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佛心 / 010小说《缘为... / 小说《缘为兵》【四七五】烟袋油能解百虫

分享

   

小说《缘为兵》【四七五】烟袋油能解百虫

2021-04-06  梁佛心

小说《缘为兵》【四七五】烟袋油能解百虫

小说连载《缘为兵》(初稿)未完待续

图/文:梁佛心    

    屋子里除去陆军璞他们祖孙三人,其余的人都出去了。屋子里恢复了平静。这一晌午,屋子里热闹一阵子,清静一阵子。而这当儿,屋子里边儿清静了,屋子外边儿却又热闹起来了。当院儿传来了叮叮当当的铁器碰撞和打斗互骂的声音。

    陆军璞问爷爷:“爷爷,院子里是什么动静啊,这是谁跟谁打起来了?”爷爷说:“院子里的动静儿,那是他们抄下地干活的家伙什儿碰出来的响声儿。要是打也是你二爹跟你七爹打起来了,除了他看俩老斗嘴,没别人儿。打也不是真打,就是瞎闹。”

    陆军璞跪在炕上,隔着窗玻璃往院子里看,还真是二爹跟七爹在打。俩人正一人拿一把铁锨抡打着,边打边骂,看不出是真打还是假打。几位爷爷和三爹都熟视无睹,谁都没看怹俩,溜溜达达、漫不经心地柺过影壁走了。都走了,院子里没了观众,陆军璞的二爹和七爹也不打了,俩人一边儿吵吵着,一边儿把铁锨拖在地上拉拉着,叮呤咣啷的走了。

    都走了,院子里和屋子里都安静了。爷爷跟陆军璞他们俩说:“你们俩把盘子里的饺子都打扫喽,我抽袋烟。”盘子里没什么饺子了,项骏泽搛了最后一个合子,陆军璞给爷爷搛了一个饺子,项骏泽也给爷爷搛了一个饺子。这回谁都没推辞,都低着头儿吃着已经凉了的饺子。

    爷爷吃完了那俩饺子,点了一袋烟,吧嗒吧嗒地抽着。陆军璞和项骏泽吃光了盘子里的饺子,陆军璞就站起来,收拾着桌子上的盘子、醋碟儿、醋蒜碗儿、筷子和三爷拿过来的拌白菜心儿的大碗。

    爷爷说:“你们俩归着归着就走吧!你们走了,我也好下地干活儿去。”项骏泽问爷爷:“不是说有一天官假嘛?”爷爷说:“你们俩走了,我一个人儿在家呆着也是呆着,不如下地干活儿去。”陆军璞跟爷爷说:“我刷完家伙,归置完了就走。”爷爷说:“不用你归置,你们俩走你们的,我收工回来再慢慢儿归置。”

    陆军璞把吃饭的家什端到了堂屋儿,在笤帚上揪了一根儿笤帚苗儿,回到里屋儿,跟爷爷说:“您歇会儿,我们俩也呆会儿,省得刚吃完就走,冷风潲气的肚子疼。”陆军璞说着,就拿起来爷爷搁在桌子上的旱烟袋,用那根儿笤帚苗儿给爷爷通着烟袋,清理着烟袋油子。

    陆军璞小的时候儿,在爷爷这儿常给爷爷通烟袋。烟袋油子挺黏的,不好通。得先用用过的起灯儿棍儿把烟袋锅子里的烟油子抠哧干净,再用笤帚苗儿打烟袋嘴儿捅进去通一通,有时候儿烟袋油子多了就得先用细铁丝儿通。通完了用纸搓个纸捻儿再过一遍,从烟袋嘴儿捅进去,再从烟袋锅子那头儿慢慢儿揪出来。最后,擦干净烟袋嘴儿和烟袋锅儿,就算齐活啦。

    用旱烟袋抽叶子烟很容易有烟袋油子,烟袋油子多了嘬着费劲儿,再多就该堵了。烟袋油子就是尼古丁,也叫烟碱,对身体有毒,所以,陆军璞只要到爷爷这儿,就要给爷爷清清烟袋油子,他希望爷爷健康长寿。    

    乡下有两句俏皮话儿,一句是:“吃了烟袋油子的长虫(蛇)——离死不远啦。”另一句是:“吃了烟袋油子的蝎拉虎子——净剩哆嗦啦。”可见烟袋油子的毒性有多大。不过,还有一句俗话儿:“百虫儿怕烟油儿,烟油儿解百虫儿。”说的是有个蚊叮虫儿咬的,抹点儿烟袋油子就能止痒、消肿儿、解毒。

    陆军璞给爷爷通完了旱烟袋,穿上棉袄,一边儿系着棉袄和罩衣的衣扣儿,一边儿环顾着这间屋子。屋子的四面儿墙和顶棚都被叶子烟熏成了黄褐色。墙上凡是陆军璞能够够得着的地方儿,都七零八落的留着陆军璞小时候儿的涂鸦,有枪有炮、有老人有小孩儿、有解放军也有狗特务,唯独没有花花草草……

    陆军璞好像有好多的话要跟爷爷说,可是,又不知道这会儿该说些什么。只好扥了扥自己的衣襟儿,跟爷爷说:“爷爷,我们俩走了。”爷爷说:“走吧,早点儿回去吧,你还有一大摊子的事儿要办哪。”

    一时间,屋子里很静,只有爷爷的那只德国黄铜小座钟,滴滴嗒嗒地走着。陆军璞想走却迈不开步儿,想跟爷爷说点儿什么,又不知道说什么好。陆军璞走到了堂屋儿,看着墙柜上摆着的看惯了的胆瓶和帽瓶儿,心里突然觉得堵得慌,顿时有一股热血往上涌……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