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馆官方 / 朕说漫画 / 明朝正史不敢写的,他全扒出来了

分享

   

明朝正史不敢写的,他全扒出来了

2021-09-07  国馆官方

提到野史

很多人会嗤之以鼻

认为野史不够权威

因为野史一般是民间私人记载

夹杂个人情绪

以讹传讹的可能性大

而且

野史在很多时候

能野到颠覆所有人的想象

明朝正史不敢写的,他全扒出来了

明朝正史不敢写的,他全扒出来了

野史家族也不全是很野的货

历史上有这么一部野史

敢于深扒正史不敢写的史料

被誉为明朝野史之冠

不仅被往后的正史列入参考

而且还大受后辈学者吹捧

看过的人都说好——

事有左证,论无偏党,明代野史,未有过焉者。

此书不特考据故事极为精核,其议论持平,绝无偏党,亦明人说部所仅见也。

这部野史就是《万历野获编》

由明代沈德符所撰写

主打明朝宫廷八卦

史料价值相当之高

明朝正史不敢写的,他全扒出来了

有人可能会疑惑

野史那么多

凭啥就他写的能一枝独秀

别急,这期就来带你了解

《万历野获编》这部野史

之所以能比腰椎间盘还突出

是因为

除了不是正史这唯一缺点外

它满身亮点

朕将亮点简单地总结为

“野史三句话”

明朝正史不敢写的,他全扒出来了

明朝正史不敢写的,他全扒出来了

沈德符,万历六年出生

他的家族是学霸家族

祖上三代都是进士

有家族基因支撑的沈德符

从小聪明绝顶饱读诗书

一天能读一寸书

(大概是一本新华字典那么厚)

学问基础打得十分扎实

明朝正史不敢写的,他全扒出来了

孝廉生禀异志,日读一寸书。

但这孩子

聪明是聪明

后面却把读书的劲

全花在听八卦上了

明朝正史不敢写的,他全扒出来了

他们茶余饭后提到的宫廷八卦

正是吃瓜人士求之不得的

朝廷内部猛料

这些都被沈德符偷偷记了下来

他对知(八)(卦)的渴望

一直都很强烈

明朝正史不敢写的,他全扒出来了

余生长京邸,孩时即闻朝家事,家庭间又窃聆父祖绪言,因喜诵说之。

——《万历野获编》

万历年间

史官申请修国史

但由于明朝帝位的继承有点混乱

万历皇帝怕位子坐得不正

使出一招不赞成不反对不回应

拖就完事

明朝正史不敢写的,他全扒出来了

这一边

正史修不了

历史可能会崩坏

为了保留下历史的原来面貌

许多有志之士开始私下修史

另一边

沈德符进士好几次都没考上

整个人郁郁寡欢

怕自己碌碌终生

想留下点流芳后世的著作

于是也加入了修私史的大军

明朝正史不敢写的,他全扒出来了

俗话说得好

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

说是说野史

但至少也得靠点谱

不然和胡诌没有区别

明朝正史不敢写的,他全扒出来了

像上图这种张口就来

以讹传讹的情况

在野史里屡见不鲜

朱元璋烧鹅杀人事件

就是以讹传讹的典型代表

明朝正史不敢写的,他全扒出来了

明朝正史不敢写的,他全扒出来了

靠谱的消息来源

往往能有效避免以讹传讹

得益于沈德符的家庭背景

他所听到的

大多是全新未拆封的宫廷一手猛料

跟街边巷尾瞎传的妖艳贱货新闻可不一样

大大增加了野史的可信度

明朝正史不敢写的,他全扒出来了

正史里

更多的是大局观叙事

野史就不一样了

操作讲究一个细致

任何边边角角的八卦秘闻都不能放过

明朝正史不敢写的,他全扒出来了

明宣宗朱瞻基的特别爱好♂

相较于明朝其他皇帝

朱瞻基算为数不多比较贤明的皇帝

在位时君臣融洽

社会经济蓬勃发展

一生没啥太大槽点

明朝正史不敢写的,他全扒出来了

据《野获编》记载

朱瞻基有个特别的爱好——

玩蛐蛐(也叫促织、蟋蟀)

他曾经痴迷到

秘密叫人送来近千只蛐蛐

民间一知道原来皇帝好这口

蛐蛐价格顿时被炒上天

一蛐难求

蛐蛐抓得多的,还能当官

如果你问朱瞻基一生到底爱谁

他的答案可能是

明朝正史不敢写的,他全扒出来了

最微为蟋蟀斗......我朝宣宗最娴此戏

曾密诏苏州知府况锺进千个

一时语云:“促织瞿瞿叫,宣德皇帝要。”

闻尚有以捕蟋蟀比首虏功,得世职者

——《万历野获编》

正史里没写、少写或不敢写的

在沈德符这里

敢把他们扒得裤衩都不剩

比如

朱厚照禁宰猪

其实

老朱家一家子都姓朱(和猪同音)

但平时最多就是避避讳

没听说过还有不让吃猪这一出

到了朱厚照这一代

由于自己属猪又姓朱吃了猪还生疮

与猪的联系十分紧密

朱厚照一想

猪猪,还是不吃的好

于是下了禁令

谁都不许养猪,也不准宰猪

按这种情况,如果猪猪会碰瓷

那应该是这样的

明朝正史不敢写的,他全扒出来了

此古今最可笑事。而正德十四年十二月亦有之

但当爵本命,又姓字异音同,况食之随生疮疾

深为未便,为此省谕地方:除牛羊等不禁外,即将豕牲不许喂养。

——《万历野获编》

嘉靖帝的疑惑操作

嘉靖年间

皇宫里死了一只狮猫

嘉靖帝很伤心,用金棺厚葬猫咪

下令让大臣们写祭文悼念它

大臣们在感到疑惑的同时

不得不照做

明朝正史不敢写的,他全扒出来了

最后的优胜者

是一个叫做袁炜的尬吹王者

他把狮猫的死

尬吹成“化狮成龙

这种“死了,但没完全死”的写法

大受嘉靖帝赞许

从此袁炜仕途一路坐火箭,平步青云

有狮猫死,上痛惜之,为制金棺葬之万寿山之麓,又命在直诸老为文,荐度超升。俱以题窘不能发挥,惟礼侍学士袁炜文中有“化狮成龙“等语,最惬圣意。——《万历野获编》

明朝正史不敢写的,他全扒出来了

另外

有一次内阁缺人

需要补上几位大臣

但给的候选名额

嘉靖帝都不满意

最后他亲自挑选了两位最心仪的大臣

张治李本

张治有“治”,李本有“本”

希望能以此治本

明朝正史不敢写的,他全扒出来了

上颌之,遂点茶陵张文毅、余姚李文安二人,盖张名治,李名本也。李时为祭酒,名最居末,忽承特简,举朝骇之,久乃知其故。——《万历野获编》

明朝正史不敢写的,他全扒出来了

野史与野史之间

也是有区别的

高端的野史

往往更趋近于真实

沈德符除了自己写

也会把各类野史收集到一起

让它们内卷

自己打败自己

明朝正史不敢写的,他全扒出来了

沈德符以各时期的书画、诗句作为依据

挨个淘汰排除

最后得出“大概在唐代宗大历年间开始缠足”的结论

惟大历中夏侯审《咏被中绣鞋》云:“云裹蟾钩落风窝,玉郎沉醉也摩挲”。盖弓足始见此——《万历野获编》

这样有理有据的野史

才能算是大浪淘沙

百里挑一的精致野史

最后

总结一下

对于如何看待野史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意见

鲁迅曾经说过

野史和杂说自然免不了有讹传,挟恩怨,但看往事却可以较分明,因为它毕竟不像正史那样地装腔作势。

明朝正史不敢写的,他全扒出来了

众所周知

人是有多面性的

除了勇敢无私一键三连

也会害怕贪心下次一定

正因为这样

才是一个完整的活生生的人

有些时候

正史的描写比较简单

人物形象尚不完整

野史就派上了用场

其实它们是相辅相成的作用

明朝正史不敢写的,他全扒出来了

野史也是史

只要辩证地读

也可以使人明智

不过

......

如果实在太野的

明朝正史不敢写的,他全扒出来了

就算了吧


参考文献

[1] 《万历野获编》沈德符

[2] 张秀芳.沈德符与《万历野获编》[J].文史知识,1992(5):73-75.

[3] 李淑萍.《万历野获编》:描摹明代政治风云的历史画卷[J].河南社会科学,2009,17(4):140-142.

[4] 林家豪.沈德符史学思想探析——基于《万历野获编》的史料记载[J].嘉兴学院学报,2015,27(2):25-36.

[5] 贺君. 沈德符与《万历野获编》[D]. 内蒙古师范大学, 2008.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