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易生活 / 待分类 / 一半海水一半火焰,快手公布上市后首份财报

分享

   

一半海水一半火焰,快手公布上市后首份财报

2021-03-24  三易生活
作为“短视频第一股”的快手,日前也公布了其登陆港交所后的第一份财报。在市值超万亿的同时,快手方面交出了全年营收587.8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50.2%,净亏损1166.35亿,同比扩大493.52%,全年经调整后亏损79.48亿的的成绩单。


与抖音齐名的快手在上市后居然“巨亏千亿”一事,也让各路段子手活跃了起来,各种类似“让我们为梦想窒息”的调侃不绝于耳。不过事实显然并非如此,所谓“2020年全年亏损1166亿元”,是由于过往融资发给股东的“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公允价值增加所带来。根据国际财务报告准则,在VIE架构的公司中,公司员工和财务投资者持有的优先股,通常会被标记为账面亏损,而这部分优先股要视同成本按照市价(公允价值)入账,这是一次性的“亏损”,与公司经营层面并无关系。

因此快手方面在2020年真正的亏损额,是其实是79.48亿,对于这样一家尚处于上升期的互联网公司来说,这样的情况其实并不少见。事实上,外界对于快手这类互联网企业的财报,最关注的是用户、业务,以及战略布局,因此从其股价在财报发布后大跌10%以上,显然快手在财报中所透露的信息并未达到外界的预期。


那么问题出在哪里了呢?有观点认为,用户增长趋缓或许是快手在财报中呈现的最大隐忧,据悉,2020年快手应用的平均日活跃用户为2.646亿,同比增长50.7%,平均月活跃用户为4.811亿,同比增长45.6%,每位日活跃用户日均使用时长则从2019年的74.6分钟增长17.0%,达到87.3分钟;而在2020年全年,快手旗下所有APP及小程序的平均DAU为3.08亿,MAU为7.77亿,均创下了历史新高。


用户规模增长,并且用户使用时长也在增加,这说明快手对于用户的吸引力犹在,但这或许还不够。2019年6月18日,快手创始人宿华与程一笑的内部信,拉开了被称作“K3”的序幕,其希望在2020年春节前DAU峰值突破3亿,春节后三个月DAU的平均值达到3亿。依靠快手极速版以及40亿预算的2020年央视春晚红包合作,快手方面此前在招股书中确认,其日活达到3.02亿、月活则为7.76亿。对比官方刚刚发布的财报显示,其用户数据在2020年下半年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

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其2020年销售及营销开支达266亿元,同比增长169.8%,占比45.3%,但2019年这一部分的占比则为25.2%,这样的对比或许对快手更为不利。换句话来说,就是快手的用户增量可能是建立在营销费用上投入总营收45%的基础上,是市场投放、品牌推广、创作者激励,以及用户进行促活之下,以量换量的结果。


且不提快手在短视频领域的主要竞争对手,抖音的DAU已经在2020年9月突破6亿,而另一新锐微信视频号的DAU也已经在去年年末突破2.8亿。仅在第47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中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2月,中国的短视频用户规模为8.73亿,占网民整体的88.3%。也就意味着在短视频渗透率已经接近高点的情况下,留给快手的时间与空间或许都不太多了。


在如今这个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下半场,显然用户的增长是有尽头的,也到了需要快手走向挖掘平台内生潜力的时刻。而在这份财报中最大的亮点,莫过于快手打破了长期倚靠直播打赏的收入结构,线上营销服务也就广告收入达到219亿元,同比上一年同期增长194.6%,占总收入的比例由2019年的19%上涨至37.2%;直播业务收入332亿元,同比增长5.6%,占比56.5%;包含电商在内的其他服务收入占比6.3%,而2020年的电商GMV也达到3812亿元。

在2020年第四季度,线上营销服务收入(47%)取代直播(43.6%),成为了快手的最大收入来源,俨然使得其第二增长曲线开始初具雏形。事实上在外界看来,国内互联网的直播行业在2018年到达顶点后,就一直在缓慢的衰退过程中,并且伴随着斗鱼与虎牙的合并,传统依靠打赏为商业模式的直播,俨然已经走到了尽头。


至于电商业务,只能说乐观的人或许可以看到快手电商的无限可能,而悲观的观点则认为,快手在电商上可能做得还不够。2020年快手电商的GMV是3812亿元,但电商业务的收入则仅为37亿左右,也就是说其货币化率仅有1%左右。有观点认为,这是因为电商作为快手的新业务,其给予了商家和主播高额的返佣,同时GMV成交并不完全是在站内完成的,跳转到站外成交的情况,快手也无法收取相应的佣金。

从快手方面公布的这份财报中不难看出,广告、直播,以及电商已经成为了营收的三驾马车。但这可能还不足以支撑其万亿市值,对于如今这一体量的快手来说,挖掘社区潜力或许是才是关键。相较之下,高付费率的直播打赏是不稳定且不可持续的道路,而广告业务本身是一个极度内卷的行业,且伴随着iOS端收紧用户信息收集能力,以及监管机构对于APP收集用户信息范围的规范,用户画像的难度与日俱增,因此数字广告行业的洗牌也已然近在咫尺。而电商业务则尚处萌芽的情况下,或许还需要快手进一步的培育。


在这样的情况,二次元与游戏这一类用户付费意愿更强的业务,可能就将成为快手后续需要发力的重点。不久前,快手方面正式推出“发电计划”,宣布将每月拿出亿级流量重点扶持二次元相关内容,并持续发力建设二次元内容生态。并且在宣布加码二次元内容前,快手的游戏版图也开始逐步浮出水面,从游戏发行、联运到自研,快手对于游戏领域的投入,显然并不亚于隔壁的字节跳动。

如果未来快手能够将游戏业务建设起来,用更加细水长流的游戏来取代直播打赏,或许其在营收层面才会迎来更加健康的多元化结构。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推荐阅读:

游戏手机应该怎么造?黑鲨今天有了新的思考

黑鲨4系列的亮相,也意味着游戏手机与其他旗舰机型的首次正面对决。

以“认知芯片”终结电视画质之争,索尼怎么做到的

在此前的春季新品发布会上,索尼再次秀出了自己在电视领域的肌肉。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