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河西 / 杜诗解读(762... / H19杜甫五古《大雨》读记

分享

   

H19杜甫五古《大雨》读记

2021-07-30  小河西

杜甫五古《大雨》读记

(小河西)

大雨

西蜀冬不雪,春农尚嗷嗷。上天回哀眷,朱夏云郁陶。

执热乃沸鼎,纤絺成缊袍。风雷飒万里,霈泽施蓬蒿。

敢辞茅苇漏?已喜黍豆高。三日无行人,二江声怒号。

流恶邑里清,矧兹远江皋。荒庭步鹳鹤,隐几望波涛。

沉疴聚药饵,顿忘所进劳。则知润物功,可以贷不毛。

阴色静陇亩,劝耕自官曹。四邻耒耜出,何必吾家操?

杜甫散文《说旱》写到:今蜀自十月不雨,月旅建卯(建卯月,指宝应元年一月),非雩()之时,奈久旱何?据此及本诗中朱夏云郁陶句知,这次成都之旱愈半年,入夏方有大雨。显然,此诗应作于宝应元年四月。

西蜀冬不雪,春农尚嗷嗷。上天回哀眷,朱夏云郁陶。

执热乃沸鼎,纤絺成缊袍。风雷飒万里,霈泽施蓬蒿。

嗷嗷:哀鸣声;叫喊声;众口愁怨声;众声喧杂。《鸿雁》(先秦-诗经):鸿雁于飞,哀鸣嗷嗷。《汉书-刘向传》:无罪无辜,谗口嗷嗷。《美女篇》(魏-曹植):佳人慕高义,求贤良独难。众人徒嗷嗷,安知彼所观?《搜神记》(晋-干宝):万物焦枯,百姓嗷嗷。

哀眷:怜悯眷顾。

朱夏:夏季。《尔雅-释天》:夏为朱明。《槐赋》(魏-曹植):在季春以初茂,践朱夏而乃繁。《旧五代史-梁书-末帝纪下》:况青春告谢,朱夏已临。

郁陶:忧思积聚貌。《尚书-五子之歌》:郁陶乎予心。孔传:郁陶,言哀思也。《九辩》(先秦-屈原):岂不郁陶而思君兮,君之门以九重。王逸注:愤念蓄积盈胸臆也。《临邛县令封君遗爱碑》(唐-陈子昂):郁陶增思,寤寐永叹。本义陶窑。)

执热:原义或是以手执热物的意思,引申为被热所困,苦热。《大雅-桑柔》(先秦-诗经):“谁能执热,逝不以濯(zhuó)。”《答张籍书》(唐-韩愈):“洒然若执热者之濯清风也。”《夏夜叹》(唐-杜甫):“何由一洗濯,执热互相望。”

沸鼎:盛着滚水的鼎。《后汉书-刘陶传》:(陛下)欲铸钱齐货以救其敝,此犹养鱼沸鼎之中,栖鸟烈火之上。《与陈伯之书》(南梁-丘迟):将军鱼游于沸鼎之中,燕巢于飞幕之上,不亦惑乎!

纤絺(chī):细葛布。《秋兴赋》:屏轻絺,释纤絺。注:纤絺,细葛也。《苦暑》(南北朝-刘孝威):弱纨犹觉重,纤絺尚少凉。

缊(yùn)袍:以乱麻为絮的袍子(贫者服)。《论语-子罕》:衣敝缊袍,与衣狐貉者立,而不耻者,其由也与?《盐铁论-贫富》(汉-桓宽):原宪之缊袍,贤于季孙之狐貉。《咏怀》(魏-阮籍):屣履咏《南风》,缊袍笑华轩。

霈泽:雨水;喻恩泽。《雨过苏端》(唐-杜甫):况蒙霈泽垂,粮粒或自保。《送史兵曹判官赴楼烦》(唐-卢纶):中有重臣承霈泽,外无轻虏犯旌旗。

大意:西蜀一个冬天没下雪,到春天农民愁得差不多要嗷嗷叫。上天报以怜悯眷顾,到夏天总算乌云笼罩。天气苦热竟若沸鼎,穿着细葛布就像穿着棉袍。忽然间万里之间风声飒飒雷声滚滚,大雨从天而降加于蓬蒿。

敢辞茅苇漏?已喜黍豆高。三日无行人,二江声怒号。

流恶邑里清,矧兹远江皋。荒庭步鹳鹤,隐几望波涛。

二江:郫江(内江)和检江(外江)。《蜀都赋》:带二江之双流。《华阳国志-蜀志》(晋-常璩):(李)冰乃壅江作堋,穿郫江、检江,别支流双过下。《史记-河渠书》:穿二江成都之中。

流恶:《左传-成公六年》:有汾浍以流其恶。杜预注:恶,垢秽。《旧唐书-李密传》:“磬南山之竹,书罪未穷;决东海之波,流恶难尽。《雪谗诗赠友人》(唐-李白):倾海流恶,恶无以过。

邑里:乡里。《墨子-尚贤中》:凡所使治国家,官府,邑里,此皆国之贤者也。《赠房卢氏琯》(唐-王维):桑榆郁相望,邑里多鸡鸣。

矧(shěn)兹:况且。《尚书-虞书-大禹谟》:至諴(xián)感神,矧兹有苗。《答伏武仲》(魏晋-挚虞):一苇则杭,矧兹隔壁。

鹳鹤:鸟名。形似鹤,嘴长而直,顶不红,常活动于水旁,夜宿高树《东山》(先秦-诗经):鹳鸣于垤dié小土堆,妇叹于室。《夏夜叹》(唐-杜甫):北城悲笳发,鹳鹤号且翔。

隐几:几案(席坐家具,又称凭几);靠着几案。《庄子-齐物论》:南郭子綦隐机而坐,仰天而嘘。《孟子-公孙丑下》:有欲为王留行者,坐而言,不应,隐几而卧。《南齐书-孔稚珪传》:(太祖)xiǎng)灵产白羽扇、素隐几。(灵产:孔稚珪之父)。

大意:哪敢提什么茅屋漏雨,很高兴看到庄稼长高。已有三天看不到行人,只听得郫江检江波涛怒号。村中污秽被冲个干净,况且还是冲到远离江边之地。荒芜的庭院中鹳鹤信步,我靠着几案,眼望江上滚滚波涛。

沉疴聚药饵,顿忘所进劳。则知润物功,可以贷不毛。

阴色静垄亩,劝耕自官曹。四邻耒耜出,何必吾家操?

沉疴:久治不愈的病。《晋书-乐广传》:客豁然意解,沉疴顿愈。《北亭与吏民别》(南北朝-谢灵运):矧乃卧沉疴,针石苦微身。

药饵:药物。《抱朴子-微旨》(晋-葛洪):知草木之方者,则曰惟药饵可以无穷矣。《游南亭》(南朝-谢灵运):药饵情所止,衰疾忽在斯。

贷:《说文》:贷,施也。《广雅》:贷,予也。

不毛:不毛之地。《前出师表》(蜀-诸葛亮):故五月渡泸,深入不毛。《塞下》(-秦韬玉)凤林关外皆唐土,何日陈兵戍不毛。

阴色:阴暗的天色。《贻从军行》(-储光羲)万里尽阴色,岂为我离别?

垄亩:田地。《南史-隐逸传》:我布衣草莱之人,少长垄亩,何宜枉轩冕之客。《村居苦寒》(唐-白居易):幸免饥冻苦,又无垄亩勤。

劝耕:鼓励耕作;努力耕种。《尸子》:有虞氏身有南亩,妻有桑田,神农并耕而王,所以劝耕也。《送齐郎中典括州》(-刘长卿)劝耕沧海畔,听讼白云中。

耒耜(lěi-sì):耕地翻土农具;农具总称;借指耕种。《礼记-月令》:(孟春之月)乃择元辰,天子亲载耒耜。《题农父庐舍》(-丘为):“沟壑流水处,耒耜平芜间。《寄卢仝》(唐-韩愈):国家丁口连四海,岂无农夫亲耒耜?

大意:病久治不愈,收集了诸多药物。(看到天降大雨)顿时忘了进药。由此明白,上天滋润万物,甚至可以施予不毛之地。阴暗的天空,静静的田地,官方在催促百姓耕种。四邻都带着耒耜出门,何必吾来操心。

此章24句。分三层。首8句为第一层。写久旱而雨。成都一带冬天没下雪,春天也没下雨,农民急得要嗷嗷叫。也许上天哀怜也许上天眷顾,入夏后终于云郁陶。乌云笼罩天气闷热。忽然间,万里天空,风飒雷飙,大雨终于来了。中8句为第二层。写雨中所见。看到茅屋漏了,但这没啥,只要庄稼能长好。看到江边“三日无行人。看到村中被冲干净。看到庭院里鹳鹤在悠闲地散步。自己则在草堂中隐几而坐静听江上波涛。杜甫在悠闲地欣赏雨景。末8句为第三层。写喜雨之情。本来身有沉疴,每天都要吃一大堆药。因身心舒畅,吃药也忘了。看来上天润物的本事很大。现在天气阴凉,田野宁静,自是农民收拾庄稼好时候。不过,劝耕自有官家,耕作自有农家,你看四邻都已带着农具上工去了,这事那要我操心。(如杜甫在成都草堂期间没田,看到下雨他会如此兴奋吗?)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