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W_sd / 诗词 ... / 诗歌中的意象与意境(学诗笔记)

分享

   

诗歌中的意象与意境(学诗笔记)

2021-07-22  阿W_sd

诗歌中的意象与意境(学诗笔记)

中国的传统诗歌讲究意境美。

所谓意境美,简言之就是情境交融而形成的一种含蓄、朦胧却具有鲜明可感性,最容易引起读者情感共鸣及丰富联想的一种美的艺术氛围。

构成意境美的基本要素就是意和象。

意,心之声也,也就是就是情感。意与志是同义词。志,心之活动也。《尚书·虞书·舜典》“诗言志,歌永言,声依永,律和声。” “诗言志”是古人诗的本质特征的认识。这个“志”的含义就是在思想情感的基础上侧重抱负、志向。这句话的意思大致可以理解为:诗是表达思想感情的,歌是唱出来的语言,五声是根据所唱而制定的,六律是和谐五声的。古代诗与歌是一体的,语言加韵律。

古人往往要借助具体的事物来表达情感而不是赤裸裸地说出来。具体可感事物叫作“象”,而寄寓着情感的事物就是“意象”。由一组意象相互交织、相互作用而形成的特殊艺术氛围(境界)就是意境。意境美是艺术美的基本要素。王国维先生认为:情与景是意境的两个基本要素,情景交融是意境的基本特点;追求感情的真挚、形象的真实和语言的真切是意境的核心。诗人创造意境常常用“触景生情”和“缘情写景”(即“寓情于景”)。

在中国传统诗歌中,意象意境固化为一种特殊的语言。诗词中有些艺术形象在被成功地使用过一次以后,后来的诗人反复运用,并逐渐约定俗成,使这些形象被固定在一个或几个特定意义上。比如“东篱”这一艺术形象,最初出自陶渊明《饮酒》诗:“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陶诗中的“东篱”,纯系实写,别无他意,但后来诗人反复使用,并渐渐赋予其特定意义,以至于一提到“东篱”,便产生超尘脱俗之感。如李清照《醉花阴》:“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词中的“东篱”已不再是实指,但却有了特定的意义。

诗词中的意象,不胜枚举,这里暂列几个常见的例子。“杨柳”“折柳”,是关乎离别的意象;“菊花”是一个关乎“隐逸者”的意象;“明月”,是一个关乎“思乡”、“思人”的意象,古人有“对月思人”之说;“白云”,是一个关乎“思友”的意象,古人有“望云思友”之说;“清秋”,是一个关乎“感伤”、“悲秋”的意象。“大雁”,也是一个关乎“思乡”、“思人”的意象,古人有鸿雁传书之说;“杜鹃”,因其叫声凄厉,又其声如言“不如归去”,最终成为一个关乎“思归”的意象;“蝴蝶”关乎爱情的意象等等,等等。固化的意象对于诗人抒发感情,有着独特的作用。懂得意象的知识,当然也有助于我们理解诗歌的内容及诗人的感情,因此,对一些常见意象,需要多做一些积累与识记的功夫。

意象是诗歌中浸染了作者感情的东西,是诗人用来兴寄思想感情的人、物、景、事等。“千锤万凿出深山,烈火焚身若等闲。粉身碎骨浑不怕,只留清白在人间。”(于谦《石灰吟》)《石灰吟》取的是“物象”,托意于物,借物以达意。“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马致远《天净沙》)《天净沙》取的是“景象”,寄情于景,借景以抒情。“以笑的样子哭着,以恨的样子爱着;以善良的样子残忍着,以疏远的样子亲近着;以跑动的样子站立着,以沉默的样子诉说着;以充实的样子空虚着,以糊涂的样子清醒着;以死亡的样子生存着,以真理的样子荒谬着。”(北岛《无题》)《无题》取的是“事象”,寄理于事,借事以明理。

诗歌取象,有的只取一个意象。例如舒兰的《乡色酒》:“三十年前,你从柳树梢头望我,我正少年,你圆,人也圆。三十年后,我从椰树梢头望你,你是一杯乡色酒,你满,乡愁也满。”这首诗只有一个意象——月亮。以月亮写乡愁,用“乡色酒”喻月光,飘逸莫名的乡愁就变得具体可感了。有的诗歌,取的是一组意象。例如余光中的《乡愁》:“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长大后,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我在这头,新娘在那头。后来呵,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而现在,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这首诗选择了“邮票”、“船票”、“坟墓”、“海峡”等四个意象来承载感情,层层叠加,层层递进,渲染了海外游子与故国家园根脉难断的凝重感情。

从虚实角度看,诗的取象还可分为实象和虚象两大类。所谓实象,是指可置于我们眼前眉睫的事物;所谓虚象,是指读者感受心造的事物。例如,郑板桥的“夜深更欲秋潭水,连月带星舀一瓢。”在这两句诗中,“夜深”、“秋潭水”是实象,“连月带星舀一瓢”是虚象。这两句诗好就好在以实带虚,以虚写实,实象虚出,虚象实出,给诗句揉进了另一种韵味,另一种灵性。诗歌不能没有意象,鉴赏诗歌也不能不注意意象,一首好的诗歌应是意象与意境的巧妙铸合。

【附录】关于诗歌中的传统意象举例:

1、树木类:

①. 树的曲直:事业、人生的坎坷或顺利

②. 黄叶:凋零、成熟、美人迟暮、新陈代谢

③. 绿叶:生命力、希望、活力

④. 红叶:代称传情之物。相传唐人卢渥从宫墙外水沟中拾到一片写有怨诗的红叶,后珍藏起来。宣宗放宫女嫁人,卢渥选中的恰好是在红叶上题字的人。

⑤. 红豆:喻男女爱情或朋友情谊。“红豆”语出王维《相思》一诗:“红豆思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诗意本为借生于南国的红豆来抒发对刘友人的眷念之情。

⑥. 松柏:松柏是傲霜斗雪的典范,诗人常用它作为坚贞、高洁、坚挺、傲岸、坚强、富于生命力的象征。如李白《赠韦侍御黄裳》中有“愿君学长松,慎勿作桃李。”韦黄裳一向谄媚权贵,李白规劝他,希望他做一个正直的人。

⑦. 竹:气节、积极向上

⑧. 梧桐:凄苦。往往是凄凉悲伤的象征。如李清照的“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就抒发了一种凄凉的愁思。

⑨. 柳:送别、留恋、伤感、春天的美好。杨柳更多的是与离愁联在一起。如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诗经·采薇》),首开咏柳寄情、借柳伤别的先河;“忽见陌头烟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王昌龄《闺怨》),烟柳被一种千回百结的愁绪所缠绕,尽管春光无限,人们也会黯然神伤;“年年柳色,灞陵伤别”(李白《忆秦娥》),诗人把别愁离恨写得缠绵悱恻,噬心镂骨。毕竟,“多情自古伤离别”。王维的“朝雨”冲得走“渭城”的“轻尘”,却冲不走诗人铭刻于心的凄苦与无奈;柳永的“杨柳岸,晓风残月”,烘托出了离别者的内心苦楚,使读者充分感受到蕴含其中的悲愁情怀。

⑩. [折柳]喻指“惜别怀远之意”。据《三辅黄周·桥》记载:“霸桥在长安东,跨水作桥。汉人送客至此桥,折柳赠别。”汉之后,“折柳”遂常用于抒写离别行旅之苦。

. 梅子:梅子的成熟比喻少女怀春,如“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李清照《点绛唇》)

. 折桂:喻科举及第。“折桂”典出《晋书·诜传》:“武帝于东堂会送,问诜曰:'卿自以为何如?’诜对曰:'臣举贤良对策,为天下第一,犹桂林之一枝,昆山之片玉。”

. 采薇:借指隐居生活。出自《史记·伯夷列传》:“武王已平殷乱,天下宗周,而伯夷、叔齐耻之,义不食周粟,隐于首阳山,采薇而食之。”说的是伯夷、叔齐隐居山野,义不事周而最后饿死首阳山的故事。后来也指坚守贞操。文天祥《南安军》:“山河千古在,城廓一时非。饿死真吾志,梦中行采薇。”

2、花草类:

①. 花开:希望、青春、人生的灿烂

②. 花落:凋零 失意 人生、事业的挫折 惜春 对美好事物的留恋、追怀

③. 菊:隐逸、高洁脱俗。菊花作为傲霜之花,一直受到文人墨客的青睐,它一般是坚贞、坚强、高洁脱俗的象征。如屈原的《离骚》中“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作者以花来象征自己品行的高尚纯洁。唐人元稹的《菊花》:“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表达了诗人对坚贞、高洁品格的追求。

④. 梅:傲雪、坚强、不屈不挠、逆境。在我国诗歌中,“梅”是诗人喜欢歌咏的对象之一。梅花在严寒中最先开放,然后引出烂漫百花的芳香,因此在古诗中梅花常常是冰清玉洁、不与世俗同流合污的象征。但在具体的诗中作者表现的感情也不尽一致。如王安石《梅花》,表现了梅花“凌寒独自开”的高贵品格。我国古代把松、竹、梅誉为“岁寒三友”,是高贵圣洁的象征,这首《梅花》的意象表现的就是我国这种传统文化精神。陆游《卜算子·咏梅》表达的是“寂寞开无主”的无奈、“黄昏独自愁”的凄凉心境,以及“只有香如故”的孤傲和清高。毛泽东的词与陆游的词题、调相同,意境却截然不同,毛词巧妙地把陆游词中对梅花不幸遭遇的倾诉和孤芳自赏的表露化为对她达观坚定的描述和高贵纯洁的赞颂,词中有一种超越时空的壮美和豪放乐观,振奋人心。

⑤. 丁香:指愁思或情结。如“自从南浦别,愁见丁香结”(唐人牛峤《感恩多》)

⑥. 兰:高洁

⑦. 牡丹:富贵 美好

⑧. 莲:由于“莲”与“怜”音同,所以古诗中有不少写莲的诗句,借以表达爱情。也有用莲花赞美纯洁高尚节操的,如“莲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又如“从来不著水,清净本因心”(唐人李颀《粲公院各赋一物得初荷》)。

⑨. 草:生命力强 生生不息 希望;荒凉 偏僻 离恨;身份、地位的卑微。蓬草比喻在外漂泊的游子,如“此地一为别,孤蓬万里征。”(李白《送别》)。

⑩. 禾黍:黍离之悲(国家的今盛昔衰)

3、动物类

①. 子规(杜鹃鸟):悲惨凄恻。子规鸟即杜鹃鸟。古代神话中,蜀王杜宇(即望帝)被迫让位给他的臣子,自己隐居山林,死后灵魂化为杜鹃。于是,古诗中的杜鹃也就成为凄凉、哀伤的象征。李白《闻王昌龄左迁龙标,遥有此寄》:“杨花落尽子规啼,闻道龙标过五溪。我寄愁心与明月,随风直到夜郎西。”起句写即目之景,在萧瑟悲凉的自然景物中寄寓了离别感伤之情。三、四句以寄情明月的丰富想象;表达了对友人的无限怀念与深叨同情。宋人贺铸的《忆秦娥》:“三更月,中庭恰照梨花雪;梨花雪,不胜凄断,杜鹃啼血。”三更月光照在庭院里雪白的梨花上,杜鹃乌在凄厉地鸣叫着,使人禁不住倍加思念亲人,伤心欲绝。词人通过描写凄清的景物,寄托了幽深的乡思。又比如“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宋人秦观《踏莎行》)、“子规夜半犹啼血,不信东风唤不回”(宋人王令《送春》)等,都是以杜鹃鸟的哀鸣,表达了哀怨、凄凉或思归的情思。

②. 鹧鸪鸟:鹧鸪的形象在古诗词里也有其特定的内蕴。鹧鸪的鸣声听起来像.“行不得也哥哥”,极容易勾起人们对旅途艰险的联想和满腔的离愁别绪。如“落照苍茫秋草明,鹧鸪啼处远人行”(唐人李群玉《九子坡闻鹧鸪》)、“江晚正愁余,山深闻鹧鸪”(辛弃疾《菩萨蛮·书江西造口壁》)等诗句,其中的鹧鸪都已不是纯客观意义上的鸟的形象了。

③. 寒蝉:秋后的蝉是活不了多久的,一番秋雨之后,蝉儿便剩下几声时断时续的哀鸣了,可以说是命在旦夕。因此,寒蝉就成为悲凉的同义词。如唐人骆宾王《咏蝉》起首两句:“西陆蝉声唱,南冠客思深。”以寒蝉高唱,渲染自己在狱中怀想家园之情。宋人柳永《雨霖铃》开篇:“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还未直接描写别离,“凄凄惨惨戚戚”之感就已充塞读者心中;营造了一种足以触动离愁别绪的气氛。还有“寒蝉鸣我侧”(三国时期魏人曹植《赠白马王彪》)等诗句也表达了这样的情思。

④. 燕子:燕子属候鸟,随季节变化而迁徙,喜欢成双成对,出入在人家屋内或屋檐下。因此为古人所青睐,经常出现在古诗词中,或惜春伤秋,或渲染离愁,或寄托相思,或感伤时事,意象之盛,表情之丰,非其它物类所能及。表现春光的美好,传达惜春之情。相传燕子于春天社日北来,秋天社日南归,故很多诗人都把它当做春天的象征加以美化和歌颂。如“燕子来时新社,梨花落后清明”(宴殊《破阵子》)。表现爱情的美好,传达思念情人之切。燕子素以雌雄颉颃,飞则相随,以此而成为爱情的象征,“思为双飞燕,衔泥巢君屋”,“燕尔新婚,如兄如弟”(《诗经·谷风》),有“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晏几道·《临江仙》)的惆怅嫉妒,有 “罗幔轻寒,燕子双飞去”(宴殊·《破阵子》)的孤苦凄冷等等。表现时事变迁,抒发昔盛今衰、人事代谢、亡国破家的感慨和悲愤。燕子秋去春回,不忘旧巢,诗人抓住此特点,尽情宣泄心中的愤慨,最著名的当属刘禹锡的《乌衣巷》:“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另外还有宴殊的“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浣溪沙》),文天祥的“山河风景元无异,城郭人民半已非。满地芦花伴我老,旧家燕子傍谁飞?”(《金陵驿》)。燕子无心,却见证了时事的变迁,承受了国破家亡的苦难,表现了诗人的“黍离”之悲,负载可谓重矣。代人传书,幽诉离情之苦。唐代郭绍兰于燕足系诗传给其夫任宗。任宗离家行贾湖中,数年不归,绍兰作诗系于燕足。时任宗在荆州,燕忽泊其肩,见足系书,解视之,乃妻所寄,感泣而归。其《寄夫》诗云:“我婿去重湖,临窗泣血书,殷勤凭燕翼,寄于薄情夫。”谁说“梁间燕子太无情”(曹雪芹·《红楼梦》),正是因为燕子的有情才促成了丈夫的回心转意,夫妻相会。郭绍兰是幸运的,一些不幸的妇人借燕传书,却是石沉大海,音信皆无,如“伤心燕足留红线,恼人鸾影闲团扇”(张可久·《塞鸿秋·春情》),“泪眼倚楼频独语,双燕来时,陌上相逢否”(冯延巳·《蝶恋花》),其悲情之苦,思情之切,让人为之动容,继而潸然泪下。表现羁旅情愁,状写漂泊流浪之苦。“整体、直觉、取象比类是汉民族的主导思维方式”(张岱年·《中国思维偏向》),花鸟虫鱼,无不入文人笔下,飞禽走兽,莫不显诗人才情。雁啼悲秋,猿鸣沾裳,鱼传尺素,蝉寄高远,燕子的栖息不定留给了诗人丰富的想象空间,或漂泊流浪,“年年如新燕,飘流瀚海,来寄修椽”(周邦彦·《满庭芳》);或身世浮沉,“望长安,前程渺渺鬓斑斑,南来北往随征燕,行路艰难”(张可久·《殿前欢》);或相见又别,“有如社燕与飞鸿,相逢未稳还相送”(苏轼·《送陈睦知潭州》;或时时相隔,“磁石上飞,云母来水,土龙致雨,燕雁代飞”(刘安·《淮南子》)。燕子,已不仅仅再是燕子,它已经成为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象征,融入到每一个炎黄子孙的血液中。

⑤. 猿猴:哀伤、凄厉

⑥. 鸿鸽:理想、追求

⑦. 鱼:自由、惬意

⑧. 孤(鸿)雁:孤独、思乡、思亲、音信、消息。鸿雁属于候鸟,每年秋季南迁,常常作为引起游子思乡怀亲之情和羁旅伤感的意象。如隋人薛道衡《人日思归》:“人归落雁后,思发在花前。”早在花开之前,就起了归家的念头,但等到雁已北归,人还没有归家。诗人在北朝做官时,出使南朝陈,写下这思归的诗句,含蓄而又婉转。以雁写思的还有“夜闻归雁生相思,病入新年感物华”(欧阳修《戏答元珍》)、“残星几点雁横塞,长笛一声人倚楼”(唐人赵嘏《长安秋望》)、“星辰冷落碧潭水,鸿雁悲呜红蓼风”(宋人戴复古《月夜舟中》)等。也有以鸿雁来指代书信的。鸿雁传书的典故大家比较熟悉,鸿雁作为传送书信的使者在诗歌中的运用也非常普遍。如“鸿雁几时到,江湖秋水多”(杜甫《天末怀李白》)、“朔雁传书绝,湘篁染泪多”(李商隐《离思》)等。衡阳雁断喻音信阻隔。元·陈盖稷《安南集·鄂馆书怀》:“衡阳雁断三千路,巫峡猿啼十二峰。”哀鸿喻指无家可归的饥民。出自《诗经·小雅·鸿雁》:“鸿雁于飞,哀鸣嗷嗷。维此哲人,谓我劬劳。”今有成语“哀鸿遍野,赤地千里”,“哀鸿遍野”则指到处都是流离失所的百姓。

⑨. 鹰:刚劲 自由 人生的搏击 事业的成功

⑩. 狗、鸡:生活气息 田园生活

. (瘦)马:奔腾 追求 漂泊

. 乌鸦:小人 俗客 庸夫

. 沙鸥:飘零伤感

. 鸳鸯,指恩爱的夫妇,如“得成比目何辞死,愿作鸳鸯不羡仙”(唐人卢照邻《长安古意》)。

双鲤:指书信。汉乐府《饮马长城窟行》:“客从远方来,遗我双鲤鱼。呼儿烹鲤鱼,中有尺素书。”后来即以双鲤称代书信。

4、风霜雨雪水云类:

①. 海:辽阔 力量深邃 气势

②. 海浪:人生的起伏

③. 海浪的汹涌:人生的凶险 江湖的诡谲

④. 江水:时光的流逝 岁月的短暂 绵长的愁苦 历史的发展趋势

⑤. 烟雾:情感的朦胧、惨淡 前途的迷惘、渺茫 理想的落空、幻灭

⑥. 小雨:春景 希望 生机 活力 潜移默化式的教化

⑦. 暴雨:残酷 热情 政治斗争 扫荡恶势力的力量 荡涤污秽的力量

⑧. 春风:旷达 欢愉 希望

⑨. 东风:春天 美好

⑩. 西风:落寞 惆怅 衰败 游子思归

. 狂风:作乱 摧毁旧世界的力量

. 霜:人生易老 社会环境的恶劣 恶势力的猖狂 人生途路的坎坷、挫折

. 雪:纯洁美好 环境的恶劣 恶势力的猖狂

. 露:人生的短促 生命的易逝

. 云:游子飘泊。浮云比喻在外漂泊的游子,如“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李白《送友人》)

. 天阴:压抑 愁苦 寂寞

. 天晴:欢愉 光明

5、器物类

① 玉:高洁 故地重游 脱俗、

②. 珍珠:美丽 无瑕

③. 簪缨(冠):官位名望

④. 和璧随珠:楚人卞和的璧与隋侯的宝珠,喻极其珍贵难得的东西。宋·朱熹《朱文公文集·三·题祝生画》:“问君何处得此奇,合壁随珠未为敌。”

⑤. 怀瑾握瑜:怀里揣着瑾,手里拿着瑜,”比喻具有美好的道德,高尚的情操。《史记·屈原列传》:“举世混蚀,何不随其流而扬其波?众人皆醉,何不哺其糟而啜其醨?何故怀瑾握玉而自令见放为?”

⑥. 黄钟大吕:黄钟、大吕皆为古乐十二律,比喻声律或文辞庄严、高妙。《周礼·春官·大司乐》:“乃奏黄钟,歌大吕,舞云门,以祀天神。”宋·刘克庄《后村全集·九四·瓜圃集序》;“言意深浅,存入胸怀,不系体格,若气象广大,虽唐律不害为黄钟大吕。”

⑦. 金戈铁马:比喻士在疆场的威力或豪迈气概。元·萨者拉《雁门集·登歌风台》:“淮阳年少韩将军,金戈铁马立战勋。”宋·辛弃疾《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⑧. 吴钩:泛指宝刀,利剑。出自汉·赵晔《吴越春秋·阖闾内传》:“吴作钩者甚众。而有人贪王之重赏,杀其二子以衅金,遂成二钩献于阖闾,诣宫门而赏。”辛弃疾《水龙吟·登健康赏心亭》:“落日楼头,断鸿声里,江南游子。把吴钩看了,栏杆拍遍,无人会,登临意。”这里的吴钩,即指宝剑。

⑨. 瓦釜雷鸣:喻平庸的人或事物受到重用或重视,也用作谦词。清·李渔《笠翁文集》:“谓弟《一家言》之初集大噪海内,真是瓦釜雷鸣。”

6、颜色类

①. 白:纯洁 无暇 丧事

②. 红:热情 奔放 青春 喜事

③. 绿:希望 活力 和平

④. 蓝:高雅 忧郁

⑤. 黄:温暖 平和

⑥. 紫:高贵 神秘

⑦. 黑:黑暗 绝望 庄重 神秘 对死者的怀念 命途的多舛

7、其它类:

①. 古代英雄:追慕 自愧 自叹

②. 小人:鄙夷 明志 自省 鞭挞

③. 古迹:怀旧 明志 昔盛今衰(国家) 衰败 萧条 (古迹一般和古人密切相联)

④. 破晓:初现希望

⑤. 深夜:愁思怀旧

⑥. 乡村:思归 厌俗 田园风光 生活气息 纯扑美好 安逸宁静

⑦. 草原:辽阔 人生境界 人的胸襟

⑧. 城市(市井):繁荣热闹 富贵奢华

⑨. 仙境:飘逸 美妙洁净 忘尘 厌俗

⑩. 月亮:人生的圆满与缺憾、思乡、思亲。在我国古代诗歌中,用月亮烘托情思是常用的方法。一般说来,古诗中的月亮是思乡的代名词。如李白的“抬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再如唐人王建的《十五夜望月寄杜郎中》:“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诗句以委婉的疑问点出了月圆之夜人间普遍的怀人思绪,含蓄地表达了诗人对故乡朋友的深切思念。但月还往往与边塞、时间生命、愁绪、情爱相关连。如“回乐烽前沙似雪,受降城外月如霜”(李益《夜上受降城闻笛》)的幽怨悲亢,有“更吹羌笛关山月,无那金闺万里愁”(王昌龄《从军行七首》)的悲凉凄婉。有“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王昌龄《出塞》)的雄浑苍茫,有李白“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关山月》)的浩渺闲雅,月作为一种语言形象,把环境点缀成了苍茫悲壮的边塞风情,也把边塞这个特征性的地理上的物理空间转化成了艺术上的心理空间。古人常以月的意象伤感生命的流逝岁月的流逝。李煜说:“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虞美人》),在李煜眼里,往事如梦,只能在“月明中”徒作悲怆的追忆。他曲折命运的悲剧,尽情地展现在“春花秋月”的时间之流中。李白从“青天有月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的醉意中探索着“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的生命哲理,从而发出了“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的生命感慨。张若虚从“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的发问中引出“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的感伤。江月无情,流水无情,在“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的无可奈何中,诗人们只好浩然长叹。月的愁绪意象。在唐诗中,月还是有情绪的,如“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以外,唐诗中还有“风鸣两岸叶,月照一孤舟”(孟浩然《宿桐庐江寄广陵旧游》)的凄恻孤寂;王建“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的蕴藉深沉;白居易“共看明月应垂泪,一夜乡心五处同”的潸潸泪下;钱起“二十五弦弹月夜,不胜清怨却飞来”的郁怀难耐。月的情爱意象。如孟郊“别后唯所思,天涯共明月”(《古别怨》),张九龄“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望月怀远》)。深挚的情与爱,化为“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的凄美祝愿。

. 朝阳:希望 朝气 活力。夕阳:失落 消沉 珍惜美好而短暂的人生或事物

. 正午:热烈 热情奔放 恶势力对社会、对人的摧残

. 天地:人类的渺小 人生的短暂 心胸的广阔 情感的孤独

. 酒:欢悦 得意 失意 愁苦

. 八斗之才:喻才华极高。语出宋·无名氏《释常谈·宋人百家小说》:“文章多,谓之八斗之才。谢灵运曾云:'天下才有一石,曹子建一人独占八斗,我得一斗,天下其他文人共分一斗。’”

. 穿云裂石:声音穿过云霄,震裂山石,形容笛声或歌声高亢嘹亮。语出唐·李肇《李舟著笛记》:“(李)牟吹笛天下第一,月夜泛江,维舟吹之,寥亮逸发,上彻云表。俄有客独立于岸,呼船请载。既至请笛而吹,甚为清壮,山石可裂,牟平生未尝见。”

. 赤子之心:婴儿天真纯洁的心灵,喻指人心地善良、纯朴。语出《孟子·离娄下》:“大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

. 箪食瓢饮:一箪食物,一瓢汤水,喻指贫困的生活。语出《论浯·雍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

. 怀橘:指孝顺父母。典出《三国志·吴书·陆绩传》:“绩年六岁,於九江见袁术。术出橘,绩怀三枚。去,拜辞坠地,术谓曰:'陆郎作宾客而怀橘乎?’绩跪答曰:'欲归遗母。’术大奇之。”

. 琼浆玉液:喻指美酒。吕严《赠刘方处士扒“瑶琴宝瑟与君弹,琼浆玉液劝我醉。”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