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87amp / 历史人物 / 沈坤:散尽家财抗倭的明朝状元,人生结局...

分享

   

沈坤:散尽家财抗倭的明朝状元,人生结局怎么会如此凄凉?

2021-04-01  昵称87amp

    1507年,一个平平常常的日子。

    淮安府商业街灯火凋零,伙计倚着门框伸展懒腰。全天候保持职业式微笑,脸部肌肉都好像僵硬了。

    沈炜送走最后一批客人,像往常那般关店打烊。他拿起柜台上写好的公告,抹些浆糊后贴在门板上。

    家中有事,停业三天。

    沈炜蹲下身子绑好裤腿,以百米加减档跑步回家。剧烈运动激发气血翻涌,将疲惫感暂时一扫而光。

    家里的灯火愈来愈清晰,依然像往常般柔和温馨。想到自己即将要做父亲,沈炜心中升起一股豪情。

    老子是军户,你也是军户!

    象传曰: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沈坤明显没有君子之风,喂奶不及时就哇哇嚎哭。在老爹怀里随意大小便,偶尔还舒坦的咯咯直笑。

    年轻的父母手忙脚乱,完全跟不上科学育儿节奏。熬过身心疲惫的实习期,又准备给儿子办百日宴。

    生,事之以礼;礼,尚之往来。

    好友和乡亲们随完礼,排队夸赞婴儿长得很心疼。大人们开席后转换话题,只剩小孩子围着沈坤转。

    小孩对大人谈论的事情没兴趣,只对各种新鲜事物充满好奇,这种美好真性也仅仅存在于懵懂时期。

    别动,你把他弄醒了。

    这个玩具,他能玩吗?

    他什么时候会说话呀。

    他眼睛还瞎骨碌转呢。

    那晚,老沈对媳妇说道:我想扩大店面规模。

    民之为道也,有恒产者有恒心。

    老沈没有看过致富经,生意规模照样越做越大。每次去外地考察项目,回来时都会带一堆新奇玩意。

    从健身器械到诗书字画,品类齐全的堪比杂货铺。他想用可以触摸的实物,帮儿子筛选出天性爱好。

    然而,它们在沈坤手里活不过三个月。

    老沈看着日渐成长的儿子,聪慧与调皮完全成正比。他继续购置各种玩意,反正家里也不差那点钱。

    小沈逐渐被喂大视野,从开箱活动中发现新奇点。别人家年纪相当的小孩,连衣服都是哥姐穿剩的。

    贫与富只是物质差别,数年之间或有机会扭转。贵和贱才是精神悬殊,历经数代也未必能冲刷干净。

    贫贱和富贵,是人生排列组合的极端。

    村里的老学堂,又迎来一批新学生。

    当年被拎进校门的孩子,如今拎着自己的孩子入学。房舍依然是原来的模样,教书先生却苍老许多。

    学堂就像种子筛选机,用四书五经编织出网眼。大小尺寸契合的孩子们,才有机会接受科举的检验。

    没有朝廷铁饭碗,自己想办法刨食吃吧。

    军户,指不定哪天上战场。

    经商,说不定哪天被逼捐。

    读书,可以开悟启智。

    练武,能够强健体魄。

    从政,才是稳固职业。

    老沈语重心长地劝导儿子,在校期间好好读书习字。只要成绩位列前三名,寒暑假就带他外出旅游。

    沈坤扔下满屋子的玩具,背上书包蹦蹦跳跳进学堂。开学不到一个月时间,便混成班级里的孩子王。

    爹,先生请你去一趟。

    沈坤,把先生的讲台拆了。

    吴承恩,上课偷看课外书。

    你俩做家长的,说说吧。

    老沈和老吴相视苦笑,他俩在当地也算有身份的人,儿子在学校犯下错误,照样得腆着脸接受训诫。

    人生就是犯错的过程,只要没有涉及人身伤害,造成的损坏和不良影响,可以折算成金钱进行弥补。

    犯错的人有痛感,这就是最大的成长。

    老沈捐赠黄花梨桌椅,取消儿子的旅游计划。老吴承兑一百份期末试卷,封存儿子的神怪小说读物。

    两个同病相怜的小孩,感觉遭遇人生至暗时刻。以他们目前对世界的认知,没有比玩闹更有趣的事情。

    被父母老师逼进学习轨道,聪慧天性开始激发释放,逐渐发现书本中的乐趣,被动接受变成主动探索。

    沈坤,比吴承恩小一岁。

    彼我既羁,贯友通家。

    吴承恩成为沈家的常客,沈坤也经常在吴家蹭饭。各种优渥资源进行互换,俩人的才华学识迎风暴涨。

    老沈作为商界成功人士,眼光自然是毒辣老道。他赶走儿子的酒肉朋友,唯独对小吴的到访热烈欢迎。

    卓亭公爱十洲甚,肄之家,谢诸闲往来者,唯承恩至,公辄喜。

    有一次,老沈去陕西出差。

    老沈望着青涩俊秀的小吴,对谈古今而洒洒无倦,不禁感慨道:吴君,此我不凡子也,状元耶?卿相耶?

    看见沈坤略带不爽的神情,好像小吴就是别人家的孩子,老沈又大笑道:汝何嫌?读书不尔,非夫也。

    真正的友情,不会因优秀而心生嫌隙。

    人和人,多数时候看起来一样。

    沈坤的家庭条件优越,风流才气在县里排得上号。然而军户世家的身份,是他和吴承恩最大的区别。

    自从朱元璋创建大明,百姓户籍主要被划分四类。军户专门来承担兵役,好比藩王的儿子全是王爷。

    时代发展冲淡户籍制度,但是潜意识影响依然延续。

    吴承恩作为民户书生,可以有皇帝轮流做的观点。如果这句虚言变成现实,沈坤可能要扛刀上战场。

    无论生命处于何种形势,生存永远属于第一要务。沈家的宅院翻修好几遍,健身房的面积不断扩大。

    沈坤耍枪练剑呼呼哈嘿,吴承恩坐在石锁上看小说。课外活动时间结束后,他们又得研读科考重点。

    谁也没想到,最终竟是副业成就他们。

    1531年,25岁的沈坤考中举人。

    沈家举办盛大的谢师宴,乡亲们不用上礼随便吃。老沈满面红光的挨桌敬酒,听到各种恭维话直乐呵。

    沈坤和同窗好友坐一起,落榜的吴承恩默默无言。以他们目前对世界的认知,已经逐渐接近人生真相。

    承恩

    你媳妇是尚书的孙女?

    你爹又盘下两间铺子?

    朱应登把藏书给你了?

    你下次考试肯定能过!

    咱俩也来指腹为婚吧!

    吴承恩抬头望着沈坤,能够感受到好友的真诚。尽管内心还有些堵得慌,他依然强颜欢笑端起酒杯。

    这是沈坤大喜的日子,也是自己重新振作的日子。酒入愁肠激发万丈豪情,却和客观现实毫无关联。

    吴承恩一辈子逢考必输,父亲在遗憾中与世长辞,儿子出生不久便夭亡,最后放浪诗酒而贫老以终。

    他经历过无数次的失意,四十多岁被补为岁贡生。受人诬告愤而回乡归隐,写出旷世名著《西游记》。

    多年以后,这位沧桑老者依然念叨着:我亡子凤毛,祭酒又尝许婚以女...

    平淡,终究是生活的常态。

    沈举人的日子逐渐平淡,照常进行吃喝拉撒睡。帮助父亲打理生意之外,还去健身房摧残各种器械。

    经过会试落榜的打磨,沈坤放下身段认真生儿子。家庭生活富足而充实,唯独剩下功名场更进一步。

    要是能考中状元,那真是迈上人生巅峰。

    沈坤备战辛丑年大考,将所有复习资料搬进书房。他在屋角供奉着关帝像,每日定时更换瓜果酒肉。

    朋友前来拜访时,听见沈坤向关老爷索要考题。他便胡乱编造七道题目,偷偷放在香案上捉弄好友。

    年当大比,坤祈帝示闱题。一友诣其家,窃闻之,掩口去,即拟七题,潜置香炉下。

    沈坤给关老爷更换贡品,发现香炉下面的小纸条。仔细看清考题涉及内容,有些摸不着头脑的喊道。

    我去,关二哥显灵了?

    1541年,35岁的沈坤考中进士。

    金榜题名被请进奉天殿,名落孙山只能掩面回乡。鲤鱼跃龙门的微小概率,吞噬大批人的美好年华。

    庄严奢华的大明皇宫,仿佛有股震人心魄的力量。读书士子压制内心狂喜,想笑也只能露出六颗牙。

    沈坤抬头仰望龙椅,上面坐着穿道袍的皇帝。

    朱厚熜和沈坤同龄,14岁那年开始和臣工斗法。他自认为打遍人界无敌手,目光便逐渐升华到天界。

    这位智商爆表的皇帝,对政事并没有多少耐心。因三鼎甲的开通权限要求,只能由他钦点新科状元。

    嘉靖俯视着众位士子,好像在寻找三世清澈之人。不像内阁成员办事老练,糊弄人的功夫也炉火纯青。

    殿试按照流程进行,首先长相要对得起观众,礼义廉耻环节的答辩很精彩,理想与谎言充斥整座朝堂。

    事业,是从吹牛开始的。

    说到做不到,那叫鬼话连篇。

    说到能做到,才算知行相须。

    本届状元:淮安府,沈坤。

    自从隋朝开设科举,淮安近千年没出过状元。

    沈坤打破历史零记录,成为轰动州府的大人物。他的画像被贴进各级学堂,并配以多版本励志鸡汤。

    沈家张灯结彩大排夜宴,正员乡绅排队登门道贺。老沈拄着拐杖迎来送往,花白的须发间皆是笑意。

    吴承恩也来了,当场为好友赋诗一首。

    东风朝马散鸣珂,北极晴光带玉河。

    寒食中官传画烛,春衣倚史捧香罗。

    蓬莱雪后烟花满,阊阖天心雨露岁。

    染翰朝朝供研滴,凤池新绿酌恩波。

    状元及第牌匾缓缓升起,宾客们的内心各有滋味。沈坤尽情释放胸中豪气,酩酊大醉之后又哭又笑。

    很多人羡慕他家庭优越,年纪轻轻就能考上状元。他们或许觉得是运气好,却忽略一万个日日夜夜。

    老沈的家产,一个个铜板积攒的。

    小沈的状元,一个个时辰积累的。

    先天聪慧和后天坚持,一个也不能少。

    沈坤酒醒后已是深夜,家仆正在清扫满院狼藉。老沈悠然惬意的喝着小酒,笑眯眯的盯着那块牌匾。

    沈炜看见儿子走出来,让丫鬟去冲水,然后低声问道:你现在是状元郎了,能当多大的官?

    翰林院修撰,从六品。

    春花秋月,夏云冬雪。

    翰林院绿化工程很精致,不同的季节各有韵味。屋内每天早晨煮一壶茶水,喝完的时候就快下班了。

    沈坤刚来时充满新鲜感,品茶办公之余眺望美景。他以十二分热情干工作,终究像茶水那般凉透了。

    十三年不曾升迁,表面背后是什么样的本质?

    同科进士都没他分数高,很多人的职位却比他高。提升职位大体两种途径,业绩爆表或者抱对大腿。

    同版教材浇注的书生们,逐渐生发出不同的模样。精神模样大体两种类型,知行相须或者鬼话连篇。

    有人号召多花钱,这才算爱我大明。

    有人吹捧浅浅体,站台屎尿屁文风。

    有些人宁死不屈,仗义执言怼权贵。

    有些人年过八旬,深入田间搞研究。

    沈坤好像忘记状元荣耀,潜心处理案头杂乱文稿。窗外风景看似冬春往复,细细比对却是大有不同。

    从书生才俊到官场阻滞,门前清冷反倒本心稳固。细细品味繁华后的寂静,才有可能洞穿人生真相。

    坤性鲠直,任气违俗。

    1554年,沈坤调任国子监祭酒。

    国子监是大明最高学府,严嵩和徐阶都做过祭酒。他和俩位大佬稍有不同,是被派往南京分部任职。

    南京作为明王朝的陪都,组织构架图画的很复杂。然而各个部门常年空转,相当于是给朱元璋看坟。

    离开北京,沈坤更加闲散了。

    他们不用应付上级检查,出门就是秦淮河商业区。走进夫子庙的任何店铺,吃饱喝足只需说声记账。

    如果日子这样延续下去,沈坤基本属于提前退休。每天喝着雨花茶批文章,兴之所至还能耍枪练剑。

    直到有一天,沈坤再次走进江南贡院。

    规模宏大的科举考场,比十余年前略显沧桑厚重。当初从这里考中举人时,他还是二十出头的小伙。

    沈坤在贡院里随意游走,没人认出他是全国状元。岁月可以埋没石碑枯骨,却无法浇灭心缝的余火。

    大人快回家,老夫人过世了。

    1557年,沈坤回乡为母守孝。

    沈家门前摆满各式花圈,吊唁的宾客排着队上香。父母辈的乡亲触景生情,自感距离这天为时不远。

    老沈夫妇为儿子办生礼,儿子也要为他们办葬礼。一代代的血脉照此传承,延续着无尽地喜怒哀怨。

    死,葬之以礼,祭之以礼。

    沈坤站在空荡荡的庭院,顿时觉得有些清冷孤寂。高堂父母撒手人寰那刻,发现自己再也不是孩子。

    吴承恩拿着书稿走过来,递给他刚写好的墓志铭。沈坤望着半生至诚好友,空洞双眼逐渐缓过神来。

    昔承恩与祭酒俱童儒,同试生儒郡县,一见相钦异,定交数百人中,因互拜父母,时卓亭公爱十洲甚...

    沈坤:听说你在写《西游记》。

    承恩:嗯,刚写出十几章。

    沈坤:以你的文才真是可惜了。

    承恩:你考中状元也没用上啊。

    沈坤:哈哈...

    承恩:人这辈子总该干点啥吧。

    沈坤:听说最近倭寇闹得挺凶?

    承恩:是啊,世道纷扰唉。

    沈坤送走吴承恩之后,径直走向后院的健身房。他抚摸着锈迹斑斑的刀枪,心缝间的余火霎时崩燃。

    军户世家骨子里的血气?大半生沉寂心有不甘?沈坤也说不清楚具体因由,总觉得自己该干点什么。

    那一年,沈坤刚满50岁。

    同年,倭寇从日照流窜淮安。

    沿海百姓承担应缴赋税,却没有享受到安全保障。经过倭寇一茬茬的洗劫,最终发现还得自力更生。

    沈坤变卖掉所有家产,招募到一千多位乡勇男儿(时邑人沈坤方家居,散赀募乡兵千余屯城外)。

    面对专业抢劫团队,官兵稍作抵抗直接放弃,民兵拼力死战撑起防线(倭纵火焚烧,官兵且却)。

    坤率兵力战,身犯矢石,射中其酋,倭始退。

    城墙上空响起欢呼声,千百家庭免遭贼寇祸害。民兵之所以有拼命架势,因为身后是自家父母妻儿。

    沈坤浑身沾满斑斑血迹,回头盯着安全区的官兵。双方的眼神里充满复杂,但是士气明显开始高涨。

    有人想起沈坤中过状元,惊叹他打仗还如此勇猛。状元兵的称号不胫而走,比戚家军威名还早一年。

    乡绅阮淳,带头向沈坤捐赠粮饷。

    打仗烧钱,此外还很费人。

    沈坤收起文状元的儒雅,释放出军户子弟的刚硬。四书五经里的之乎者也,转换成周密详尽的军法。

    八股是科场取士的凭据,军法是沙场存亡的准则。前者可以推敲比对优劣,后者却以生死决出胜负。

    沈坤,将文武两道融会贯通。

    倭以二十二船从泗而下,坤极力会战。

    倭越宿移舟淮郡,遇沈状元家兵,冲突复回。

    总督胡公被围,坤子惟敬单骑突围挟胡而出。

    1559年,倭寇由吴淞北犯淮安。

    李遂作为巡抚兼抗倭专员,收到情报后急的团团转。他能够调配万余名官兵,对其战斗力却心里没底。

    他派人请沈坤前来商议,双方计划在姚家荡刨个坑。经过官民同心协力围剿,此战几乎全歼江北贼寇。

    戳死倭寇八百余人,就地掩埋形成土堆,名曰“埋倭墩”。

    倭乱消弭了,人心开始散了。

    状元兵名气越来越大,各阶层人士有不同看法。表扬褒奖还是抹黑搞臭,很多时候是出于利益需要。

    人生就是犯错的过程,只有不干事的人不会犯错。道分阴阳而互为共生,一边倒的舆论肯定有问题。

    坤率壮勇保其乡里,遂以军法榜笞不用命者。

    其里中虽全,而人多怨之。

    有儒生辈为谣言构之。

    沈坤默默地坐在家里,想不通哪个环节出问题。三年守孝期间自费抗倭,难道保护乡民也有过错吗?

    练兵不能怕流血流汗,总比上战场送人头要强。如果写两篇文章能退敌,谁能比得过他这个老状元?

    有些人口头反对一切,只是想特异独行博眼球。有人满面笑容却暗藏杀招,是要独吞蛋糕一寸不让。

    沈坤,成为他们眼里的新猎物。

    同年冬月,沈坤收到北祭酒任命书。

    他没有走进北京国子监,就被戴上枷锁关进昭狱,因为有人弹劾:私自团练乡勇,图谋背叛朝廷。

    嘉靖皇帝最恨背叛二字,依然记得勒脖子的宫女。但对于亲自点选的状元,他好像并没有多少印象。

    夫兵者,不祥之器,不得已而用之。

    沈坤被拷打的血迹斑斑,不知道自己该交代什么。或许在狱卒们的眼睛里,任何事件都有不良动机。

    人和人有时候看着一样,心胸之气可能完全不同。这位散尽家财的状元郎,只想努力做到知行相须。

    前去探望时,沈坤斜靠着牢门奄奄一息,花白须发之间双眸清亮,却露出无可奈何的苦笑。

    上命捕至诏狱拷治,瘐死狱中。

    1560年,一个平平常常的日子。

    淮安府城门前人头攒动,众人脸上的神情愤而悲怆,忽听见城门楼子上传来的呼喊声:他们回来了!

    远处的马车逐渐驶近,一口漆黑棺材映入眼帘。围观百姓自觉让出通道,默默地跟在后面走向城内。

    53岁的沈坤屈死昭狱,朝廷对此没有任何解释。

    他被埋葬在淮安金牛墩,状元兵剿灭倭寇的地方。追随沈坤的乡勇男儿们,向小孩子述说过往传奇。

    七十多年后的崇祯朝,新科探花郎路过金牛墩。他眺望夕阳下的枯草荒坟,仿佛看见天地间的寂寥。

    蔓草连荒野,天高雁阵分。

    村翁谈往迹,英主宿雄军。

    箭簇沙场冷,牛羊夕照曛。

    最怜埋骨处,祭酒只孤坟。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