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晚唐知名度不高,那么这个时期,有没有比较强悍的名将?

 青史如烟 2021-06-21

咱们经常炒股的朋友,都知道有这么一个情况,那就是甭管大盘怎么暴跌,总还是会有少数逆势上涨的个股,万绿丛中一点红,相当醒目、相当个性。

晚唐这段历史,情况其实也差不多。

按照史学划分,乾符二年以后的这段时期,别看知名度不高,此时的大唐正处于日薄西山的下坡阶段,不怎么引人注目。

然而就在这段时期,却活跃着一群,不输于任何时代的名将群体。

而且这些人还都属于相当强悍的那种,只不过他们的上升全凭个人突破,虽然一时华丽璀璨,但最终还是随着大时代的坠落,不能摆脱悲剧告终的结局。

下面,咱们就一起盘点一下,消散在历史烟云当中的那些晚唐时期名将,此番我们主要盘点朝廷在编将领们,地方割据帐下的牛人们不在讨论当中。

晚唐战神——高骈

如果不以成败论英雄的话,高骈在晚唐时期绝对属于是巨擘级战神。

他的横空出现,深刻地改变了整个东南亚的态势,让昔日打爆东南亚无敌手、至今依然有人认祖、膜拜的南诏国,陷入了深深的恐惧当中。

懿宗时期,南诏王酋龙兴举国之力,东侵大唐,一时间,岭南西道邕州、交趾等州纷纷陷入战火之中,大唐西南重镇——交趾城,更是数次沦丧。

在朝廷数次试图收复安南无果之时,宰相夏侯孜站了出来:

“让高骈去吧。”

咸通五年,四十三岁的高骈集结岭南兵力,进入了南诏占领的安南之地。此时的安南城外,到处散布着南诏军的堡寨、军塞,对于唐朝的这支孤军,南诏方面觉得,菜来了。

但真正来的,却是一群狼。

高骈领着的这支没有后勤,没有援军的唐军,在与南诏交锋的第一天,便让所有人看到了战神崛起的华丽。

屡战屡胜,甭管南诏军怎么来援,就是一个扑街,很快高骈便将安南围了起来,然后在外面收割粮食,摆出了一副持久战、我一点儿也不急的姿态。

我就在城外,酋龙,你有种,就来救安南。

咸通七年,万般无奈的南诏王最终放弃了安南,高骈就像是一座无法征服的高山,让自己光芒万丈的梦想,最终黯淡无光。

随后,南诏改变目标,攻击西川,一时间剑南之地狼烟顿起,成都城内更是挤满了边境之地,逃难而来的难民。

怎么办?调高骈。

很快,高骈来到成都城下,不远处是烽火狼烟,城内是水泄不通的难民百姓,此时的成都,被恐惧所笼罩着,所有人心头都仿佛压着一块大石。

高骈到任第一天,第一道命令便是大开城门,放百姓出城复业。

有人曾质疑这个举措,高骈就一句话:

“我料定,南诏军不敢再东来。”

因为,我来了。

正在围攻雅州的南诏军听闻高战神到任,果然迅速撤退,并派人求和。高骈接到消息之后,派遣五千骑兵,一路追击,最终在大渡河处追上南诏军,大破敌军,擒杀酋长数十人。

霸气十足!

就是这位高骈,让唐末最嚣张的南诏王——酋龙,生生地放弃了通海、东进之梦,终其一生也没走出“恐高症”的阴影。

随后,黄巢军势力大张,为了平定起义军队,朝廷再次将高骈从剑南调到平叛前线,高骈领着朝廷军队,屡次击破黄巢,打得黄巢数次到了濒临崩溃的边缘。

当黄巢军进入岭南之时,高骈向朝廷请示,希望能够翻越大庾岭追击、荡平黄巢大军。

然而朝廷当时的精力,主要集中在北面平定沙陀,因此,没有让高骈继续追击,最终给了黄巢军得以喘息、发展的机会。

广明元年,当黄巢再次北上,在面对始终难以逾越的高骈之时,黄巢选择了诈降,而这一次,奏效了,黄巢的欺骗最终重创了高骈部。

当黄巢大军越过长江防线北进,高骈只得龟缩淮南扬州城内自保之时,一代战神,最终跌落神坛。

留给世人的,只有无限的感慨和惋惜。

宰相镇边——郑从谠

郑从谠虽然是个文臣宰相,但单凭人家跟五代第一刺头李克用PK那么多年,而且李克用始终奈何人家不得,说他是名将,也毫不为过。

晚唐末年,沙陀李国昌,一时间代北之地,烽烟顿起,朝廷多次平叛不利,而地处一线战区,镇守河东的节度使更是屡次出事。窦濣、李侃、李蔚一帮牛人都没搞得定河东军镇,后任节度使康传圭更是死于兵变之手。

河东局势一度糜烂到岌岌可危的地步。

万般无奈之际,朝廷派出了宰相身份的郑从谠,靠他,最终稳住了河东的局势。

郑从谠对付李克用很有一手,甭管你李克用跟朝廷的关系是好是坏,是不是南下帮助朝廷平叛沙陀的,我的任务就是守好河东,你敢乱走一步,我就揍你。

李克用刚开始不信,我打着帮朝廷的旗号,你敢揍我?

你来呀!?

来就来!

郑从谠随后命部将主动出击,大破沙陀军,李克用被揍得失魂落魄,最终不得不递上了大写的“服”。

黄巢军平定之后,李克用依仗军功,获得了梦寐以求的河东节度使之职,但在上任之前,他依然客客气气地派人告诉郑从谠:

“朝廷让我来接任,您老走好,我就不送了。”

在李克用的心里,实在是对这位,有些怕了。

光启三年,大唐局面日益黯淡,郑从谠年迈致仕,归家不久便猝然离世。

一代名将,堪堪躲过了王朝崩塌的惨剧,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大奸似忠——朱温

最后咱们来看朱温,撇开朱温的忠、奸不论,这位的军事能力,绝对在晚唐群雄当中,是数一数二的人物。

朱温在黄巢军中,就是独当一面的名将,在投降唐朝之后,唐僖宗给他量身打造了一套枭雄成长套餐,仔细看的话,这套成长模式,相当残酷。

刚开始,朝廷将他放到了实力一般、军备残破的宣武军军镇之中,首先接受一波黄巢主力军的进攻,历练一番。

随后,在黄巢大军一遍又一遍地攻击之下,势单力弱的朱温最终团结一切能团结的力量,硬是挺了下来,还发展了不少好朋友、小伙伴。

随后,局面换成更加凶残的秦宗权部,一遍一遍地洗地中原,而恰恰这个时候,其他藩镇也开启了自由竞争的模式,开始与朱温大PK。

此时的朱温以一己之力,对天平的朱瑄、对兖州的朱瑾、对徐州的时溥、对蔡州的秦宗权,还抽空跟南面的杨行密打了一架,还得兼顾北面的魏博、河东军。

在这种恶劣至极的情况之下,朱温最终熬了下来,踏着所有失败者的尸体,最终成长成了河南道的超级巨无霸节度使。

什么是名将,当所有人都躺在你的脚下之后,即便你不承认,也不得不接受名将的头衔。

若不是后来朱温篡唐夺位,晚唐时期最成功的名将,就真的恐怕非他莫属了。

开平元年,朱温登上皇位,志得意满,他不知道,自己费尽心思争来的这段繁华,也不过只有区区五年享受的光景。

而五年之后,让自己的孩子,最终下定弑父念头的诱因,也恰恰正是这个福祸相依的皇位。

被砍的那个夜晚,或许朱温会后悔,明明当个名将就好,非要当皇帝,值得吗?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