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49660804 / 待分类 / 梁明院||“沪扬嘉珠”四地优秀诗人作品联...

分享

   

梁明院||“沪扬嘉珠”四地优秀诗人作品联展(六)

2021-09-15  昵称49660...

《城市山林》主题沪扬嘉珠四地优秀诗人作品联展(六)—梁明院(扬州)


本期编辑:雨佳

视频合成:美华

摄影:梁明院     王祥

朗诵:凉月如眉 任国茹



疫中河边 

小城的第五次全员核酸

可以出小区门

顺道河边打个秋风

快一个月了

菖蒲的叶子已泛黄

像远方的诗和远方

没有人的河边

鸟们在分树,分花,分虫子,分田地

它们成群结队

在丈量,在开发

全然不顾我的感受

一只白鹭

不知道还是不是原来那只

从新都桥到龙川桥

飞来飞去

是原来的那只吗

这片河上

晴光,风雨,甚至汹涌的气流

都是它的星辰大海

那条渔船还在

也是从新都桥到龙川桥

晚上下网

早晨收网

十多年了

他手里的浆

划过涟漪,风浪,又划过秋波

划向河的深处

河里的鱼也不知经历了几代

河边没人

风有点大

水面介于波与浪之间

也许还要再等一个节令

白露之后

才会看到秋波

不过此时看远处

似乎已共长天一色



看落日

白鹭之后

每天与落日遇见

在芒稻河

在廖家沟

白鹭、秋草、长河

平林、横烟、高楼

就少一个旅人

我来了

我就是望尽天涯的旅人

所以这里就成了

看日落最好的地方

落日越来越早了

也越来越快

过了四点后

节奏不由紧张起来

生怕稍一迟缓

到了河边就看不到了

看落日

变成了追日落

等到了那里

竟来不及伤感

看着它沉沉下去了

落日落在

对面楼头的一刻

白鹭从荷塘飞起

一只先喊了一声

随后一群

后面树林外鸟们

也大声喊起来

在天空划过

大桥的灯亮了

像繁忙不夜的机场上空

竟不知是出行还是归来

有些天我来得早一点

看看岸边无尽的秋草

我想把自己放逐到

芦苇、蒲苇各种苇的世界里

也站立在河岸

与落日组合

霜染的鬓发

老去的相思

都成为诗人的绝唱

我想把这些与落日说说

可真到了那一刻

只呆呆看着

一句也说不出

每天,夕阳从我这里经过

很准时

像老时光里的邮差

丢给我一封信

我看了一眼

收信人是“天涯人”

寄信人还是“天涯人”

我也是天涯人

寄给更远方的人吧

在西边

在青山的那一边

看着它远去

我也该走了

但我不忍回头

就只好向后退

像目送一位故人

这时天地像一个舞台

只有我们两个

在演一场送别的戏

其他都是舞台衬景

水杉树静穆庄严

芦花也定格在某个姿势

大地不语

天空背后灯光亮起

红,暗红,淡粉,灰

大幕徐徐落下

2020年冬至

傍晚没有去河边看落日,到处在传,它今天

停留时间特别短

暮霭苍茫,它目光含烟,退别而去,芦苇花

黯淡

此刻,西风收回凌厉,波平岸远

渔人的浆,一划紧似一划

远处,灯火的地方,冬酿酒已舀进杯中

马蹄声声,高铁隆隆

河岸正酝酿下一场季候,一番风雨,一番聚

无数消息,从枝头发出,装满旅人行囊

而今夜,有最长的时光可在灯下消磨,有酒

可祝寿,有一剪梅、如梦令,将枕边书,翻

过九九八十一页



深种心里的春江花月 组诗

白沙

它们的故乡在雪山、高原

在江流奔腾的途中

一路被打磨,也被收留

万里跋涉

它们是最早的一批移民

在扬子江边安顿、聚集

成为滩

成为洲

成为岛

白沙是沙

当第一根芦笋从沙里长出

一缕炊烟在芦苇荡中升起

月缺月圆,潮起潮落

洲上灯火明灭

一种叫做乡愁的情绪被酿成酒

无数个黄昏,带着思乡的游子归来

从此,这世上多了一个故乡

名字叫白沙

白沙非沙

有人自带流量,有人目带地方

这一片江滩

因了《春江花月夜》

你可以叫它白沙,也可以叫它别的

甚至,还可以重新命名

白沙,是一首诗

若虚

想着在一个有月的夜站成你的背影 

一顶相公帽,一袭月白长衫

可潮退岸长,海

已在几百里之外

我的心里深种一轮圆月

一轮初唐的月,此刻

它轻盈跃起,江上宝钻熠熠

天空流霜飞霰

花气来袭,是醉过千年的花雕

江边何人初见月

江月何年初照人

千年以后,你把自己站成江边孤峰

回不到那个月夜,后世的人只追问何处是白

沙,白沙在何处

却不再追问月还是那初见的月,人是否是初

见的人



开元寺

发黄的故纸里

隔空不散的钟声

你被叙述

是一千多年的余音

而今,祥云,一树桃花,九层佛塔

是否还记得

如云的袈裟,消失在沧海渺茫里

有人看见旃檀佛像的微笑了吗

是否是盛世里,一个人的悲悯

倒影在星北湖上

白塔河

她出场时,着萝裳,系蕙草

一叶小舟

穿行在蒲风荷雨里

她的眼里隐含白光,凌空高舞

这河上天地,无人知她来处

有人在月夜经过,曾碰上电石火光

河上消息像夏日黄昏的蝉鸣

直到几个男人裹白衣,持白套

白光倏忽,星夜黯淡

那时江潮很大,暮潮连着早潮

她随夜潮来到这无名的河上

后来被叫做“白獭河”

这河水是灵动了些

却到底不够庄严


扬州大鹏

江南之南  有大鹏翱翔





       美丽的扬州古城,有一座风光旖旎的大禹竹园,数百亩的竹韵清风之中,沐浴着一个诗书画的仙境——大鹏诗书画院。这里,静得能听见雪花落地的声音,来吧!我们真诚欢迎您的莅临,让我们一起抚琴,一起谈论诗词歌赋,一起研究书与画。

欢迎加入大鹏扶摇文学社

微信 邮箱投稿皆可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