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林眼 / 待分类 / 十一月最后一夜观影《7月22日》:大风卷黄...

分享

   

十一月最后一夜观影《7月22日》:大风卷黄沙,无良是种病

2021-06-02  格林眼

十一月,大风卷着黄沙呼啸袭来。

娱乐圈是产瓜大户,但这个十一月似乎格外多。这个十一月的社会伤亡事件也相对较多。

都说事出必有因,但心理问题本身就具有神秘色彩,在我们常人看来,这种报复社会对于消解厌世情绪肯定无用,但为什么总有人走上这条路呢?

在这个十一月的最后一夜,我观看了电影《722日》。

在今年的威尼斯电影节入围了主竞赛单元。前几天拿到了第90届美国国家评论协会奖的自由表达奖。

影片以2011722日发生在挪威的爆炸枪击案为背景。

挪威人布雷维克先在挪威政府办公大楼前引爆威力巨大的汽车炸弹,然后又在首都奥斯陆以西40公里的于特岛枪杀参加挪威工党青年团夏令营的人群,共造成77人死亡,300多人受伤。

挪威警方消息人士称,此次袭击事件看起来与国际恐怖组织并无联系,更像是一个疯狂男子的所作所为。

这部电影是剧情片,不是纪录片,虽然走写实影像风格,仍自然会有电影化的处理。

影片以阳光、森林、小屋开场。交叉叙事,一边是记叙布雷维克的准备工作、开车去市区、潜入自己家中,一脸冷峻;一边是记叙青年们去于特岛参加夏令营,欢声笑语,两者对比鲜明。

岛上这群青年有点特殊的是,都是有意将来从政的,也大都有家人正在从政。

在布雷维克那条线,从制作炸药、调制枪械到写宣言、点燃汽车炸弹、登岛杀人,可谓步步为营。

他在政府大楼门前引爆汽车炸弹引发混乱(首相当天在家办公躲过一劫),立马驱车赶到于特岛,由于穿了警服假冒警察,言行举止又非常从容冷静,他很轻易就获得了信任,搭乘渡轮登岛,并让负责人把所有人聚集起来听所谓的安全简报。保安主任还是有点警惕意识的,不过马上被他枪杀了,还相当有经验地补射。

然后布雷维克立马大开杀戒,见人就杀,还四处搜寻。

有些青年想装死,但他显然很有专业杀手,会一 一补射绝不放过。

青年中有个叫维亚的,中了几枪仍大难不死。

警察到来后,布雷维克没有任何反抗,迅速投降被捕,但全程没有惊惧之色。

2小时24分的片长,只花了32分钟还原惨案。接下来剧情转入对幸存者的救治、对布雷维克的审问。

故事线依然是多重视角,维亚及其家人、政府警方、辩护律师、布雷维克。

维亚伤势严重,但好歹保住了性命。不知道是镜头语言的感染力,还是这个夜晚观影比较感性,当他父亲在受害者接待中心问了一句“他被打中了吗?”就很催泪。

布雷维克迅速交待姓名、动机和政治诉求(完全禁止移民,结束实施多元文化主义),并威胁称首相若不同意,紧接着还会有袭击。他对一切都早有准备,还指定了辩护律师。

他对警察一切行为都很配合,他把警方的审讯视为谈判。他不仅镇定自若,要求有吃有喝,要求医护人员治疗他被死者头骨割伤的手指,而且立场非常强硬,即使知道首相在旁听也神态轻佻。

政府方面最关心的也是探究他这么做背后的原因。

辩护律师从布雷维克原生家庭、成长经历着手,发现供词和调查结果不符。律师虽然不认可他的行为,但出于职业道德,还是准备先以“精神不正常”为辩护入口。对此布雷维克的反应是,哂笑着说“人们会很生气的”。

专家认定布雷维克有多年偏执型精神分裂病史,如果法庭认可这一点,意味他会被送医而逃脱牢狱之苦。

结果布雷维克自己跳出来否认自己有精神病,说之前他在扮演一个恶魔,而其实他是一个战士,他这么做是要掌控全局,为了在法庭上发言。

维亚苏醒后,不仅肉体疼痛(需要两到三年康复),还被梦魇折磨,而且还有碎弹片残留在脑干附近,对将来的生活也是不定时炸弹。

周围的人都告诉维亚一切会好起来,维亚也在假装一切会好起来,而实际上并没有好起来,终究有说服不了自己的时候,黑暗经历是个无底洞,是无法忘记的。

他痛苦地诘问:告诉我,我应该怎么活下去?

他父亲说: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希望受伤的是我,不是你。

法庭同意了布雷维克出庭替自己辩护,为了不让庭审成为他的政治宣传,很需要证人出来说出经历的一切。

但幸存者出于心灵创伤对直面凶徒是会心有顾忌的,维亚最终决定出庭作证,也是他的出现才终于让被告席的布雷维克有了一丝不安和紧张。

维亚的证词击败了布雷维克虚张声势的骄傲,打动了法庭上的所有人,也打动了我们这些观众——

我本不想哭,我特别不想在他面前哭,我本想保持坚强,因为我要为了他们(遇害者)这样做,这样他们就不会被忘记。

当我被遗留在海滩上,我不知道自己是死是活,从那之后,我一直就困在了那里。但现在,我意识到,我还有选择。因为我还有家人,有朋友,有回忆,有梦想,有希望,还有爱,而他没有,他完全孤身一人。他会在监狱里度过余生,我活下来了。我选择活下去。

在电影里,布雷维克被判被判无限期单独监禁,而现实里他只获刑21年,现场图现实真实的布雷维克听到宣判结果后露出了微笑。

对于西方高度文明来说,取消死刑是文明,给罪犯同等的人权是文明,但对受害方甚至对其他群众来说,要理解这一点需要很高的境界。

而我,只记住了朋友对维亚说的一句话:表现出软弱也不代表不坚强。

身边有反社会人格你该怎么办呢?在一本名为《The Sociopath Next Door(中译本叫《小心,无良是一种病》)的书里说:千万千万不要妄图去感化TA。撒开脚丫子,逃吧,逃得越远越好。离开TA,就是你最好的选择。

悲伤的十一月,好歹结束了。

十二月会星星点灯,会让通往新年的路亮起来吗?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