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话红楼 / 待分类 / 《红楼梦》|世道变坏,是从王熙凤开始的

分享

   

《红楼梦》|世道变坏,是从王熙凤开始的

2021-08-23  漫话红楼

    《红楼梦》展示了以贾府为代表的四大家族的衰亡史,故事正式拉开序幕时,其实已经进入了末世,这在王熙凤和贾探春的判词中都有所体现:“凡鸟偏从末世来”,“生于末世运偏消”。还有,秦可卿对王熙凤的提醒,也说明贾府已经进入了末世。

    但是,贾府“赫赫扬扬已将百载”,进入末世并没有一个明显的标志,大家是在温水煮青蛙中慢慢走向末世的。不过,拥有上帝视角的读者却可以看到一个明显的标志:贾府的末世,是从王熙凤管家开始的。而王熙凤的行事作风,则标志着世道正在变坏

    王熙凤管家,打破了贾府的“诗礼”家风,代之以强权欺压。

    贾府虽然以武起家,但受社会崇诗尚礼的风气影响,一直以诗礼传家,具体表现就是注重礼节、宽厚待人。尤其是宽厚待人,做到了对下人也极其宽厚。用贾政的话来说,“自祖宗以来,皆是宽柔以待下人”。在贾母和王夫人两代当家主母的经营下,荣国府后院一片祥和,下人们都把这里当成了安乐窝,“主仆上下,安富尊荣”。

    这一切,在王熙凤管家之后就变了。

    刘姥姥一进荣国府时,原本是冲着王夫人来的,周瑞家的告诉她,“我们这里又比不得五年前了。如今太太竟不大管事了,都是琏二奶奶管家。”然后她把王熙凤一顿夸,“年纪虽小,行事却比世人都大”,最后却来了个大转弯,“就只一件,待下人未免太严些了。

    周瑞家的是王夫人的陪房,算是荣国府的老仆了。有对比才有鉴别,见惯了贾府“宽柔以待下人”,所以对王熙凤的严苛印象深刻。

    其实,周瑞家的说话还是有些委婉,王熙凤对下人,不是“太严些”,而是特别严。而且,这个严,不是指纪律严明,而是欺压盘剥。

    可以说,王熙凤对仆人的态度,才是我们在影视剧中看到的万恶的封建主的样子。金钏触犯了家规,性质极为严重,王夫人气急之下打了她一巴掌,作者说“王夫人固然是个宽仁慈厚的人,从来不曾打过丫头们一下,今忽见金钏儿行此无耻之事,此乃平生最恨者,故气忿不过,打了一下,骂了几句”,说明她是第一次打下人。相比之下,王熙凤打下人却是因为触犯了她,而且下手很重。

    第四十四回,凤姐过生日,贾琏在家偷腥,放风的丫头被凤姐发现了。从情理上来说,丫头放风,也是受了贾琏的命令,不是她的错,这事怪不到她头上,但是,凤姐对她先是“扬手一掌打在脸上,打的那小丫头子一栽;这边脸上又一下,登时小丫头子两腮紫胀起来”,后又“回头向头上拔下一根簪子来,向那丫头嘴上乱戳”,可见下手之狠毒。

    就连从小一起长大的贴身丫头平儿,也成为了她的出气筒。贾琏与鲍二家的说要把平儿扶正,凤姐不问青红皂白,“回身把平儿先打了两下”。朝夕相处的身边人,连基本的信任都没有,完全受情绪支配,只因为她是主子,平儿是无反抗之力的奴才,不得不屈服于她的淫威。

    这些行为,都违背了贾府的“诗礼”家风。所以,事后贾母说平儿“可怜见的白受他们的气”,并叫琥珀给平儿传话:“我知道她受了委曲,明儿我叫凤丫头替她赔不是。

    是的,错了就赔礼道歉,这才是“诗礼”之风。在赔礼道歉这件事上,并没有长幼尊卑之分。第四十六回,贾母因邢夫人替贾赦强要鸳鸯而迁怒于王夫人,在探春的提醒后,知道自己错怪了二儿媳,马上当众认错,并要宝玉替她向王夫人赔礼。

    王熙凤对下人的欺压,还表现在对工资的克扣上,而且克扣得理直气壮。

    第三十六回,王夫人责问王熙凤,为什么给两位姨娘丫头的月钱少了一吊,王熙凤虽然当面敷衍过去,但转身就放狠话:“我从今以后倒要干几样刻毒事了。抱怨给太太听,我也不怕。胡涂油蒙了心,烂了舌头,不得好死的下作东西,别作娘的春梦!明儿一裹脑子扣的日子还有呢。如今才扣了丫头的钱,就抱怨了咱们。也不想一想是奴几,也配使两三个丫头!

    明明是她克扣了人家的钱,反倒是人家的错,不该告状,就因为人家是“奴几”。

    再看她说的这番话,句句恶毒,哪有“诗礼”之风?

    王熙凤管家,开了以强凌弱、以大欺小之风,这正是世道变坏的特征之一。

    王熙凤充分利用王贾两家之权,损人利己,谋财害命。

    贾府是国公府,现有两位爵爷,一位在职官员,四位诰命,还是当朝贵妃的娘家。但是,贾府从不做仗势欺人之事,贾府子弟也没有过仗势欺人的思维。所以,当鲍二媳妇的娘家闹事(注意,鲍二媳妇是贾府的下人),贾琏都需要借助王子腾来壮胆;当贾雨村出面摆平石呆子,贾琏却说:“为这点子小事,弄得人坑家败业,也不算什么能为!”;当尤三姐突然发威戏耍贾珍等人,贾珍吓得再也不敢靠近她。

    贾府多纨绔子弟,却没有仗势欺人的恶霸。所以,即使贾府主仆都“安富尊荣”,奢靡成性,却都是在啃祖上留下的老本,并没有做损人利己之事。

    今天再读原著,又读到一个细节。第十六回,为迎接元春省亲,贾府筹建省亲别墅。该别墅所占之地由宁荣两分划出来,“当日宁、荣二宅,虽有一小巷界断不通,然这小巷亦系私地,并非官道,故可以连属。

    注意这个细节。当初林黛玉进贾府时,作者通过黛玉的眼睛,向我们展示了两府的地理位置。宁荣两府一个在东,一个在西,中间有一条官道。现在要将两府连通,会不会占用官道?这个细节表明,两府间本就有一条属于贾府的小巷可以连通,所以不必占用官道。

    国公府、贵妃的娘家建省亲别墅,却要考虑会不会占官道,这就充分说明,贾府从不损公肥私,更不会欺压百姓。

    这种风气也被王熙凤终结。

    王熙凤第一次谋财害命发生在第十五回,作者用“弄权铁槛寺”给她的这一行为定了性。“弄权”就是倚仗权势而发生的事;“铁槛寺”则指王熙凤就此踏上了不归路,因为“纵使千年铁门槛,终须一个土馒头”。

    在这次事件中,张李两家人财两空,“凤姐却坐享了三千两”,而凤姐借助的就是贾府的权,“假托贾琏所嘱,修书一封”,“那节度使名唤云光,久欠贾府之情”。

    贾琏从不做仗势欺人的事,却被妻子借了他的势,给他背上了罪名。

    再看王熙凤“毒设相思局”谋害贾瑞,同样是仗势欺人。她能调动贾蓉和贾蔷当帮手,不是因为这兄弟俩服她,而是她能利用她辖制贾琏的管家之权给这二人带来福利。同样,她能把贾瑞骗到“西边穿堂儿里”,也是因为她有管家之权,可以“把上夜的小厮们都放了假,两边门一关,再没别人了”。

    王熙凤把仗势欺人发挥到极致的典型事件是“计赚尤二姐”。在她的计谋里,贾母、贾珍、官府都是她的棋子,成为了她谋害尤二姐的帮手。

    首先,为了把事情闹大,既给自己出气又借机谋财,她指使张华报官,并扬言:“便告我们家谋反,也没事的。”她敢这么做,因为“都察院素王子腾相好”。这就是仗王家的权势。

    然后,她大闹宁国府,借已经被她闹大的官司吓唬贾珍,从贾珍手里讹了五百两银子。

    最后,她在贾母面前巧舌如簧,让贾母对尤二姐从喜爱到憎恶,以达到她害死尤二姐却不会让贾母惋惜并追责的目的。

    整个过程,她设计得环环相扣、无懈可击,但是,如果没有权势做支撑,她会寸步难行。

    这就是王熙凤借助权势损人利己,也是世道变坏的第二个显著特征

    王熙凤的所作所为,是世道变坏的一个缩影。

    也许有人会说,王熙凤一个人怎么可能代表整个世道?没错,王熙凤所做的那些事,只是她的个人行为。但是,她能调动那么多资源,尤其是官府都可以成为她的工具,就足以代表世道正在变坏。

    我们有必要看清楚,当时的社会,明面上还是一片清平。贾府的奢靡声名远播,贾府藏了很多值钱的东西也是府内外的共识。但是,贾府并没有养护院队,贾府子弟也没有功夫,贾府却没有遇到过外来的偷窃事件。这就说明当时是清平之世,整个社会是安全且安稳的。

    但是,清平的表象之下,是暗流涌动。王熙凤做了那么多坏事,都是暗地里进行的,还没到明目张胆的地步。这些事不是她一个人在做,她只是其中一个代表。连都察院都能被她调动,可见都察院不止干过这一件助纣为虐的事。都察院能卖王子腾人情,就能卖其他人人情。

    因此,窥一斑可见全豹,从王熙凤的所作所为,可以窥见到整个世道正在变坏。而且,世道的变坏,正以不可挡的势头,迅速由暗变明,从幕后走向前台,从偷偷摸摸走向明目张胆。所以,到了第八十回,两个明目张胆的恶人出现了。一个是虐妻致死的“中山狼”孙绍祖,一个是对婆婆大呼小叫与丈夫正面硬则的“河东狮”夏金桂。王熙凤虽然作恶,但她还维持着表面的诗礼,还是一个大家闺秀的样子。到了孙绍祖和夏金桂,完全不需要面子了,这就标志着社会进入了混乱不堪弱肉强食的阶段。

    因此,四大家族的衰亡,代表着清平之世的衰亡。世道变坏,就是从王熙凤这样的人开始的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