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当代著名大写意花鸟画家刘宏作品欣赏

 泊木沐 2021-07-28

【艺术简历】

刘宏,字致微,号糊涂斋主人,祖籍山东省荣成市,1963年生于江苏省徐州市,大学学历,民盟盟员,现为徐州书画院国画分院副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江苏省花鸟画研究会常务理事,江苏省文联书画研究中心研究员,徐州市文联书画研究院副院长,徐州书画研究会副理事长,国家高级美术师。

与花传神

大写意是中国画的核心组成部分,体现了中国人独特的造型观和境界观。它既是高度的自我艺术,又是高度忘我的艺术。然而令人痛惜的是这一具有悠久历史和丰富文化底蕴,被中国文化精英千百年来孜孜矻矻创造出来的格调高雅的艺术形式,却在当代中国画百花园中渐渐消退,甚至被边缘化。当下在"弘扬现实主义精神"创作理念裏挟下,千篇一律的素描写意画及西方科学造型手段绘画样式层出不穷,中国画核心语言"笔墨"成为了仅仅是塑造形体的一种手段。中国画创作表面繁华似锦,实际上中国画艺术道路已被人为地抑制在一个西方化、模式化和制作化的狭窄的甬路之中。反观几十年来"写实素描"加"中国笔墨"的创作实践,无疑是倒向了西方而迷失的自我民族审美精神,中国画的现状既没有达到西方古典主义绘画经典,又失掉了中国画的笔墨法度和隽永的东方文化内涵。

刘宏先生作为徐州地区代表性的大写意画家,而徐州地处南北交界,东西南北优秀文化在此交汇相融,形成了北派浑然大气又不失江南隽秀的画脉,如现代美术史上的代表性画家萧龙士、李可染、朱振庚等无不孕育于此。通过刘宏先生近期创作的作品,我们可以观赏到刘宏笔下的水墨大写意承传精神,领略到民族情怀和极具概括力的表现手法,构建起正确的民族审美观。

刘宏作为体制内的专业画家,他具有很高的专业素养和开阔的眼界。对于时下倡导的"笔墨当随时代"和"现实主义主题创作"等口号极为警觉,他认为文艺创作不应附庸于时代,而应引领和超越时代; 现实主义主题创作如果远离人文情怀和人性光辉的深度挖掘,盲目于庸俗化、表面化的解读和素描化的笔墨运作,这无疑落入低级宣传画的套路,有悖于艺术自身内在创作的规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对艺术的亵渎。作为花鸟专业画家,他认为只要选择好题材,有深遽的思想性和高超的技艺表现手法,同样能为时代讴歌,提高民族自信力,这样的例子俯拾皆是,如徐悲鸿的奔马,潘天寿的雄鹰等等。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思想性、艺术性、技法性三位一体,互为联动是刘宏先生艺术追求的终极目标。几十年对绘画艺术的执着,养成了刘宏朴实笃学,低调为人,深山问道,涵养性情,读书明理,精神专一的学人气质。观先生作品,以"气"和"写"为作品精神底色,吴昌硕老人有言:"老夫画气不画形",书法通画法。刘宏的作品以气为主,以写为辅,构建起了他的笔墨系统。画藤茎植物如紫藤、葫芦、葡萄等,结合笔势,画面产生龙腾蛟舞之气势; 画花卉配以丑怪奇石,极尽穿插妙趣,不经意处匠心独运,以气取势,因势传神,横涂竖抹,苍劲雄浑,气势磅礴,以简练率真笔墨表现出深邃意境。

有时看似粗头乱服,恰似"石涛画竹好野战,略无纪律,而纪律自在其中矣"。同时大写意作品还强调书画同源,注重书写性。刘宏笔下的花花草草,鸟虫飞蝶,以行楷笔意的书写方法,线条流畅,心随笔走,有时行云流水,有时柔中寓刚,着力于笔意、笔力、笔韵、笔趣的千锤百炼。在轻重、虚实、刚柔、方圆、徐疾、顿挫等千变万化中,求得画面的和谐与整体感。故而他笔下的物态形象简略而又夸张,舍形取神,气韵生动,突出大的动势和气韵,体现"天然去雕饰"的自然美,反对那种表面逼真,貌合神离的形式,而求情真意浓的神韵之美,与花传神,达物吾二忘之境。

庚子年初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给全球人类带来了对世界环境,对自然生态,对生命意义的诸多拷问。而刘宏先生近期创作的作品,正是他疫情期间宅在家中思索的答案。他用笔墨之道表达了一个艺术家对生命和自然的敬畏和慈悲,读他的作品彰显一个有为艺术家的深厚人文情怀,他的这批作品己逾越了大写意"似与不似之间"的审美法则,荡去幻而非真的外在表相,直抵人生与艺术的本质,用"舍形以悦影"方式,画出超越物象的"影",呈现一个活泼充满生命张力的精神新世界。大写意先贤陈白阳就有"捕风捉影"之说,南田的"戏为造化留此影致"及八大山人"禅有南北宗,画者东西影"。他们的这些艺术观念,并非反对造型这个"东西",而是强调要超越"东西",画出超越物象的"影",这个"影"便是艺术家内心的阳光和悲悯。

鉴于斯,刘宏借写意画为载体,用笔墨畅抒情怀。如作品《玉鸡知应太平来》,以隐喻的笔法描写鸡冠花昂首天外,浓笔重彩,情感灼热,祈祷朗朗乾坤早日到来;《花野韵更清》,完全用意象之笔墨,歌颂山涧野花之蓬勃生命之力;《林静无言》,用倾泻之笔触,虚实之关联,暗示生命与自然互为一体的关系; 还有《故作小桃红杏色》、《冰花如玉》等作品,无不借物述怀,表达作者对这个世界人与物的殷殷赤诚之心。正是在这种浓厚人文关照和精湛的笔墨功夫,使得刘宏先生的作品进入一种新的人生境界,我相信它会感染很多观众,包括我自己。

东坡诗曰:"翻空白鸟时时见,照水红渠细细香"。这即是东坡先生对自然景象的真切描写,又何尝不是对刘宏先生作品的肯定?愿刘宏先生手握神来之笔,与花传神,留于我们无限细细草木之香!

白 汀

庚子大雪于杭州蓝色霞湾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