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走近诗人>>詹海林 · 留守诗的森林

 诗百家 2021-07-15

留守诗的森林

——詹海林的诗歌随想

走近诗人詹海林


自从在青葱的岁月读过席慕蓉和汪国真的诗歌,与大多数青年人一样,詹海林忽然迷上了诗歌。那时,思想的单纯和处世经验的肤浅,注定写不出深刻的好诗歌。祈望在诗意的天空飞翔绝非易事,报纸副刊所刊载的诗歌成了每天必读的功课,当一切成为习惯,诗歌的积累渐渐丰厚。他偶然读到海子,读到顾城,惊奇于诗歌的写法竟然可以这么奇妙。他从网络的魔手里,翻出诗人的旧作和事迹,流下了迟到的眼泪。王、葵花、村庄、子宫、麦子、麦地,这是来自海子诗歌的意象,有多少个夜晚,詹海林手里握着诗人的遗作沉沉睡去。海子,这位才二十五岁就把生命付给冰冷铁轨的诗人,这位血肉与诗歌交融的平凡人,内心都让人读懂了吗?相信很多的人至今还读不懂。海子带着沉郁和苍茫决然离开了尘世,此时刚好是春天,诗人故乡的麦子正在抽穗扬花,麦子应该比人类有灵性,它们知道了诗人的选择,将在一九八九年三月二十六日的春天离去,它们低下了谦卑而厚实的头颅,向诗人表达敬意,这个时候,许多人还活在混沌的岁月里,沉迷如何获得更多的金钱和色欲的意淫之中。诗人的举动,惊骇了尘世,有些人突然觉醒,诗歌重新走进了众人的视野。 

 

      海子之后,顾城的诗歌是詹海林最喜爱的。有人说顾城的诗歌是童心的奇想和精灵的语言的完美结合体,具有一种梦幻和纯粹的色彩。詹海林觉得这样的说法有道理,顾城的诗歌给他语言和想象力的启迪。诗歌画面色彩感觉浓烈,形象生动,每一个意象的跳跃和联动,都显得那么恰当自如,仿佛是一道深山的瀑布,纯净、激越、灵动、自然。

      海子和顾城的作品如果已经潜移默化到詹海林的血液和灵魂里,他说愿意切开血管,让鲜血滴落在诗笺上,化成诗行。因为他们,詹海林曾经固执地认为,中国固然有很多的诗人,爱上一两个诗人的作品就足够了! 

这么多年来,默默地写诗,在网络的世界里放飞梦想,这是许多“草根诗人”都在做的事情。 

市场经济大潮的涌来,文化多元的出现,诗歌逐渐失去了她作为文学桂冠的光环。一些有过盛名的诗人不再写诗,大学生们不再像当年崇拜席慕蓉、汪国真那样崇拜诗人。诗人的诗集很难被出版社出资出版,诗歌刊物订数直线下降,诗歌不容易在公开刊物上发表。可是,诗歌并没有被百姓忘记,更多的诗人像一股河底的暗流通过民间通过网络涌现出来。詹海林是其中的一位。 

写诗的人需要真正的沉淀,悲伤的、挫折的、爱情的、快乐的、迷茫的、痛苦的、浮躁的……都需要冷静下来,不带半分功利去写作,去抒发性灵深处的东西,这是像地下河一样的情感,在冷酷的现实之下的涌动。感情的表面是压抑的,但隐藏的情感更加炽烈,犹如火山喷发之前的岩浆。 

从个人的眼光去发现世界,挖掘独到的看法,这是不是纯粹个人主义的写作,是不是没有半点社会责任感?这留待别人去争议吧。诗歌是一种艺术,你在遣词造句刻画内心的时候,就像歌星激情洋溢的歌唱、画家笔底的一幅画作、工艺大师巧手制作的一件工艺品。诗歌不仅仅是词语的刷新,更是内在的深入和改造,等于一块良田,经过诗人的辛勤耕耘,诗歌的土壤无论从内容到形式都显示了质的飞跃。不容否认,中国诗歌是有成就的。从几千年的唐诗宋词到五四前后的新诗出现,到带有浓厚政治色彩的革命诗歌,再到现在的朦胧诗,诗歌一直在改良、在学习、在提高。而每一次的提高,都显示出了诗人坚韧的探索精神和果敢的勇气。 

    诗歌会帮助你做很多的事情,她就是你的好朋友,如果你懂她爱她将一生受用无穷。詹海林认为,诗人的黑夜比白天漫长,大风常常吹熄他们高举的灯盏,在沉沉暗夜里摸索前行,有着太多的沉郁和问号。在诗人的前方,走着屈原、李白、杜甫、白居易、李清照、苏东坡、纳兰容若……,他们的吟咏慷慨悲凉,而他的吟咏充满迷茫。城市发育,人心浮躁,可以供诗歌表演的舞台越来越少了,在诗歌的森林里,詹海林不是最后一群留守者,相信会有更多的人喜欢这儿清脆的鸟声、清新的空气,喜欢诗歌灵感的脚印像野兔,爬过心灵的沼泽地,喜欢诗意的野蘑菇和青草一样蓬勃生长……

简介:詹海林,跨文学和书画两界,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广州市美术家协会会员。出版有诗集《并非现实》《我的茅屋面向太阳》两部。作品在《星星》《诗刊》《诗选刊》《作品》《诗林》《中国诗歌》等诗歌刊物发表并获奖。


詹海林诗歌精选

收获的日子

我没有你想象的好,只可以做你天空上的月亮
这么多年了,我一直照着,你所有的园子,园子里的 花草
我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勤奋刻苦,在下雨的日子里,会给你送一把
刻满唐诗的雨伞。不会,陪着你的闲愁,去和
风说话,然后从后面抱着你的腰,耳鬓厮磨
   
但我愿意告诉你,夕阳西下时的愜意,草蜢和螳螂追逐着
走向了月光的池子。在鸡蛋花四散飘落的时刻

我的眼睛里闪耀着,想你的泪光


   

山岗,像睡觉的鱼

对面,是观音菩萨的金身,那么耀眼的晨光

你只能眯缝着眼睛。那边的鸟常常飞过来,念着动听的禅曲
双的变成了单
这边的鸟常常飞过去,偶尔,单的变成了双
你把头颅埋在水边,你是一条硕大的鱼
你载着我一次次的秘密,却不肯逃到河流里,躲藏起来
   

我再一次来了,秋天的野花不同一般

那些白色的细花蕾,总有几朵,点缀着黄或红
这让我想起那些年春风得意的日子
也想起我的青春像母亲的被单,只几年,就被岁月的泉水洗得发白
   
我是不是该去寻找遗失的情怀?情怀不老,只是个传说
一些行走时点亮过旅途的心灯,还能在草丛里找回吗
顺风的蝴蝶飞的很远,花朵追不上它的翅膀
阳光猛烈,一条弯曲的长路,我只走了短短的一截


       

一个地方

一些心灵孤独的人,抽了烟或喝了酒的人,被情感灼伤的人

他们和我一样,常常躲到林子里,听白天和夜晚的鸟声

有时,他们变成一朵花,却闻不到香气

我最想做一只蜗牛,躲过耀眼的阳光,在月光下的石头写诗

并不是所有的人,都热爱旅行,湖水里

鱼群在潜行,哪一尾我们曾经撞个满怀,从此受伤

   
总有一些牵挂,淡淡的像风,吹向了远方,却没了声息
有一些是非的藤蔓,一不经意
就会缠住裤脚。被露水绊住的行走,像梦,潮湿了心情
我偶然在石头的河滩里,捡拾水的精灵
也许,我抬头遥望山丘的刹那,眼睛略感迷茫

让生活插上诗歌的翅膀

在最好时光 读喜欢诗行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