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硬糖 / 待分类 / “骗”个明星到小城

分享

   

“骗”个明星到小城

2021-04-05  娱乐硬糖
 
90年代初,改革春风吹大地,非著名大鼓书表演艺术家和平女士初尝“下海”滋味。
 
走穴比退休老干部赚得都多,和平家庭地位陡升。自觉摸清个中关键的和平,与东北穴头大哥一拍即合,“外面的地归你打,北京的人归我找,咱俩二一添作五”。可惜出师不利,误判市场,全家人连夜凑钱赎人,连贾圆圆都贡献了零花钱。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攒穴”有风险。而今天的“和平”也仍在重复着昨天的故事,正是最近裁判文书网披露的一桩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让硬糖君想起了《我爱我家》里这场失败的市场经济初体验。
 
“公司做演唱会项目,有谭咏麟、罗志祥、陈慧娴、刘德华、王力宏的演唱会,其通过娱乐圈的朋友联系经纪人谈项目、签合同、做预算,报给何某后出钱,马某负责票务对接,通过大麦网络公司售票。”

 
有点“阿敏阿玉阿英,阿东阿欢阿庆,我都熟啊”内味儿了。
 
拼盘变专场
 
2018年,因参加一系列综艺而人气暴涨的歌手邓紫棋被指耍大牌:演唱会只唱了四首歌就走人,其余时间则由名气稍逊的艺人填满全场。邓紫棋却深夜发文表示自己也是受害者,和主办方沟通时一直明确是商演,谁知对方一扭头,给宣传成“邓紫棋个人演唱会”了。
 
“明明说是个唱,结果到了现场才发现是拼盘”,买了票的粉丝也是叫苦不迭。明星演唱会货不对板算是演出市场的老大难问题,甚至有部分粉丝因此怒而脱饭。演出经纪人林静(化名)告诉硬糖君,这些操作多半是演出商在捣鬼。

 
商演和个唱性质不同,如果是个唱,明星团队对场地、设备等要求都会比较高,毕竟要爱惜羽毛。至于商演,大家都会心照不宣地“差不多就行了”。当然,请动明星的价格也不同。
 
“有些明星对自己的个人品牌很看重,如果做个唱的话,场地、现场灯光这些硬件不过关,可能即便演出商价格出得高,明星这边也会拒绝。”林静透露,由于明星对个唱硬件要求高,也曾发生过演出商花了不少钱升级场地等硬件,结果演唱会售票情况不尽如人意,忙活半天还赔了好几百万。
 
“对于中小演出商而言,请明星做商演当然是最优解。”演出商实力有限,自然也搞不出来什么群星璀璨的阵容来,1拖多阵容,是这类演出商的首选。


如果打着拼盘演唱会的名义,吸引来的观众势必有限,票也卖不上价。精明一些的演出商,和明星在签订合时就会留有余地,即使被明星发现虚假宣传也不会赔钱,最多就是以后不合作了。
 
事实上,能让明星来唱三四首歌的已经算是良心演出商了。林静表示,她还听说过这样的骚操作:演出商与明星前期接洽,尽量满足对方的条件,但都是口头约定不落纸面,待到宣传差不多了,演出商又找到明星压价。如果明星出于“不想让粉丝失望”的心理自认倒霉,就捞了一笔;如果明星不肯接受低价,有些演出商甚至会在演出开始后才通知观众,“因特殊原因某某明星无法履行合同”。
 
但类似的事儿多了,明星团队也就学精明了,会特意要求在合同注明“不得以某某明星个唱等类似宣传语进行宣传”,或者在接洽之初,就要求一切都落在纸面上。


国内明星学精了没关系,还有国外明星尤其是欧美明星补位。林静称,这些演出商其实最喜欢与海外明星团队打交道,明星配合度更高,而且海外也有类似演出皮包公司,中外穴头一相逢,消费粉丝与明星。
 
因还要在圈内混,林静不愿直接点名,只透露这类乱象多发生于漫展或海外明星在国内的个人见面会。
 
而且国人与外国人的审美不同,有些在国内走红的海外明星其实在其本国人气一般,演出商便能以较为低廉的价格和条件请来明星,再对外高价售票,甚至还会找来一些“草台班子”撑时长。反正钱到手了,粉丝消费体验如何无人在意。
 
“天王巨星”下基层
 
按照林静的说法,在非正规演出商中,靠着拼盘变个唱的宣传方式高价卖票已经算是良心之举,至少还能看到明星本人。更多的演出商,则打起了山寨明星的主意。
 
歌手刀郎曾遭遇李鬼。2013年结束在太原滨河体育中心的演出后,刀郎便没有参加过任何演出活动。谁知他的弟子云朵在准备2017年的新年晚会排练时,却收到别人发来的消息,称刀郎正在某地演出,并为歌迷签名合照。
 
刀郎团队一番调查后才发现,四处巡演的刀郎是一名长着“刀郎脸”的模仿者。

 
“有一度越是小地方越是群星云集,四大天王同台都不稀奇。”林静透露,这类用山寨明星冒充天王巨星的做法多发生于偏远城市或地区,在早年互联网普及率还没有那么高时,这些山寨演唱会堂而皇之地打着正牌明星的旗号,糊弄人民群众。
 
当然山寨明星也有三六九等之分。有些山寨明星,从言行举止到台风做派,包括歌声都可以假乱真,价格自然也更高。有些则只是长得像而已,表演过程中要放原唱对口型假唱过关。“商演嘛,有些明星也会选择对口型,所以很容易蒙混过去。”
 
还有些非法演出商更过分,比如打出“周杰伦演唱会”的旗号,请来的人其实与周杰伦长得并不太像,就靠着全程戴墨镜哄骗观众。但对于相对偏僻地区的观众而言,很少机会见到明星本人,看得开心就行了。

 
随着网络发达,这类山寨明星演唱会的主办方也学精明了,会在海报上以极小字样标明,演出者为某某明星模仿者,或者在名字上做文章。比如“特邀明星:AKA周杰伦”,群众乍一看以为周董驾到,其实是艺名为“AKA周杰伦”的模仿者。这样做,即使明星团队发现并追究起来也有一定难度。
 
偏远地区人民深陷天王巨星下基层套路,大城市里的文艺青年们也躲不过非法演出商的磨刀霍霍。虽说大城市年轻人对明星相对熟稔,却也存在着知识盲区,比如——海外音乐人。
 
乐评人邹小樱曾痛斥演出乱象,“拼凑几个老外伪装国外某乐队”。林静告诉硬糖君,这样的事还真不少,多发生于livehouse或酒吧演出。

 
音乐圈有鄙视链,听摇滚的看不起听流行的,听欧美音乐的自觉高人一等,听欧美地下乐队的更是优越感爆棚。音乐鄙视链的存在,也给了山寨演出机会。
 
国外乐队,尤其是地下乐队的资料不多,而且大部分国人对老外也脸盲,随便找几个差不多的,烟熏一画假发一戴就混过去了。有些场子连装都装了,干脆找来几个外国人,就说是小众海外地下音乐人,还真有挺多人捧场。”林静称,不少livehouse对李鬼们心知肚明,但谁跟钱有仇呢。
 
永不兑现的演出
 
上述两种操作,甭管表演者是谁好歹还有演出可看,还有一种则是连演出都没有,演出商靠着几份伪造的合同,四处招摇撞骗。
 
从2010年开始,至2016年左右,刘德华、张学友、陈奕迅、黎明等多名香港明星发声明,表示市面上有拿着伪造合同、招商方案的演出商频繁接触有意向的品牌,并收取费用。为防止更多品牌被骗,明星团队站出来澄清以正视听。

 
品牌通过资金或实物的投入来换取演出上的曝光,且一般在演唱会最后,都会有明星口播本场演唱会所有金主爸爸以示感谢的环节。于品牌而言,成为演唱会赞助商是个针对特定人群宣传的方法。对于非法演出商,这却是个割韭菜的机会。
 
受骗对象多为中小品牌,尤其是地方品牌。林静和硬糖君讲了一位水漆品牌老板的遭遇。2015年左右有演出商找到这位水漆品牌老板,表示蔡依林演唱会可谈,有露出有口播,如果钱到位了甚至可以加入蔡依林与品牌互动的环节。
 
演出商还向这位老板展示了蔡依林演唱会的合同、授权书、招商方案等一系列文件,而且特别说明赞助商坑位有限,欲购从速。在洽谈期间,演出商还不断接到电话,看起来坑位确实抢手。在“不占坑就没位置”的心理作用下,这位老板没来得及深究就缴纳了一定费用,演出商那边也没了后文。

 
林静表示,越是传统行业的中小企业主越容易被这类演出商盯上。这些企业普遍规模不大,且多是家族经营模式,经营者对演出市场并不了解又急于提高品牌影响力,给了非法演出商可乘之机。
 
“也有的演出商,用假授权文件去骗其他演出商交签约保证金。他们一般会用类似刘德华、王菲这样的顶流歌手名义去骗,所以签约金要得也高,一轮下来就算只有四五个演出商受骗,到手的钱也不少。”虽说受害人报警后,非法演出商有锒铛入狱的可能,但巨额利益诱惑之下,铤而走险的人也不少。
 
另外林静表示,除了伪造明星演唱会授权文件骗钱外,举办“国际小姐、城市小姐”等选美赛事,也是部分非法演出商赚钱的老套路了。花点钱找渠道为赛事吹风,再请几个老外冠以高大上的头衔做评委,走过场给赞助商看。低成本攒一场选美赛事还没有法律风险,赞助商花出去的钱,换来的只是几篇通稿上的露出。

 
而裁判文书网所提到的,利用明星演唱会非法集资的案例,则是这几年在P2P风潮下兴起的新玩法。
 
“其实和那些养老项目、地产项目一样,本质还是非法集资那一套。用明星演唱会背书,高额利息回报做诱饵,非法吸收资金。”
 
而为了源源不断地吸收资金,让钱滚起来,这类集资倒也不是一次性买卖。被披露的涉案公司——幻想天空也曾成功举办谭咏麟、罗志祥等歌手的演唱会,“看PPT画大饼的日子过去了,有成功案例才能吸引别人投钱。”
 
果然还是贵圈套路多,若和平女士尽数学去,穴头事业何愁不成。只可叹,二叔贾志新没赶上海南发展网红经济,和平女士没破解小城商演的致富密码,杨柳北里18号楼202室的商业梦想,总是生不逢时。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