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金武侠 / 待分类 / 天山童姥逼迫虚竹破色戒,她为何不自己亲...

分享

   

天山童姥逼迫虚竹破色戒,她为何不自己亲自动手?

2021-09-01  古金武侠
虚竹和天山童姥藏身于西夏冰窖之中,身怀盖世奇功的虚竹,对童姥谦恭有礼。然而为赌一口气,童姥竟然先是让虚竹破荤戒,不过未能得逞。一计不成,她又另生一计,掳来李清露,使得虚竹犯下色戒。既然是这样,神功未曾恢复的童姥,为何不自己亲自动手,而是将梦姑抓来,引诱虚竹破戒。

天山童姥和李秋水是同门,她们深深爱着无崖子,尽管是爱而不得,可依然为他守身如玉。若在冰窖中的人是李秋水,那么恐怕虚竹难逃大难。毕竟李秋水生性放荡,喜欢由着性子胡来,她曾勾引英俊潇洒的少年。天山童姥却不同,对于此事极其的看重,纵使无崖子不爱,她也决然不会有此念想。奈何所遇非人,她将情错付给无崖子,真可谓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况且即便是没有无崖子,她也不会逾雷池半步,只因她和虚竹均是逍遥派门人。按照辈分来讲,虚竹要尊称她一声师伯。

古代的师门,对于伦理之事,也是相当的看重。譬如杨过喜欢小龙女,却遭到天下英雄的反对。天山童姥和虚竹,分属同门,身为长辈,她又怎可为老不尊,干出那样的丑事。加之虚竹是无崖子的传人,童姥心中甚为喜欢,但只是师门之情,绝无别念。虚竹曾数次相救于她,童姥赏罚分明,不会恩怨不分,是非不辩。虽然恼怒虚竹,扇他几个嘴巴,可是心中仍然不忍。

若无虚竹在身旁守候,恐怕早已死在慕容复和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等人的手中。这份恩情,她拿什么来还?倘若自己为虚竹破戒,于情不合,于理有亏,于恩有欠。在江湖上,天山童姥不惧任何高手,生死符随手一扬,便可定人生死。偏偏遇到不怕死的虚竹,她一是赌气,二是望虚竹相助,否则恢复功力的紧要关头之际,稍有疏虞,性命堪忧。

她出手狠辣,却招招留情,否则以虚竹的武功,未必能胜过她。当然天山童姥一箭双雕,她抓来梦姑,意在羞辱李秋水。与此同时,还能令虚竹心服口服,而非是强迫。一旦“降伏”虚竹,那么便可为其守关,这简直是最划算的买卖。名义上,是虚竹的师伯,实际上是半个师父。天山折梅手、天山六阳掌、生死符等绝学,她早已倾囊相授。在这种情况之下,天山童姥便不能亲自为虚竹破戒。

站在文学的角度,作者金庸不会安排这样的情节。这对于虚竹,是一种污点。而天山童姥的形象,也会瞬间崩塌,甚至是逍遥派,都会背上骂名。虽然丁春秋大肆鼓吹,臭名远扬,所收弟子溜须拍马,无所不用其极。但却从未祸害良家妇女,干那些肮脏的勾当。丁春秋尚且知道自爱,天山童姥又是长辈,岂能和一个晚辈计较。

抛除门派、伦理之说。虚竹浓眉大眼,鼻子扁平下塌,非潇洒英俊,谈吐不凡的少年。无崖子却不同,他三缕长须,面如冠玉,风度闲雅,非同等闲。这样的仙风道骨,将童姥迷的神魂颠倒,不能自拔。言外之意,虚竹是一个相貌丑陋的小和尚,身上穿的僧袍,还有许多补丁。天山童姥喜欢虚竹,是因为他生性憨厚,恭敬有礼。那七宝指环,也是无崖子所赠的信物。这些统统汇聚在一起,便可解释的通了。凝神细想,虚竹能尽得无崖子的真传,必定有其过人之处,这是天山童姥所钦佩的地方。

当然还有一点,也是存在的。换言之,这是另外一种可能性。少林僧人按照辈分高低,法号分别为灵玄慧虚。少林灵门大师与天山童姥是同辈,他们是否相识,原著中未曾点明。从童姥的口中,能听得出她对灵门大师有三分敬意。既然是这样,虚竹是少林门人,她又怎可不顾身份,做出那样令人所不齿的丑事。

虚竹虽已破荤戒,却非自己本意。若是童姥以武压制,破了虚竹的色戒,那么也不算真正意义上的破解。毕竟虚竹并非心甘情愿,而是遭她逼迫。天山童姥的脾气,也甚是古怪,既然这小和尚不从,那么不妨掳来西夏公主,叫虚竹心悦诚服。虚竹和梦姑在西夏冰窖的描写,也是另有深意的,不少读者在翻阅之时,可能是走马观花,未探得全部。
冰窖漆黑一片,紧接着梦姑的出场,颇有似真似幻的味道。到底是真,还是幻,起初虚竹是不知的。与其说虚竹输给童姥,莫不如说输给幻境。但只堕入一次“幻境”,便休想回头,毕竟这不是童姥诱骗,或者是强迫于他。乃是虚竹定力不及,着了道而已。

假设童姥得逞,那么会有何后果?李秋水是她的死对头,定然会嘲笑她。虽然李秋水为人放荡,但所找之人,都是翩翩少年。反观童姥,却和一个名头不响地小和尚纠缠不休,传将出去,令人笑掉大牙。以武而论,此时天山童姥正在恢复功力,每一天相当于一年,那么两个时辰,约莫为一个月左右。孰轻孰重,童姥自是心中有数。她和虚竹赌气,是希望虚竹能为自己护法。倘若耗费精力,为虚竹破戒,那么仇家上门,她便丧失抵御能力。待到那个时候,就连武功尚未融会贯通的虚竹,恐怕都要遭到李秋水的毒手,更何况散功未复的天山童姥。

天山童姥至死都是处子之身,这一点与李莫愁很是相像。她们都是爱而不得,却洁身自爱。天山童姥的容貌,在年轻之时,也不逊色那些肌肤似雪,明眸皓齿的女子。只是醉心于武学,痴情一人罢了。虚竹对她有恩,碍于身份,不会做出这样卑鄙的事。无论是文学角度,还是武学论,亦或者是伦理之说,天山童姥都是不会亲自动手为虚竹破戒的。或许对于天山童姥而言,虚竹更像是亲人,那种守护,是决然伪装不出来的。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