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就非常 / pmr / 穴居700年的蚁人村:祖先是中国西夏人,所...

分享

   

穴居700年的蚁人村:祖先是中国西夏人,所有房屋都靠挖|西夏|穴居|蒙古|成吉思汗|大不里士

2021-04-10  看见就非常
1205年,蒙古大举入侵西夏,西夏末帝历经22年抵抗最终出城投降,成吉思汗四子拖雷为泄愤下令大军屠城,监国大臣察汗(西夏人)冒死劝谏成吉思汗放弃屠城,转而征兵西夏青壮年为蒙古开疆拓土,从此满城皆老幼。
《人类版图最大的国家--蒙古帝国》一书中,我找到了古代中国西夏人参与蒙古创立全球最大国家的部分记载,之所以要查这些内容,是因为伊朗朋友的求助:在伊朗大不里士西南部,考古学家发现了一个穴居700年的蚁人村,当地人自称祖先是中国西夏人(现宁夏、甘肃、青海一带)。
打开腾讯新闻,查看更多图片 >
带着诸多疑问,伊朗旅行期间特地抽空去了一趟蚁人村,结果发现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村子,极有可能还藏着古代典籍没有记载、现代史书也查不到的真相:这里的村民,态度坚决的自称先祖来自中国西夏,目前已有700年历史。
蚁人村的正式名称是坎多万(Kandovan),隶属伊朗东阿塞拜疆省的奥斯库管辖,位于萨汗德山麓东面的半山腰处。与周边村镇不同的是,当地人不是常见的波斯血统伊朗人,而是纯正的突厥人,所用语言也是突厥语,坎多万在突厥语中就是“蚁穴蜂巢”的意思。
(注:中亚突厥人的祖先就是从中国北方迁移过去的,属蒙古利亚人种)
从人类居住角度来看,坎多万并不是宜居之地,相反是相当贫瘠、气候又相对恶劣的地方,夏季干燥炎热、沙尘肆虐,冬季大雪频繁、出入不便,直到1997年才修建了第一条公路,1999年正式通电。
那么,这些有着突厥血统的族群为什么会选在这里定居,而且一住就是700年,还立下祖训禁与外族通婚呢?
这一切要从1231年成吉思汗三子窝阔台率军西征说起,部分被强征的西夏男女主要负责随军的后勤补给。当蒙古大军占领波斯大不里士时,意外发现花刺子模国(当时的中亚大国之一)王子查拉勒丁的行踪,因此兵分两路,一路向西攻占阿塞拜疆、叙利亚等地,另一路则全力追赶查拉勒丁。西夏男女因后勤辎重跟不上两路行军速度,被留置在大不里士城内。
没想到的是,蒙古大军这一去却没有原路返回,而是一直攻到了欧洲境内,被留置波斯的西夏男女进退不得。1242年窝阔台病死后,蒙古对中亚掌控力度逐渐转弱,西夏人为躲避波斯人寻仇,不得不分散寻找蔽所暂住,坎多万村民就是其中的一个分支。
按照村里老人的说法,西夏人来到汉萨德山麓时才知道,这里的岩石轻脆易裂,只要稍加捶打就能在悬崖上挖出居所,再加上周边没有波斯村镇与追兵的踪影,所以就干脆留了下来。
实际上,整条汉萨德山脉的表面都覆盖了一层厚厚的火山灰,这些火山灰来自大约1.5亿年前的火山喷发,经年累月的风吹日晒逐渐被风化侵蚀成“石渣”,稍加捶打就很容易碎裂成粉。这也是坎多万村民的西夏人祖先为什么会选在这里的主要原因,集隐蔽、简便、易造于一体。
随着时间的推移,坎多万从当初不足百人的小山村变成2500人口的小镇,大部分人都搬到了山下的平地上居住,水电交通等设施也基本都已完善,祖训中的禁与异族联姻也早已变成传说。但奇怪的是,当地老人却坚持不肯离开岩屋,哪怕岩屋至今没有自来水也不肯下山,以致山下到处是打水送上山的年轻小辈。
坎多万村有很多个出入口,从村口公路往上走再从村尾另一条路下山,大约2个小时就能看遍整个坎多万村的187栋岩屋,按照向导的解释,目前仍有800多人住在岩屋里,其中超过50岁的大约有一半。
“与古人矮小穴居不同的是,坎多万村民喜欢更宽敞舒适的居所,所以门窗必须够大,排水系统也是必备的”,向导指着门前屋后耸立的电线杆说:“根据伊朗电力统计数据,坎多万村民的人均用电是全国最低的,因为岩屋冬暖夏凉,根本用不上空调与暖气,连风扇都很少见。”
大部分岩屋都有分2-3层,内设起居室、储藏室、卫生间以及楼梯间等等,只有两栋是在一整块岩石上挖出5层来,但楼梯间被分成内外两个部分。在古代,居住在这里的人们经常要手脚并用攀爬才能回家,坎多万也因此得名“蚁人村”。
跟着向导进了一位老大爷的家,一楼房间大约有10平米大小,看着像客厅,但同时也是厨房和饭厅,左边角有张小床,老大爷说有客人来的时候他睡这里,楼上让给客人住。洗手间在门外,但只能小便,顺着村路每隔一段距离有一个集体使用的公厕。
虽说都是在悬崖岩体上开凿居所,但每个人的设计与生活条件也都不一样,有些人家里有电视,有些人只能靠收音机来接收外界信息。如果说有什么是相同的话,那就是一样的冬暖夏凉,由于岩屋墙体足够厚、材质足够干燥,老人们在这里生活也确实算得上环保又节能。
然而,在悬崖穴居的不便却远比生活舒适度要多很多,不仅日用品需要长途跋涉抵达坎多万山脚下再搬上山,柴米油盐甚至液化气和饮用水都得靠人力运到家里,住在最高处的一个阿姨告诉我,平时洗衣服是她最大的困扰,每次下雨都跟过年一样来一次大清洗。
下山途中一位老爷子听说我来自中国,特地拽着我聊了半个小时,老爷子一直在问:西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为什么传说中的祖先一直心心念念想回到西夏?
对于老爷子的问题,我也不知道从何说起,只能笑着回应:古时候的西夏大约有半个伊朗这么大,气候环境跟伊朗很接近,两地之间的生活习俗也有些接近,但现在已经分成几个省份,大体上都过的很幸福,因为中国是个热爱和平的国家,各族之间没有纷争,也没有歧视。
老人听着听着就浮现出向往的神情,一位路过的姑娘也听得十分入迷,限于穆斯林文化风俗,我没有拍到姑娘的正脸,对着镜头中的那双拖鞋,莫名的感觉有点哀伤。
晚上就住在新开业的蚁人村酒店里,房间简单、古雅,却又不失穴居蚁人的特色,这是伊朗为提高坎多万人均收入而特别引进的投资项目,希望能引来更多游客前来参观消费。对坎多万村民而言,农业受限于气候与水源,工业又因伊朗被多年制裁而举步维艰,也只有依赖这些许特色才能增加收入。
(纪实类旅游长文不好写,希望能得到您的认可与关注)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