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溪苑 / 待分类 / 【泽州记忆】那条长长的上学路

分享

   

【泽州记忆】那条长长的上学路

2021-09-12  锦溪苑



作者李翠林

记忆中的那条上学路

❀  李翠林

        一生中走过无数条路,最难忘的还是去水东上学的那条路一一

        这条路是上世纪七十年代时期去水东上高中时的必经之路。

        这条路先要经过河滩那片树林,树林里面草木丛生,绿叶交加,阳光从树叶的缝隙间射下来斑斑驳驳,仿佛洒了一地碎银,明亮亮的晃眼。鸟儿们在树枝上跳来跳去,欢快的鸣唱着,细脚伶仃的牵牛花和各种野花迎风摇拽着……七拐八拐,绕来绕去终于走出了那片林子,眼前豁然开朗,一条不宽不窄的土路一眼能望到前面的小桥。小桥是两村的界线,走过小桥是水东的河滩。再过了一条小河上了一个陡坡,学校就在眼前了。

         每天上学走在路上,男一拨,女一拨,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相互间似乎漠不关心,其实时不时竖起耳朵听对方在说什么。一会他们揪片树叶做个哨子,吹出动听的曲子,我们屛声静气听着,偶尔还跟着哼几句。一会我们编个花环戴在头上,他们假装没看见,又分明在认真的打量着,欣赏着。有时他们用石子打树上的鸟,我们就气愤的指责他们。一会又讨论起一道难题,他说是这么个解法,她说那么个答案。一路上蹦蹦跳跳,打打闹闹,嘻嘻哈哈,走了一年多,从来没嫌累过。

        在那条路上,每天都有来去的行人,有时候我们也会遇见去闺女家走亲戚的大妈或大爷,他们通常都是背个行李卷或提点杂粮啥的,我们都会主动帮他们拿东西,边走边聊天,经常大爷大娘对我们夸奖:说我们是学雷锋做好事的好孩子。我和要好的儿时小伙伴衡爱花同学最后一次分别也是在那条路上。她和我说,过几天就要离开家乡迁去山东居住,因为她爸爸在那里工作的。我不舍得和她分别,可我也不可能留住她,我为了这份同学情拿出我攒了好久的八分钱买了面小圆镜子送给她,让她一照镜子就能想起我。她也回赠我一块小手绢,我俩在那条小路上含泪告别。

        那片林子里的小路上留下过爸爸送我上学的足迹。爸爸是个朴实的农民,没多少文化,忠厚老实,心地善良。每次走在小路上,他都是千叮咛万嘱咐:要听老师的话,好好学习,好好做人。在我幼小的心灵里永远记住了爸爸的话,决心不辜负他老人家对我的期望。

        那片林子也是我们小孩子玩耍的乐园。放学后,我们会跑到这里拔猪草,踢毽子,捉迷藏。有时兴起一下子玩到天快黑才想起竟忘了拔猪草,赶快找几根树枝把仅有的一把草支起来以便看起来很多,回到家里赶紧把草扔到猪圈里,忐忑不安的担心着父母的责骂。

        如今那片林子和那条小路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片一望无际碧波荡漾的丹河凤栖湖、丹河湿地公园。我站在河岸边,想起了那些尘土中玩耍的孩子们,那些一起走在上学路上的小伙伴们。迷茫中,仿佛听到了爸爸的嘱咐,同学们的欢声笑语,看到了衡埃花同学红扑扑的笑脸……那些可爱的小伙伴们,你们都散落在何方?此刻,在我心里泛起一股甜中带涩的味道……

        时光荏苒,几十年过去了 ,社会在变革,乡村在规划,但这条小路在我心中挥之不去,记忆如昨,热爱依旧,因为它承载了太多太多的情感,见证了我成长的过程,给我呈现了不同的美丽与风景,给予我许多温暖,幸福,快乐甚至忧伤。

        我怀念梦中的故乡、逝去的岁月、生命中的那些人和事;那个不参任何杂质的美好的回不去的过去;是踏遍千山万水,仍走不出心中的那片天地。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