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佛心 / 010小说《缘为... / 小说《缘为兵》【四七六】老瓷瓶可藏干果

分享

   

小说《缘为兵》【四七六】老瓷瓶可藏干果

2021-04-07  梁佛心
 

小说《缘为兵》【四七六】老瓷瓶可藏干果

小说连载《缘为兵》(初稿)未完待续

图/文:梁佛心 

    一时间,屋子里很静,只有爷爷的那只德国黄铜小座钟儿发出滴滴嗒嗒的声音。陆军璞想走却迈不开步儿,想跟爷爷说点儿什么,又不知道说什么好。陆军璞走到了堂屋儿,看着墙柜上那两只胆瓶和帽瓶儿,心里突然觉得堵得慌,顿时有一股热血往上涌。

    那两只早年间的胆瓶和帽瓶儿(帽瓶又叫官帽瓶、帽筒、官帽筒,是大清时当官的放官帽用的筒形瓷器),是爷爷给陆军璞藏好吃的的地方儿。爷爷总是把那些搁得住的干果之类的吃食,藏在那两个瓶子里,怹是怕哪个馋嘴的给偷吃喽。等陆军璞来了,就把那两个瓶子拿下来,把那些吃食倒在桌子上,看着陆军璞在那儿吃。陆军璞让爷爷也吃,爷爷老是说:“爷爷看着你吃,爷爷牙不好,嚼不动。”

    帽瓶儿的左前边儿,有一个伸手就能够着的茶叶筒儿,那个茶叶筒儿不知道爷爷用了多少年了。爷爷爱在茶叶筒儿里搁一个苹果,爷爷说:“茶叶筒儿里搁一个苹果,沏出茶来,喝着有果儿香味儿。”

    有时候儿,没有陆军璞的零嘴儿吃了,爷爷就会拿出茶叶筒儿里的那个苹果让陆军璞吃。记得有一回,爷爷拿出茶叶筒儿里的苹果,苹果都抽皱儿的像个大核桃了,吃到嘴里就像嚼着一团草,一点儿都不好吃。虽然不好吃,可是,那个苹果居然还没坏。

    还有让陆军璞记忆深刻的就是东边儿那间屋子,东屋儿当年是陆军璞的二爷跟陆军璞的老祖儿睡觉的地方儿。

    陆军璞小的时候儿常来爷爷这里,没事儿就在村子里老陆家的几处儿院子里乱窜。其实,他在他爷爷那儿,就没有有事儿的时候儿。他爷爷什么都不让他干,连笤帚把儿都不让他摸。可是,他在他奶奶跟前儿干活儿干惯了,不干活儿难受,就总想干点儿什么。只要他一动手儿,他爷爷总是用两句话把打发喽。不是让他“别裹乱!”就是说他“净添乱!”

    说起来也不怪他爷爷说他,小军璞还真是在他爷爷那儿,干了不少“好心办坏事”的事儿。“不少”是多少?没数过。咱今儿个就说一件事儿,这件事儿让小军璞至今都记忆犹新,愧疚不已。

    有一天,小军璞的爷爷和二爷下地干活儿去了,小军璞在家里呆着,就想干点儿什么。他觉得脚上的袜子该洗了,就把爷爷的袜子,二爷的袜子,还有老祖儿的袜子都泡到了洗脚盆儿里。那年月,小军璞穿的是线袜子,他爷爷、二爷和他老祖儿穿的都是白布袜子,挺不好洗的。小军璞坐在小板凳儿上,往泡在洗脚盆儿里的袜子上打着胰子。“胰子”就是用猪胰脏、皂荚子,还有碱什么的做成的肥皂和香皂。老北京人管肥皂叫“胰子”,管香皂叫“香胰子”。

    三双白布袜子都不白了,小军璞在袜子上打了很多胰子,在他爷爷的袜子上,打的胰子最多。他使劲儿地搓着,在他的小心眼儿盘算着,一定要把爷爷的袜子洗的白白儿的,等爷爷回来,好让爷爷高兴。因为小军璞很少看见爷爷高兴。

    在城里,院子里有下水道,在农村没有下水道,洗袜子的水倒在哪儿哪?泼到街上去多浪费呀?在城里用水要交钱,都省着用水。在农村用水要用肩膀儿到水井那儿去挑,挺费劲儿的,也得省着用水。

    就在那当儿,有人送给爷爷挺长的一截儿葡萄秧子。在院儿里的天棚架子底下,爷爷把葡萄秧子盘成了一个圆圈儿,一半儿种在土里,一半儿露在外边儿。爷爷种的葡萄秧子上,很快就发出了嫩嫩的小芽儿。小军璞问他老祖儿:“老祖儿,我爷爷种的葡萄发芽儿了,我能给它浇点儿水嘛?”老祖儿说:“能。”听了老祖儿的话,小军璞端起洗袜子的半盆儿胰子水,走到了院子里,慢慢儿地浇到了葡萄秧子下边儿的土坑儿里。小军璞的老祖儿是个盲人,怹老人家在闹日本鬼子的时候儿,双目失明了。老祖儿哪儿知道,小军璞给葡萄秧子浇的水是半盆儿胰子水哪。

    爷爷自打种下了那棵葡萄秧子,见天收工回来,都要先看看那棵葡萄秧儿。这天晌午爷爷收工回来,撂下背筐和干活儿的家伙什儿就去看葡萄秧子,看见葡萄秧子上的嫩芽儿打蔫儿了,就蹲下去看。小军璞走过去跟爷爷说:“我给葡萄浇水。”爷爷瞧着葡萄秧儿底下的胰子沫儿,伸手就把葡萄秧子给薅出来了,拿在手里转着圈儿地仔细看着。突然,爷爷瞪起了双眼。

    爷爷生气了,爷爷要发脾气了,站在一边儿满怀期待的等着看爷爷高兴的小军璞,最怕爷爷瞪眼睛,最怕爷爷发脾气。此时的他不知道爷爷怎么啦,也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