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经婶儿 / 待分类 / ​1000块被卖,被拐35年后,一个名字叫“喂...

分享

   

​1000块被卖,被拐35年后,一个名字叫“喂”女人的史诗

2021-09-13  正经婶儿

只用了3天就帮被拐35年的老人回家。

电视剧都不敢演的剧情,在现实生活中,却真实发生了。

这位老人叫德良,是布依族人。

1985年的冬天,她被拐卖到河南辉县的一个小村庄。

因为语言不通,人们习惯喊她“喂”,她用古怪的语言回应。

一直到2020年,在志愿者的帮助下,她才终于找到了贵州老家。

德良回家那天,认识的不认识的人都坐在她家的院子里,事无巨细地问着:

“你们怎么找到的,花了钱没有?”“你妈家怎么样,都是吃白米饭吗?”“你们是怎么去的,这次回来了还会去吗?”

在所有人眼中,被拐35年还能找到家,这已经是最好的结局。

但只有经历过的人才明白,现实从来和童话都不沾边。

1985年的冬天,德良被人贩子拐卖到河南辉县的一个村子里。

李新梅的大姑花一千块买下了她。

她来的时候,只穿了一件单衣,耳朵被打的出了血,牙齿也掉了好几颗。

大姑肯花这个钱,一时德良实在太可怜,再找不到下家就要被人贩子扔掉了,二是想着买下来给李新梅的爸爸做媳妇。

一开始,父亲看不上母亲,觉得她又矮又小,又黑又瘦,死活不同意结婚。

但德良老实,只要指着锅、饭、麦子、种子、肥料她就会去干对应的活儿。

还会做精致的布艺,自己绣上彩色的花纹,和河南当地的图案都不一样,深得爷爷奶奶的喜欢。

大半年过后,父亲拗不过爷爷奶奶,同意跟德良结婚,并以自己的姓给德良取了名字,李玉荣。

就这样,一个陌生的名字被安排到一个陌生人的身上。

尽管有了名字,但李新梅的母亲被叫的最多的还是“喂”这个字。

她不会说汉语,学不会普通话,只会用古怪的发音加上手势比划。

同村人与她交流也是各聊各的,双方就没有在一个频道过。

久而久之,大家忘记了她的名字,跟她打招呼,都是直接拍她的肩,或者干脆叫她“喂”。

几年后,德良生下女儿李新梅和妹妹。

自懂事起,李新梅发现,母亲前额宽大,两眼深陷,长得跟村里的人不一样,行为还很诡异。

因为她的枕头下总藏着一把刀,刀柄向着床头外,刀刃向内。

李新梅把刀藏起来,但隔了几天又有新刀出现。

她问父亲,“我的妈妈到底是哪儿来的。”父亲说,“你妈是外国人。”

邻居也会告诉李新梅,你妈妈是越南拐来的。

在这个4000多户人的村子里,被拐来的德良是一个异类。

因为语言不通,德良经常和邻居吵架,每次她用手脚比划解释,又被当作挑衅。

送女儿去上学,长相让好奇的同学频频注目,“看,李新梅的妈好丑啊。”

到了学校,别的小朋友还会叫李新梅小哑巴,走在放学路上,身后又有人议论,“这就是那人的女儿。”

当李新梅第一次来例假时,发现这个母亲根本不懂生理卫生课,只能自己哭着到卫生院。

等到村里的街坊邻居都去弄白菜,或者干活挣钱,德良无法融入集体,只能在家发呆。

因为她笨到连电视机都不会操作。

到了青春期,李新梅彻底无法忍受德良,她不再和妈妈出现在同一场合。

有时候看到德良过来,也装作不认识,扭头就往家里走。

“会被别人指指点点,感觉挺自卑的吧,人家都是个正常妈妈,能说话,干什么都可以,你什么都不能。”

一直到李新梅毕业结婚那天,她才忽然对德良有了新的看法。

彼时,所有亲友都来帮忙,热热闹闹,只有德良站在人群中,局促彷徨。

“一个女人,被打被拐到一个完全不一样的地方,是你,你会不会害怕?”

一个要嫁到别人家,一个是被拐到别人家,那一刻,李新梅站在一个女人角度理解了德良。

“从一个女人的角度看,在那样的境遇下,她还能去对人好,去爱人,真的很伟大。”

此时的她想为这个叫喂的人找到家。

不仅因为她是自己的母亲,更是因为她也曾是一个女儿。

但寻找谈何容易。

刚被拐到河南时,德良自己就曾试着回家过。

那是李新梅4岁时,德良带着她和妹妹出了门,可第二天就被找到了。

事后,李新梅的爸爸训斥她说:

你能找到家,你要知道自己家怎么走,你就走。

你找不到要丢了怎么办?你还带着两个孩子,都被拐卖了怎么办?

教训归教训,事实上,全家一直都在支持德良找家。

李新梅的爸爸在大街上对着众人说过,要是能帮忙找到的话,要多少钱都给。

后来,父亲还带着李新梅专门去了县电视台,想登寻人通告。

但因为不知道具体信息,是哪里人,叫什么名字,只能作罢。

有了网络后,李新梅开始在网上发帖求助。

但网上鱼龙混杂,李新梅被骗了好多次。

有一次,同学说认识语言专家,可以听语音,于是她用一个月的生活费请人吃饭上网。

结果语言专家没见到,钱花了个干净,害得她只能在学校捡别人不要的馒头度日。

在那之后,李新梅便打消了帮母亲找家的念头。

一直到2017年底,父亲被确诊食道癌,在医院治疗三个月,效果甚微,最后在回家的路上断了气。

遗体抬进门,德良上去推了推他胳膊,然后大哭。

这是李新梅记忆中,母亲唯一一次大哭,是为了父亲。

德良自言自语地说,“你爸死了,我也准备走了,我也回家了,你们(姐妹)俩在这儿吧。”

她忽然意识到,母亲对父亲是有感情的。

“我父母之间应该是亲情吧,或者是更复杂的感情,我说不出来,但作为一个妻子一个女人我是能理解的。”

李新梅决定再次帮助德良回家。

这是一个女儿对母亲坚持的成全,也是两代女人之间的相互懂得和付出。

2020年9月,李新梅偶然在网上刷到了一条布依族语言的教学视频。

对方的语音听起来很熟悉,吃饭是“更号”,喝酒是“更涝”,和她妈妈发出口音非常相像。

她加了这个博主的微信,描述了妈妈的情况,想让他听一听,妈妈说的是不是布依语。

令人意外的是,这位博主一听李艳母亲的口音,就确定了她说的是布依语。

随后,一条关于“乡音寻亲”的短视频,被转发到各地的布依族群里。

来自不同地区的热心同胞们加入进来,思考着寻亲办法。

“这是一个临时的群”、“是帮那个河南大姐找家人的群”。

布依族分布很集中,人数也相对较少,所以很快群里就有了消息。

有人给李新梅发来贵州晴隆县的照片,德良一看就做出了高兴的表情。

随后又有人发来当地一张瀑布的图片,德良立刻指着瀑布开始讲话,并提到了晴隆县的布依名“哒喂”。

然后是晴隆24道拐的图片,德良马上指出了这个地方哪里有路哪里有房子。

就如同破案一样,通过仅有的信息,推理,验证,排除,锁定,最终尘埃落定。

看来,德良的老家就是在晴隆。

随后,一位布依族志愿者打听到,几十年前有一个被拐走的女子名叫“德良”。

曾经她还生过一个女儿,被人直接从怀里抢走了,至今下落不明。

不过好消息是,德良的父母,还健在。

于是李新梅对着妈妈喊出了“德良”,在愣了几秒之后,德良笑着说“就是德良啦”。

整整35年,有人在时间的驯化中,慢慢投入了新的剧本。

有人生长到某个阶段,依然记得曾经的乡音。

而它将指引家乡的孩子找到回去的路。

2020年10月17日李新梅和德良从郑州出发到贵州兴义。

这趟旅程跨越了1359公里,也跨越了德良的35年。

下午5点,志愿者们举起横幅“布依同胞欢迎孃良回家!”在机场接机。

德良手捧着鲜花,喜悦的笑容洋溢在脸上。

一到家,家里人就给德良准备了一碗米饭,喂给她吃。

这是布依族的传统从外面回来的人,要吃一口家里的饭,以后就再也不会丢失了。

女儿再见到自己的爸爸妈妈,爸爸妈妈再见到自己的女儿,有太多话要说。

而李新梅意外发现,德良在亲人面前奇迹般地“康复”了,用正常音量的布依语同她交流,完全没问题。

只是德良很少说话,一直抿着嘴笑。

“我妈的人生是空白的,她这一辈子范围就是爸爸、我、妹妹、还有孩子,没了。”

见面的那晚,这一家人从晚上7点聊天到了凌晨2点,试图填补德良35年的空白。

也是在这晚,李新梅才知道,妈妈枕头下总藏着一把刀是布依族的传统。

“如果经常做噩梦的话,就在枕头下面放一把刀。”

所以,德良害怕“高高壮壮的人”,见到类似的人,她就会扭头走开。

女婿每天出门上班,她就会在家里唠叨,外面坏人那么多,还要天天往外跑。

自己带人到家里给儿子上保险,她以为要把孩子卖掉,发了疯似的把外人赶跑了……

想到这里,李新梅泣不成声,原来35年,母亲一直在做一个噩梦。

好在现在,噩梦终于醒了。

不过德良在贵州的家呆了12天后,还是回到了河南。

因为贵州老家并没有能力收留一个突然归来的女儿。

父母没有收入,二弟德勇带着妻子在外打工,收入微薄,小弟德砖是贫困户,需要养四个孩子。

所以,李新梅就以小孙子为由把她哄回了河南,还答应她过年会再带她回去。

德良寻亲的故事讲到这里,有人说,这是上天的眷顾。

也有人质疑,帮他们找回原来的家庭,真的有意义吗?

这不会打扰另一个家庭吗?

有多少意义,作为外人不好评价,但无论怎样,寻亲者有权利找到他们的亲人。

从一个家到另一个家,也不是为了拆散,而是为了和解。

就像现在的德良,还是生活在河南,但她却不再孤独与落寞。

李新梅还打算去贵州买个小房子,方便德良回家。

由德良一手带大的孩子,也能偶尔吐一个布依语的词汇。

“那你愿意让你儿子学习布依语吗?”

“当然,那有什么关系。我爱妈妈,多个人懂她,是好事。”

女儿有了妈妈,孩子有了姥姥,一切都在向好发展。

德良找到家人之后,六盘水市又有布依族人仿效他们的做法,也帮一个被拐卖到外省的老人找回了家。

而那个帮助德良回家的志愿者群也保留了下来。

“不管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只要有人能看到,说不定哪天就会有奇迹发生。”

是啊,奇迹的发生,就是无数人情感连接的结果。

也希望未来,在被拐这件事上,尽量不做一个冷漠的局外人。

当我们不再冷漠,就意味着为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争取了更多的安全。

而对人贩子最大的严惩,就是让他们知道,我们憎恶他们,恨他们,我们会一直关注他们,看死他们!

最后,德良的故事,也给许多年代久远、线索模糊的案件提供了参考。

也许,到了对更多拐卖案件追偿的时候。

只要我们愿意努力,花一些心思,持一份决心,这样的悲剧,就会不再继续。

每一个被拐的孩子,都可以早点回家。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