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珏说历史 / 待分类 / 女史官备受尊敬,却写下了一部书,禁锢女...

分享

   

女史官备受尊敬,却写下了一部书,禁锢女性一千多年

2021-06-07  小珏说历史

  在整个封建社会,女性的地位就是不断走低的过程。在汉朝时,女性还能封爵,享有封地,唐朝时风气也比较开化,女性再嫁根本就不是问题。直到程朱理学在宋朝建立后,女性地位一落千丈,明清时期,女性几乎沦为了男人的附庸。

  更令女性感到窒息的是,封建社会对于她们的歧视,不仅是当时的社会风气,还有一套理论基础,其中就包括“女四书”。这四本书,说起来是教育女性,其实不过是一副枷锁,偏偏还都是女性自己所作。其中影响最大的《女诫》为东汉女史学家班昭所著,是始作俑者。

  班昭有着极为幸运的人生,她出生于鸿儒之家,父亲班彪、兄长班固都是东汉大史学家。所以,她也能接触读书习字,甚至接触到了当时女性很难企及的历史领域。

  他的兄长班固还未写完《汉书》就去世了,班昭付出艰苦努力,完成了兄长的遗志。这是班昭最大的贡献,不仅后人敬仰,在当时就很受人尊敬。汉和帝让她教授宫廷女眷学习,称她为“大家”,邓太后甚至还让她参与朝政。

  也就是在此之后,班昭通过多年来教育女眷的心得,写下了《女诫》。她原本也就是想将这部书作为班家女子的传家宝,没想到公开之后,引得万人传抄,一时之间洛阳纸贵。

  然而,就是这部书奠定了封建社会中国女性的社会地位。全书分为“卑弱第一”、“夫妇第二”、“敬慎第三”、“妇行第四”、“专心第五”、“曲从第六”、“叔妹第七”七章,主张男尊女卑,主张女性应该无条件服从男性,全然否定自身存在的价值。

  在“卑弱第一”中,班昭直接引用《诗经》的话,认为“生男曰弄璋,生女曰弄瓦”。璋是一种重要的礼玉器,瓦却是随处可见的建筑材料。班昭将男女看得天差地别,男人都是宝贝,女人就毫无价值。然而,同在这一篇,班昭却又说女性应当“晚寝早作,勿惮夙夜;执务和事,不辞剧易。”

  在“夫妇第二”中,主要讲的是夫妻关系。按理来说,相敬如宾是相互的,夫妻两人都应该照顾和尊重对方。然而,班女士却提出丈夫就是妻子的天,必须谨慎服侍,才算是做好了本职工作,才算是了解了人生的义理。对于男性,她却相当宽容,责任和义务几乎只字未提。

  我们现在对女性的要求,莫过于“出得厅堂、入得厨房”,这已经是完美的女性了。但在班昭眼中,这种女性可能勉强及格而已。在“妇行第四”中,她提出了“德、言、容、工”这四个硬性指标。至于说难度有多大,只举一个例子:女性在劳作时,应该“专心纺织,不苟言笑”。

  我们之前就说过,唐朝的女性都是不用守寡的,包括北宋之前都没有这方面的硬性要求。但是,班昭女士早在汉朝就已经以超前的眼光提出了主张。她在“专心第五”中,对于女性贞洁观全面阐述,认为丈夫去世后女性绝对不可以再嫁。然而,对于男性,她再次选择了双标。她认为,男子不但可以续弦,而且还可以娶妾。

  “曲从第六”,我们一看标题就知道有多么委屈。这一部分说的是女性在婆家的处事方法,她要求女性必须无条件服从公婆,逆来顺受,直到公婆满意为止。如果对方依然有脾气,那必须“曲意顺从”,因为这就是你的命。

  其实在两汉时,女性地位很高,封侯者就有30余例。小珏也不知道,当时是出于什么心理,让这本书轰动一时。在中国历史上,散轶了那么多古书,它却一直保存,一直贻害无穷。后来的“女四书”中其它三部再加上社会上跟风模仿之作层出不穷。

  然而,《女诫》几乎已经奠定了牢不可破的地位。该束缚的思想,它已经完全束缚,该禁锢的行为,它也已经完全禁锢。后人几乎玩不出什么新花样,这真是一直在模仿,一直未曾超越。它戕害中国封建女性,等于就是戕害了一半的中国人,流毒甚大。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