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小悦书馆 / 陈悦。原创作品 / 格格原创『低语喃唱,不见长安忆当年』修...

分享

   

格格原创『低语喃唱,不见长安忆当年』修改篇

2021-08-04  陈小悦书馆

‌壹

抚琴一曲越千年。知音在彼岸。

寻一段流年旧时光。遗梦千年。

那一句地老天荒的誓言。

那一曲不离不弃的青歌。

若时光如潮汐颠覆所有。

一场尘世幻影化为虚无。

时光里。我们中了罂粟的毒。

暗夜里。我们依然妖娆独舞。

流光深处寂寞轻染无欢的路。

流年陌路祭奠后青春的坟墓。

独恋这一份净土。守望在逝去的繁华若梦里。

俯首相依,白首莫弃。

八月,微风过境。携来了几许淡淡的凉意。缠绵于指尖眉梢,带着秋的讯息。

在初秋的日子里,最喜欢以静默的姿态,微闭着眼睛,有细微的暖意,在心间悄悄蔓延。于是我开始微笑。鼻尖上跳跃着阳光的舞蹈。

静默,以云之姿

在微凉的细风里,挽一阕清词,藏几分悲喜。盛夏光年里,流于指缝的秘密,谁能将谁铭记?

细碎的流年,在风中流转成伤。我用悲凉的字句,祭奠错落的风景。蓦然回首,很多曾经珍视的东西,已于不知何时流失在何处。无处可寻。

我以风的姿态,在日光倾城里,吟唱着云的秘密。细密的心思,埋在云端。

微凉,捻字成伤。

伸出双手,掌心向上,任由阳光稀稀疏疏地躺在手心,沿着血脉,随奔腾的血液流入心底。温暖着孤绝已久的心。

时光在掌心留下了风霜的吻痕。在盛世的浮光之下,思绪在二千年里沉浮,日子一直平静安宁。一路跌跌撞撞的走过太多的路,脚步略有疲惫。

安康的岁月里,一直觉得,能走完这一生就已经很勇敢了。没有了多余的力气去改变生命里太多的愤懑。

八月未央,谁来赐我一场花瓣雨。让我不再那么忧伤。

向暖,日光倾城。

很长的时间,不写一个字。生活在自予的忙碌中度过。

时光很长,长到自己忘了昨日的容颜。在友人的日记里看到许多年前的自己,看到多年前拥有过的笑颜。我知道什么是丢不掉的,什么是找不回的。

我想我在怀念,那些带着阳光气息的过往。细细密密的温暖,禁锢在内心深处。渴望释放,却无能为力。

时间在日光里吟唱着绝世的遗曲。我在俗世演绎一场绝望的皈依。漠然地守望,那些曾经存在,却早已离开的过往。

有一天,忧伤的水色被凝固。纯白的过往浮出水面,然后渐渐变得透明。

深深浅浅的回忆里,我依旧执着的行走着,终于身心都疲惫了。而今,我依旧心跳,依旧行走。对那些伤口,笑着闭上眼眸。

现在的我,依然喜欢在键盘上,敲着一些忧伤疼痛的文字,编织一个个并不完美的故事。衬着荒凉的底色,恰似凉薄的青春。是什么在变?我,抑或这个世界?

有时我也发誓一生只写喜剧。用着稚嫩的笔触,写着一些快乐的文字。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那时的我,不懂忧伤,不懂爱情,不懂这个世界。可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快乐迷路了。我执迷于悲剧。就仿佛破碎的琉璃,纯粹且美好。即便不再完整。

经年,未染流殇。

漠漠清殇。流年为祭。

琴瑟曲中倦红妆,霓裳舞中残娇靥。冗长红尘中,一曲浅吟轻诵描绘半世薄凉寂寞,清殇如水。

寂寞琉璃,荒城繁心。流逝的痕迹深深印骨。如烟流年中,一抹曼妙娇羞舞尽半世清冷傲然,花祭唯美。

邂逅的情劫,淡淡刻心。那些碎时光,用来祭奠流年,可好?

翻阅书柜里旧的书籍,原来曾经是那样疯狂的买过小说。

而今,越来越少看那些书。也翻阅旧照片,看到那些毕业照。偶有泪滴打在赋满褶皱的照片上,感受时光如流水般划过身体的每个细胞。也会触摸肌肤的纹理,只觉时光太短,回忆太长。

从彼刻到此刻。从离开到归来。心中早已经历了潮涨潮落。

回忆似一场海啸。后退几步席卷而来。漫过身体发肤的灰暗地带。漫过曲折蜿蜒的心脏纹路。

恍然间发觉有一种寒凉从身体发肤慢慢渗透。仿若深入骨髓。植入血脉。然后扩展蔓延。直至遍体生寒。

曾经稚嫩的辗转在这个懵懂的世间,任生命如何肆意的绽放。

多不希望这一季的青春,在一场时光的潮汐颠覆中走向虚无。

有时真想在自己构建的梦之城堡中,渴望在一个有着连绵不绝的竹林和无时无刻不在飘着桃瓣的地方,舞剑弹琴。执著而天真地固守那份渺远的希冀,画地为牢,直至苍老。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