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经婶儿 / 待分类 / 95后女生做寿衣模特引全网热议:帮助逝者...

分享

   

95后女生做寿衣模特引全网热议:帮助逝者体面告别,我很快乐

2021-03-25  正经婶儿

    愿你

    心中有梦想

    眼中有温柔

    脑中有哲学

    作者 |橙子      来源公号|正经婶儿

    人生在世,生老病死是最大的事。

    尤其后三个字,大部分人都会觉得哪怕是提起来,也是忌讳。

    这几天,一个做寿衣模特的女孩就在网上引起了热议。

    女孩叫任赛男。

    寿衣模特,这一行她已经做了很久了。

    可这之间,妈妈无数次劝她辞职。

    之前玩得好的同学,也几乎全部与她疏远。

    身背压力,她却依旧认为,客观、乐观地看待死亡,才能在有生之年活得更积极、更有意义。

    “帮人们在生命最后体面告别,是一种慰藉。”

    2017年,学习电子商务的任赛男大学毕业了。

    选择殡葬行业,实属机缘巧合。

    在求职平台上,她看到一家淘宝店在招聘,试着投了简历。

    “我印象中的寿衣给人感觉都很阴沉,一开始,总是有些难接受,不敢看、更不敢穿寿衣。”

    接到面试通知,赛男有过犹豫。

    但在男友的鼓励下,她还是决定试一试。

    几天后,她成为了殡葬品淘宝店的一名运营,同时兼职寿衣模特、主播和设计的职务。

    她的主要工作就是试很多套寿衣,然后拍照,发到网站里。

    有时候她也直接发给客户,让对方可以看到生后的着装。

    人在很多重要场合都会穿上一件自己的礼服。

    我觉得生老病死就是一个人生必经的过程。

    在做寿衣的时候,就会把它做得像是礼服一样,人们穿上它,可以漂漂亮亮地和世界告别。

    在完全接受了解这个行业之后,她觉得死亡也没有那么可怕了。

    甚至,她还会调侃自己是模特界的泥石流。

    在这个社会上,有很多职业天生就带有一些神秘色彩,容易引起别人的偏见。

    殡葬行业就是之一。

    这种刻板偏见,也导致殡葬行业形成了很多不成文的规定。

    比如不参加亲友的婚喜寿宴、不主动告知职业、不握手不递名片、初一不去别人家拜年等等。

    作为一名寿衣模特,赛男当然也不可避免地遇到了同学的异样目光。

    “有一次去参加同学会,我说了自己是寿衣模特后,坐我前面的女生一直不敢回头看,她和别人说,一想起我做这一行,就没来由地害怕。”

    越来越多的同学,渐渐地因此失去了联系。

    当她告诉妈妈自己是寿衣模特后,妈妈也是吓了一跳,让她赶紧辞职。

    但赛男觉得,这个行业不该被偏见否定价值。

    于是她当即拒绝妈妈,继续坚持了下来。

    以前,别人问到我的职业,还有些遮遮掩掩。

    后来,我完全坦然地告诉对方:我是一名淘宝寿衣模特和主播。

    见证了无数陌生人的悲欢离合,赛男逐渐找到了当寿衣模特的意义:

    穿上它,慰藉的不仅仅是逝者,还有生者。

    赛男记得一对年约60岁的老夫妻。

    他们先是在淘宝店咨询,后来听说有实体店,不放心的老夫妻风尘仆仆赶来门店。

    赛男这才了解了原委:夫妻俩的女儿,20多岁的花样年纪,却不幸患上癌症,病情越来越严重,医生让他们提前做好准备。

    “想要给女儿找一件年轻一点的衣服。”

    这是老两口唯一的要求。

    在店里看了没多久,他们一眼挑中了一款汉服寿衣,衣服上有花鸟刺绣,颜色是轻柔的淡蕊香红。

    衣服买走后,原以为这件事就告一段落。

    直到有一天,赛男收到了一张照片,打开的一瞬间她就被触动了。

    照片中,素未谋面的年轻女孩面色憔悴。

    身穿着这套汉服寿衣,站在病房外的走廊上,她冲着镜头平和地笑着。

    老夫妻用照片定格了女儿的这一瞬间。

    他们向赛男道谢:“谢谢小姑娘,女儿很喜欢,我们虽然悲伤,但也有了一丝安慰。”

    后来,赛男时常有冲动想问一问女孩的近况,却又不敢打扰这对老夫妻。

    “我更相信有奇迹,现在的她和我们一样好好地生活着。”

    独特的工作,让很多网友对她充满了好奇。

    可是,也不是每个人都理解。

    在评论区里,也出现过很多不和谐的声音。

    “要是我女儿做这个工作,我能骂死她。”

    “你是不是想赚钱想疯了?”

    但赛男说,殡葬行业并不暴利,其实这就是一份普通的工作。

    刚入职的时候,她的薪水只有3000块,这些年有成长,收入才有了提高。

    为了做好这份工作,赛男跑遍了苏州、南京的博物馆,也萌生了加入研发组的想法。

    不需要有压力,这就是一份工作,大胆去做就好。

    在赛男的设计稿里,衣服打破了外界印象中的沉闷、阴森、古板。

    她给衣服加了绝美的蝴蝶盘扣,衣襟贴上绣娘定制的手工绣片。

    “公司每年都会组织寿衣设计大赛,我是这一届的冠军。”

    “平常就开玩笑,会跟老板讲,挑好了自己的寿衣寿盒,我说这款我挺喜欢的,你给我留着,以后可能我要用。老板就说好。”

    如今,有越来越多的95后和00后加入到赛男所在的公司。

    在这个平均年纪二十几岁的团队里,大家很自然地穿上自己设计出来的寿衣,为了更好地找到不足,提出修改。

    他们在凌晨两点为客户送寿衣。

    没有同事见过鬼魂,也没注意到灵异事件,衣服更是没什么特别。

    “死人虽然神秘,实际上平凡不过。”

    这就是真相。

    不过,赛男也坦诚,只要人类还畏惧死亡,对这个行业的歧视就永远不会改善。

    而本就处于弱势的女性,身处这一行业,受到的偏见影响更甚。

    我并不是瘟神。赛男一遍遍的解释过。

    “我希望自己活着的时候开心度过每一天,而不要把那些仪式留在死后。

    无论用的针线多么华丽,针脚多么精致,人死了就不会有任何感觉。

    但对生者来说,这却是最后一次表达自己的珍惜与爱的机会。

    无论在全世界哪个角落,与死亡有关的职业,总是神秘到让人浮想联翩。

    这源于比职业本身更神秘的死亡。

    毋庸置疑,它是人一生中最深刻、最沉重的话题。

    也是每个人都无法逃避的命运。

    每个人都会死去。

    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5年国民经济报告中的数据,国内一年死亡人口约1000万。

    从当前的人口结构推测,未来十年间这个数字还将进一步增加。

    因此,未来将会有更多人参与到这个与死亡相关的职业。

    生或死,是这个世界上最平常的事。

    唯一的区别在于,

    活着的人可以自己穿衣、化妆,去世的人需要像赛男这样的被嫌弃的职业从业者帮助他们。

    找到一个温柔、细心的人,为自己死去的亲人穿上喜欢的衣服,能让他们走得安详,也能给予活人慰藉。

    但曾几何时,殡葬行业,作为人们解决世俗问题,在地球每一个角落随时随地都存在的一种分工方式,却变得越来越被世俗所容不下。

    就像我们一直在关注“体面的职业”,却对“职业带来的体面”避而不谈。

    这些偏见看起来都是时代汪洋上漂浮的单个泡沫,转瞬而消。

    但架不住这样的“意见”之争一波波泛起沉渣,多起来就是污染。

    在这样的信息水域中,最终先被隔离和妖魔化的,就是那些本来就已经处于边缘的人和职业。

    而他们本身是无辜的。

    要知道这个世界需要有人迎接新生儿,也需要有人去送走一个离世的人。

    凡是之于生活的职业,都是共通的。

    每个好好工作的样子,也都值得被尊重。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