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l4605 / 情丝白描 /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畅饮,千年一梦,只为...

分享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畅饮,千年一梦,只为等候一人

2021-07-19  sml4605

英国著名浪漫主义诗人雪莱说,“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在漫长的等待中,冬天终于要离开了,温柔旖旎的春天,将会取代冬寒,走进每个人的世界。

春天要来了,紫燕要归了,那枚红豆的种子,也开始破土发芽,准备重生。天涯的这端,我在默默注视着远方。季风习习,干枯的苇絮摇头晃脑,却不见你的踪影。遥忆往昔,时光的长廊里,总有那么一些难以忘怀的绚烂装点着流年,总有一抹柔情盈润在记忆边缘。

因了这些绚烂,因了这脉记忆,任其时光的清浅,把一倔犟之人打磨成了多愁善感。曾几何时,轻挽一枚赤诚把那份承诺于三生石畔安放,不为前世,不为来生,只为寻觅初见时的深情与温暖。

相遇如一树花开,旖旎着初识时的美丽,任凭那份悸动的情愫,在无言的欢喜中与你的痴迷重叠。彼此相望的那一刻,你一定感知到了隐藏在红衣底下的怦然心动,是高山流水,还是灵魂的交融!

余秋雨说:我藏不住相见时的喜悦,也藏不住分离时的彷徨。无论春夏秋冬,还是风里雨里,我一直在等!细雨来了,我在伞下等你,炊烟起了,我在门口等你,月儿弯了,我在十五等你,夕阳下了,我在山下等你,夏天走了,我在秋天等你,秋天去了,我在冬天等你……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畅饮,千年一梦,只为等候一人,漫长的等待,煎熬着身心,当凛冽的寒风,呼啸着穿过初冬的苍茫时;我便站立在萧瑟的寒风中去等。等洁白的雪花翩翩起舞,落在田野,落在山峦,覆盖起荒原的一沙一石,遮掩住漫长等待中那些无以言表的心思。

飞絮漫天,园内的梅花在枝头绽放,我踏雪倚栏,深情款款,等疏枝间含韵而起的笑意,随季节流转,随风尘苦旅,不惊流年,不提悲欢,只将岁月印记中的那抹绚烂洇染。

当倦鸟巢歇,一轮皓月遥挂中天时,我满目赤诚,静静苦等,等一个归人,在陌上花开的日子,摇一池星辰,风尘仆仆,敲开久扣的柴扉,赐赠我一江春水、半壁花影的缱绻与柔情,煮一壶浊酒与我把盏言欢,临窗对饮。

当紫燕衔起春泥,春风拂过脸颊时,我站在十里长亭,等你一袭青衫,跨马扬鞭,来到我的面前。轻轻叩开尘封已久的心门。不谈风花雪月 ,不话儿女情长,只用一双清澈如水的眸子,含羞深情对视,把明媚的春光种到我的心里!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