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14年06月11~13日(周四)在宽甸县八河川镇周家屯拍照与感慨

 张方块图书馆 2021-08-01

014年06月11-13日(周四)在宽甸县八河川镇周家屯拍照与感慨

2014年6月11-14日我们老三队知青点同学四人先后回到阔别42年的周家屯……

46年前,我们是大连知识青年下乡这里生活劳动3-5年……

我们学会了种地、种菜、赶车、扶犁杖、施肥、撒种、除草、追肥、收割、脱粒打场;有的割草、垫圈、倒粪、挑粪、装卸车;有的喂牛轧草、有的做淀粉、有的喂猪;冬天上山砍树用爬犁拖大材、用肩扛成捆烧材;有的还学会养柞蚕、学着编筐窝篓、学着用苇子编席子、用沤好线麻皮搓绳子、栽培种植果树等等……

每天男同学负责水井挑水打烧材推磨,女同学轮流做饭、喂猪,男同学自制双杆单杠也没有忘记每天傍晚锻炼身体、男女同学一起吹拉弹唱娱乐一把……

学会理发, 同学相互剪发理发还帮助老乡剪头理发……

每年秋天到山上捡山梨、山核桃、山里红、圆枣、野葡萄吃,秋天学会自己淹酸菜、淹萝卜,在乡亲帮助制作大酱,制作储存冻牛舌饼、黏高粱火勺等,腊月小年前学着杀猪淹猪肉、清洗猪小肠灌血肠……

春天青黄不接时学着到山上采野菜、采蘑菇、捡木耳,生产队长还会借口养蚕名义宰杀10多头羊为社员分点肉吃……

有的学会做木匠活,帮助乡亲和同学制作家具……村里有盖房或红白喜事等大事,青年点同学几乎都参与……

总之我们不仅尝遍酸甜苦辣、最重要是学会做一个高尚的人、养成艰苦朴素吃苦耐劳的品德……

这3-5年一直影响着我后40年的生活和工作……

先后同学们陆续有的参军入伍、有的入学深造、有的招工回城、有的回乡归户……直到75年后全部回连参加工作……

如今,这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印象中的茅草房顶、石头泥土墙、用纸糊木门窗的房屋全没有了(屋内泥土地土炕只有一户且是一名退休教师)……

现在全村各家各户都先后翻盖自家的住房,用水泥方条石红砖砌墙、房盖使用红瓦或琉璃瓦、门窗是新型的(铝合金)塑钢门窗,地面上镶嵌大块地砖,有的还铺上地热,厨房烧锅炉热水取暖,炕是吊炕,院墙正门安装铁皮门或安装漂亮不锈钢栏杆门……

全村40多户半数多人家房屋顶摆放有太阳能热水器;家里冰箱彩电电磁炉等家电和手机电话一应俱全;做饭吃水不用挑,屋内有自来水或水泵直接抽水到水缸里;粉碎粮食不用驴推磨,很早就没有饲养毛驴的;有的人家开小卖部,几乎家家院子里有摩托车、有的人家还有小型农机车等;科学种地良种玉米只撒一粒种子就出苗,庄稼地里使用除草剂不用铲地……家家圈养着数量不等牛羊猪鸡鸭鹅狗……最壮观还是家家都有着庞大烧材垛,很多木料可以成制作木板木方,在这里却被烧掉,甚是可惜……听说山林土地牲畜现在早已经都分到各家各户了,原有的野猪狍子狐狸等野生动物只剩下野猪还存在且受保护……这里的农民现在不用交公粮,还享受政府种地补贴……庄稼地里看不到原先那种劳动场景啦……身体好的男劳力大多外出打工,有的在家种(养)植蘑菇木耳。养牛户放牛是几家联合排班轮流每天一人上山放几家牛……

很多老住户搬走了,一些新户搬来了,年纪大的老农大都过世了。  如今壮年人大都是68年之后出生的小孩,我们都不认识,只有70岁上下老住户的老年人与我们交谈、与我们年龄相仿退休在家的65-6岁的人还能认出我们来……

我们爬到东山坡上向下望去:整个村子都是红色瓦房盖,就连装粮食的苞米仓房也是瓦盖和砖木砌墙……

我感觉村落房子朝向和整体布局稍显混乱些……村南沟河套下游由于修高铁开山洞而彻底干涸(因而铁路补偿村民专门修了一口大水井)、不是雨季河套上游水量少,下游河套边生活垃圾多卫生差;砍伐树木做烧材老习惯没有改变……村前通向外面的全乡唯一老土道没改变,但据说已纳入规划近年内将很快修成柏油路……

总体上,看到乡亲们生活全都过得很好,我们都十分高兴!这次短暂宽甸之行,让我们曾有的一段感情经历与心愿及无力回报乡亲情感纠结彻底得到宽慰,终可释怀了……

这里满山还是那么葱绿,天空还是那么湛蓝,山谷里还是那么宁静,无风的山里空气还是那么清新,热情好客淳朴的民风依旧……

……

以下照片均为本人拍摄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