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pqlxz / 电工 / 辜鸿铭:他用最笨的办法学会9种语言,获得...

分享

   

辜鸿铭:他用最笨的办法学会9种语言,获得13个博士学位

2021-03-17  bdpqlxz

他的父亲辜紫云是当时英国人经营的橡胶园总管,能讲英语,马来语。他的母亲是西洋人,讲英语和葡萄牙语。也正是因为这种家庭环境,造就了这一怪才:辜鸿铭。

回顾他的一生,可以说是辉煌的一生,是满清时代精通西洋科学,语言兼及东方华学的中国第一人,是当时不可多得人才,就连西方人也流传着一句话:到中国可以不看三大殿,不可不看辜鸿铭。

辜鸿铭究竟有才到什么地步?

他精通英、法、德、拉丁、希腊、马来亚等9种语言,获13个博士学位,倒读英文报纸嘲笑英国人,说美国人没有文化,第一个将中国的《论语》、《中庸》用英文和德文翻译到西方。凭三寸不烂之舌,向日本首相伊藤博文大讲孔学,与文学大师列夫托尔斯泰书信来往,讨论世界文化和政坛局势,被印度圣雄甘地称为“最尊贵的中国人”。

他的思想影响跨越20世纪的东西方,是一位学贯中西、文理兼通的学者,又是近代中学西渐史上的先驱人物。

这样一位博学的人物应该有什么特殊的学习方式吧?

但实际上看下来,辜鸿铭用的就是最简单,最传统的中国式方式:背诵法。

背诵《浮士德》

辜鸿铭10岁时就随他的义父——英人布朗踏上苏格兰的土地,被送到当地一所著名的中学,受极严格的英国文学训练。

课余的时间,布朗就亲自教辜鸿铭学习德文。

布朗的教法略异于西方的传统倒像是中国的私塾,他要求辜鸿铭随他一起背诵歌德的长诗《浮士德》。

布朗告诉辜鸿铭:“在西方有神人,却极少有圣人。神人生而知之,圣人学而知之。西方只有歌德是文圣,毛奇是武圣。要想把德文学好,就必须背熟歌德的名著《浮士德》。”

他总是比比划划地边表演边朗诵,要求辜鸿铭模仿着他的动作背诵始终说说笑笑,轻松有趣。

辜鸿铭极想知道《浮士德》书里讲的是什么,但布朗坚持不肯逐字逐句地讲解。

他说:“只求你读得熟,并不求你听得懂。听懂再背,心就乱了,反倒背不熟了。等你把《浮士德》倒背如流之时我再讲给你听吧!”

半年多的工夫辜鸿铭稀里糊涂地把一部《浮士德》大致背了下来。

第二年布朗才开始给辜鸿铭讲解《浮士德》。

他认为越是晚讲,了解就越深,因为经典著作不同于一般著作任何人也不能够一听就懂。

这段时间里辜鸿铭并没有停顿对《浮士德》的记诵,已经可谓“倒背如流”了。

背诵莎士比亚戏剧

学完《浮士德》,辜鸿铭开始学“莎士比亚”的戏剧。

布朗为辜鸿铭定下了半月学一部戏剧的计划。

八个月之后,见辜鸿铭记诵领会奇快,计划又改为半月学三部。

这样大约不到一年,辜鸿铭已经把“莎士比亚”的37部戏剧都记熟了。

布朗认为辜鸿铭的英文和德文水准已经超过了一般大学毕业的文学士,将来足可运用自如了。

但辜鸿铭只学了诗和戏剧,尚未正式涉及散文。

背诵《法国革命》

布朗安排辜鸿铭读卡莱尔的历史名著《法国革命》。

辜鸿铭此次基本转入自学,自己慢慢读慢慢背,遇有不懂的词句再去请教别人。

但只读了三天,辜鸿铭就哭了起来。

布朗吃惊地问“怎样了?”

辜鸿铭回答说:“散文不如戏剧好背。”

布朗又问辜鸿铭背诵的进度,发现他每天读三页,于是释然:“你每天读得太多了。背诵散文作品每天半页到一页就够多了。背诵散文同样是求熟不求快,快而不熟则等于没学。”

辜鸿铭所在的中学课业本来是极繁重的,但由于辜鸿铭各科在布朗身边都提前打下了基础,整个学习过程便显得毫不费力。

辜鸿铭用业余时间接着记诵卡莱尔的《法国革命》。

他越读越有兴致,可是读多了便无法背诵。若按布朗的要求慢慢来,又控制不了自己的好奇心。就这样时快时慢地把卡莱尔的《法国革命》读完了。

后来辜鸿铭终于征得义父的同意,可以随便阅读义父布朗家中的藏书了。有许多书,辜鸿铭并没有打算背诵,但也在不经意间“过目成诵” 了。

布朗对养子的寄望极高。他曾告诉辜鸿铭:“我若有你的聪明,甘愿作一个学者,拯救人类;不作一个百万富翁,造福自己。让我告诉你,现在欧洲国家和美国都想侵略中国,但是欧洲各国和美国的学者却多想学习中国。我希望你能够学通中西,就是为了你都担起强化中国,教化欧美的重任,能够给人类指出一条光明的大道,让人能过上真正是人的生活!”

依照布朗的计划辜鸿铭应该先在英国学文、史、哲学及社会学,然后再到德国学习科学。学成之后才可以回中国修习传统文化。

布朗当初确实没有看错,辜鸿铭十四岁时,学术造诣就已经非一般人所能比。

他只用了短短四年的时间,不仅初步完成了布朗拟定的家庭教学计划,而且基本上修完了所在中学的各门主要课程。

布朗不禁暗自为养子的聪明而感到骄傲。

辜鸿铭在学校里初步掌握了拉丁文和希腊文,其他课程的成绩也都很出色,已经可以申请毕业了。

大约在1872年春季,辜鸿铭正式入爱丁堡大学就读。辜鸿铭在爱丁堡大学的专修科为英国文学,同时兼修拉丁文、希腊文时又不知暗自哭了多少次。他立志遍读爱丁堡大学图书馆所藏希腊、拉丁文的文、史、哲名著。

刚开始时,读多少页便背诵多少页,还没觉出什么困难;后来随着阅读量的逐渐增大,渐渐感到吃不消了。

他要自己坚持,再坚持,一定要一路背诵下去。辜鸿铭晚年忆及此事时曾说:“说也奇怪,一通百通,像一条机器线,一拉开到头。”

到后来,不仅希腊、拉丁文,即如法、俄、意各国的语言、文学,辜鸿铭也能做到一学就会,触类旁通。

据说辜鸿铭回国后,除本国语言外,尚能操九种文字与人交流,则其基础主要是在爱丁堡大学读书时打下的。

他晚年曾对人说:“其实我读书时主要的还是坚持’困兽而学之’的方法。久而久之不难掌握学习艺术,达到'不亦说乎’的境地。旁人只看见我学习得多,学习得快,他们不知道我是用眼泪换来的!有些人认为记忆好坏是天生的,不错,人的记忆力确实有优劣之分,但是认为记忆力不能增加是错误的。人心愈用而愈灵堂!”

当时人们多认为辜鸿铭的博学在于他的天赋聪明,辜鸿铭自己是不承认的。

在巴黎学习的时候,除偶尔去学校上点感兴趣的课以外,辜鸿铭每天都抽一点时间教他的女房东学希腊文。

从刚开始教他学希腊文字母那天起,辜鸿铭就教她背诵几句《伊利亚特》。他的女房东笑着说:“你的教法真新鲜,没听说过。”

于是,辜鸿铭就把布朗教自己背诵《浮士德》和莎翁戏剧的经过讲给她听。

她说:“好,我就这样学下去。”

辜鸿铭说:“等你背熟一本,你就要背两本,拦都拦不住。”

辜鸿铭的女房东常常拿着《伊利亚特》来到他的房间,把学过的诗句背给他听,请求他的指点。辜鸿铭的教法果然有效,他的女房东在希腊文方面进展神速。许多客人见辜鸿铭教她学希腊文的方法与众不同,都大为惊讶。

此法乍看强度大,难度亦大,其实则不然。

若由字母而单词再简单拼句,则学习者在心理上就产生学外国语言的隔阂情绪了。

辜鸿铭还依此法教会了他的女房东简易的拉丁文,也不过三两个月的工夫而已。

看来这种背诵法确实有理有据有可取之处值得后人学习。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