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格子的兵叔 / 待分类 / 那些读李泽厚的日子

分享

   

那些读李泽厚的日子

2021-09-12  爬格子的...

我们这个年龄段的(85后),没赶上文化热,但是文化热时期青年导师的名头还是有所耳闻的。其中最响的应该就是李泽厚先生了。

读他的书很早,动机上主要是觉得薄(《美的历程》),以为应该能读得快一些,结果并不快。那时知识面窄,很多不懂的地方,还要问,还要查。就这么一本薄薄的小书前后读了两个多月。美学热还有美学讨论我们这代肯定是没赶上,都只是在书本上“听说”。跟美学话题有关的书,印象比较深的,有两本,一本就是李泽厚先生这本,还有一本是叶秀山先生的《美的哲学》,虽然两位先生都是社科学出身,都是十年浩劫时期的逍遥派,但思想的风格差异非常大。同类论题的著作,比如朱光潜先生的《谈美》还有后来的《谈美书简》,还有国内马克思主义理论实践转向时期的实践美学,印象都不太深,只能说是泛泛的翻过。

后来读《中国古代思想史论》《中国近代思想史论》和《中国现代思想史论》,很受用,写了不少笔记,据说有个日本学者对写过美学的作者能写出那样的思想史论很是惊讶,也足见成名无侥幸。当时我还混迹博客,关于三部思想史论,写的几篇读书笔记是为数不多的有人评论的内容,虽然也有骂我,或者骂李泽厚捎带手骂我的,但确实有人一起讨论过。一晃博客已经关停了好几年了。

李泽厚先生的书一个特别显著的特点,就是多数都粗粗的列出一个论纲,并不是每次都做精深而细密的论述。比较明显的就是几本书合在一起的《哲学纲要》,启发感十足,颇有写意画留白的潇洒。

《批判哲学的批判》据说当年是年轻人常见的枕边书。还有到底是要康德还是要黑格尔这样情绪化的说法,现在看起来,非此即彼的思路还是有很明显的时代印记的。这本书我是很靠后才读的。反而是叶秀山先生研究康德的论文,还有邓晓芒老师研究康德的著作看的更早些。在李泽厚那个时代,他对康德的理解较之同一代人还是有他自己的独到之处的。

能做到立足中国自身去做学术研究,有健康的东西比较观和学术视野,这是直到今天都值得我们去学习的地方。虽然李泽厚总说自己已经过时了。当人了在某种程度上说在某个群体里他确实没有李泽楷有名。学术是寂寞的,土财主不是。但在单纯的学术意义上,李泽厚仍然是值得我们细读的。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