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我英才 / 习作篇篇先悦己 / 少年时代在保定各处游泳的趣事

分享

   

少年时代在保定各处游泳的趣事

2021-08-07  唯我英才

在炎热的夏天里,我往往会想起过去一到夏天,就会到江河里游泳玩水找凉快的快乐经历,小时候我是在南方长大的,当我还在上小学的时候,就学会了下河游泳玩水了,后来回到老家保定开始上初中,那时我刚从南方回到北方的老家,总觉得这里的夏天一点也不比我生活过的南方凉快,这时候,自然就会想起游泳玩水是一件那么令人向往的乐趣了,那个时候在全保定市也只有少数的几个游泳池,况且池子小人也多,自然比不了南方那大江大河的宽广气势了。后来,我和街坊的小伙伴还有上初中那会的同学,就相约去了人们叫它南关大河(正名叫府河)的那条河里游泳去了,这条叫“南关大河"的河,虽然河面不算宽,但河水还比较干净,那时城里人的生活用水大多数人家还是用的这府河里的水呢,那时的河水流动的也很平缓,有很多河段的河水也不太深,刚开始时我们常去离家较近的,在南关外的人民公园东门(那时的东门在小南门外的靠西边处,不是现在大门的这个地方),在这大门南头不远的那段河面上,就是保定人常说的那个叫"江米湾"的地方,这段河面是我们常去游泳的地方,说是叫游泳还不如叫玩水说的直白点,可能在南方江河湖塘比较多吧,(那海就别提它啦,因为南方北方都有海的),在南方,那里的人们大多数是从小就学会了游泳玩水了,我回到保定后明显地感觉这里的人们不会水的"旱鸭子"多,在和伙伴们一起玩时,只能叫玩水找凉快,有的人只是在浅水里扑腾着学学"狗刨",还有的人用那双腿使劲地在水中上下拍水溅起不少水花,保定人管这叫做打"扑咚咚”,再说那些会水的人也就是在河水里扎个蒙子或游上一段,再不然就是到河岸北边,爬上岸边的大柳树上,找那些伸出河面又离河面不高的树扠上,站在这样的树杈上,双手向下並拢伸直,全身像一根木棍似的,脚朝下嘴里喊着"冰棍"然后直挺挺地跳到河里,还美其名曰是跳水呢。这其中还有怕跳水时被水嗆着的人,他们就会用一只手事先揑着鼻子再向下跳的,当然也有技高一筹的,站在高一点树扠上做个双手前伸、头朝下再跳水的姿势,这往往会博得众多旁观者的赞许声,他也会从这找到了自己的快乐,总之到河里玩水为的是找凉快。

我们有时也会到人民公园里的府河上那处叫“大湾”的地方去游泳的,在公园的府河以南就是"河北农学院"(即现在的“河北农大")它在人民公园里这个大湾西边不远处开有一个向北的大门,进大门向南不远是一座跨在府河上的木桥,大湾在这东边不远处有个稍向南的拐弯,河水流到这就会湍急地打着漩涡向东流去,这里的河水很深,水流又急加上那河中的漩涡,处处透着很大的凶险,时常会听说这里淹死过人的,我们到那去,大多数人是在靠河的北岸处的浅水中戏水而己,真正到河中心游泳的人不多,我虽和他们在河里玩过几次也算找回了一下去深水急流游泳的乐趣,这事不知怎么就被家里人知道了,从那起家里人就坚决不让再去那里了。

到了1954年秋季,我考上了刚刚建校的保定四中,第二年夏天时,记得那时每年只要过了"六一"儿童节后,市里的游泳池就都陸续地开放了,特想游泳的我们这帮人也开始"蠢蠢欲动"地谋划去那府河游泳玩水的念头了,那时候我和同学们经常会在下午学校放学以后,一齐走过学校南边,然后过了那条保定去安新的公路(现在的天威东路),再走过一片庄稼地后,就到了府河的北岸了,那时的那段府河北岸上边是庄稼地,往下的河坡是细砂加黄土的浅滩,河面大约有三十多米宽,在河北岸的西边是新闸街的南头,从这隔河南望就是市粮食局的粮食仓库和河边供河里来往船只装卸粮食的码头了,顺着河面向西看,不远就是那个新闸了,由于它的上游不远就是那保定的老发电厂(那时管它叫电灯公司的还大有人在的),为了保证这个发电厂的工厂用水,这就必须要保持新闸西边河面要有一定高的水位,因此新闸上往往是加上几块闸板用来提高西边上游的水位的,当然那时的船也会通过这新闸驶向更西的天水桥(俗称南关大桥),因此这新闸的闸板也是有人控制升降让船能顺利过闸的,只是不知道这船的来往和河面水位的升降是怎么协调起来的?每当看到这闸上多了几块闸板后,在这新闸的下方就会形成了一个小的瀑布,这也是我们常玩的地方,这河水途经这新闸后,由于水的落差形成的瀑布,水流加快地向下游冲去,于是就在小瀑布的冲刷下,这里的河水相对深一些,很适合潜水扎猛子的,不过由于河上装卸粮食的货船较多,这里的河面被挤的满满的,我们也会在停泊的货船之间游来游去的玩,也看到过船上人们的生活经过,那时船上沒见过有女人的,船夫尿急时往往就站在背着较近的岸上的行人,直接地站船帮上往河里尿了起来,有趣的是上游船上在尿他的尿,下游不远的船家赶上添锅烧水,就会毫不在意地用瓢去河里取水,只是在取水时会用那水瓢在河面上左右的摆动几下,像征性地把河面上的漂浮物清除了,这水就算干净了,他们一点也不在意这河水的脏净。

我们有时为了躲过这河上拥挤的船舶,会到靠东边一些没有停船的河面上玩水的,这时向南岸望去离岸不远处有一个苇塘,里面的新苇子正长得茂盛,说起这苇塘的苇子,那时我刚学会吹竹笛,那笛子上用的笛膜是就这苇子桿里的内膜,这时的苇子长的正好是用来取笛膜的好时候,为此我和那水性好的同伴事先准备好削铅笔的小刀,再游过河去上了岸直奔那苇塘而去,看好那合适的草苇子就先怱怱地削下几棵然后急忙地离开那里,只因为那苇塘里的蚊子太厉害了,回到岸边为了过河方便,我们会把这苇子中间的几节截下来,然后別在裤衩的腰带上,为了防止苇管在我们游泳时划着肚子,在裤腰带上扠苇子时,尽量往屁股后面斜着去扠它,这样过河就不怕扎着肚子了,这也碍不着双手游泳划水的事了,这就算是个插曲吧。

除了去过府河以上这几个地方游泳玩水,我们还去过围城的护城河里玩水呢。在上四中的时候,有一年,学校组织同学们到那时在城墙外西北角护城河西边不远处的汽车修理厂里,去了那厂后我们参观了这个工厂也慰问了工厂里正在忙碌的工人叔叔们,除此外在那里我还看到厂外东面就是西护城河,那段河面还算宽些,河水也很清亮,两岸的柳树成荫,很适合玩水,于是在不久后学校放了暑假时,我们几个人商量好了从南城的家里穿过多半个保定城,终于聚到这西护城河玩了两回,这里水不深却长了许多水草,踩在上面比踩在那府河河底的烂泥里要舒服多了,再说在这里玩累了还可以在柳萌下凉快地歇息一下,这地方也算是不错的了。再有就是我们也去过城墙外东护城河在那里游过泳的,那时在东关桥头的北边现在的东风公园里面,之前也有过一段和城西北角那处相像的河段,又引起了我们想去那玩水的兴趣,后来去了一次,玩完了总觉得不如府河的环境好。

再有应该提到的一次,是有一次我们刚去公园的游泳池里游过泳,这时有一个同伴想去西关外的朱家园的亲戚家捎个话,(那时可没现在这么方便,既没有私人电话,更无手机可言),他问我们去不去,我们那时对西城去的少,也想去那边看看,在顺着西城外的道上走着,不一会就看到河北影剧院后边不远,开在西护城河上的那个向古莲花池供水的小闸了,它位于河西边的堤岸上,西护城河的水正越过闸板的上方向东边的引水沟里宣泄着,在小闸东边,水沟的西头有一个不算小的水坑,里面有满满的一坑河水,那坑里的水正急怱怱地向水沟里流着,再看那水坑里面早有许多人在那里玩水,看到此景的我们也急忙地走过去跟他们一起下水玩了一会,那里好玩的是站在小闸东边的闸板下,让从上向下直泻下的河水冲着你,那水流让你站不往脚更睁不开眼的,我们玩的是看谁坚持的时间最长,到后来,因为我们之前刚游过泳,再游也没兴趣了,就这样,又因为太累了,结果是让那个捎话的同伴自己去了朱家园,我们就直接回家了。

再后来1958年我参加了工作后就再也没有去河里游过泳玩过水了。有时只是去市里的游泳池,比如再早的人民公园游泳池和市体育场西城墙外的游泳池去游泳,那时要想游的高兴,除了体检合格外还得测试深水合格,有了这深水合格证才能去深水游泳池里游泳呢。

以上只是旧事重提,这都是几十年前的事了,今天回忆起来还觉得这还是前不久的事呢,今年的夏天很热,但屋里有了空调,就感觉不出那时夏天的酷热难当了,生活在今天的人们应该知足了,反正我是这么看的。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