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髦的傻子 / 原创作品 / 【原创】第68回【苦尤娘赚入大观园 酸凤...

分享

   

【原创】第68回【苦尤娘赚入大观园 酸凤姐大闹宁国府】赏析(上)

2021-07-15  时髦的傻子

【原创】第68回【苦尤娘赚入大观园 酸凤姐大闹宁国府】赏析(上) 

时髦的傻子【图片源自网络】【版本:戚蓼生序甲戌本】

       先解解题:【赚】,诳骗;欺哄。如《三国演义》:【吕布赚开城门,杀将进来了!】【苦尤娘赚入大观园】一语道破尤二姐是被王熙凤用欺骗手段诳骗进大观园的。【苦尤娘】和【酸凤姐】相对,不仅把二人的性格特征明示与人,而且二人的最后结局也大致可测。

       此回书前有一段蒙批:【蒙回前总评:余读《左氏》见郑庄,读《后汉》见魏武,谓古之大奸巨滑惟此为最。今读《石头记》,又见凤姐,作威作福,用柔用刚,站步高,留步宽,杀得死,救得活,天生此等人琢丧元气不少!】

       蒙批作者用两个著名的历史人物——郑庄公寤生和魏武帝曹操来和王熙凤作比,简直就是赋予王熙凤的殊荣。历史上对郑庄公和魏武帝的评价可谓毁誉参半,而且正负两面的评价反差较大,褒贬对比强烈。正面评价说郑庄公【雄才大略,审时度势,深谋远虑,手段高超】等语,负面评价又说郑庄公【阴险狠毒,老谋深算,冷酷狡猾,奸诈虚伪】等语。对曹操的评价最有影响力的,莫过于与其同时代的人物评论家许劭所说:【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蒙批用此二人比凤姐,是因为【谓古之大奸巨滑惟此为最】,直说凤姐如二人般之奸诈。但【用柔用刚,站步高,留步宽,杀得死,救得活】等语又似乎对凤姐的非凡能力有所赞许。

       此回书中,把王熙凤【心里歹毒,口里尖快;嘴甜心苦,两面三刀;头上一脸笑,脚下使绊子;明是一盆火,暗是一把刀】(第65回,作者借兴儿之口对凤姐的评价)等人品个性,可谓描写得淋漓尽致入木三分。但同时也把王熙凤【用柔用刚,站步高,留步宽,杀得死,救得活】的过人才能描写得淋漓尽致入木三分。司马光在《资治通鉴》里说【是故才德全尽谓之圣人,才德兼亡谓之愚人,德胜才谓之君子,才胜德谓之小人。】显而易见,王熙凤就属于【才胜德】奸雄之类的人物。

       紧接前回书。凤姐【忽然眉头一皱,计上心来】,早已成竹在胸定好计谋,但等贾琏前往平安州公事动身之后动手。有道是【无巧不成书】,偏这贾琏到了平安州后,恰遇平安节度巡边在外,算下来竟要耽搁两月之久,这正好给凤姐提供了一个可以施展手段的绝好机会。没有贾琏的保护,尤二姐岂不就是一只待宰的羔羊?只能任由凤丫头【小鸡炖蘑菇】慢慢收拾了。

       【谁知凤姐心下早已算定,只待贾琏前脚走了,回来便传各色匠役,收拾东厢房三间,照依自己正室一样装饰陈设。至十四日便回明贾母王夫人,说十五日一早要到姑子庙进香去。只带了平儿,丰儿,周瑞媳妇,旺儿媳妇四人,未曾上车,便将原故告诉了众人。又吩咐众男人,素衣素盖,一径前来。】——此段透露如下信息:(1)、提前为尤二姐准备好高规格的房间,坑了尤二姐还要显示自己原本是好心。就是人们常说的,做了biǎo子还要立牌坊;(2)、对贾母、王夫人明说到姑子庙进香,实则去赚尤二姐。直把贾母、王夫人统统玩弄于股掌之间;(3)、随从四人都是心腹。平儿、丰儿自不必说,贴身丫鬟。周瑞媳妇是王夫人陪房,旺儿媳妇是自己陪房,都是自己娘家老人手。所以对她们敢于直言相告;(4)、众男人素衣素盖。自己本身更是【头上皆是素白银器,身上月白缎袄,青缎披风,白绫素裙。】这一点极为重要,主仆上下一体素白,正是为后文【国孝家孝两重在身】做铺垫。其心思之缜密、用心之毒辣简直无以复加。

       凤姐为了赚取尤二姐的信任,竟然低三下四,满脸赔笑。不仅【以礼相还】,而且【姐姐】不离口,一味自怨自艾,【。。。我今来求姐姐进去和我一样同居同处,同分同例,同侍公婆,同谏丈夫。喜则同喜,悲则同悲,情似亲妹,和比骨肉。不但那起小人见了,自悔从前错认了我,就是二爷来家一见,他作丈夫之人,心中也未免暗悔。所以姐姐竟是我的大恩人,使我从前之名一洗无余了。若姐姐不随奴去,奴亦情愿在此相陪。奴愿作妹子,每日伏侍姐姐梳头洗面。只求姐姐在二爷跟前替我好言方便方便,容我一席之地安身,奴死也愿意。”说着,便呜呜咽咽哭将起来。尤二姐见了这般,也不免滴下泪来。】——莫要说尤二姐老实巴交心无城府,即便是铁石心肠也不由你不动心。凤姐一幅楚楚可怜相,一篇殷殷掏心话,竟把个尤二姐哄骗得五体投地、六神无主、七窍失魄,【也不免滴下泪来】。想这凤姐并非优伶,但人前伪装、做作、矫情、表演的才能却要远超优伶。此时的尤二姐早把兴儿警告过她的话一股脑儿忘个干净,【便认他作是个极好的人】,【竟把凤姐认为知己】。这王熙凤只需略施手段,就轻而易举地把尤二姐赚入了大观园。

       第一步成功之后,凤姐开始逐步实施自己的罪恶计划:【。。。凤姐又变法将他的丫头一概退出,又将自己的一个丫头送他使唤。暗暗吩咐园中媳妇们:“好生照看着他。若有走失逃亡,一概和你们算帐。”自己又去暗中行事。合家之人都暗暗纳罕的说:“看他如何这等贤惠起来了。”】这实际上就是把尤二姐已经软禁起来,但留给外人的印象却是贤惠善良,使得【合家之人都暗暗纳罕】,恐怕很少有人会去想【事出反常必有妖】

       王熙凤给尤二姐派去的丫头叫【善姐】这善姐可绝不是善类!她早于凤姐处领受锦囊妙计,头两天先给尤二姐吃点甜头,【谁知三日之后,丫头善姐便有些不服使唤起来。】而且还牙尖口历,一篇大道理说得头头是道,直叫二姐有口难辩。再后来【那善姐渐渐连饭也怕端来与他吃,或早一顿,或晚一顿,所拿来之物,皆是剩的。尤二姐说过两次,他反先乱叫起来。尤二姐又怕人笑他不安分,少不得忍着。隔上五日八日见凤姐一面,那凤姐却是和容悦色,满嘴里姐姐不离口。又说:“倘有下人不到之处,你降不住他们,只管告诉我,我打他们。”又骂丫头媳妇说:“我深知你们,软的欺,硬的怕,背开我的眼,还怕谁。倘或二奶奶告诉我一个不字,我要你们的命。”尤氏见他这般的好心,思想“既有他,何必我又多事。下人不知好歹,也是常情。我若告了,他们受了委屈,反叫人说我不贤良。”因此反替他们遮掩。】——假若凤姐举办一个【嘴甜心苦、两面三刀】的专业培训班,她绝对是个出色的教授!可惜这种【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而且脸不变色心不跳、神态自若言语生动的超级伪装术,乃是凤姐的天性禀赋,岂是平常人可以学得的?

       凤姐还不愧是个天才的军事家,把那【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军事妙计运用得至善至美、炉火纯青。她一面先稳住尤二姐,令其心不生疑,身不由己,暗地里却派出旺儿,彻查尤二姐的底细。等到【凤姐都一一尽知原委,便封了二十两银子与旺儿,悄悄命他将张华勾来养活,着他写一张状子,只管往有司衙门中告去,就告琏二爷“国孝家孝之中,背旨瞒亲,仗财依势,强逼退亲,停妻再娶”等语。这张华也深知利害,先不敢造次。旺儿回了凤姐,凤姐气的骂:“癞狗扶不上墙的种子。你细细的说给他,便告我们家谋反也没事的。不过是借他一闹,大家没脸。若告大了,我这里自然能够平息的。”旺儿领命,只得细说与张华。】同时又拿出300两银子打点都察院,命家人王信去【托察院只虚张声势警唬而已】。【那察院深知原委,收了赃银。次日回堂,只说张华无赖,因拖欠了贾府银两,枉捏虚词,诬赖良人。都察院又素与王子腾相好,王信也只到家说了一声,况是贾府之人,巴不得了事,便也不提此事,且都收下,只传贾蓉对词。】——堂堂都察院,收了脏银又碍于人情,竟由王熙凤一介女流玩弄于股掌,朝廷公署俨然成了王家的私设公堂。此时此刻,尤二姐还在那里痴迷地做着要成为贾琏姨娘的春秋大梦,心里不知怎样感念凤姐终于使她见了天日,还在双手合十,虔诚地为凤姐念诵阿弥陀佛呢,竟浑然无觉王熙凤的屠刀早就高悬在她的头项之上!

(待续)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