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山野士 / 杂文 / 解读《说文解字·叙》之三十二

分享

   

解读《说文解字·叙》之三十二

2021-04-08  吴山野士

解读《说文解字·叙》之三十二

原文:

《说文解字·叙》:“诸生竞说字解经谊,称秦之隶书为仓颉时书。云:父子相传,何得改易?乃猥曰:马头人为长,人持十为斗,虫者屈中也。廷尉说律,至以字断法,"苛人受钱","苛"之字"止句"也。若此者甚众,皆不合孔氏古文,谬于史籀。”。

解读:

许多儒生都争抢着解说文字与《经》之要义。称秦之隶书为仓颉时的书体。并说“自古以来这些文字都是父传子的,安能有所改易?”

随后就开始编造妄说:“马字的头上加人是长字,(段玉裁注此为汉时俗写长字)人持十为斗字(段玉裁注汉隶斗字与什字易混),虫字是屈写中字的一竖。(段玉裁注此为错别字)”。

乃至廷尉解释法律也用起了剖解析字之方法。比如:“苛人受钱”。的“苛”字被拆成“止句(

解读《说文解字·叙》之三十二

)”。就完全变味了。

(“苛人受钱”谓有治人之责者而受钱。故与监临受财,假借不廉使者得赂一类也。苛从艹、可声。假为诃字。并非从止、句也。而隶书之尤俗者,乃伪为“止句(

解读《说文解字·叙》之三十二

”。

说律者曰:此字从止句。句读同钩。谓止之二钩取其钱。其说无稽。于字义、律义皆大失。见《说文解字注》第3048页)。

象这样的情况很多。都与孔子住宅墙壁中得到的古籍文字不同。也违背史籀大篆的字体。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