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捡漏 / 待分类 / 杨岚 | 他,悄悄地走了​

分享

   

杨岚 | 他,悄悄地走了​

2021-09-15  时光捡漏

时光捡漏 您生活的笔记本 时光捡漏 


『时光捡漏』您生活的笔记本


         ——深切悼念郭鉴明老师

从得知郭鉴明老师生病至去世的消息,前后只有3小时。虽说我与他见面的机会并不多,但还是感到了震惊、难过、与自责。

那天下午,在送他最后一程的路上,我开着车子,脑海里反复地播放着与他相遇与几次短暂交流的场景。

2018年,一个雪花纷飞的午后,我开着车,带着填写好的作协入会申请表,两本发表过作品的杂志,还有两张照片,去宝鸡作协办入会手续。那是我开始写作并正式向一些平台投稿一年以后的事。作家这个称呼于我而言,只是小时候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从未想过有一天我会因为写作而加入一个组织,更不敢奢望,会用得上“作家”这个称呼。

由于路面结冰轮胎打滑,车子驶的很慢,但我的心情是激动的,并且还有着那么一丝丝的骄傲。并不是感觉自己文字有多好,只是觉得除却医生这个称呼外,我还有了一个听起来更为高大上的称呼——作家!

虽然,至今每当有人称我作家时我都感觉惭愧,但我会因此而更加努力,我相信,终有一天,我会对得起这个称呼。

那是一座有些年代感的楼房,车子开到楼下后由于没有公共停车场,我只能驶进就近的院子。门卫不让进,说那是单位的院子,里面地方小,外面的车辆不得入内,怕堵了领导的车子挨骂。可是附近再没有可以停车的地方,又不敢违章停车,所以我只能给门卫说好话,说我只是去作协交一个表,很快就下来,不会碍事,并留了电话号码后,门卫才勉强同意。

下车时我忽然意识到,初次见面,空着手不太好,于是就顺手从后备箱里拿了一盒铁观音。

陈旧逼仄的楼道,有些地方还用木板隔着,我心里想,作家协会应该是一个群英荟萃之地,怎么会在这样破败的地方办公呢?这多少折损了一些我心目中作家协会的高大形象。

找了一圈,终于找到了挂着市作协门牌的办公室,我敲门,来开门的正是郭鉴明老师。

办公室不大,但很整洁,办公桌上摆了不少的书,与冒着热气的茶杯。郭老师热情地让座,沏茶。

对他的第一印象,感觉他人长的有些粗犷,笑起来很喜庆,表情甚至有一点点夸张。出于职业习惯,感觉他的牙齿很白,还微微有点龅,让白显得更加突出。

外面天寒地冻,屋内茶香氤氲,还有他热情的接待,让办公室有种暖暖的感觉。

他知道我的来意。我将手里的资料递与他,又简单聊了几句,聊起我们单位他认识的人,恰好我也熟悉。

他与我开玩笑,说欢迎我,作协又多了一位美女!我竟然不知该怎么接,只是尴尬地笑了笑。

我是个不善长聊天的人,有时候别人一句幽默的话,遇上会接的人,可能一下子就能拉近两个陌生人之间的距离,而我竟然接不住,有时候,就连笑,也会有些困难,搞得人很尴尬。就像有人递给你一个精美礼品,本该高兴,说几句欣赏赞美,或是感谢的话,但我却没接住,直接掉在地上摔得粉碎,冷了场……

担心车子堵了人家领导的道,让好心的门卫受批评,于是我将带来的茶叶放在茶几旁,说初次见面,一点小心意,然后起身告辞。可万万没想到的是,郭老师坚决不收,他说感谢,心意领了,但茶叶不能留。我说郭老师,一盒茶叶而已,没有别的意思,我知道文化人都喜欢喝茶。可他却坚持,说我入会是符合入会条件的,不然别人会说是因为他收了礼。

不能破了人家规矩,我哑然……

一盒茶叶而已!我心想。

这次轮到我尴尬了!

我不好意思地提着来时的那盒茶叶,用最快的速度下楼,开着车子离开……

第二次见面,我已然成为了作协的一名会员。初次参加作协的讲座,难免心里有些紧张。到达时会议室已经坐了不少人,都是陌生的面孔,只与郭鉴明老师有过一面之缘。我看到他就坐在第一排。

没敢与他打招呼,因为上次的事不好意思,另外,心里还有些侥幸,想着他是领导,我一个新入会的毛毛兵,他还不一定记得我。于是就找了后面的位置坐下。

他上台讲话,是那么随意,就像老朋友一起聊天,还用当地话不时地开着玩笑,粗犷的脸上笑容有些绚烂,每一句都是笑场。

职业习惯,还是那种感觉,他的牙齿很白,似乎,还有一点点龅。

他的笑很有感染力,他一笑,我也忍不住想笑……

我是上班族,写作只是我一个业余爱好,但自从加入了这个组织,我不再浪费时间,只要有空就去读、去写,生活变得更加充实。也因此而结识了不少文友,我们相互学习,互相鼓励,人也变得自信起来。

就在前不久几个文友聚会,大家因过于熟悉而不拘小节,席间相谈甚欢。有人当笑话讲起了郭鉴明老师对我的最初评价。他学着郭老师的口吻说:

“郭(那个)杨岚么,入会时,我看郭女娃儿人长的还怪漂亮滴,各厄尔(我儿)见我连个招呼都不打,还高冷的不行!”

笑场……

我想复制原话,为了更有场面感。

说真的,我听了后差点笑死。我说郭老师咋那么可爱呢,我哪儿敢在他面前高冷,那时候我看他是领导,不敢与他打招呼嘛……

当然,后面我们也有过几次接触,我相信后来他对我的印象不会再是最初那样。就在一个月前,我在写作群里转发自己的作品,还看到他给我点赞。

可是,怎么也没想到他会突然离去!

当我得到他正在死亡线上挣扎的消息,握着电话,我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来。说真的,我心里很自责,我想,都怪我平时疏于联络,不然他生病怎么不告诉我?如果找我,至少,我可以帮他在我们医院找个医生看看!如果我知道他生病,就算不能帮别的,至少,我还可以去看看他,让他知道“杨岚个女娃,其实一点也不高冷,还是个热心肠,很重感情哩!”

可是,他却没给我这个机会,悄悄的走了。也许,他并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还有我这么一个人,在为他的离去而难过,而自责……


END
版权归“时光捡漏”所有

作者简介

精彩回顾





©原创作品  授权发布(公众号转载须联系授权)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