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滩TheBund / 待分类 / 象群一路向北,闯入了人间魔幻现实

分享

   

象群一路向北,闯入了人间魔幻现实

2021-06-03  外滩TheBu...

    大象群进入昆明

    一路闯了不少祸

    但人们对象群还是担心多过抱怨

    只希望它们能快快回家

    这几天大家关注大象迁徙的事了吧。

    每天都有人问,大象到哪里了?不会进城吧?跑到田里面会不会把我种的水稻踩烂掉?

    担心自己之余也不忘心疼它们。一线工作人员在路上撒了食物引诱,大家赶忙说,菠萝直接吃不会扎到嘴吗?

    网红直播博主们也忙疯了。有几个博主不顾劝告,冲到第一现场去拍象群吃剩下的菠萝,被人吐槽。

    居民正在投放菠萝,试图引导象群

    去年3月,16只亚洲象启动了“自由行”,12月的时候象群里增加了1头“象宝宝”。今年4月,其中2头大象返回了墨江县。

    剩下15头大象走了400多公里路,从普洱的热带森林来到了玉溪市峨山县县城,给人们带来不少惊吓:掀翻鸟笼、踩扁小鸡,踩坏院里的猪圈之后,还要用鼻子狂抽小猪。不仅如此,它们跑村子偷居民的酒喝、喝完还不忘吃掉200公斤玉米,顺便钻进居民卧室里看个电视。

    一夜之间,它们仿佛走入了我们的日常生活。

    有人说大象在寻找新的栖息地,有人说它们迷路了不知折返,连许多研究亚洲象的专家也不敢轻易下定论,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次事件。

    无论如何,15头大象成了全民关注的焦点。虽然象群已经造成了680多万的损失,但大家还是抱有最大的善意,盼望它们能够早点回家。

    01

    此刻的云南

    成了大型魔幻现实主义现场


    2020年3月中旬,云南出现了野象北上的活动迹象。

    断断续续持续1年多,今年4月16号,人们在云南玉溪市元江县发现了它们。这也是亚洲象首次进入西双版纳、临沧和普洱以外的地区。

    4月24号,象群经过玉溪市元江县、红河州石屏县宝秀镇、玉溪市峨山县大维堵村、玉溪市红塔区等区域,最终在昨天晚上10点左右进入昆明。

    象群一路北上的简要路线

    大家开玩笑说,它们的此次行动可以自导自演一部纪录片,名字都取好了:一路“象”北。

    急忙赶路的亚洲象群 

    为了防止大象饥饿后攻击人,居民在路边摆了些玉米、菠萝、香蕉、火龙果……这一顿顿自助餐,全部让它们吃得干干净净。

    还有因为吃得太欢乐不慎掉队的。5月24号象群在峨山县大维堵小寨组觅食的时候,其中一头小象一鼓作气喝下200斤酒糟,直接醉倒在村寨里,天亮醒来才发现大部队没了踪影。

    可这头小象蛮佛系的,它不急着找爸妈,也没攻击人类,自顾自跑到田埂上去散个步、晒了太阳,还跨进水塘冲了把澡,到25号晚才终于回归象群。

    喝水的小象

    快乐归快乐,大象的杀伤力却丝毫没有减弱。玉溪市峨山县莲花村就遭了殃。

    玉溪官方发布的《亚洲象防范指南》发布过警告,看见大象必须保持300米以上距离。所以眼看着自己刚刚种下的水稻被象群踩烂,村民只能隔着窗户束手无策。

    有个村民无奈笑道,“虽然我是云南人,但这辈子也难得看到一次大象啊,算啦。”

    短短40天里,象群“肇事”了412起案子,破坏的农作物超过842亩。

    象群走进了农田。来源:CCTV13新闻视频截图

    有人说,惹不起大象,躲还不行吗?可大象来到了人类的活动区,无论怎么躲都免不了一些“意外惊喜”。

    5月27号晚,大象走进了玉溪峨山县的一家车行。

    那时候老板还在工作,感觉耳边响起了轰鸣的货车声,回头只见10来头大象正朝自己走来,他赶忙跳进一辆车里,捂住嘴巴,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只能装死,”老板说起来还后怕,“如果和它们大眼瞪小眼,我不被踩死也要吓死了。”

    大象的目标还算明确:直接略过老板的车子奔向水箱,喝光了整整2吨水。

    象群进入了人类活动区 

    他说,很多人都以为在街上看见大象很好玩,毕竟原本只能在热带雨林和野生动物园才能看到它们。但实在是太危险了。

    02

    让大象停下的N种办法


    为了缓冲大象活动,减少人象冲突,大家动足了脑筋。

    云南省森林消防总队出动了,他们用无人机监测野象数量、活动规律,随时准备发布预警。

    各个街道办事处也忙到不行。峨山县双江街道成立了1个临时指挥部,抽调90人,分成3个大组,9个小组,参与了24小时安保值班。

    只要象群马上要经过的地方,20来吨的绿色渣土车整整齐齐排开,这是人们最后的防御线。

    为了应对大象的到来,昆明林草局的工作人员还连夜前往玉溪市学习防控经验。

    路边停放的渣土车

    别说云南省,全国上下都没有一天闲着,大家都在操心:到底有没有办法让它们停下来,回到雨林?别折腾象,也别折腾人了。

    问的最多的就是“上麻醉不行吗?”,毕竟3个星期前,从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出逃的金钱豹,就是被打了麻醉之后捉回去的。

    但这次情况不同。

    要把麻醉打进大象身体里,就几乎无从下手。这批象群一共有15头,其中3头是幼年象。行走过程中,都是成年象把小象围在队伍中央,赶路赶累了睡觉的时候,也是小象睡,大象站着保护它们。一旦发射麻醉枪,象群很可能暴动伤人。而且象群记忆力好,未来甚至不排除有报复行为。

    更不要说对于麻醉时间的考量了。一头成年金钱豹200斤,一头成年亚洲象少说也有3吨,庞大的体积下,想维持麻醉效果,必须每隔40至45分钟再次往大象体内注入麻醉剂,这样才有可能让它们不在运输途中醒来。

    睡觉的时候大象把小象护在中间

    大象北上事件发生后,专家团队主要采取的方法有两个,食物引诱和道路封锁。不过直到5月31日才算第一次真正奏效。

    云南大学生态与环境学院的教授陈明勇和其他一线工作人员参与了这次行动。他们先预定了一条道路,在道路上放置青玉米、菠萝、香蕉,让这些水果特有的香气吸引大象。随后他们联络了当地政府相关部门,封堵通往市区和乡镇的道路。

    果不其然,大象跑上来那条“该去的路”,闷头狂吃了数个小时,让大家才算终于松了口气。

    但这仍然没有阻止象群北行。

    赶路的时候摔跤了

    03

    全民野生动物教学时间:

    象群迁徙正常吗?


    15头大象搅动了全国人的心,不是没道理的。

    亚洲象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本身就金贵。

    有人说这好似大象的奇幻冒险,但从关注度不难看出,大家开始关注起背后真正的原因。

    先前有人推测,亚洲象的栖息地遭到破坏,它们为了寻找食物被迫迁徙。一般来说,象群会去天气更暖和的地方,这次没有南下是因为在某个高速公路迷路后,错把北方当了南方。

    但象群的方向感很好,不太会出现这种情况。

    就在两天前,中科院研究员谢灿给出了自己的观点。他觉得这是某次太阳活动异常,引起了象群迁徙的本能导致的。

    2020年2月18-19日发生了一次中等地磁暴,而这群亚洲象正是2020年3月开始迁徙的。2021年4月15-17日,4月24-26日又发生过两次地磁暴,象群也在4月16日开始北上,进入玉溪县。

    另外,象群本来就有迁徙的习惯。每年的东非动物大迁徙中就有非洲象的身影,夏季北迁后,秋天再次折返。

    “如果年末或者明年也出现类似情况,那说明亚洲象的迁徙本能觉醒,它们可能会在地球磁场的指引下,建立周期性迁徙的模式,和非洲象的情况类似。”

    亚洲象的动向从2018年开始发生变化,数量由原先的290头变成300多头,与此同时,原始森林和食物不断减少,象群生活受到极大影响,迁徙频次变高。

    陈明勇对此的建议是建立新型的亚洲象国家公园。“不是任其发展,也不是把林子造得越密越好,而要改变观念。以前我们对自然保护区禁止人工干预,也许现在该考虑自然演替和人工干预结合的管理模式。”

     

    现在我们仍然无法确定怎么让这15头大象停下,甚至不确定,应该引导象群返回栖息地,还是让它们继续自然行动、等待秋季回迁。

    不过通过这次事件,大家的目光聚焦到了野生动物身上。无论是好奇还是担心,这都不失为一场活生生的野生动物科普活动。

    相信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去关注动植物、大自然,更深地体会到这个星球除了人类以外,还有许多别的居民。

    文、编辑/Itsuki
    部分资料来源于新京报、澎湃、环球网、《新闻有观点》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