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人旧事2020 / 待分类 / 王小荣:悲喜祸福一小妾

分享

   

王小荣:悲喜祸福一小妾

2021-07-26  故人旧事2...

悲喜祸福一小妾

文/王小荣
 

读书多了,读杂了,就把“书中自有颜如玉”读了出来,那就是作品中形形色色的妾,也就是我们今天称之为小老婆、小二小三甚至小四小五身份的女性。东汉刘熙在《释名》中就说,“妾,接也,以贱见接幸也”。许慎在《说文解字》中则说,“女子有罪者为人妾”。这大概是因为在旧时许多犯罪的人在被查办后,其家中女性多被发送官媒卖与娼家作娼妓或卖与别人作小的原因。

《红楼梦》中的赵姨娘

在旧文学作品中,妾也有称为“如夫人”、“如君”、“小妻”、“小妇”、“次妻”、“小星”、“姨太太”的,还有称为“篷室”、“侧室”、“外室”等等。《左传·僖公十七年》中说齐恒公“好内,多内宠。内嬖如夫人者六人”,这里指的就是齐恒公有如同夫人的六个地位很高的妾。
《红楼梦》中冷子兴说贾元春是“因贤孝才德,选入宫作女史”的,而以“贤孝才德”选入宫中作女史的仕宦名家之女又不仅只有贾元春一人,这在书中有交待。说“近因今上崇诗尚礼,征采才能,降不世出之隆恩,除聘选妃嫔外,凡仕宦名家之女,皆亲名达部,以备选为公主、郡主入学陪侍,充为才人赞善之职”。
在这里,妃嫔也罢,宫女也罢,在宫内虽然名称不同,职别不同,地位不同,但有一点相同的,那就是她们都是供皇帝淫乐的工具,也都是“当今”众多妾中的一员。在《红楼梦》中,贾府等四大家族权势者纳妾是多样性的,如平儿、袭人都是从丫头中选出来得以升格的,而香菱则是薛蟠从人贩子手中买来的,实质上就是从另一个买主冯渊手中强行抢来的。尤二姐则是被贾琏骗娶为外室的。还有被称为通房的丫环,实际上多数都是没有明确妾身份的“准妾”,她们随时都有被男主人当作妾来使用的丫环。

《红楼梦》中的周姨娘

至于赵姨娘、周姨娘是怎样被贾政纳为妾的,曹雪芹在书中没有明确交待,但这些已经足以说明贾府中权势者纳妾的方式。《警世通言》第五卷“吕大郎还金完骨肉”中,吕二郎吕宝背地里以叁拾两银子的身价把他的亲嫂子王氏卖给了一个江西客官为妾,而他的老婆杨氏与王氏关系非常好,阻拦不得,就把这个消息私下告诉王氏,而王氏想事以至此,不好带着孝服出嫁,就与杨氏互换衣服,结果江西客就把杨氏当作王氏抢了去当了自己的二房。
这个吕宝得到卖王氏的叁拾两银子即进了赌场,输了一大半,回家后发现江西客把自己的老婆抢了去,只有自己叫苦。原指望卖嫂子,谁知竟然卖了自己的老婆。《红楼梦》中,贾府被抄,王熙凤死后,贾环伙同贾蔷、贾芸等人,把巧姐卖给了一个外藩王爷做妾,他从中捞了一大笔银子。多亏刘姥姥及时来到贾府,在平儿的协助下,刘姥姥把巧姐带到乡下躲避,才逃过做妾的命运。
《红楼梦》中,贾母、王夫人、邢夫人及王熙凤等几位少夫人在结婚时,都从娘家带来了一些陪嫁丫环或陪房。薛宝钗和贾宝玉成亲时,因嫌自己的丫头不够,又把刚咽气的林黛玉的丫头雪雁拉去作了自己的陪嫁丫头,一是如书中所说的怕引起贾宝玉的怀疑,让雪雁作陪嫁证实新娘子确实是林黛玉这一假象,二是薛宝钗自己的丫头也有限,婚后服侍自己,让贾宝玉在既成事实的情况下不至于太出格闹事。在这些陪嫁的丫头、伴娘中,年轻漂亮的往往都有机会成为主人的侍妾,即是现今说的二房、三房等等这类。
《清稗类钞·婚俗类》中就说,清末不少地方的人家嫁女,都要设法弄个丫头或伴娘陪嫁,陪嫁的丫头或伴娘十之八九会成为姑爷的妾,即变成二房。梁启超也把他夫人从娘家带来的一个小丫头纳为自己的妾。《醒世恒言》卷二十五“独孤生归途闹梦”中,独孤遐叔的父亲独孤及官为其聘下同县司农白行简的女儿白娟娟为妻,但还没有成婚时,双方父母都去世致使家势败落,白娟娟的哥哥有意毁婚,但白娟娟坚决要下嫁独孤遐叔,到结婚时,白娟娟也只有一个从小服侍自己的小丫头翠翘作为陪嫁了。
《古今小说》第二十七卷“金玉奴棒打薄情郎”中,金玉奴之父、乞丐头子金老儿在发家致富后,为了改变自己乞丐团头身份,在家中也养起了奴仆丫头,还为金玉奴出嫁时备了陪嫁丫头。
用陪嫁的丫头或伴娘作妾,夫妻双方都有不同的心态。做妻子认为,自己的陪嫁丫头或伴娘是从娘家带来的,是贴心的人,让她们作妾,既可以帮助自己约束丈夫,更重要的是因为她们有丫环或下人的身份,容易使唤,比从外面纳进来的妾要放心。
就丫头或伴娘来说,虽然成了妾,其丫环或下人的身份没有多大变化,难以丢掉奴仆的身份,但已经成了半为奴仆半为主人,其身价有了一定的提升。而丈夫,把丫环或伴娘作妾,不但增加了合法的纵欲工具,又省了从外面买妾的花费,也是乐而为之。
妻和妾在一家中尊卑上下、等级森严。《阅微草堂笔记》中有一则故事说,“尹文端继善之母张氏,妾也。乾隆帝封为一品夫人,文端之父操杖大诟其子。张夫人跪求乃免”。
这是因为“盖妾本以婢蓄,身分自低”。通房丫头,也是侍妾的初级,其地位比妾又低了一等,但她们受到的礼遇除了陪男主人睡了,就是主人夫妇的出气筒。在《红楼梦》中,平儿是王熙凤的通房丫环,平时风光无限,但只要贾琏与王熙凤吵架,两口子都会拿平儿来出气,就是书中说的拿平儿来“煞性子”。
在为凤姐过生日那天,凤姐就把平儿打的有冤无外伸诉,只气得平儿大哭。薛宝钗劝平儿,说“你是个明白人,素日凤丫头何等待你,今儿不过是她多吃了一口酒。她可不拿你出气,难道倒拿别人出气不成?别人又笑话她吃醉了。你只管这会子委曲,素日使的好岂不都是假的了?”这薛宝钗劝导平儿,与贾母劝导平儿那就是同一个腔调。

《红楼梦》中的王夫人

贾母听说王熙凤打了平儿,就吩咐琥珀说,“你去告诉平儿,就说我说的,我知道她受了委曲,明儿我叫凤姐儿替赔不是。今儿是她主子的好日子,不许她胡闹”。薛宝钗的劝导,情的比例重,而贾母的劝导,那就是霸道,但都是维护王熙凤作为主子的威望。
而贾宝玉则是另一观点,他“思及贾琏惟知以淫乐悦己,并不知作养脂粉。又思平儿并无父母兄弟姐妹,独自一人,供贾琏夫妇二人。贾琏之俗,凤姐之威,她竟能周全妥帖,今儿还遭荼毒,想来此人薄命比黛玉犹盛”。为了筹建“省亲别墅”,那是大把大把花银子,消耗了贾府不少钱,贾府中王夫人、邢夫人内部矛盾加剧,这就表现在以贾郝夫妇为后台的赵姨娘与贾环暗中夺贾宝玉之嫡位上。先有赵姨娘买通马道婆作法害贾宝玉和凤姐,后有贾环利用金钏儿之死的事件在贾政面前小动唇舌,让贾宝玉被贾政狠狠的打了一顿。
《红楼梦》中那个淫性十足的贾郝,要把鸳鸯讨来做小,也就是讨来做妾,鸳鸯抗婚。面对贾郝的逼婚,她公然进行抵抗,说“别说是大老爷要我做小老婆,就是太太这会儿死了,他三媒六聘的娶我去做大老婆,我也不去!”,还对贾母说,“因为不依,方才大老爷越性说我恋着宝玉,不然要等我往外聘,我到天上,这一辈子也跳不出他的手心去,终久要报仇。
我是横了心,当着众人在这里,我这一辈子,莫说'宝玉’,便是'宝金’、'宝银’、'宝天王’、'宝皇帝’,横竖不嫁人就完了”。抄捡大观园,王夫人把芳官、蕊官、藕官送到了水月庵当了姑子,三官“情斩水月庵”,还把因私下与其它丫头唠嗑子吹牛扯把子时说“同一天生的就是夫妻”的那个小丫头四儿逐了出去,还死了晴雯,就只留下袭人,还让袭人调教麝月和秋纹,这就是因为王夫人在贾宝身边有耳目。王夫人当作众人的面就说,“可知我身子虽不大来,我的心耳时时都在这里。”

《红楼梦》中刚烈的尤三姐在奉还定情礼时自刎
寄居在宁国府的尤三姐,先是坚决抗拒贾珍和贾琏的欺侮辱,对贾氏兄弟,她是“村俗流言,洒落一阵,由着性子拿他兄弟二人嘲笑取乐”,继之又对老娘和尤二姐宣布自己的决定,那就是“终身大事,一生至死,非同儿戏。……必须我选一个素日可心如意的人方跟他”。但她意中人,就是那个戏子柳湘莲因为没有直接了解她的为人,而是一听说是住在宁国府的,他便认为“不干净”,说“东府里除了门口那两个石狮子干净罢了”而不知道尤三姐是一朵出污泥而不染的,在定了婚约后又解约,让尤三姐用柳湘莲给的定情物自杀身亡。
在地位上,二房不如正房,妾不如妻,这是不争的事实。《红楼梦》中,赵姨娘、周姨娘是贾政的妾,虽然赵姨娘还为贾政生了探春、贾环,可以说是儿女双全了,但贾府的人只把探春和贾环当作主子,而不把她这个主子的亲娘当主子。
男主人私下偷娶的二房,往往也会被正室收拾。《红楼梦》中,王熙凤在发现贾琏偷娶尤二姐作外房后,她为摆布尤二姐和贾琏,一方面唆使与尤二姐有婚约的张华到当时专管考察与弹劾官吏的都察院去告贾琏的状,以达到控制和恐吓贾琏的目的,一面又派出心腹到都察院去上下打点,要都察院只要“虚张声势,惊吓而已”以免给贾琏带来真的罪名。

 《红楼梦》中贾琏偷娶尤二姐

一面又唆使张华“坚持要人,让都察院将尤二姐判归张华,让尤二姐处于十分难堪的地位。一面又派人去吓跑和收拾张华,让都察院不予追究,把此案了结。在这种情况下,那个尤二姐只好“吞金自杀”了。《警世通言》第二十四卷“玉堂春落难逢夫”中,玉堂春被老鸨一秤金和老亡八苏淮以一千两银子的价格卖给了来北京贩马的山西客沈洪为妾,而沈洪的原配妻子皮氏在家中又与监生赵昂私通,赵昂还骗了皮氏不少家产。
当沈洪从北京带回玉堂春时,皮氏就趁机发疯:“当妻的整年月在家守活孤孀,你却花柳快活。又带这泼淫妇回来,全无夫妻之情……”这沈洪不知皮氏与其奸夫有谋,只当皮氏吃醋,并不当回事。皮氏怕玉堂春告发他们的奸情,就与赵监生设计要害玉堂春的性命,那知误杀了沈洪。皮氏就嫁祸于玉堂春,让玉堂春背上毒杀沈洪的罪名。
妻与妾的身份是不能颠倒。唐宋时法律规定,“以妻为妾,以婢为妾者,徒二年。以妾及客女为妻,以婢之女为妾者,徒一年半”,“若婢有了子,须放为良者,听为妾”。这就是说,在妻妾颠倒中,以妻为妾比以妾为妻的处罚更重,而女婢之女,只有得到良人的身份后才能做妾。
而在现实中,妻死后,把妾扶正为继室者是习以常的事。但是男主人不能自己决定,需要经过家族及原妻的娘家人认可后才行。而被扶正的妾一般还应是出身良家,把由妓娼出身的妾扶正那是很难被家族接受的。妾一旦被扶正,就要承认原配妻子娘家与自己有母子关系,在礼仪上以她娘家为主。
《儒林外史》第五回“王秀才议立偏房,严监生疾终正寝”写严监生在妻子病死后,把生了儿子的妾赵氏扶为正室。赵氏先是尽心尽力照顾病重的严妻,并表示愿意代死,严妻很感动,说同意自己死后让赵氏扶正。严监生又送上银子,得到两个妻舅的支持,然后又遍请家族诸亲赴宴,在宴席上拿出妻子让赵氏扶正的遗嘱,还有两个舅子在上面画押,严监生才正式把赵氏扶正。
《红楼梦》中,甄士隐的丫环娇杏被贾雨村讨去做妾,不一年,这娇杏为贾雨村生了儿子。又不到半年,贾雨村的妻子死了,这娇杏就被扶正。
通房丫头通常情况下都是女主人陪嫁的丫头,是服侍男女主人夜晚睡觉休息的丫头。她们晚上睡觉的房间都是与主人房间相通,除了帮助主人暖床外,她可以看到男女主人的夫妻生活的一切。因此,这些通房丫头一般都处于早熟的情况。而且她们的床与男主人房间相通,也容易被男主人看中而“被幸”。
这些通房丫头的地位比妾要低一等,但比普通丫头身份要高,所有下人都归她管。在性事方面和妾享有同等的地位,但平时比不上妾,除非要通过男主人认可才可能成为姨娘或妾。她们的职责之一就是在女主人不方便的情况下供男主人玩乐,若是遇到不好或变态的人,那这个通房丫头就倒霉了。
古代的人早晨起来有吐痰的习惯,一般大户人家都备有痰盂在房里,但也有变态的,如明代的严世蕃,他早晨起来吐痰,不是吐在痰盂里,而是吐在通房丫头的嘴里,还不准丫头吐出来,必须吞到肚子里才行。
在《红楼梦》里,平儿、香菱、袭人、晴雯等都是通房丫头。贾宝玉在秦可卿房间里睡觉做了春梦,醒来后袭人伸手与他系裤带时,不觉伸手摸到大腿处,只觉得冰凉一片沾湿,接着贾宝玉便和她玩起了警世仙子之乐,贾宝玉那是“初试云雨情”了。

《红楼梦》中的袭人

至此后,袭人也就自己认为她就是贾宝玉的人了,林黛玉还曾经开玩笑叫袭人是嫂子,但袭人最终嫁给了戏子蒋玉涵。平儿本是凤姐陪嫁的四个丫头之一,后来被贾琏收了成了通房丫头。她懂事,从不越权,深得凤姐的信任,但她时常都是凤姐夫妻的出气筒,凤姐、贾琏二人一有矛盾,夫妻二人都会拿平儿出气。有一次尤氏来找凤姐,凤姐不在,“只有平儿在房里与凤姐叠衣服
尤氏便点着头说道,'好丫头,你这样的好心人儿,难为你在这里熬!’平儿把眼圈一红,拿别的话岔过去。”贾琏更是一得机会,就要在平儿身上乐一乐。在贾府败势时,在刘姥姥的帮助下,她力救巧姐,得到贾琏的感激,凤姐死后,贾琏就把平儿扶正。香菱本是甄士隐独生女,从小就被拐子拐去,养大后被薛蟠强行从冯渊手占抢去霸占,成了薛蟠的人,后来,薛姨妈看她为人不错,就索性给了名分,让她做了薛蟠的小妾,最后被薛蟠娶的那个河东狮子吼夏金桂折磨死了。
丫环就是主人的私有资产,他们只是依附于主人的附属品,没有人格与自由。而且不但他们本身要终身服役,其子孙也被称为“家生子”,也脱不了做丫环奴仆的命。
在《红楼梦》中,像鸳鸯、晴雯、莺儿(宝钗的丫环)、坠儿、紫娟、春燕、柳五儿及只在第六十四回中出现过一次的惜春的丫头彩儿、还有赵天梁、赵天栋、宝玉的奶娘之子李贵等等都属于贾府的“家生子”。对于“家生子”的丫头、仆人家奴,他们连读书求上进的机会都没有。
明末清初著名戏剧家李玉,其父是当朝内阁大臣申时行府上的家奴,李玉从小就喜欢读书,很想通过参加科考踏入仕途,他几次想参加科举考试,但每次都被申家提出反对,“连厄于有司”“不得应科试”,从而被迫放弃参加科考入仕的想法,专心从事戏剧创作了。

《红楼梦》中,心比天高、身为下贱的晴雯

蓄妾、养妾、赠妾甚至索妾、抢妾、献妾、借妾,除了有些是出于政治需要外,其它多数都被那些文人雅士当作风流高雅的行为。宋时,沈括出任扬州司理参军,很受张姓转运使的赏识,推荐他入京任职。
当沈括的原配去逝后,就主动把自己的女儿嫁给沈括做继室。但婚后夫妻关系不好,这张氏就大吵大闹,还把沈括的胡须拨了下来。沈括就又纳了一个妾。《战国策·楚策五》就记载,赵国人李园得知楚考烈王为众多美妾不能为其生子而发愁,断定考烈王无生育能力,就先把妹妹献给春申君,让其妹妹怀孕后就转献给考烈王作妾。这是出于政治目的的献妾。
《三国演义》第八回“王司徒巧使连环计,董大师大闹凤仪亭”中,董卓率兵进了洛阳,司徒王允决定以馈赠才貌双全的家伎貂蝉为诱饵,离间董卓与吕布。他先找借口邀请吕布来家里赴宴,席间唤出貂蝉作陪。当吕布见色起意、心猿意马之时便相机提出,以此女为吕布的妾,“吾以此女送将军为妾,还肯纳否?”这正中吕布心意。过了几天,王允又悄悄请董卓来府里,以同样的方式向董卓提出,“允欲将此女献上太师,未肯纳否?”
董卓同意后,他立刻叫人备车将貂蝉送到了董府。以后又在貂蝉配合下,让吕布与董卓为争夺貂蝉反目成仇,并最终让吕布杀了董卓,董卓成了这次献妾活动的牺牲品。这也是因为政治目的献妾。历史上最为著名的献妾事件,那就是吕不韦把自己的歌伎搞大、怀孕后再献给在楚国做人质的秦孝文王夏姬所生的异人为正室,秦昭王死后,孝文王继位,把异人立为楚太子。
孝文王当朝视事三日,也就死了,太子楚继位,是为秦王,就立马立赵姬为王后,所生的子政为嗣子。秦王异人在三十六岁时死了,政继位得国,就是后来的秦始皇。《春秋左传·庄公三十二年》说,“初,公筑台,临党氏,见孟任,从之。闼,而以夫人言许之,割臂盟公。”这就是说,鲁庄公从宫中的高台上看到党氏家的姑娘孟任很漂亮,就跟着她走,这个孟任姑娘已经有了自己的婆家,就拒绝鲁庄公,鲁庄公答应以她为夫人,她就答应了。
晚唐诗人杜牧做监察御史时,前兵部尚书李愿在洛阳宴请杜牧,宴会刚开始表演,就被杜牧叫停,说,听说紫云貌惊天下,技压群芳,要见一见。李愿就指给他看,杜牧盯着看了半天,就大声喊着说,果然名不虚传!送给我吧。还独自狂饮三杯,在席上即兴作了一首《兵部尚书上作》的诗,“华堂今日绮筵开,谁唤分司御史来。忽发狂言惊四座,两行红粉一时回”。
随之出门骑马走了,刚到家,李愿就把那个叫紫云的美妾送来了。《全唐诗话》中记载,宰相李逢吉听说诗人刘禹锡的妾很漂亮,就耍了一个花招说,内眷希望见见刘妾。刘禹锡不知是计,就把他的妾打扮后送进了宰相府。这个李宰相一见,自己的四十多个妾中无一人能比上刘妾,就强行把刘妾留下做了自己的妾。
刘禹锡求见不得,只得献诗求妾,但这个刘宰相就装作不懂,连说好诗,把诗留下,就是不放刘妾。《警世通言》卷十五“金令史美婢酬秀童”中,苏州府昆山县人金满为酬报仆人秀童,就把他养大、本想以后遇到贵人公子或作妾或作通房的十五岁婢女金杏赠给秀童为妻。
这些妾或婢女表面光华的背后是人身安全随时都受到挑战。这除了来自所伺候的男主人外,还受到女主人“吃醋”的结果。《坚瓠秘集》卷五记载说,安徽亳州有一个士人奸淫了家中的婢女,其夫人不但不同情婢女,反而妒火中烧,把大蒜捣烂,放入婢女的阴道中,还用针线将阴道口缝住。这名婢女下身极痛,哭喊不止。
结果这件事激起民愤,许多邻居都为这个婢女打抱不平,去衙门喊冤叫屈。地方官闻之也大怒,欲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唤革工数人携锥、绳诸物,欲缝妒妇阴”,这个士人见状,百般求情,并捐出大量家产为当地修城楼,此事才了结。
《炀帝艳史》中,文帝在独孤氏怀孕即将生产期间,在仁寿宫中偷空幸了尉迟女,被独孤氏知晓,她就不顾自己要生产了,随即带着几十个宫人,来到仁寿宫,一阵乱棒就把这个尉迟女打了个烯烂而丢了性命。《绿珠传》中,西晋石崇在宴请客人时,除照例有美妾家伎作歌舞助兴外,还常命这些美妾家伎去劝宾客吃酒,如劝阻酒无效,则会将这个美妾杀了。
有一次某丞相和某大将军一起到石府作客,席间石崇又命美妾家伎去劝酒,开始时,这个丞相及大将军以不胜酒力拒绝,这时,石崇就发话了,说他们再不喝酒,那就是这些美妾家伎劝酒不力,便要将她们杀了。某丞相不忍,只好喝了,不一会儿就吃得大醉。但是那个大将军则不然,他是虽善饮但就是不喝,他要看石崇如何杀人。没想到石崇果然于席间把劝酒的美妾杀了。第二次又来一个美妾劝酒,他还是不喝,石崇又杀把这个美妾杀了,直到石崇连杀了三个美妾,这位大将军才喝了酒,以就结束了石崇席间杀人的游戏。
隋朝末年,深州富豪诸葛昂与渤海富豪高瓒以互请赴宴的形式比富。一次,高瓒把自己的一个小妾杀了,用盘子盛了这个妾的头和腿招待诸葛昂。诸葛昂不服气,又邀请高瓒来家赴宴,开宴后,诸葛昂的一个美妾布上第一道菜,之后每一次布菜都是不同的妾。但菜品并无奇特之处,很是平常。
高瓒以为自己胜券在握,正准备把对方羞辱一通打道回府时,布第一道菜的那个美妾身穿绫罗,头戴珠宝被放在一只巨大的银盘里抬了上来,放在桌子上。高瓒还不知怎么回事,诸葛昂已从那妾身上撕下一块肉来,说了一声“请”,送到高瓒面前。原来那个美妾已经被当作一道大菜蒸熟了。高瓒只好低头认输。这个诸葛昂最后也没有好下场,在不久爆发的农民起义中,起义农民也把他当作一道大菜,一样的生生给烤熟了。
《红楼梦》中,贾郝尽管是儿孙满堂,年事以高,但他的淫心不死,他的妻妾最多,将家中众多的婢女“左一个右一个的放在屋里”。 有名有姓的如翠云等,还想把贾母的丫头鸳鸯纳为妾,因贾母强烈反对不成后,只好花五百两银把十七岁的嫣红买来做妾,他又当了一次新郎。
迎春所嫁的那个“中山狼”孙绍祖更甚,他家中的婢女、丫头、仆人妻女“将及淫遍”。 贾琏与鲍二前妻偷情,被王熙凤捉了一个现行,打闹起来,鲍二家的只好上吊自杀。后来,鲍二又娶了那个多浑虫的妻子多姑娘,也与贾琏有奸情。《扬园先生集》中就记载说,浙江湖州府乌程县就有一个极为贪淫的人,其家中“仆人妻,无得免于乱者”,就是说他家中的仆人妻女,无不被他奸淫。
而钱泳在《履园从话》中也说,清乾隆年间,有一名居住在苏州的浙江缙绅,“御下最残忍”,且他“性好淫,家中婢妪无不污狎者”。就是说,他家中的女性奴婢,不论年龄大小,都被他奸淫。而当这些婢女稍有不愿,他就立刻大怒,对这个婢女进行处罚,“使露双股,仰面而卧,一篓数下。有号呼者,者再笞如数。
或以绣针刺其背,或以剪刀剪其舌,或以木枷枷其颈”。对那些坚决不从者,“则以青石一大块凿穿,将铁链锁其足于石上,又使之扫地,一步一携,千态万状”。《红楼梦》中最为悲剧的妾就是赵姨娘了,她虽然为贾政生了一对儿女,但儿子贾环不争气,女儿探春虽然是才貌双全,但却不认她这个亲娘,而只认王夫人为娘。赵姨娘一生都在为自己的名实而争,到头来还是一场空。她的死也够悲剧的了,就连同为贾政妾的周姨娘都有同悲之感。
《警世通言》第十四卷《一窟鬼癞道人除怪》中,绍兴十年间,嫁给福州威武军人吴洪为妻的李乐娘,及其从嫁丫环,都是鬼。她本是秦太师府上三通判的小娘子,因为与通判怀了小孩子,难产而死。从嫁的丫环锦儿,因通判夫人妒色,吃不住夫人的打而自杀。也就是说,吴洪所娶的妻子及其陪嫁丫环,其实都是鬼妻鬼妾,她们到死了做鬼都没能逃脱做妾的命。
唉,悲喜祸福都是妾!

作者近照及简介:

王小荣,四川宜宾南溪区人,1984年毕业于西南师范学院(今西南大学)物理系,中学高级教师。爱好读书、游山玩水、集邮,收集地名邮戳、各类文史材料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