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介 / 待分类 / 又一女顶流被全网封杀!大尺度直播不堪入...

分享

   

又一女顶流被全网封杀!大尺度直播不堪入目:流量时代要终结了……

2021-09-07  一介

大家好,我是介哥。

最近几个月,娱乐圈可谓是大地震。

从吴某入狱、霍某退圈,再到顶流女星作品被全网下架,国家对娱乐圈的乱象重拳出击,劣质明星陆续被封杀,饭圈和娘炮文化整治也被提上日程。

在娱乐圈肃清的风吹得正盛时,网红圈也迎来了大清场。

短短几天内,陆续有网红被全平台禁言、封杀。

先是顶流女网红“郭老师”。

就在几天前,她的短视频账号被平台永久封禁,先前的作品也被尽数清空。

不服气的“郭老师”转移阵地,来到微博声讨,要求官方给她个合理的解释。

结果没多久,她的微博账号也被封了。

粉丝近千万的“顶流”,一夜之间跌落神坛,她到底做了什么?

想必大家对这位“郭老师”也有所耳闻。

她那发音奇特的“郭言郭语”,再配上扭曲夸张的面部表情,引来全网的跟风模仿。

走红以后,她就在土味和审丑的边缘疯狂试探。

比如,直播的时候闻刚换下来的内衣,肉眼可见还沾着不明的液体。

或者是擤鼻涕的时候,把流出来的鼻涕拉得很长。

还有,随时随地闻脚丫,隔着屏幕都觉得酸爽。

在这场审丑的网络狂欢,大家把低俗当作真性情,把出丑当作流量密码。

却不知道,正是围观者的猎奇心理,把这群小丑送上了流量的高台。

就像网友说的,究竟谁才是小丑,真的不好说。

跟郭老师同样被封杀的,还有“人类高质量男性。”

那段4分钟的求偶视频,让他快速走红。

视频开头,他就自称是人类高质量男性,想求偶人类高质量女性。

只见他穿着略显紧身的黑色西装,梳着贴脸的油头,脸上粉底惨白。

近似“纸扎人”的诡异形象,让网友直呼辣眼睛。

虽然大家都是以戏谑的眼光围观这位徐先生,但丝毫不影响他火遍全网。

有个别平台还特意为他开设“求偶专场”,就连啤酒品牌商也找到他代言。

掌握财富密码后,徐先生的吃相越发难看了。

有记者想采访他,却被告知接受采访要收费25万。

他的粉丝群入群费,每年费用7.5万,半年5万。

有网友提出质疑:这么贵的群有啥好处?

徐先生回应说:主要涉及全球及金融衍生品交易这块,国内外二级市场投资信息和情报支持,以及重要的经济领域信息,以及咨询服务。”

说白了,他不过是想着借助流量收割韭菜而已。

果不其然,他很快被官方禁言,粉丝群也被关闭。

央视网等众多官媒更是纷纷下场点名批评。

可以说,郭老师和郑先生,是直接撞到枪口上了。

广电总局发布的通告里明确提到:“抵制炒作炫富享乐、绯闻隐私、负面热点、低俗“网红”、无底线审丑等泛娱乐化倾向。”

国家的态度很明确,“唯流量论”必须改变,审丑的风气必须扭转。

但很多网友却不以为然,觉得这不过是娱乐消遣罢了,没必要上纲上线。

像“郭老师”被封杀后,很多粉丝愤愤不平,觉得她只是真性情,罪不至被封杀。

但要知道,若是放任这些哗众取宠的小丑不管,在大家尝到流量的甜头后,就会有越来越多的人争相模仿。

到时候,低俗劣质的内容就会充斥全网,优质的内容反而被埋没。

尼尔・波兹曼在《娱乐至死》书里中说过:

“娱乐至死”的可怕之处不在于娱乐本身,而在于人们日渐失去对社会事务的严肃思考和理智判断的能力,在于被轻佻的文化环境培养成了既无知且无畏的理性文盲而不自知。

如果靠放屁啃脚、油头粉面的丑态扮相就能名利双收,那无疑像是在嘲笑每位努力生活的普通人,也是对社会价值观的变相冲击和扭曲。

审丑和恶趣味是病态的,绝不能放任自流。

国家对娱乐圈的整顿,绝大多数网友都拍手称快。

这是因为,天下苦流量已久矣。

前几年,顶流偶像蔡某某宣传新歌的微博转发过亿,被央视曝光数据造假。

要知道,微博总用户只有3.37亿,过亿的转发意味着平均每三个人就有一人转发。

这匪夷所思的数据,其实是数据公司用机器刷出来的。

还有前段时间入狱的吴某。

三年前,他的首张新专辑发行不到四小时,硬是被粉丝刷到美国iTunes榜单第一。

专辑销量一千四百多万张,是第二名的1750倍。

以前我们判断哪个明星红不红,看他的唱片销量、音乐榜排名和影视作品的收视率就心里有数。

但现在,数据造假、流量作弊泛滥成灾。

流量本身不是贬义词,但这种“唯流量论”的风气,助长了娱乐圈的歪风邪气,也让偶像明星的门槛越来越低。

空有流量、没有才华的明星,数不胜数。

他们靠嘟嘴瞪眼、抠图等尴尬的演技,就能拿数千万的高价片酬。

他们没有拿得出手的作品,靠贩卖人设圈粉,结果却连最基本的道德底线都守不住。

还记得导演吴天明的绝唱之作《百鸟朝凤》吗?

这部评分8.3的电影,获金鸡奖提名,在众多电影节里获奖无数。

可最后却沦落到制片人下跪磕头,恳求院线增加排片的地步,令人唏嘘。

反观同年上映的,吴亦凡主演的电影,《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

上映后评分只有4.9,但票房五天内就直接破2亿。

这就是流量时代,衍生出来的粉丝经济。

背后带动的饭圈文化,动辄互撕谩骂、拉踩引战,甚至不惜集资倾倒牛奶为偶像打榜,搞得网络环境乌烟瘴气的。

这显然是“不正之风”。

而且饭圈低龄化尤其明显,对辨别能力较弱的未成年人来说,这种畸形的饭圈文化严重侵蚀青少年的三观。

中国传媒大学某研究院副院长刽颖波说:

对于成长发育中的青少年来说,“饭圈”思维倡导的错误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如果任由资本、流量加以放大,而不加以引导和改变的话,将对青少年产生巨大的破坏力。

就在上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表了一篇文章,名为《流量明星“翻篇”了》。

文章深刻地批评了娱乐圈和流量明星的乱象,同时还发起了倡导。

网友纷纷感慨:流量时代要终结了。

国家整治娱乐圈、取消明星艺人榜单,原因很简单。

为了营造良好的网络环境,实现行业的良性健康发展。

那些没有实力却拿着天价报酬,被网友捧上顶流宝座的明星,私下却做着最肮脏的勾当。

反观那些老戏骨,兢兢业业半生,却等不来好的剧本和角色,对比起来真的很讽刺。

只有打破唯流量论,好的演员和作品才不会被流量淹没,才能有生存的机会。

只有这样,青少年才能免遭畸形的饭圈文化荼毒,才能在健康的网络环境中成长。

这次,娱乐圈真的要变天了。

娱乐圈的劣质艺人被整治后,那些真正值得我们追捧的偶像才终于浮出水面。

其实,我们的时代从来都不缺明星。

前段时间的东京奥运会,那些在赛场上为国争光的运动健儿,难道不比哗众取宠的网红更值得追捧吗?

34岁的老将马龙,成为世界男乒历史上第一位双圈大满贯。

同龄的运动员都陆续退役,但他选择再拼一把。

2019年,在美国接受膝关节和腕关节手术前,他特意剃光头,寓意“从头开始”。

为了重回赛场,他经历了漫长的康复性训练,那是马龙最灰暗最煎熬的日子。

他带着伤病来到东京奥运会,决赛前还打了一针封闭,但最终还是稳稳地拿下男单冠军。

连刘国梁都忍不住夸赞:“这是场奇迹。”

还有,体操项目的吊环王刘洋。

面对不公的裁判,他凭借绝对的实力摘得金牌。

最后用霸气的歪头杀,让全世界都记住了这张中国面孔。

还有那些跟身体局限做斗争的残奥会运动员,身残志坚,却仍然不断在突破极限。

没有双臂的游泳“飞鱼”郑涛,每天训练八九个小时,截肢部位被池水泡到感染,然后涂完药又马不停蹄继续训练。

每次到达终点,他都用头部狠狠撞击泳池壁,教练劝他训练不用这么狠。

但他说:如果我不用头触壁,我每次的成绩就不准确,所以你不用怕我疼。

没有手臂却要游泳,还成了世界冠军,这是奇迹,也是他苦练的结果。

在残奥会男子50米自由泳S5级比赛,郑涛拿下金牌,另外两名中国选手分别拿下银牌和铜牌,实现了这个项目的金银铜的包揽,看得我们热血沸腾。

这些运动健儿不服输的精神,燃起了青少年们的爱国之情,也激起了大家的运动热情。

这才是我们值得追的偶像。

从去年以来,我们经历了太多的苦难,身边也涌现了大量的英雄。

在疫情面前,我们有义无反顾驰援前线的最美逆行者,也有钟南山、李兰娟这样的国之重士。

在郑州水灾,有冲进洪流里救人的民间英雄,也有不眠不休抗洪的人民子弟兵。

比起负面黑料缠身的偶像,那些默默奉献,为国家鞠躬尽瘁的民族脊梁才是年轻人最应该追的星。

比如为国家核事业奉献终生的林俊德院士,哪怕癌症晚期,身上插满管子,戴着氧气面罩也要硬撑着坐到电脑面前。

直到生命的最后时刻,他牵挂的始终是国家的核心技术文件。

比如中国工程院的刘先林院士,把全部收入都捐作学生奖学金和现金教师的补贴,自己出差永远只坐高铁二等座。

比如几十年如一日地培育杂交水稻,解决全球人吃饭问题的袁隆平院士。

郁达夫曾经说过:

“没有英雄的民族,是可悲的民族;

而有英雄却不知道敬重和爱戴的民族,才是最不可救药的。

我们的民族从来不缺值得崇拜的英雄,缺的只是英雄们被看到的机会。

在流量和资本裹挟着的互联网环境,那些哗众取宠的网红,那些黑料缠身的明星艺人,占据着公众的视野和关注度。

流量本身没有罪,被跳梁小丑用来博眼球才是错。

但值得庆幸的是,现在国家出手整治了。

那些无艺德的明星,那些为博眼球的低俗网红,也终将迎来结局。

当低俗和恶趣味被驱逐下场,当劣质艺人被拉下神坛,社会的风气才能得以扭转。

时代需要的是真正的偶像,而不是跳梁小丑。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