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随笔】外卖小哥|裴光泽

 乐乡树人 2021-06-07

高考加油

FIGHTING


外卖小哥

裴光泽

去老剧场“翠妈妈卤菜馆〞吃饭,碰上一外卖小哥。
问他,月挣多少?小哥沉默不语,只顾擦汗。
老板侄许强说:松滋,不要命地跑,每天90多单。每单4.5元,月挣1万多;但拼死君廖廖无几。
我说,下一月呢?
许强侄说:摊条了。睡在床上愁身体。
听后,心里隐隐地疼。幼吾幼及其人之幼!
生活中,有人手里有几个钱,办事有几个权,不得了,瞧不起底层劳动者,要不的。
我煎熬过,我深知皮肉的磨砺之苦。
这几年伢儿啄到食吃了,才松散一点。
因此,偶尔去共青路口子买菜,一律按辈份称呼菜亲,绝不斤斤计较。
有时碰上摩的哥,他要5元,我给六块。给了心里轻松。国家发的工资,应该让出一块。人家晒的黑黢(qu)打,就为多赚一块钱。
总是想,若不抢到编制内的一只饭碗,挨风吹日晒的,肯定有我!
因此,日三省乎已,不屌!
人狂有祸,天狂有雨。
然则,大小三十个朝代,中华是最先近的了。
绝对平均,有待车轮磙磙。
知识分子,高学历者,中共党员,引领精神文明,大爱苍生,责无旁贷。
做善人,施善举,不愧对父老乡亲和一路上下求索的人生。
路漫漫其修远兮!
恰逢盛世,更需感恩。
沿承古脉,必有天助。
深吸一口纸烟,祝愿国泰民安!
(作者单位:松滋市学校后勤服务中心)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