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天使_ag / 情感故事 / “我太痛苦了”,丈夫倾诉分床20年的苦衷...

分享

   

“我太痛苦了”,丈夫倾诉分床20年的苦衷,妻子:不是我不愿意

2021-04-10  小天使_ag

同床共枕是一对夫妻在婚姻中正常的生活方式,也是反映夫妻感情的风向标,一对恩爱的夫妻,他们必然是在一张桌子上吃饭,在一间房子里面睡觉,生活中不分彼此,这才是夫妻之间相濡以沫的生活日常。

一旦夫妻关系失和,睡觉的状态在某种程度上将成为映照夫妻关系的晴雨表,不少夫妻在感情甜蜜之时相拥入眠,在感情恶化之时,分床而睡,这些表现实实在在反映了夫妻感情的走向,但如果分床睡成了常态,婚姻成了彼此维护面子的遮羞布,那么这种婚姻又该何去何从?分与不分都将骑虎难下。

结婚20年,分床睡也是20年,丈夫忍无可忍提出离婚

丈夫陈谭(化名)和妻子吴萍(化名)育有一个19岁的儿子,可是两人在妻子坐完月子后就一直分床而睡,这种分床睡的日子至今已有接近20年。

事情回到当初,陈谭认识一个女人,两人互有情意,可是由于受当时家庭氛围影响,陈谭自己喜欢的女人并不为父亲所认可,在一次被逼迫的相亲中,陈父看上了吴萍,认为吴萍可以作为自己合格的儿媳,因此,陈父不顾儿子陈谭的反对,强行逼迫他与吴萍结为夫妻。

碍于父命难违,陈谭选择放弃自己的真爱,违心与一个自己不爱的女人吴萍结为夫妻,可是在吴萍生产后,陈谭的母亲发现吴萍既不会带孩子,而且经常回娘家,没有做饭给儿子和丈夫吃,吴萍的行为引起了婆婆的强烈不满。

妻子吴萍的反常也让丈夫陈谭意见很大,也就是从那时起,夫妻俩就开始了分床而睡,夫妻彼此睡在各自的房间,每个人掌管各自房间的钥匙,夫妻二人就这么凑合过了20年,如今陈父已去世接近2年,这段婚姻反对的最大力量已经不复存在,陈谭如今提出了离婚。

陈谭离婚的诉求得到了母亲的支持,因为当初遵循“夫为妻纲”的传统思想,自己无法对儿子进行有力的声援,如今丈夫已去世,这些年来,儿媳吴萍就带了孙子一年,之后的18年都是自己含辛茹苦将孙子抚养成人,现在的婆婆陈母对儿媳吴萍也同样不看好。

不仅如此,在孙子出生没多久的时候,婆婆陈母指责吴萍给孙子不喂奶,之后也不给吃的给孙子,甚至威胁要摔死孙子,儿媳这种古怪的行为让婆婆认为是夫妻分床睡20年的主要原因,儿媳应该为夫妻失和负主要责任。

然而在走访吴萍的邻居后得知,吴萍之所以会出现那些古怪的行为,邻居怀疑吴萍当时可能患有产后抑郁症,但又得不到婆婆和丈夫的理解,这种产后抑郁症得到进一步恶化,但吴萍绝对是正经为人,这一点毋庸置疑。

妻子多番妥协让步,丈夫依旧强硬要求离婚

如今丈夫陈谭提出离婚的诉求,他表示这些年妻子吴萍根本不让自己触碰,晚上睡觉很冷,自己也需要一个女人温暖自己,分床20年的日子自己真的受够了。

面对丈夫的指责,一旁的妻子吴萍表示是丈夫自己不主动,如果丈夫敲门进来要求同床而睡,自己并不会拒绝,毕竟丈夫是男人,更应该主动一点。

听了妻子的表态后,陈谭又表示哪怕妻子现在愿意,自己也不愿意,和一个自己不爱的女人睡在一起真的很痛苦,而且这些年除了分床睡以外,连烧饭都是分灶开火,各自有各自的厨房,并单独上锁,妻子也从来不做饭给自己吃。

丈夫的这番指责同样不为妻子认可,她表示结婚没多久,丈夫就从未拿钱给过自己,这些年一直是自己一个人赚钱一个人花,丈夫不拿钱给自己,自己不好做饭给他吃,丈夫一个月给自己一两千块钱,自己肯定乐意做饭给他吃。

然而妻子这些示软的表态均得不到丈夫陈谭的认可,他表示自己现在一个月才赚一千多,根本没有能力一个月给她一两千生活费,自己只想离婚,双方解除婚姻关系,自己现在出去打工才能和其他女人正常交往,否则现在都无法正常找到工作。

面对丈夫强烈的离婚诉求,妻子并不愿与之离婚,她表示自己对丈夫依旧存有感情,只要丈夫放弃离婚,她可以维持现在分床睡、分灶开火的生活方式,她也能容忍丈夫在外面找女友的行为,只要不离婚,自己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是此时的丈夫已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他不管妻子多么妥协,他现在只想离婚让自己得到解脱,自己已经被这段婚姻禁锢了20年,再维持这段没有意义的婚姻,只会让自己更加痛苦,既然妻子不愿离婚,那自己只能通过法律起诉离婚,对于二人的婚姻走向,法律最终将给出确切的答案。

包办婚姻成了悲剧的源头,婚姻有名无实

这对夫妻分床、分灶20年,足以证明起码有一方对对方毫无感情可言,在这件案例中,丈夫陈谭的表态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对于存在了20年的名义妻子吴萍,双方只是有名无实,除了那张证明两人夫妻关系的结婚证以外,两人并无任何夫妻之间的互动。

这起冷战了20年的悲剧婚姻源于封建传统“父母做主、媒妁之言”的高压约束,陈谭被迫放弃自己的真爱,与一个自己不爱的女人结婚生子,本以为会日久生情,然而20年的分床睡用事实给了自己一个残酷的答案,感情与时间没有绝对的关联。

设身处地地为陈谭想一想,其实作为旁观者的我们不难感受到他这20年内心的煎熬和痛苦,这种生活在同一屋檐下最熟悉的陌生人,何尝不是一种人伦的悲哀呢?也是对人性自由的泯灭,让我们看到了传统的婚恋思想对个人幸福的扼杀和摧残,陈谭成了十足的受害者。

虽然陈谭是这场婚姻的受害者,其实吴萍也是一名受害者,或许她认为自己嫁给的并不是爱情,但起码是一份依靠,但她错了,20年分床睡的冷暴力让她认识到这场婚姻不过是自己一个人的独角戏,虽有夫妻之名,却没有夫妻之实,她一个人赚钱,一个人做饭,一个人暖床,默默承受这20年的狂风暴雨,她从豆蔻年华的少女成了如今的大妈,没有享受到丈夫的一丝疼爱,却还被婆婆百般埋怨,这何尝不是她的悲哀?

不仅如此,这桩包办婚姻带给吴萍的伤害远非如此,我们都知道一个女人在生产之后,如果得不到丈夫及时的帮助和安慰,她将有很大的几率患上产后抑郁症,严重者甚至会导致不堪设想的后果,但吴萍在患有产后抑郁症时,不仅没有得到积极正向的慰藉,面对的却是丈夫的冷漠和婆婆的指责,让人心疼。

这一切的一切归罪于包办婚姻,它是这桩悲剧的罪魁祸首,其实即便在我们现在的社会,依旧存在不同程度上的包办婚姻,这样的家庭没有爱与互动,连空气都似乎凝固了,虽然婚后也育有子女,但他们婚姻的意义仅仅停留在繁衍后代这单一的功能上,这样的婚姻究竟又该何去何从,成了目前这种婚姻的两难。

有句话说:宁拆十桩庙,不拆一桩婚,但婚姻如果没了爱,强行结合只会让彼此产生强烈的斥力,毕竟强扭的瓜不甜,婚姻是建立在感情基础上的互动,对于像陈谭和吴萍这种毫无夫妻之实的婚姻,解脱或许是对双方最好的结果,强行生活在一起,只会让彼此矛盾激化,从最熟悉的陌生人演变成仇人。

如果连一张床都无法容下夫妻之间的分歧和矛盾,分床睡成了常态,这种婚姻的维系或许可以对外掩盖夫妻之间的失和,但对于夫妻双方当事人而言却是无尽的折磨,同时,这起悲剧的婚姻也昭示了一个道理:嫁给爱情是婚姻最理想的结果,一辈子很长,只有彼此相爱走进婚姻,生活才能被感受到甜蜜,这是对自己幸福的负责,也是对对方的负责。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