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刘鑫 / 家规家训 / 金华舒氏名人与家训

分享

   

金华舒氏名人与家训

2021-07-11  流星雨刘鑫

金华舒氏名人与家训

舒元舆

舒元舆(791年-835年),字升远,唐婺州东阳(今属浙江金华)人。其先祖曾任东阳郡守,祖父舒缜,授兰溪医学学训导、学正,父敬之,母薛氏,其为长子。唐元和八年(813)进士,初仕即以干练知名。曾任刑、兵两部侍郎,兰溪历史上第一位官至宰相的人,擅文敢谏,著有《舒元舆集》等,与白居易互为唱和,有作品被收录于《全唐诗》。

其弟舒元褒、舒元肱、舒元迥皆第进士。宰相裴度荐元舆为兴元书记,作文以檄豪健闻名。当时宦官专权,故作《养狸述》一文。拜监察御史,迁刑部员外郎,改著作郎。文宗时,官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宰相)。因与李训郑注谋诛宦官,事机不密,于甘露之变”中被腰斩。其五子普闻变携带家眷逃入丛林,后隐姓埋名。唐宣宗时期平反加封显号——乘仙公,后裔将其遗骨移葬到兰溪白露山惠安寺侧。

注:《新唐书·舒元舆传》记舒元舆,婺州东阳人。此处婺州东阳实际所指为现在大范围的金华地区,即婺州东阳郡。新唐书卷四十五有明确记载婺州东阳郡的范围所指,包括现在大范围的金华地区。古今地名虽同实则所指范围有异,容易引起今人误会。兰溪舒姓村落不下八个多有舒氏祠堂,为元舆公后裔。地方文献及族谱均有记载舒元舆为兰溪人。

 

舒元舆家训

贻诸弟砥石命

昔岁吾行吴江上,得亭长所贻剑。心知其不莽卤,匣藏爱重,未曾亵视。今年秋在秦,无何发开,见惨翳积蚀,仅成死铁。意惭身将利器,而使其不光明之若此,常缄求淬磨之心于胸中。

数月后,因过岐山下,得片石,如绿水色,长不满尺,阔厚半之。试以手磨,理甚腻,文甚密。吾意其异石,遂携入城,问于切磋工,工以为可为砥,吾遂取剑发之。初数日,浮埃薄落,未见快意。意工者相绐,复就问之,工曰:“此石至细,故不能速利坚铁,但积渐发之,未一月,当见真貌。”归如其言,果睹变化。苍惨剥落,若青蛇退鳞,光劲一水,泳涵星斗。持之切金钱三十枚,皆无声而断。愈始得之利数十百倍。

吾因叹,以为金刚首五材,及为工人铸为器,复得首出利物。以刚质铓利,苟暂不砥砺,尚与铁无以异,况质柔铓钝,而又不能砥砺,当化为粪土耳,又安得与死铁伦齿耶!以此益知人之生于代,苟不病盲聋喑哑,则五常之性全;性全则豺狼燕雀亦云异矣。而或公然忘弃砺名砥行之道,反用狂言放情为事,蒙蒙外埃,积成垢恶,日不觉寤,以至于戕正性,贼天理,生前为造化剩物,殁复与灰土俱委,此岂不为辜负日月之光景耶!

吾常睹汝辈趋向,尔诚全得天性者。况夙能承顺严训,皆解甘心服食古圣人道,知其必非雕缺道义,自埋于偷薄之伦者。然吾自干名在京城,兔魄已十九晦矣。知尔辈惧旨甘不继,困于薪粟,日丐于⑥他人之门。吾闻此,益悲此身使尔辈承顺供养至此,亦益忧尔辈为穷窭而斯须忘其节,为苟得眩惑而容易徇于人,为投刺牵役而造次惰其业。欲书此为戒,又虑尔辈年未甚长成,不深谕解。

今会鄂骑归去,遂置石于书函中,乃笔用砥之功,以寓往意。欲尔辈定持刚质,昼夜淬砺,使尘埃不得间发而入。因书为《砥石命》,以勖尔辈,兼刻辞于其侧曰:

剑之锷,砥之而光;人之名,砥之而扬。砥乎砥乎,为吾之师!仲兮季兮,无坠吾命乎!

译文

往年我行走在吴江边,得到一把亭长赠送的宝剑。心里知道它不粗劣,用匣子珍藏着非常喜爱和重视,从来没有轻慢地打开看。今年秋天在秦地,无特别原因打开来,只见剑身颜色暗淡,积了厚厚的锈,几乎变成一块烂铁。随身携带的利器,却使它不锃光明亮到如此的地步,想来就很惭愧,因而在心里面常存有请人淬炼磨砺的想法。

几个月后,因为路过岐山脚下,得到一块颜色像绿水,长度不满一尺,宽与厚相当于长度一半的石头。尝试着用手触摸,感觉纹理滑润细密。我猜想这是块奇异的石头,就携带了进城,向打磨工匠询问,工匠认为可作一个磨刀石,我就取剑用它磨锋。最初几天,表面上的铁锈落掉一些,看不出让人满意之处。猜想是工匠欺骗我,又前去询问,工匠说:“这块石头纹理极为细嫩,所以不能快速地使坚硬的铁锋利,只要经常慢慢地打磨它,不满一月,应该见到剑的本来面貌。”回来后按他所说的做,果真看到变化。蒙在剑上的暗黑色一齐剥落,好像青蛇蜕去了旧的鳞皮,剑气水光相映照,把星斗的光芒都压制住了。拿着切三十枚铜钱,都无声无息就断了。超过刚得到时的锋利程度几千倍。

我因而感叹,认为金属的坚硬,在金木水火土五材中居首位,等到工人铸造为剑器,又成为器物中最锋利的。这把剑依仗着质地的坚硬和锋口的锐利,如果一时不磨砺,尚且跟一般的铁没有区别,何况质地柔软锋刃钝涩的其它东西,并且又得不到磨砺,就会化为粪土,又怎能和烂铁相比较呢?由此更加明白人生于世间,只要没有眼瞎、耳聋、声音哑失等疾病,那么仁义礼智信等五常的本性就都具备,本性完备,那么和豺狼燕雀等走兽飞禽也就不同了。如果有人公然忘掉和舍弃像在磨刀石上磨刀那样不断提高名节品德的正道,反而用狂妄的语言和放纵情欲的方式做事情,模糊不清的外来的脏物,累积成污垢和丑恶,每天都还不觉悟,以至于残害天性和天理,那么活着的时候是天地间的一个废物,死了又与尘土一起丢弃,这难道不是白白辜负了日月时光吗?

我常常看到你们的志趣取向,你们确实是具备五常天性的人,何况向来能顺从地接受父亲的教导,都懂得愉快地接受消化古时圣人传下来的道理,知道你们一定不是损害道义自甘埋没在轻薄小人之中的人。然而我从在京师求取功名以来,已经十九个月了(月亮已经隐去了十九次)。知道你们害怕对父母不好,被柴米困扰,天天向他人乞讨。我听说这些,更加悲伤我这一身使你们顺从地接受供养父母到如此的境地,也更加担心你们因为穷困而一时忘掉自己的操守,被苟且得到的东西所迷惑因而顺从他人,为到处找人忙碌因而懈怠了学业。想要写下这些作为规诫,又担心你们年岁未长大成人,不能深刻明白了解。

现今恰逢鄂州驿站的人回去,就把砥石放在信函中,才写出用砥石磨剑的好处,来说明向来的心意。希望你们坚定地保持刚正的品质,日夜淬炼磨砺,使尘埃不能从像头发那样细小的缝隙侵入。因此写下《砥石命》,来勉励你们,同时镌刻文辞在砥石的侧面说:

剑的刀刃,常常磨砺才会保持锋利光亮;人的品德名誉,不断努力学习磨练才会传扬光大。磨刀石啊,磨刀石啊,你是我的老师!二弟呀,三弟呀,不要忘掉我的命令(教令、教导)

这是离家一年多的舒元舆给弟弟们寄磨刀石时写的一封信,对弟弟们进行谆谆的告诫。由宝剑锋从磨砺出,作者推想到人的品德学问,也要努力磨炼才能进步,否则就要后退。为勉励几位弟弟砥砺德行,作者用自己的切身体会教育弟弟们,不要被生活所困而忘记了砥砺品行节操,可谓用心良苦。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