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Metaverse,脑机接口,虚拟世界与茅场晶彦 | 游戏干线

2021-03-19  电竞世界

图/艾恩葛朗特
文/尤利乌斯

沙盒移动平台开发商MetaApp获得一亿美元融资的消息让游戏行业关于Metaverse(元宇宙)的讨论升上了新热度。

企查查信息显示,MetaApp为北京展心展力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旗下产品,该公司曾推出过网赚游戏平台“233乐园”。本次收到融资的MetaApp为旗下沙箱技术平台,本轮融资将被主要用于团队扩张,建立以多人实时交互服务为基础的创新型全年龄段虚拟世界。

Roblox上市是引发本轮元宇宙话题讨论的源头。Roblox是多人在线沙盒游戏平台,在北美地区市场拥有大量用户。与常规游戏不同的是,在Roblox中,玩家会拥有一个虚拟身份,在虚拟的世界中产生真实的社会联系和生产关系,就像“生活”在虚拟世界中。


同期,米哈游与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瑞金医院达成战略合作,宣布共建“瑞金医院脑病中心米哈游联合实验室”,并展开神经调控与脑机接口临床应用的相关研究。而在这之前,米哈游CEO蔡浩宇则在上海交通大学硅谷校友会组织的“乘风破浪–交大人职场/创业的故事”第五期中表示,米哈游希望在2030年,打造出全球数十亿人愿意生活在其中的虚拟世界。

无独有偶,盛趣游戏则早在去年8月份就与浙江大学建立“传奇创新研究中心”,专注脑科学研究。腾讯CEO马化腾也提过“移动互联网时代已经过去,未来是全真互联网时代”的说法。

和以往的话题不同,在玩家圈层中,元宇宙也是讨论的热点。但引发玩家讨论的则更多要归功于米哈游“打造虚拟世界”的宣言和”建立研究脑科学实验室“的动作,许多玩家在相关新闻下刷屏“是你!茅场晶彦!”。


那么,元宇宙到底是什么,它为什么在一级市场、从业者、玩家群体中都取得了相当大的热度?玩家们刷屏留言中提到的茅场晶彦又是谁?

元宇宙究竟是什么?

Metaverse(元宇宙)是来自于1992年科幻小说《Snow Crash》的词汇,翻译软件给出的翻译是“虚拟世界”。

就现阶段而言,元宇宙并没有一个严格的定义。海外分析师matthewball认为元宇宙应该具备下列特点。

  1. 不会停止,无限期持续,并且实时同步;
  2. 每个人都是元宇宙中的一部分,可以同时参与在特定事件、地点、活动中;
  3. 跨越数字和物理世界、在公共网路和封闭平台都能互通,并且数字资产和数据共用;(比如在堡垒之夜的枪械皮肤用在CSGO的武器上,发给微信好友共享)。
  4. 完善的经济体,个人和机构都可以通过“工作”获得回报,进行买卖、投资等。
  5. 每个人既是体验者也是创造者,共同贡献虚拟世界里的内容和体验。


通俗的来说,元宇宙就是类似《头号玩家》电影中所展现的虚拟世界,如果将条件放宽,任何一款能够让玩家在游戏世界中体验“第二人生/现实”的产品都可以称为元宇宙。

在近期的摩根士丹利TMT会议上,T2的CEO施特劳斯·泽尔尼克(Strauss Zelnick)表示,“如果《GTAOL》不是元宇宙,那什么是呢?”

在《GTAOL》中有一种令全球无数玩家沉迷的RolePlay玩法,他们在其中扮演着各种各样的角色,在《GTAOL》提供的基础框架下参与社会生活,体验虚拟世界的”第二人生“。


当然RolePlay玩法并非只存在于《GTAOL》,在《魔兽世界》、《FF14》等大型MMORPG游戏中,RolePlay玩法都非常流行。

而在日本轻小说《刀剑神域》中,一位游戏制作人对虚拟世界(相当于我们正在讨论的元宇宙)相当执着,《刀剑神域》的小说剧情就由这位制作人所创造的虚拟世界引发。

他就是游戏制作人茅场晶彦。

脑机接口,虚拟世界,茅场晶彦的野望

在《刀剑神域》小说中,完全潜行技术(即戴上头盔,将意识转移到游戏中)已经比较成熟,游戏制作人茅场晶彦以此技术为基础开发了VRMMORPG(虚拟现实大型线上角色扮演游戏,并非指当前流行的VR游戏)。


茅场晶彦在设定中拥有物理学家和游戏制作人双重身份。从儿童时代开始,茅场晶彦就像大多数MMORPG制作人一样对虚拟世界有着异常的执着,也以此为目标不断努力,钻研物理技术和游戏设计。

成人后的茅场晶彦研究出了NERvGear(潜行入游戏所必备的头盔设备),并创造了名为《Sword Art Online》的虚拟世界游戏。在开测游戏当天,茅场晶彦与玩家一同进入这款游戏,并借助GM向游戏中的所有玩家宣布“游戏没有退出键,如果在游戏中死亡,现实中的身体的大脑将会被设备高频率扫描而烧毁,只有打败最终BOSS,玩家才可返回现实”。(尝试物理断电或者强行登出一样会触发死亡)


《刀剑神域》小说的故事便在此背景下展开,茅场晶彦的身份则由明星游戏制作人变成了绑架一万名玩家的通缉犯。而握有最高权限的茅场晶彦也并未利用特权脱出游戏,而是与玩家一同生活在游戏世界中,并成为游戏公会“血盟骑士团”的骑士团长。茅场晶彦现实中的身体则隐藏在某处秘密据点中,由其助手兼恋人照料。

如同茅场晶彦所期待的一般,被困在游戏中的玩家建设起了全新的社会生态。这些玩家成立了以稳定攻略和维持基本秩序为目的的准政府类组织“解放者军”,也成立了单独的精英式攻略组。当然,游戏中也有破坏秩序甚至击杀其他玩家的,由杀手型玩家所组成的匪徒公会。


在两年的囚禁中,不少玩家都找到了自己在这个世界的生存方式。除了上文提到的与战斗相关的组织之外,有部分玩家也意识到了自己的能力有限和战斗风险,干脆在游戏中过起了平民生活,开店、打工、恋爱、结婚,静待战斗类玩家攻略游戏。

在其被本作主角打败后,茅场晶彦向主角吐露了自己这场疯狂行为的初衷,并将意识上传到到了游戏世界中,而后利用设备烧毁了自己现实中的大脑。


“为什么吗——我也已经忘了很久了。究竟是为了什么呢?当我知道完全潜行环境系统的开发之后——不,应该说是从更早之前开始,我就是为了创造出那个城,那个超越现实世界所有框架与法规的世界而活。然后我在最后一刻,见到了能够超越我所创造出来的世界法则的东西……”

“我们从小时候开始就会不断地有许多梦想对吧?我也忘了究竟是从几岁开始,自己就被这个空中浮游城堡的幻想给缠上了……那个幻想中的情境,不论经过多少时间都鲜明地留在我的脑海里。随着年纪增长,影像也越来越真实、越来越扩张。从地面上飞起,直接到那座城堡去……长久以来,那一直是我唯一的愿望。听我说,桐人。我仍然相信——在某个世界里,真的有那座城堡存在——”

茅场晶彦以“自杀”承担了所有罪责,也以此方式永生在了他创造的虚拟世界中。

随着茅场晶彦的“死去”,玩家们得以从游戏世界中解放,而茅场晶彦的计划在此时才开始显露成果——许多被困的游戏玩家将游戏世界当成真正的世界来生活,而拒绝回到真实世界。

他们已经习惯了这里,而现实和游戏世界相比太过痛苦。


由于保持两年的潜入状态,许多玩家的身出现了以肌肉萎缩为代表的各种健康问题,而且已经和现实社会完全脱节,无法继续从前的学业或者工作。而在虚拟世界中,他们和现实世界一样有着各种各样的社会身份,并拥有着永远不会生病的健康身体——这部分玩家以被动的方式选择留在了虚拟世界。

而另一部分拒绝重返现实的玩家则本身就存在健康问题或者先天性的身体机能问题。在小说中,一位在游戏世界过着钓鱼喝茶闲适生活的老年玩家告诉主角,他在进入游戏世界前的腿脚就已经不灵便,丧失了一定的自理能力,而在游戏世界中,他依然是一个健康的人,可以跑跳,钓鱼喝茶,享受生活——这部分玩家以主动的方式选择留在了虚拟世界。

在后期,也有身患绝症丧失正常生活能力的人选择在游戏中以健全人的身份度过生命最后的世界。

在经过一场两年的疯狂社会实验后,茅场晶彦所打造的这个虚拟世界,被许多人当成了“现实”。


虽然《刀剑神域》小说中的技术超前现实中的技术太多(甚至连技术方向都有很大差别),但密集出现的“脑机接口”“虚拟世界”“元宇宙”相关新闻,总是难免得让人想到茅场晶彦这位充满了浪漫和理想主义,同时又十足疯狂的天才游戏制作人。

道阻且长,也不妨仰望星空

距离Metaverse诞生已经过去了29年,在这29年中,Metaverse几乎是每一位MMORPG游戏制作人的终极梦想,也有无数产品尝试着向Metaverse更进一步。

诚然,当前的市场与理想中的Metaverse还有着较大差距。且不提交互和体感这种加强沉浸感的操作方式——无论是《刀剑神域》的潜行技术还是《头号玩家》中的全沉浸式头盔,都距离现实(或者说消费级)太远,而在Metaverse中不可忽略的还有游戏中生产关系与社会关系的重构,如何让玩家真正参与到游戏世界的经济运行中,像现实一般构筑复杂的社会关系等等都对游戏工业提出了不小的挑战。

更重要的是,当Metaverse真得发展到如同《刀剑神域》那般的“第二现实”,人们可以在虚拟世界中生活和从事生产时,虚拟世界的生产和社会关系是不是会对现实产生影响,到了那时,则又不得不面对更加棘手的问题。

虽然前路问题多多,但Metaverse重新回归公众视野依然是好事,这至少意味着各界对技术发展和游戏制作的信心得到了提升。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