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葚三味 / 待分类 / 王维传(第69章)

分享

   

王维传(第69章)

2021-04-21  桑葚三味

第69章 云溪题诗

在越州城里游玩了一日,日落时分,王维等人回到云溪山庄。皇甫岳正在院中煮茶,茶香氤氲,怡然自得。

“岁月不饶人,老夫毕竟上了年纪,昨晚一高兴就贪杯了。这不,这会儿还晕乎乎呢。我煮了一些好茶,大家一起解解酒气。”皇甫大人捋着银须,招呼大家坐下。

“古有东晋陶潜先生'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今有皇甫大人'煮茶耶溪畔,怡然望五云’。皇甫大人好兴致!”綦毋潜哈哈笑道。

“陶潜先生有诗云:'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皇甫大人已深得其中奥妙。”王维撩起袍角,含笑在皇甫大人对面坐下。

“王参军,綦毋弟,你们说笑了。昨晚只顾着喝酒,忘了招呼大家吃菜,实在惭愧。今晚老夫让厨下准备了一桌越州特色菜肴,请诸位尝尝鲜,可好?”

说罢,皇甫大人回头问下人道:“三鲜烩好了么?如果好了,我们这便开席。”

待王维等人喝完手中的一盏茶,晚膳就已摆放妥当。皇甫岳笑声朗朗,请大家入席。

“这是越州有名的三鲜烩,菜品寻常,难得的是一个'鲜’字,大家不妨尝尝。”顺着皇甫岳的指向,大家看到长案中间放着一大碗热气腾腾、芳香扑鼻的三鲜烩,一眼望去,似乎有鱼片、河虾、肉丸、香菇、木耳、豆腐干、鸡蛋丝、菜梗、肚片等十多种菜,倒是在北方从未见过,更不用说吃过了。

大家纷纷举起竹箸,往面前的碗碟中夹了些许,细细品尝,果然应了“山珍不如海味,海味不如河鲜”这句话,自然鲜美无比。

大家一边吃菜,一边喝酒,畅聊琴棋书画、诗词曲赋。

说着说着,皇甫岳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举起酒杯,对王维说:“王参军,上回老夫说喜欢你的七绝《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此刻老夫还想起你的一首五绝,用典之精妙,老夫实在佩服得紧。”说着,就喝完了杯中酒。

王维自然也一干而尽,说:“皇甫大人过奖了,不知大人指的是哪首拙作?”

“是王参军去年春天在宁王府中写的《息夫人》。短短二十个字,字字珠玑,缺一字不可。”说着,皇甫岳放下酒杯,朗朗吟道:“莫以今时宠,难忘旧日恩。看花满眼泪,不共楚王言。”

“对,这首诗我也很是喜欢。'看花满眼泪’一句,更是写尽了息夫人的愁肠百结、落落寡欢。摩诘好生了得!”綦毋潜也一脸赞许道。

“写诗用典,只是雕虫小技罢了,何值一提?来,这杯酒,我敬诸位。”王维神色温和,不疾不徐道。

当大家频频举杯,谈笑甚欢时,一旁的璎珞却隐隐有了一丝惆怅。

“宁王府?《息夫人》?去年春天,摩诘刚刚状元及第,官拜太乐丞,当是最春风得意、意气风发之时。可是,'看花满眼泪,不共楚王言’,每一个字,每一句话,却无不透露着沉重的忧伤……都说诗可言志,言为心声,莫非那时的摩诘,心里另有苦衷?”

看到身旁的璎珞低头不语,王维似乎想到了什么,他意味深长地看了璎珞一眼,微笑着对皇甫岳说:“皇甫大人,摩诘写这首诗,其实是有缘故的。想来您也知道,宁王身边有一美妾,曾是长安城中一烧饼铺子郎君的娘子。夫妻二人原本十分相爱,却被宁王……总之,这位烧饼娘子,和春秋时期的息夫人经历颇为相似。宁王让我即兴写诗,这只是应景文章罢了。”

“哪里哪里,王参军饱读诗书,出口成章,这哪里只是应景文章,当是慧心巧思、妙笔生花之作。老夫佩服!”听了王维这番自谦之词,皇甫岳愈加佩服。

璎珞抬头看了王维一眼,心中有些恍惚,这真是他说的应景文章?还是另有其因?但不管怎样,她的摩诘,从来都是有情有义之人。

王维转身,刚好对上了璎珞秋水般清亮的眸子,笑道:“璎珞,此次我们来越州,承蒙皇甫大人热情款待,我们一起敬大人一杯。”

“好。”

璎珞连忙起身,陪王维一起举杯敬酒。酒罢,璎珞笑意盈盈道:“摩诘,我们在大人府上多有叨扰,却无以为报。你能否为大人写诗一首,留作纪念?”

“娘子所言极是。”王维放下酒杯,对皇甫岳抱拳道:“大人的云溪山庄着实清幽,我这几日已得了几首,这便写下来赠与大人,略表我和拙荆感激之情。”

“太好了!世人都在传唱王参军的诗,老夫今日能得参军赠诗,真是三生有幸!”皇甫岳喜出望外,忙唤下人准备上好的笔墨纸砚。

璎珞会意,起身走到案前,替王维展纸磨墨,正可谓“绿衣捧砚催题卷,红袖添香伴读书”。

王维尾随其后,走到案前,从璎珞手中接过毛笔,和璎珞相视一笑,就在纸上从容写下了《皇甫岳云溪杂题五首》这一题目。

“摩诘,你本就才思汹涌,如今更加了得,一口气要写五首啊。”看到这个题目,綦毋潜不禁拍掌叫好。

兴宗也放下酒杯,和皇甫岳、綦毋潜等一起走到王维身边,翘首以待。

只见王维洋洋洒洒写道: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

“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皇甫岳情不自禁地吟诵了一遍,含笑点头道:“全诗以动写静,静到极致,方能听到桂花飘落的声音、山鸟受惊振翅飞走的声音。一个'空’字,尤其用得奇妙,意境顿时全出。”皇甫岳手抚长须,啧啧赞叹。

“越州多桂花,尤其是若耶溪云门禅寺一带的桂花,更有'云门天香’之美誉。春天开的桂花,想来比秋桂更为珍贵。一句'桂花落’,仿佛让人闻到了香味。”綦毋潜点头道。

“皇甫大人,綦毋兄,此其一,容我继续写来。”王维提笔思忖片刻,继续从容写道:日日采莲去,洲长多暮归。弄篙莫溅水,畏湿红莲衣。

“唔,采莲人日日早出晚归,自然是辛苦的。但你笔下的采莲人,却自有一种悠然自得的闲情逸致。想来心境澄澈,方能虽苦犹甜。”綦毋潜点评道。

王维笑了笑,未作任何停顿,继续提笔写下了第三首:乍向红莲没,复出清蒲扬。独立何褵褷,衔鱼古查上。

第四首:朝耕上平田,暮耕上平田。借问问津者,宁知沮溺贤?

第五首:春池深且广,会待轻舟回。靡靡绿萍合,垂杨扫复开。 

“古有曹子建七步成诗,今有王参军一饭五诗!参军之才情,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看到王维一气呵成写完五首,皇甫岳早已佩服得五体投地,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姊夫,你这五首诗,每一首诗都是一处风景,仿佛五幅山水写意画,浑然天成。不知五首诗可有题目了不曾?”兴宗问。

“越州是鱼米之乡,多水泽丘陵,这五首诗就用越州的五个地名吧。我看就叫'鸟鸣涧’、'莲花坞’、'鸬鹚堰’、'上平田’、'萍池’,如何?”王维将笔随手递给一直在他身侧的璎珞,退后一步,若有所思。

“好极!大道至简,大音希声。真正的好诗,题目从来都是平实朴素的。”皇甫岳点头称好。

“摩诘,你有一双敏锐的眼睛,能看到我们不曾看到的美,比如这首《萍池》。'春池深且广,会待轻舟回。靡靡绿萍合,垂杨扫复开。’”綦毋潜指着这首诗,侃侃而谈:“通过你的诗,我看到了一个覆盖着一层青萍的池塘。一艘轻舟驶过,青萍被分开了。待轻舟走远,被分开的青萍又合拢在了一起。谁知,一阵春风吹来,岸边低垂的杨柳拂过水面,又把青萍分开了。这其中的分分合合和瞬间即逝的美,唯有内心宁静澄澈的人,方可发现。”

“綦毋兄,倒是你的点评,让拙作增色不少!”王维笑着将诗稿卷好,双手呈给皇甫岳,说:“皇甫大人,感激之情无以言表,拙作只是略表心意罢了,还望大人不弃才好。”

参军这份厚谊,老夫收下了!老夫明日便请人精心装裱,老夫要在府中日日品鉴。云溪山庄,也将因参军之诗文而蓬荜生辉!”

皇甫岳爽朗的笑声久久回荡在若耶溪畔。对皇甫岳来说,下次再见王维,不知会在何时?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皇甫岳云溪杂题五首》,已经将这个寻常的夜晚,变得注定不寻常。

(未完待续)

《王维传》全部连载

王维传(第一章)王维传(第二、三章)王维传(第四、五章)王维传(第六、七章)王维传(第八章)王维传(第九章)王维传(第十、十一、十二章)王维传(第十三、十四章)王维传(第十五章)王维传(第十六章)王维传(第十七章)王维传(第十八章)王维传(第十九章)王维传(第二十章)王维传(第二十一章)王维传(第22章)王维传(第23章)王维传(第24章)王维传(第25章)王维传(第26章)王维传(第27章)王维传(第28章)王维传(第29章)王维传(第30章)王维传(第31章)王维传(第32章)王维传(第33章)王维传(第34章)王维传(第35章)王维传(第36章)王维传(第37章)王维传(第38章)王维传(第39章)王维传(第40章)王维传(第41章)王维传(第42章)王维传(第43章)王维传(第44章)王维传(第45章)王维传(第46章)王维传(第47章)王维传(第48章)王维传(第49章)王维传(第50章)王维传(第51章)王维传(第52章)王维传(第53章)王维传(第54章)王维传(第55章)王维传(第56章)王维传(第57章)王维传(第58章)王维传(第59章)王维传(第60章)王维传(第61章)王维传(第62章)王维传(第63章)王维传(第64章)王维传(第65章)王维传(第66章)王维传(第67章)王维传(第68章)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