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史如烟 / 待分类 / 一青年为写刑侦小说,去博物馆观摩,十年...

分享

   

一青年为写刑侦小说,去博物馆观摩,十年后文物大案在他手中告破

2021-09-12  青史如烟

1983年的春天,开封市博物馆内,来了一名特殊的年轻人。

与其他往来的游客不同,这名年轻人一来就是连着好几天,每天看文物时都非常仔细,而且还不时地掏出笔记本,用笔在本子上又描又写,仿佛在研究着什么。

开封博物馆

他的这个异常行为,很快便引起了博物馆内工作人员的注意,随后,一名工作人员来到他了的身旁,问他记这些做什么用?

那名年轻人解释道:

“我正在写一本刑侦小说,里面有一段失窃文物的描述。我来咱这里,就是想看看真实的文物样子,同时也能身临其境地构思一下犯罪分子们,盗窃文物的手段。”

几个月后,一本名为《血案疑踪》的小说问世。

《血案疑踪》

小说里面,龙凤双喜首饰盒内珠宝得失的过程,被作者描写得跌宕起伏,而书中描述警员的侦破手段,以及证据分析,更是令人看得眼花缭乱、惊叹不已。

“就在这块布料上,留着一个既非聂景阳、又非马望飞的食指指纹。这指纹纹路清晰,汗液成分十分浓重,说明是在一种紧张心理下的人触摸所致。”——《血案疑踪》

当时的那个年轻人,是怎么也没有想到。

九年后,就在自己为创作小说,前去观摩文物的这所博物馆内,真的发生了一起特大文物盗窃案,而这起案子,最终竟会是在自己的手中被破获的。

1992年9月18日,开封市博物馆内发生了一起特大文物盗窃案,馆中 69 件珍贵文物被盗走,其中瓷器 37 件,玉器 32 件,包括国家一级、二级文物 59 件,涉案金额超过数亿元。

时任开封市公安局局长——武和平

而当时的开封市公安局局长,正是我们篇头所提及的那个青年——武和平

博物馆被盗了

1992年9月18日,当天下着小雨,开封市博物馆工作人员崔巧玲、马海娟像往常一样来到班上,并在上午8点30分,按时打开了博物馆明清宫廷用品展览厅的大门。

然而,当她俩推开大门之后,却被眼前的那一幕给惊呆了。

只见展厅之内,一片狼藉,门口的那几个展柜之中,更是空空如也,不少珍贵文物竟然不翼而飞了。

空空如也的展厅

博物馆被盗了!

在场工作人员一方面赶紧报警,一方面立即锁闭了博物馆的全部大门,所有人都心急如焚地等待着警察的到来。

仅仅十分钟后,接到报警的开封刑警支队队长张天增便带领着侦技人员,火速赶到了现场,随后众人立即展开了侦查工作。

当天开封市公安局局长武和平与分管刑侦工作的副局长胡安太正在其他地方开会,两人闻讯后也紧急赶回开封。

在路上两人都预感到,这个案子恐怕小不了。

因为开封市解放前是河南省的省会,而开封市博物馆的前身则为河南省博物馆,这里曾经汇集了20世纪初,整个河南地区考古发掘的珍贵文物,藏品数量之多、种类之众,在海内外都享有盛誉。

开封博物馆内珍品

虽然河南省博物馆随后搬迁到了郑州,但开封博物馆内的馆藏,依然保留了不少珍贵文物,仅国家一级文物就有数十件之多,而二级文物更是超过千余件。

此番博物馆被盗,那些珍稀文物随便拿出一个都可谓是价值连城,即便是丢上一件都足以惊动全国。

然而,等两人到达现场之后才发现,事情远比自己想象的,还要严重得多。

经过现场办案人员初步勘察之后,工作人员核对出,此番失窃,共有69件珍贵文物被盗,而这里面仅国家一级、二级文物就多达59件。

失窃文物之一

众人顿时感到,案情重大,必须立即上报省厅,而省厅接到开封市公安局汇报之后,面对涉案价值如此之高的案件,第一时间便赶紧报告给了公安部。

开封博物馆发生了建国以来最大的文物盗窃案!

消息传出之后,国内外的报纸、电台、新闻对此进行了一系列、铺天盖地的报道,社会各界更是强烈要求公安机关,尽快缉拿案犯,尽速追回国宝。

当时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全都紧盯着开封市公安局。尽速破案,也成为了全体开封市公安干警身上的一个无形压力。

当天,开封市公安局集中了227名技侦人员组成了专案队伍,并最大程度地动员了全市五区五县2700名干警与近千名保卫干部协同参战。上级部门更是协调、调来了全国顶级的步伐追踪专家、痕迹专家、唇纹皮痕专家、物证化验专家等大批痕迹检验高手前来会战。

武和平

时任公安局局长的武和平更是向省厅立下了军令状:

“破不了此案,我自动辞职!”

一时间,开封市内外,警笛频频,一场史无前例的搜捕大行动,迅速拉开了序幕。

茫茫人海

此时,天罗地网是撒出去了,但案件应该从何处着手呢?

作为基层警员出身的武和平,本身又是刑侦小说方面的专家,当天晚上,他将办案组的人员们召集在一起开会,而这个会,一直开到了深夜。

开会中的武和平

在会上,人们首先将目光放到了失窃的文物种类上面,这次主要失窃的是明清宫廷专用的玉器、瓷器,为什么犯罪分子要盗窃这些易碎的文物呢?

这跟当年,海外文物黑市的偏好、倾向,有着很大的关系。

70年代,海外文物黑市的交易对象主要是唐三彩、陶器,而到了80年代又变成了青铜器,进入90年代之后,明清瓷器、玉器因为造型精美,观赏、收藏价值极高,顿时成了海外黑市之上的交易“宠儿”。

因此,会议之上,办案组成员多倾向于此案应有黑社会走私团伙支持,根据明清文物多走京广铁路至珠海、广州、深圳,最终由港澳出海的路线。

指挥部当晚便制定了后续侦查的大方向:

立足开封,面向全省,辐射全国,伸向海外。

一时间,全国铁路,特别是京广线铁路方面,立时加大了排查力度,每包必检,每人必查。

警方巡逻排查

那段时间,相信有不少小伙伴们都会有很深的印象,每天晚上的新闻联播当中,经常有从火车站、列车上揪出文物贩子的报道。

在那段紧张的日子里,只要是身带着文物、仿制古董、工艺品上车的,基本都会引起警方的注意。

那段日子里,虽然开封博物馆盗窃案犯没有被缉拿归案,各地却陆续抓捕了不少其他偷盗墓穴、倒卖文物的黑道贩子。

就在铁路交通方面加大排查力度的同时,开封市公安局也在案发现场,紧锣密鼓地进行着地毯式的排查搜索。

30多名现场勘查专家,奋战了七十多个日夜,在方圆不到两公里的范围之内,反复搜索、提取着案犯可能留下的蛛丝马迹。

通过提取犯罪分子遗留在现场的109个物品、痕迹,专家对其进行科技检测、分析之后,刑侦人员初步判定:

当天晚上,进入现场的案犯有两名,其中一人身高1米70左右,身体强壮,年龄在25岁上下,穿一双回力运动鞋。

而另一名案犯,则在1米72左右,体型偏瘦,年龄在30岁左右,作案时,穿着一双弧型鞋子。

模拟案发现场

随后,办案人员又对现场留下的三个重要物证——红色平绒布、八个黑色票夹和一把玻璃刀进行了大规模溯源追踪。

为了查清这几件物证的来源,侦查人员奔走了全国22个省市、自治区的73个县市,挨家挨户走访当地的五金、缝纫、百货生产厂家、以及经营单位。

最终,在山西稷山附近的一个山沟里,找到了玻璃刀的生产厂家,通过筛查厂家建厂以来,所生产的数万把销售记录,最终归纳出了销售方向为:

内蒙古、吉林、黑龙江、石家庄和武汉市。

9月28日,办案人员又查到了票夹的生产厂商——上海奉贤县星新文具厂。通过调查类似票夹销售范围,发现这种票夹销售区域比较广泛,但和玻璃刀销售范围进行对比的话,不难发现,这里面有一个共同交叉的地方——武汉市

九十年代的武汉

三个物证中的两个,销售方向发生了交叉,也就是说:

很可能,犯罪分子是在武汉市,买到的这三个东西。

侦查人员的目光,一下子从全国范围聚焦到了江城武汉。

而最终坚定大家,将注意力押在武汉上面的,则是随后传来的另外一个消息。

神秘的“武汉来客”

9月29日深夜,郑州市金水公安分局负责人向开封市公安局驻郑办案工作组,反馈了一个重要的消息:

今年8月5日那天,分局这边接到了一起车辆被盗案件,被盗的车辆是一辆白色桑塔纳。

而据报案人反馈,早在7月29日那天,有三个人曾驾着挂军牌照“K43-1008”红色夏利轿车,来到了郑州市金桥宾馆,对方自称是军区的人,与报案人洽谈购车事宜。

金桥宾馆的记录

次日,这三个人再次找到报案人,要求试车,其中一人驾驶桑塔纳开出大门四十多分钟后,才返回宾馆。

过了几天,车辆便被盗了,报案人回过头一想,估计就是在对方试车的时候,车辆被人配了钥匙,这才事后被人轻易地开走了。

当金水公安分局负责人提及这三个人的姓名之时,驻郑工作组人员顿时眼睛一亮。

“陈纳德。”

这个姓名,办案人员此时是再熟悉不过了。

早在案情侦办初期,开封市公安局局长便通过电视讲话,发动群众们提供破案线索,同时开出了五万赏金,重金悬赏提供有用线索的群众。

武和平的讲话

很快,各种信息接踵而来。

据包公湖鱼场工人吴玉柱反映:案发当日的凌晨1点50分,他和同事巡湖之时,曾发现一辆白色桑塔纳停在博物馆附近。

随后,博物馆员工李娟及巡护工回忆,9月初,有两个住在东京大饭店的年轻人,曾三次来到博物馆参观,其中一人自称“武汉大学教授”,说是来开封参加“黄河中下游研讨会”。这两人来到博物馆器期间,还曾和职工、值班人员打听过夜间看护、值班的情况,与其他游客相比,非常不同。

而根据调查,当时开封地区根本就没有召开过什么“黄河中下游研讨会。”

随后,在对东京大饭店的调查当中,排查到了四个来此登记住宿的可疑男子:李军、唐国强、陈纳德,第四任未登记。

他们几人都有一个共同的工作单位:武汉铁路分局。

而经武汉方面查询,武汉铁路分局当中,并没有这几个人,这几个人留下的身份信息也全部是假的。

陈纳德,武汉,白色桑塔纳。

办案人员顿时锁定了这三个信息,当时河南省公安厅厅长李志斌在听完汇报之后,曾推断:

“桑塔纳轿车,可能就是关键突破口。”

这句话,最终还真的被其言中了,这辆桑塔纳后来成为了破案的关键,也成为了首犯临刑前依然耿耿于怀的败笔。

武汉街头偶遇

随着武汉方向的确定,指挥部迅速派出办案组人员,火速挥戈南下。

然而,武汉三镇,作为九州通衢,有着数百万的人口之众,茫茫人海,想要找到那辆白色桑塔纳,谈何容易?

工作组南下

一批批办案工作组南下,却都无功而返,最终,开封市公安局局长武和平亲自挑选精英人员,再次带队南下,抵达武汉。

此番,他所带的队员当中,有一对年轻的夫妇,男的叫王伟,是市局特勤队侦查员,女的叫李静萍,也是市局的工作人员。

之所以让他俩随行,很大原因就是王伟是武汉籍,对武汉当地很熟悉,根据局里安排,此番他和妻子带着女儿,以休假探亲名义,在武汉市区仔细摸排情况。

王伟负责侦查的区域,在武汉铁路分局、对面的军事机关、武汉大学这个区域的周边。

因为根据办案人员记录,当初“陈纳德”在郑州金桥宾馆买车时,曾提及自己是“省军区的”,而到博物馆参观又称自己是“武大教授”,东京大酒店里登记的又是武汉铁路分局。

这就说明,案犯很对这三个地方,非常熟悉,而且很有可能就住在这个附近。侦查重点区域,随后便压缩在了王伟所侦查的不到一平方公里的范围之内。

11月30日,上午十点左右,身着便服的王伟夫妇领着女儿在汉口南京路上,由东向西行进。在几人走到鄱阳街与南京路相交的十字路口时,一辆白色的桑塔纳从北面驶来。

王伟夫妻两人的目光,同时盯住了这辆车的车牌,只一眼,两人的心便禁不住狂跳起来,这辆车的车牌正是先前犯罪嫌疑人所驾驶车辆的车牌——“K43-1008”。

白色桑塔纳

王伟立即拦住了一辆的士车,众人上车后,王伟便亮出了身份:

“我是公安局的,请协助,立即跟上前面那辆车。”

得到命令的的士司机一脚油门,便向着前面的桑塔纳追去,拐了几个弯之后,白色桑塔纳最终停在了武汉海关大门外的北侧,随后两个人打开车门,走下车进入了海关大院。

而这一切,都被不远处,坐在的士里的王伟全部拍了下来,王伟让一旁的妻子赶紧找到附近的电话厅,立即向指挥部报告情况。

“目标出现了!”

指挥部闻讯之后,立即派人前去增援,然而,还没等到张天增等人赶到,白色桑塔纳车再次启动。

而这次,虽经的士司机奋力追赶,却最终还是失去了目标的踪迹,嫌疑人跟丢了......

当晚,经过辨认,驾车的司机正是东京大酒店登记为“唐国强”的男子,为重大作案嫌疑人之一。

得知消息的武汉市公安局潘贤仁局长立即表示:

“既然目标就在武汉,咱们挖地三尺,也要把他们给揪出来!”

当晚,武汉市公安局调拨三千多名警力,分别守在各主要街道、路口,严查过往车辆。

分守的警力

第二天下午三时,武汉交通大队民警便在武昌区小东门发现并扣下了那辆白色桑塔纳,不过司机和一同乘车的女人,却趁乱逃走了。

随后警方根据查看桑塔纳的发动机号,确认该车正是郑州金桥宾馆被盗的车辆,而被扣的驾驶执照上面显示,司机的姓名为刘进。

扣下的白色桑塔纳

刘进有重大作案嫌疑,而此时的刘进在哪里呢?

车被扣了,总不会不管不问吧。

为了不打草惊蛇,放长线钓大鱼,办案民警们忍住了主动出击的冲动,静静地守株待兔,等待着犯罪嫌疑人自投罗网。

果不其然,12月3日下午6时,一个叫杨长明的人,闯进了警方的视线,这人来到交通大队打听被扣的车辆,并要求取走白色桑塔纳。

“收网!”

指挥部一声令下,汉阳公安分局迅速出击,在汉阳区和平新村4门4楼处,将杨长明抓捕。

随后,在杨长明的梅岩村44号家中,警方又搜出了五件文物,经核对,全部是开封博物馆内被盗珍品。

在杨长明家中搜出的文物

经杨长明交代,警方初步获得了以刘农军(化名陈纳德)为首,伙同刘进、文西山、李军四人,盗窃开封博物馆的犯罪过程。

9月20日,刘农军等人盗窃博物馆后,开着桑塔纳回到武汉,刘农军让杨长明准备纸箱、空闲房子,随后杨长明又发现刘农军朋友彭坚、汪义强也来到自己找到的屋内。

杨长明看屋里放着的一个个包装整齐的箱子,问刘农军是什么玩意?

刘农军当时就告诉他:

“搞来的文物,说出去就要被枪毙!”

根据杨长明的交代,办案民警迅速展开行动,一张天罗地网开始从武汉,延展到广州、青岛地区。

贼酋的不甘

随着武汉地区的嫌疑人陆续落网,其他在逃的嫌犯也开始惴惴不安起来。

然而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任何犯下罪恶的人们,终究难逃法律的严惩。

1993年1月9日晚,根据指挥部的信息,青岛警方闻讯出击,一举抓获了化名凌达伟,潜伏在青岛的刘农军,此时的他正准备做整容手术,然后出逃至委内瑞拉。

随后,文西山、刘进、李军等在逃嫌犯也相继落网。

公安部门绘制的犯罪嫌疑人图像

自此,开封博物馆文物盗窃案所有嫌犯,全部落网,而博物馆所失窃的文物,也都悉数被追回。

李军被捕

根据办案民警回忆,最初主犯刘农军落网之时,自以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警方无法破案,因此对于警方的闻讯,非常抵触,对于警方的问话,大多避而不答。

然而,当警方后来提及那辆白色桑塔纳时,刘农军的心理防线顿时崩塌了。

原来,在盗窃文物得手之后,刘农军与众人分头躲藏之时,曾将桑塔纳交给刘进处理,临别时,刘农军千叮咛万嘱咐,让刘进一定不要再开车,不然会惹祸。

但刘进这个人,太爱玩车,在沉寂了几天之后,看武汉街头又没有什么异常,刘进便驾驶着这辆白色的桑塔纳,开始在街上兜风,可巧那天正好被侦查员王伟给撞见了。

一听白色桑塔纳,刘农军的头彻底低下了,最终不得不交代了自己伙同众人的作案事实。

自负的刘农军

然而,即便被捕,刘农军却依然很自负,当年他曾对武和平说:

“这个案件,如果只是我个人做的话,你们无论如何,也一定抓不到我的。”

到了这个地步,他还没有意识到那句老话的含义: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莫伸手,伸手必备捉,当他伸出贪婪之手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其未来必将锒铛入狱的下场。

1993年9月18日,开封“9·18”特大盗窃馆藏文物案的4名主犯被执行枪决,此时距离案发,正好一年。

犯罪分子被押赴刑场

29岁的刘农军,临刑前,懊悔不已,他对记者说他不过是想发财,让家人过上更好的日子。

但条条正路刘农军不走,却最终选择了那条不归路,又能怨谁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