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1982年6月,西伯利亚发生天然气大爆炸,克格勃上校是“鼹鼠”

2021-03-16  飘影23号   |  转藏
   

能源是苏联和俄罗斯的支柱产业,由于西伯利亚拥有丰富的天然气储量,因此苏联在上世纪八十年代,计划修建一条泛西伯利亚天然气管道向苏联西部和欧洲供应天然气。由于这条管路起自乌廉戈,途径波马利,最终到达乌克兰的乌日哥罗德,所以又称“乌廉戈-波马利-乌日哥罗德天然气管线”,全长达4500公里。建成后,这条管道成为苏联重要的经济来源。

然而1982年6月,这条管道发生了巨大的爆炸,爆炸威力相当于 3000吨TNT炸药,当量是美国在广岛所投原子弹的1/4。这次爆炸使管道陷入瘫痪,长期不能修复,苏联经济因此遭受重创。

1982年6月,西伯利亚发生天然气大爆炸,克格勃上校是“鼹鼠”

对于如此严重的事故,苏联高层当然极其恼火,派克格勃介入调查。克格勃调查后怀疑这是一起敌对势力破坏事件,可是又找不到切实证据,对涉事部门的工人和技术人员逐一排查后,也没有发现可疑对象,于是对这起事故的调查就延宕了下来。

1982年2月13日,莫斯科的一个公园里发生了一起惊人的凶杀案,一名克格勃高官被刺死,还有一名克格勃女秘书被刺成重伤。

由于被害的是克格勃官员,所以警察还没有赶到现场时,反应迅速的克格勃特工们已经抢先冲进了公园。54岁的克格勃上校弗拉基米尔·伊·维特罗夫也是其中之一,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是,那名重伤的女秘书居然当场指认维特罗夫就是凶手。警察和克格勃特工当即逮捕了维特罗夫,从他的兜里搜出一把带血的尖刀。

1982年6月,西伯利亚发生天然气大爆炸,克格勃上校是“鼹鼠”

由于这起恶性案件的受害者和凶手都是克格勃官员,而且发生在莫斯科市内,根本无法掩盖,这让苏联当局和克格勃总部陷入了难堪,只能公开审理这件案子。

面对莫斯科警察总局和克格勃的联合审讯,维特罗夫供认了犯罪经过:他与一名年轻美貌的女秘书发生了婚外情,事发那天傍晚,他开车带着女秘书来到公园,两人就在车里幽会。正在缠绵时,另一位也正在公园散步的克格勃军官认出了车里的维特罗夫,他不知是想过来问候一下同事还是想搞个恶作剧,和维特罗夫开个玩笑。于是他就走到车旁突然敲了几下车窗。正在意乱情迷中的维特罗夫顿时惊慌失措,以为奸情暴露,对方想要逮捕自己,他掏出一把尖刀把那名官员刺死了。车里的女秘书见状吓坏了,想要逃跑,维特罗夫也朝她连捅几刀,试图把她杀了灭口。

他当时以为女秘书已经死了,就慌忙离开了现场。可是冷静下来后又感到不放心,觉得女秘书可能没死,当他看到大批克格勃冲进公园时,他也装着很吃惊的样子跟着来到现场,其实就是回来确认一下她是否真的死了,结果却被抓个正着。

克格勃对他的供述感到奇怪,虽然克格勃内部纪律森严,作为一名官员与女下属发生不论恋情,一旦败露,必然会遭惩处,从而影响前程,已经54岁的维特罗夫上校可能因此再也当不上将军了。可即使如此,他也不至于杀人,使自己堕入毁灭的深渊啊。

虽然克格勃感到案情蹊跷,可一时也审不出维特罗夫杀人的真正动机,就只能结案,以谋杀罪判处他12年徒刑。为了挖出真相,克格勃准备在他服刑期间对他实施严密监控,所以,克格勃没有把他送到司法系统的监狱,而是把他关押在自己控制下的卢比扬卡监狱。

1982年6月,西伯利亚发生天然气大爆炸,克格勃上校是“鼹鼠”

卢比扬卡

终于,克格勃从维特罗夫给妻子的信中找到了一条重要线索。维特罗夫在信中提到,谋杀案迫使他放弃了“更大的事”。由此克格勃认定他除了杀人还有重大问题。于是克格勃反间谍机关动用所有手段对维特罗夫严加审讯。没有人能扛得住克格勃的刑讯,维特罗夫终于招供了。原来,他早已投靠西方,是潜伏在克格勃内部的一个“鼹鼠”。

1964 年,维特罗夫大学毕业,由于学业优秀,他作为一名优秀的工程师,被克格勃招募。

1982年6月,西伯利亚发生天然气大爆炸,克格勃上校是“鼹鼠”

冷战时期,西方对苏联实施严密的技术封锁,为了了解西方科技发展动向,获得最新的西方科技,克格勃成立了一个“T局”,其职能是专门窃取苏联所急需的西方科研成果。而“T局”下属有一个“X射线”组,其成员混迹于苏联前往美国的各类代表团中,充当科技间谍。当时美国的尼克松总倡导缓和政策,因此许多苏联代表团得以来到美国,而这给“T局”盗取技术带来了可乘之机。他们用各种匪夷所思的办法获得科技情报,比如用鞋底粘取金属碎屑,用领带沾染液体等等,以此得到“工业样品”。据西方情报机构估计,“X射线”下属的间谍超过200人。

维特洛夫进入克格勃后,被安排在“T局”工作,主要职责是评估“X射线”特工获取的技术情报价值。他们的工作非常出色,仅在1965年,便从美国和其他西欧国家窃取了5000多份技术情报。

1965年底,维特罗夫奉命来到巴黎,以苏联驻法使馆外交官的身份领导“X 射线”在西欧的工作。维特罗夫在巴黎待了5年。

然而正是在巴黎工作期间,西方的繁荣和自由,让他的内心深受触动,他逐渐对苏联的体制和意识形态产生了怀疑。

维特罗夫的动摇,在他的言行中多少有些流露,而这一情况很快就被一直紧盯他的法国反间谍机构“领土监视局”捕捉到了,他们认为有机可乘,便试图策反他。

不久,维特罗夫遭遇了一场“意外车祸”,他的车子撞坏了一个法国人的车,那位车主是汤姆森公司工程师雅克·普利福斯特,雅克大度地表示愿意承担一切损失及修理费用。维特罗夫心存感激,又由于两人都是从事技术工作的工程师,很有共同语言,于是他们成了朋友。可是维特罗夫不知道,雅克是“领土监视局”的特工。通过对维特罗夫的接触和监视,法国方面认定他可能与法国一些最重要的技术秘密失窃有关。

1982年6月,西伯利亚发生天然气大爆炸,克格勃上校是“鼹鼠”

经过一番精心设计的“思想工作”后,维特罗夫彻底倒向了西方,正式为“领土监视局”服务,代号“告别”。从1981年到1982年,他总共向法国提供了超过4000份秘密文件,导致克格勃部署在全球的250名“T局”工业间谍暴露。然而西方反间谍机构没有马上将这些人逮捕,而是准备将计就计,让他们照常活动,以便成为西方的“木马”。

1981年7月,在加拿大渥太华举行的G7峰会上。法国总统密特朗向美国总统里根通报了维特罗夫投奔西方的消息,他还告诉里根,法国政府掌握了一份文件,里面是有关克格勃间谍对美国工业界进行渗透的详细信息。

1982年6月,西伯利亚发生天然气大爆炸,克格勃上校是“鼹鼠”

密特朗与里根

美国得到这一情报后,中情局便和美国国防部以及联邦调查局联合展开了一项绝密计划,其目的是要在“T局”正在寻求的技术中故意植入恶性信息,从而在苏联的国防和工业设备中埋下“定时炸弹”,一旦发作,将使苏联的航空、航天、能源、化学等重要工业部门陷入瘫痪。

苏联在建设泛西伯利亚天然气管线时,遇到了一项难以克服的技术问题。在这条天然气管线上,需要随时测量其中的温度、流量和压力等指标,还要经常对复杂的阀门系统进行启闭操作,以此调整输气方向和输气量。可是这条管线非常漫长,而且途径许多环境十分恶劣的地带,如果要依靠人工对管线上的无数测量点进行巡视检测,并实施相应的操作,是一项极其艰巨的工作,不仅要动用大量人力,还很难做到全天候无缝隙监控。

此时西方已经发展出了远程集散控制系统,即通过数据总线,远程实时采集各个测量点的测量数据,然后自动调节阀门系统的开启角度,使温度、压力等指标始终保持在安全正常范围内。实现这些功能的,是一套用来采集与监控数据的组态软件,而当时苏联还没有开发出这样的软件,他们向西方购买时遭到了拒绝,于是“T局”就受命去盗取这套软件。

1982年6月,西伯利亚发生天然气大爆炸,克格勃上校是“鼹鼠”

中情局通过维特洛夫提供的情报,知道了苏联亟需这套软件,以及其用途,于是就故意让苏联间谍偷去了这套软件,然而这是一种“特殊版本”,克格勃却浑然不知,结果导致了泛西伯利亚天然气管道的大爆炸,使苏联的经济收入受到严重影响。

计划得手后,北约立即采取行动,47名以外交官为掩护的苏联克格勃被驱逐出法国,另外150余名工业间谍在其他各国被驱逐,还有200余人被克格勃紧急撤回国内,至此克格勃经营多年的“x 射线”被完全摧毁。1996年,中情局相关文件解密,这一事件得到了证实。

维特罗夫因为多年在克格勃内部从事间谍活动,心理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整日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所以变得特别神经质,这才导致了对同事敲车窗这样一个普通行为的误判,酿成杀人惨剧,自己也因此暴露。

维特罗夫案发后,在狱中写了一篇名为“卖国者的自白”的文章,其删节版刊登在1983年的一期《真理报》上,里面讲述了自己多年来如何充当北约“鼹鼠”的经历。

1982年6月,西伯利亚发生天然气大爆炸,克格勃上校是“鼹鼠”

克格勃本打算公开审判维特罗夫,让公民声讨他背叛祖国的罪行。但维特罗夫拒绝公开出庭。他声称,如果克格勃强行公审他,他就要在法庭上揭露克格勃内部那些不能曝光的内情。为了表明自己绝不认罪,维特罗夫在未删改的“自白书”中写道:“我唯一遗憾的是没有给苏联更致命的打击。”

1985年2月23日,维特罗夫以叛国罪被处决,这位代号“告别”的间谍告别了人间。

图片来自网络公开渠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立即删除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