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小诗人写庐山瀑布,白居易夸赞超越李白,苏轼:我不服

2021-04-07  小珏说历史

  在中国诗坛上,李白的艺术成就几乎是无可匹敌的。唯一能与之相提并论的,恐怕也就是生前默默无闻,死后才大放异彩的杜甫。关于李白的诗歌,许多都是耳熟能详的,想必这首《望庐山瀑布》更是脍炙人口:

  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

  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这首诗是浪漫主义诗人李白的典型风格,它将瑰丽神奇的想象发挥到了极致,成为千古传诵的名篇。同时这首诗也将庐山瀑布带入了诗歌的禁区,诗仙的珠玉在前,又有谁敢班门弄斧?

  偏偏在一百多年后,还是有一位叫徐凝的诗人站了出来。他在游览江西庐山,见到瀑布的壮美后,写下了《庐山瀑布》这首诗:

  虚空落泉千仞直,雷奔入江不暂息。

  今古长如白练飞,一条界破青山色。

  你别说,也是七言绝句,徐凝的诗歌确有可取之处。李白的《望庐山瀑布》舍弃了细节描写,着重从宏观上描写瀑布的大格局和大气魄,并以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在读者脑海中经久不息。徐凝却是以写实为主,强调瀑布的直观感受,绘声绘色描述了庐山瀑布的雄浑。

  相比李白,徐凝的名气小得太多了,在现代人看来,的确是非著名唐朝小诗人。但是,他确实有不少佳作,比如那句“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就是出自徐凝的《忆扬州》。而且,这首《庐山瀑布》,也曾得到白居易的赞扬,夸奖它超过李白诗,就连自己也是“赛不得”的。

  从我们的欣赏角度来说,徐凝的诗歌固然不错,但比之李白的作品,实在还是逊色不少。白居易是著名大诗人,欣赏水平自然比我们普通人高出许多,为什么会说出如此昧心的话?小珏认为主要有两个原因。

  首先,徐凝与白居易的关系非常密切。徐凝早有诗名,并且向白居易求教,晚唐张为在《诗人主客图》中将徐凝归为白居易的门下。徐凝早年并不得志,但被白居易欣赏,百般提携,甚至被当作首荐推向贡举。所以徐凝也曾在诗中提到“一生所遇惟元白”,以此表达对白居易、元稹的感激之情。

  其次,这也许和白居易在诗歌上的主张有关。白居易认为,诗歌一是要通俗易懂,二是要批判现实,这就是所谓的“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他不是不知道李白的诗歌伟大,但为了推动新乐府运动,常常贬低李白,抬高杜甫等现实主义诗人的地位。

  在这一点上,白居易的亲密好友元稹也持相同的看法。这也不能说是文人相轻,也不能说元白对李白有看法,而是为了推动自己的主张,将李白当作牺牲品。在这种前提下,白居易太高徐凝的《庐山瀑布》,就显得是情理之中了。

  白居易在唐朝名气很大,他不仅是伟大的诗人,有“诗魔”和“诗王”之称,更是诗歌艺术的理论家,后人甚至评价其为“广大教化主”。他推崇杜甫,就让杜甫的地位扶摇直上,他贬低李白,也让李白在相当长时期内并不受到文人推崇。

  然而,诗仙的光芒是无法掩盖的。在宋朝,又一位天才的文人横空出世,他就是伟大的文学家苏轼。苏轼的文风豪迈,当时就有人戏称他是诗仙李白转世。对于白居易,苏轼并不以为然,“乐天长短三千首,却爱韦郎五字诗”。对于李白和徐凝关于庐山瀑布的诗,苏轼这以《戏徐凝瀑布诗》回应:

  帝遣银河一派垂,古来惟有谪仙词。

  飞流溅沫知多少,不与徐凝洗恶诗。

  在这里,苏轼对徐凝的诗歌评论,杀伤性不强,侮辱性极强。他直接将徐凝的诗歌判定为“恶诗”,简直“辣眼睛”,即便是庐山瀑布那么壮丽雄浑,也洗不净这首恶诗的坏名声。

  当然,都是文人,都是性情中人。白居易当年评价李白和李白的诗歌,就带有明显的感情倾向,苏轼评价白居易、徐凝以及徐凝的诗,同样太过主观。其实,客观上来说,徐凝的诗歌也并不差,也非凡品,所以明朝人杨基在《眉庵集》说了一句公道话:“李白雄豪妙绝诗,同与徐凝传不朽!”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