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之民 / 原创 / 20164

分享

   

20164

2021-04-08  夏之民

笔记

《解构十七年》

——蓝爱国

1.       农民是怀着对物质的热情迎接革命的,从物质的角度,农民和革命有一种亲近感。但在固有的乡村伦理眼光来看,革命所给予农民的物质是一种“非伦理性物质”(即革命通过对地主的强制剥夺而不是农民劳动的自然产物),这种“非伦理性物质”获得使宗法农民对自己有一种深厚的道德焦虑。

2.       一般而言,暴力可以说是革命过程的必然现象,有革命就会有暴力的大面积出现。

3.       现代知识分子作为社会意识形态的守门人和阐释者,对思想、心灵的持续性关注是其存在的基本特征。因而其对丑的审视自然充满精神性、心灵性而忽视乡村大众的生产性品格和实践性品格,从而导致知识分子必然要以启蒙者身份行大众启蒙的历史使命感和强烈的思想救国行为冲动。历史表面,知识分子在这条道路上尽管作出了艰苦卓绝的努力,但历史的事实却证明:知识分子所设计的人的现代化道路只是理性的康庄大道而不是实践的历史坦途,解决乡村之丑与其说要依赖于思想的启蒙不如说启蒙要依赖于乡村生产性品格和实践性品格的自身裂变——丑之根源的生产性破除和实践性创新。

4.       历史证明,越是纯粹的,常常也就是虚假的非理性的,没有理性就看不见真实,虚假的叙事源于理性的缺失。

5.       任何语词的起源都是社会权力关系的折射,因此,方言土语蕴藏着礼俗社会的存在规则密码。

6.       先进人物则都有抛弃物质而一心革命的品质,物的失去过程就是一个人物人性觉醒、心灵解放、生命升华、思想纯洁的过程,在样板戏这样的绝对革命“文本中,连家庭也被有意取消,所有的人都变成一个思想的符号!物质变成衡量一个人先进落后、革命反革命、觉悟愚昧、好坏的鲜明界碑,现实主义成为清教徒生活哲学的文本传达。

7.       将物质社会理想化为精神社会是其自觉的追求,而充分利用战争年代的非物质氛围来贬抑物质地位和作用是其不自觉的追求。

8.       从古希腊史诗的书写发生学历史我们知道,史诗是一种通过战争面貌、气氛、伟大精神的描绘和表现来反映一个氏族、部落、集团、民族生死存亡的文学形式,也就是说,史诗的写作目标与其说是它所寄生的战争场面或过程展示,不如说是掌握战争的整体的人的命运的描绘,因而,史诗对于战争的表现越真切、越细致、越生动、越残酷、越悲伤或喜悦,战争的主体越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氏族、部落、集团、民族的命运成为叙事的中心。

9.       史诗性的历史叙事实际上就是一种民族整体叙事的艺术。

10.    理性的认识固然没有错,但历史从来都不是按照纯理性的逻辑发展和存在的,客观历史作为一个芜杂的存在场所,还充满了大量的非理性的内容。

11.    在启蒙现代性主义者看来,一个国家的落后、一个民族的衰败、一种文化的腐朽、一种精神的颓废关键在于生活于其中的绝大多数民众的思想不觉悟,理想不完善,知识不丰富,心智不健全。由此看来,在启蒙现代性的视野中,人的问题首要的不是生产问题(物质问题)而是精神问题(存在问题)。基于此,当启蒙的现代性关注人的存在问题时,他们的矛头与其说是对准民众的生存不如说是只对准民众背后的蒙昧思想,他们借民众实践着自己民族宏大话语的建构工作。

12.    革命的过程也就是一个不断鼓励农民和革命离土/脱土的过程,一个启蒙农民和革命摆脱土地(私有、占有)束缚获得思想觉悟的教育过程。

13.    乡村的革命发生学就是乡村人物物质(以土地为化身)观念的变化史,是他们在土地丧失过程(离土)中形成的生存品质和在革命过程(革命觉悟)中获得的精神要求共同推动的结果。

14.    未能从物质意义上关注物质的启蒙和革命,事实上忽略和遗忘的就是生活在物质困境中的民间人民和文化。

15.    事实上,物质问题对民间生存者而言,绝不仅仅意味着它是贫困的天敌,同时也是他们存在的根本核心,我们为物质而生为物质而死,物质代表着他们心中最神圣的部分,物质是民间的本体而不是民间达到什么另外什么目标的跳板,正因为如此,物质欲望既可产生革命也可产生反革命。

16.    物质作为民间的核心,支配和左右着民间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物质是民间日常生活的主体成分,民间生活的兴亡、衰荣都与此密切相关。

17.    从生产观念上说,无论民间的男人还是女人其实都不是在人的意识上存在个生活的,他们都只是物质生产上活的链条,所以民间在衡量一个人的价值时不时依据现代的思想创造力观念,而是这个人的物质生产本事,一个人的物质生产本领越高,他获尊敬的可能越大,反之亦然。

18.    革命对民间的改造,是一个从语言开始而结束于意识形态理论的过程。

19.    革命的发生是中国土地上必然出现的一种解放运动,符合人民的思想、心灵、情感趋向,……当革命变成抽象的教条或精神教义语录,革命也就在背离人民愿望,成为人民的对立面。

20.    要解决物质发展过程中农民的这种革命精神衰退问题,只有将革命精神贯彻到底,将乡村改造成一个禁欲主义的乡村,一个清教主义的乡村,一个充满了阶级斗争的乡村,乡村才能保证它的社会主义方向。

21.    几乎所有的“十七年文学”作品,只要描写到党的领导人,都具有某种程度的神圣化、完美化、超人化的倾向和表现。

22.    “人物”作为一个词,内在地指向“人”和“物”两个方面,“人”是中心性存在,“物”是人存在的背景,所谓“人物”就是在物的环境中生存的人,人和物的纠缠构成人物存在的特征和自由的深度——生命的特征和生活的深度。

23.    意识形态作为现实力量的显现,它不仅控制现实的物质的实践而且控制无形的精神的实践,只有达到精神和物质的双重控制,意识形态才是有力量的。

24.    农民革命的最大特征就在于他的物质性,他们因物质贫困而选择革命,他们因物质满足而用户革命,物质是他们生存的中心也是他们革命的本能。他们将物质和革命紧紧捆绑在一起时,他们的革命呈现出他们的革命应有的特征。

25.    因为中国一直是在一种极为贫困而艰难的物质环境中斗争和发展的,于是,革命不得不建立一种轻物质重精神的思想体系,以此来弱化革命者的物质欲望、物质追求动机,强化革命者的斗争意志和奉献精神。

26.    “十七年”时期的女性问题和意识形态制导有着密切的关系,领袖人物的经典倡导说明,由于女性在意识形态中的被肯定位置,因而女性解放实质上是一种政治策略而非完全的女性性别意识的觉醒。

27.    任何国家的现代化初始过程首先就是劳动力的解放过程。

28.    十七年时期,在肯定斗争合理性前提下,有一种将斗争无限美化的倾向,这种倾向不仅把人的生活复杂性简单化了,而且直接将伦理对于生活的影响和作用取消。

29.    他们把日常生活看成是进步的拖累、觉悟的疣赘、革命的反革命、成长的误区,他们在坚决不迷恋日常生活的同时也坚决地把日常生活送给了资产阶级……革命青年所追求的新文化在很大程度上是清教主义的……在广大人民处于物质极端困苦的情形下,清教的就不仅是圣节的虔诚心灵的自然表现,也是一种阶级伦理由属的自然选择。

30.    让政治选择贯穿在私人生活领域,把私人生活空间变成公共的思想斗争场所,让无私的文化新人从无私的文化空间里茁壮成长起来。

31.    家庭私生活革命化的同时也就是革命的家庭化,家庭同样是一个“斗私批修”的政治场域。

32.    现代性话语是在近代不断失败的历史境遇中出现的民族拯救性话语体系,这个话语体系的核心内容主要是对于民族全体成员的思想启蒙。

33.    革命对于知识分子的话语弊端是有较为清楚的认识的,它和知识分子的区别在于它找到了一个现实的实体来承载革命现代性话语——人民。

34.    创造物质的过程也就是一种创造政治意识形态的过程,如果承认物质满足的合理性那就是必然承认物质创造的合理性,而承认创造物质的合理性就得同时承认与物质创造同步产生的新的意识形态体系。这样,围绕人民物质欲望的合法性,生产力在社会发展中的重要地位等物质话语体系的争论就变成了意识形态之间的斗争。

35.    所谓小市民,就是生存第一的民间生存群体,他们生活在城市与他们生活在乡村根本上是一致的,即他们都以获取物质财富为生存中心,他们对自身发家致富的梦想追求比他们在政治阵营中的选择更为看重。

36.    激进主义政治原则虚构性叙事一直是“十七年文学”写作中的关键问题,每一个写作历史和现实的文本都不得不面对如何处理政治和真实关系的问题,那些稍微具有现实主义品格的作品都是一些多少在现实意义上偏离政治的文本。

37.    20世纪的知识分子全体是存在重大知识理性缺陷的,这种缺陷一是独立(身份)意识的缺乏,从而导致认识世界的非独特性;二是知识(系统的、整体的)视野的单一,从而导致认识世界的非深度化;三是理性(哲学、思想)能力的虚弱,导致认识世界的非清晰化;四是目标(理想)意识的淡化,导致认识世界的非超越。这些主体修养的不足反映在文学文本世界中就不是没有民间形态的真实,而是没有真正触摸历史和现实脉搏的真实。

38.    启蒙知识分子一贯的文化诉求……第一,以个性解放为核心的价值观;第二,以反抗现状为核心的人生观;第三,以未来想象为核心的世界观。

39.    继承启蒙是为了超越启蒙!而为达此目的,启蒙者所应做的工作不仅是从启蒙的观念立场出发拯救现实,更应是从被启蒙的存在现实出发反思启蒙的文化策略。

40.    因为军队的特殊存在性——国家意识形态的暴力工具,使得军队在提供意识形态英雄方面具有特殊的优势。

41.    英雄之所以为英雄,是因为他符合意识形态的需要,为意识形态服务,是意识形态创造英雄,而不是英雄创造或改变意识形态。

42.    (在中国)启蒙运动既成为使人们从过去解放出来的工具又是对民族的主体性和智慧的否定;而过去则既成为一种民族特性的源泉又是加诸现在的负担;个人既是现代国家的公民又是全民族解放的威胁因素;社会革命既是把阶级和社会群体解放出来从而建立一个真正民族的工具又是导致解体的分裂因素;乡村既是古老的民族特征的源泉又是发展的绊脚石;民族既是世界普遍主义的动力又是反对霸权行为的防卫力量(即以狭隘的本国观念的永久化而向世界封闭)。诸如此类的矛盾无穷无尽它们在不同的社会视野里以不同的方式表现出来,但是它们都属于现代性的矛盾。——德里克

43.    物质可以指向个人存在,通过物质考察贫民的生存的痛苦和挣扎;物质也可以指向国家,通过物质揭示国家范围内的不公、黑暗、腐朽、残酷和丑陋。也就是说,物质叙事既是个人叙事也是国家叙事。

44.    “物质生活的生产方式制约着整个社会生活、政治生活和精神生活的过程。不是人们的意识决定人们的存在,相反,是人的社会存在决定人们的意识。”——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

45.    “观念的东西不外是移入人的头脑中改造过的物质的东西而已。”——马克思

46.    “十七年文学”的总体情形,是一个政治不断改造日常生活的模式化文学时期。

47.    政治和日常生活的改造性关系到“十七年”后期实际上已产生危机,这种危机表现在日常生活愈来愈脱离真实而成为虚假的对象,以致人物身上的日常生活特性统统成为人物需要加以克服或摆脱的缺陷之源,越是优秀的英雄人物就越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人物,越是生活化的人物就越是资产阶级的嫌疑犯。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