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笺雅侃红楼 / 待分类 / 王熙凤放利钱,有多么可怕?你看她一年一...

分享

   

王熙凤放利钱,有多么可怕?你看她一年一千两银子是怎么赚来的

2021-09-09  君笺雅侃...

趣侃红楼138:问平儿,花袭人催讨月例银;驴打滚,王熙凤犯七出之条

平儿替王熙凤去大观园管众人要螃蟹,被李纨等人强留下吃喝。席间李纨见着平儿,不免感伤身边没有得力之臂膀,羡慕王熙凤和平儿互相成全。

不过,“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李纨固然有羡慕的理由,平儿也有不幸的根源,王熙凤更有薄情寡性的现实。说不清是谁负了谁。不提。

平儿这边吃了酒回去,与袭人闲话时透露出一件特别的事情,必须要好好说道说道,就是王熙凤放利事件。

这件事对王熙凤来说是件小事,牵连却非常广泛,并最终影响颇深,代表了贾家背后的罪恶。

(第三十九回)袭人又叫住问道:“这个月的月钱,连老太太和太太还没放呢,是为什么?”平儿见问,忙转身至袭人跟前,见方近无人,才悄悄说道:“你快别问,横竖再迟几天就放了。”袭人笑道:“这是为什么,唬得你这样?”平儿悄悄告诉他道:“这个月的月钱,我们奶奶早已支了,放给人使呢。等别处的利钱收了来,凑齐了才放呢。因为是你,我才告诉你,你可不许告诉一个人去。”

又是《红楼梦》最常见的以小见大的写法,借由袭人问月钱这件小事,引出王熙凤放利钱的大事。

王熙凤拿着荣国府内众人的月例银子放“利钱”,在第三回她一出场就有伏笔。当时王夫人问她的第一句话就是“月钱放过了不曾?”

所谓以点带面,这个小细节透露出王熙凤日后因月例银子“放利钱”出事的概率极大。

而王夫人问月例,也代表她听闻一些人在说月例银子迟发的问题。才会问是否发完了。

等到这次袭人再问月例银子,发放延迟的情况更加严重。已经到了各房承受的极限。否则以袭人的情况,断不至于追着平儿去问何时发放。

尤其是“连老太太和太太还没放呢”,透露出两个信息。一,王熙凤害怕贾母、王夫人身边人多嘴杂,每次都紧着他们发放,堵了他们的嘴。

二,此番贾母、王夫人处没放,王熙凤的胆子越来越大,已经毫无顾忌。而且她放出去的钱太多,回款却慢了,临时堵不上窟窿。

俗话说“若要使人灭亡,必先使人疯狂”,王熙凤此举就有疯狂之迹。当她陷入疯狂敛财,利滚利的诱惑之时,就会变得无比的贪婪。

利钱,就是古代高利贷的简称。第二十四回说贾芸撞见“放重利债”的邻居泼皮倪二。

(第二十四回)倪二大笑道:“好会说话的人。我却听不上这话。既说'相与交结’四个字,如何放帐给他,使他的利钱!既把银子借与他,图他的利钱,便不是相与交结了。”

“放重利债”就是古时候的高利贷。计算利息的方式不一而足,各种利滚利(俗称驴打滚)往往使得借贷人经济情况急剧恶化。最终家破人亡,是典型的饮鸩止渴的经济模式。

荣国府上下有“丁”三四百口,这是指男人,也是暗示户头。以每家四口人计算,起码一千五百人左右。这其中最少有近一千人是要领工资的。每个月的月例银子,少说也有千八百两。

王熙凤将这笔钱放作“印子钱”,一个月就有进账一二百两不成问题。

简单介绍“印子钱”,王熙凤可以将一千两银子放出去。但是她的利息却是提前扣除的。比方说约定时间利息二百两,那她只会交给对方八百两银子,写一千两借据,分期归还。每期到账就盖印章为凭证,又称“折子钱”。剩下那二百两就是她的利钱收益。她再如法炮制放出去,钱生钱,利滚利。可不就是稳赚不赔!

至于会不会有坏账的情况?一定有。但相对来说不多。王熙凤专门派陪房来旺负责“放利”这件事。一定会将钱放给一些信誉相对较好,或者有资产抵债的人家。至于底层老百姓,也只会去找倪二这种人借钱。

一旦出现收不上账的情况,自然就由来旺带人黑脸白脸一顿操作,轻则霸占人家资产,重则如何家破人亡,我们也不消多讲。荣国府的势力,还真不是谁都惹得起的。后文有个小细节透露出其中的可怕。

话说王熙凤因贾琏偷娶尤二姐,设局唆使张华状告贾琏,结果事没做好,反而留下把柄给了张华。王熙凤心一狠,就让来旺去杀了张华。

这件事背后细思极恐,预示来旺手里头有人专门干“脏活”,不怕收不上钱来。这就是王熙凤真正的罪恶。也是贾家背后的阴暗,更是日后王熙凤和贾家获罪的伏笔。

闲言少叙,平儿这里和袭人说这件事,倒也不是背后指责王熙凤。但王熙凤的很多事,其实也是从平儿口中泄露不假。她们这对主仆虽然利益捆绑,但王熙凤太凉薄,平儿难免有点不忿,还是多少有些嫌隙。

但也难说平儿这次泄密不是故意为之。王熙凤放贷在贾府也是人尽皆知,还不如大大方方的。所以到后来旺儿媳妇要给儿子娶彩霞时,王熙凤已经不避讳这件事。直说让旺儿收账上来金盆洗手,否则她要被人羡慕嫉妒恨地吃了去。

(第三十九回)袭人道:“难道他还短钱使,还没个足厌?何苦还操这心。”平儿笑道:“何曾不是呢。这几年拿着这一项银子,翻出有几百来了。他的公费月例又使不着,十两八两零碎攒了放出去,只他这梯己利钱,一年不到,上千的银子呢。”袭人笑道:“拿着我们的钱,你们主子奴才赚利钱,哄得我们呆呆地等着。”平儿道:“你又说没良心的话。你难道还少钱使?”

王熙凤一年之内就靠月例银子翻出来上千两的银子。够袭人干一辈子也赚不到那么多钱。财帛动人心,王熙凤的贪婪并非没有根由。

不过,这里有件事也不得不说,就是荣国府真正的当家人是王夫人,凤姐虽然是她侄女,到底也分亲疏。用的钱还是王夫人的,她为什么对王熙凤放利钱视而不见呢?

原文没写原因,王夫人却不可能不知道。王熙凤的聪明也绝不可能吃独食。必然对王夫人有孝敬。姑侄二人正是联手做,才可能让这件事持续那么些年。

至于王夫人的钱都哪里去了?不过是两个地方。

一,贾政外放学政三年,收入并不多。需要荣国府贴补,可官中入不敷出,只能是王夫人的私房补贴。

二,贾元春在宫里日益艰难,也需要王夫人贴补。以至于日后连贾母生日,王夫人都没钱。不提。

王熙凤放利钱这件事,直接关乎她的“阴骘”。有人认为王熙凤帮了刘姥姥就是积了阴骘,其实哪里够?与她做下的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比较,根本是杯水车薪。真正不积阴骘的人,就是她。李纨的[晚韶华]也是拿李纨的否极泰来,对照王熙凤的盛极而衰。凡事都有因果。

王熙凤放利钱犯下罄竹难书的罪孽。除了损阴骘之外,还犯了“七出之条”之“偷盗”,为她日后被休埋下伏笔。

这里平儿别了袭人,回家就碰见刘姥姥。那么,刘姥姥二进荣国府,是《红楼梦》一段大高潮,有什么有趣的故事呢?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