迂夫子 / 待分类 /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分享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2021-07-16  迂夫子

蝶恋花

近代·王国维

阅尽天涯离别苦,不道归来,零落花如许。

花底相看无一语,绿窗春与天俱暮。 

待把相思灯下诉,一缕新欢,旧恨千千缕。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王国维于光绪二十二年(1896年)与莫氏结婚,两年后告别妻子。他先后漂泊于上海、日本、南通、苏州,结婚十年间,与莫氏聚少离多。

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春天,长期奔走在外的王国维回到了家乡。夫人莫氏原本就体弱多病,久别重逢,更是惊觉于妻子莫氏已经容颜憔悴,那模样与他记忆中已是天差地别。看着容颜老去的妻子,敏感多情的王国维不禁万分感伤。这首词,或许就是此时而作。

历尽天涯离别的痛苦,想不到归来时,却看到百花如此零落的情景。天涯离别之苦,怎能抵时光流逝之悲?

花底黯然相看,相对无语。绿窗下的芳春,也与天时同样地迟暮了。

青春已然逝去,朱颜已经暗淡,正如窗外的一树花影,也正在悄悄地凋零。

夜阑灯下,细诉别后的相思。可是,一点点新的欢娱,又勾起了无穷的旧恨。当日的别离,已是辜负了大好芳春,这千丝万缕的愁恨,却又怎生消除?

这人世间最留不住的是:那在镜中一去不复返的青春和离树飘零的落花。

词是优美的,但是调子太苦。

尤其“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一句,王国维妻子莫氏于两年后病逝,这一句竟成为不幸而言中的恶谶。

他对莫氏深沉悼念的词,也充满凄婉哀伤:

“纵使兹盟终不负,那时能记今生否?”

纵有来生,还能像今生一样执子之手、相濡以沫、生死相许吗?

------END------

如果你喜欢我的文章

可以关注微信公众号

迂夫子读诗词yufuzidsc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