个头是二塘头的陆世钧、陆世贵兄弟,胜山头的王杏杏,大牌头的邵文灿。庵东盐场除了邵文灿以外,还有庵东的冯殿宝,沧田的霸洞阿哉,段头湾的陈阿二等人。老百姓对这批人恨之入骨,骂他们是“抢犯帮”和“拳头帮”,日夜盼望抗日武装能为地方除害。

军分会考虑到这批人打着抗日的旗号,如果直接进行整治,很容易被国民党顽固派找到借口发生摩擦,军分会在文件中强调:“对待地痞流氓土匪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我须根据不同情形处理之。基本上在争取其抗战,提高他的国家民族观念,适当解决其生活,应用其能力,反对他的扰害治安、扰害人民,如其已经帮助敌伪荼毒鱼肉人民,不可感化者,用严格手段对待之,因为这些人不予以适当处理,敌伪要用来伪化我们地区。对于没有变为帮助敌伪的分子,应予中立争取之。”[2]根据军分会的指示,抗日武装采用各种合法手段严惩土匪恶霸。

一天晚上,邵文灿手下一个叫做赖阿狗的小头目,带着七八个小喽啰到朗霞一带进行抢劫,得手后让几个民夫挑着赃物,从七塘上向东走来。谁知道抗日武装根据群众举报,早已经在前面伏击,结果来了个人脏俱获。邵文灿眼见手下就要命丧黄泉,登时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乱转。正在邵文灿着急之时,手下有人说有一个人和抗日武装有来往,可以请他出面保人。邵文灿想找的保头人名叫俞济美,住在胡家路村,家里有一只潭船,开着一个叫俞公茂的商行。因为他家的潭船曾经多次运送浦东部队的人员和物资,所以认识了当时“五支四大”的教官蔡群帆。这天上午,俞济美头戴草帽,正在白地场上赤脚拖泥整漏,忽见几个空手人从大牌头方向飞奔而来,后头还有一顶轿子紧随其后。来人和轿子一路飞奔,径直来到了俞家舍头,停在俞济美门前。常言道夜猫子上门,无事不来,空手人进屋,好事甭想,俞济美不由得心头一惊。俞济美心中说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于是就停下了了手头的活计,赤脚往家中走去。来人见了俞济美,口称自己是大牌头邵文灿手下,奉先生之命,特意派轿子来接济美先生。俞济美是个有家有业老实本分之人,一听说邵文灿叫他,那里肯有半分怠慢,连忙进屋拿了双布鞋,夹在腋下就走。俞济美跟着来人赤脚飞奔,立时赶到了六根头邵文灿住地,邵文灿见了俞济美,好像捞到了一根救命稻草,放下架子求俞济美到蔡群帆驻地求情,饶了赖阿狗等人的性命。俞济美虽然对这帮抢犯恨之入骨,巴不得抗日武装杀一儆百,但是碍于邵文灿的情面,只得出面到西三的应家舍头来找蔡群帆求情。蔡群帆听到岗哨说大云乡的俞济美求见,马上放下手头的工作出门把俞济美接到屋里。蔡群帆听俞济美说明来意后,思考再三后对俞济美说:“根据当地人民的反映,邵文灿和丁云康手下的自卫队,明里打着抗日自卫的旗号,暗里却干着抢劫绑票的勾当,搅得盐场周围乌烟瘴气,我军本想一举端了邵文灿的老窝,消灭这股土匪,但是为了顾全大局,不给国民党留下口实,才在土匪抢劫时来个人赃俱获。如果把这几个祸害百姓的土匪就地正法,来个杀一儆百,量他邵文灿也无话可说。但是考虑到你曾经为抗日做过不少事,为了你的安全,也为了今后统战工作的需要,我就给你一个面子,饶了这几个家伙的性命。不过请你带话给邵文灿,抗日武装对两种人绝不手软,一是投靠日寇的汉奸,二是祸害老百姓的土匪,希望他好自为之。”说完后,蔡群帆就书写了一纸命令,让警卫员带着命令和俞济美一起去领人。

那几个小土匪五花大绑,被关押在附近的一个盐仓里,警卫员让俞济美在盐仓下等候,自己带着命令走进了盐仓。看守的战士不理解放土匪的原因,心中有气,就故意哗啦啦拉动枪栓,喝令几个小土匪站起来往外走,那几个小土匪以为末日来临,一个个吓得屁滚尿流面色苍白连腿也迈不动了。看守的战士押着几个小土匪来到了白地场上,把小土匪交给了俞济美。当俞济美给这几个家伙解开绑绳后,这些家伙才如梦初醒,知道小命是捡回来了。   

1941年10月的一天夜里,紧邻盐场的长河垫桥路村的一座房屋内,灯火通明,里面正在办喜酒。一群人围坐在几张酒桌旁边,猜拳行令闹成一片,坐在房中的新娘却泪水涟涟愁眉不展。原来今夜成亲的新郎不是别人,正是庵东盐场义四乡段头湾的陈阿二,姚北沦陷以后,陈阿二就打着抗日的旗号,在段头湾自立山头,独霸一方,手下有三十余个人,配备有长短枪支。前几天,陈阿二到长河镇、垫桥乡一带敲诈勒索时,看中了一位姑娘,就要将姑娘纳为小老婆,普通的老百姓知道胳膊拗不过大腿,只好含着眼泪答应了这门婚事。就在陈阿二跨入洞房之际,外面传来了一声枪响,惊醒陈阿二的美梦,原来“暂三纵”已经在长河地下党员的带领下,接近了陈阿二的新房。陈阿二听到枪响,当即窜出新房向段头湾逃窜。第二天上午,“暂三纵”追击到段头湾时,陈阿二又逃到了西边的登州街。

“暂三纵”赶走了土匪陈阿二,长河人民拍手称快。部队抓住时机开展统战工作,召集周朝区十六个乡镇长和附近的保长,在长河草帽业小学的礼堂举行了会议。会上,“暂三纵”司令员朱人俊对大家说:“我们'暂三纵’是奉国民政府的命令到这里打游击的,打日本鬼子打和平军,打击骚扰百姓的土匪,希望周朝区的各位乡镇长同心协力,解决部队的后勤,共同为安定地方出力。”自从余姚沦陷后,姚北境内盗贼蜂起敌伪骚扰,整个社会乌烟瘴气民不聊生,乡镇长们早就盼望有一支部队来安定社会秩序,如今见“暂三纵”纪律严明抗日坚决,正好遂了大家的心愿,都表示愿意为部队提供后勤所需。为了便于联络,部队在长河章家路村设立了联络站,后来联络站改为“姚北长河办事处”,此后,姚北相继成立的有“临山办事处”、“逍林办事处”。

浙东抗日武装在地方党组织的配合下,通过严惩汉奸,打击土匪武装,开展统战工作,稳定了社会秩序,得到了人民群众的信任。经过将近一年的浴血奋战和艰苦工作,至1942年5月日军发动浙赣战役前后,在西起曹娥江,东至镇海南北宽约10余千米的三北大地站稳了脚跟,初步建立起了三北游击根据地,为南下四明山开辟浙东根据地打下了基础。



[1] 指暗地里伪抗日武装出力办事。

[2] 1942年12月15日《浙东区党委关于准备反“扫荡”反“清乡”斗争对三北部队及地方党的指示》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