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月澜曦 / 待分类 / 一窗冷雨,一枕新凉,谁看尽旧时书,谁洒...

分享

   

一窗冷雨,一枕新凉,谁看尽旧时书,谁洒尽今生泪

2021-09-15  水月澜曦

我如果想你,该会是在一个秋天,哪怕剩下寒枝,仍有淡墨烘托;哪怕岁月寒凉,也能读取时光的味道。

我如果想你,该会是在一个雨夜,哪怕繁花落尽,仍有回忆入梦;哪怕旧时书寒,仍有相思如昨,婆娑于眼,宁静于心。

我如果想你,便把心事都开成花,让清风来照顾;把心事都磨成墨,让素笔来倾诉;把心事泡成茶,让光阴来慢品。

他有冰洁的情怀,有如水的禅心,却又有一颗悲悯的心,一段秋风画扇的故事。

他的相思,落在时光的河里,沉在忧伤的词里,又开在春日的枝头,落在清秋的雨里,匆匆地将你我抵达,又无声地远去。

那些故事,时光沧海;那些情意,姹紫嫣红开遍。

临江仙·点滴芭蕉心欲碎

清. 纳兰性德

点滴芭蕉心欲碎,声声催忆当初。欲眠还展旧时书。鸳鸯小字,犹记手生疏。

倦眼乍低缃帙乱,重看一半模糊。幽窗冷雨一灯孤。料应情尽,还道有情无?

雨打芭蕉的夜,谁的江湖入了梦,秋宵睡足芭蕉雨;谁的禅心入了画,雪打芭蕉;谁的情思入了乐,雨打芭蕉,诉尽人间相思意。

此夜芭蕉雨,何人枕上闻。

汪曾祺《人间草木》:逝去的从容逝去,重温的依然重温,在沧桑的枝叶间,折取一朵明媚,簪进岁月肌里,许它疼痛又甜蜜。

或许,我们都曾在某个路口走散,岁月才有了沧桑;或许,我们都曾在某段时光里碎过,往事才有了伤口。

我们曾路过多少这样的景色,曾经姹紫嫣红开遍,如今风清云淡走遍,不待回首,已是百年身。

往事的伤口里,收留着所有关于爱情的痴念、眷顾、隐忍、不安、绞痛。

多少年后,当时光带走你的影,当岁月漂去旧的伤,却依旧可以,在一朵花上,温柔地看见你,在一本书里温柔地摸到你——疼痛又甜蜜。

点滴芭蕉心欲碎,声声催忆当初。

芭蕉声声,风雨入耳,多少撩人的情思,将往事一一注解;多少情意缱绻的呢喃,将眉弯里的相思,一一说遍;多少回忆的入口,此去经年,每一个雨夜,从这里返回往事,追忆年华。

忆当初,碎了的,不但是心,还有那些光阴;伤了的,不但是人,还有那些往事。

欲眠还展旧时书。鸳鸯小字,犹记手生疏。

三更夜,霜满窗,月照鸳鸯被,孤人和衣眠。

旧时书里,墨痕依旧,鸳鸯小字里,似乎还有那人的一颦一笑,一举手的温柔,一低头的娇羞。

然而,本以为是一生一世一双人,谁知终是红颜薄命,情缘苦短。她成了他词里一段彷徨的心事,小窗独坐的相思。

倦眼乍低缃帙乱,重看一半模糊。

旧时书里,一页页翻过,曾经的岁月一寸寸在心回头回放。缃帙乱,如同词人那散乱的心事,回首时,泪眼已婆娑。

若可以,他愿时光永驻,他愿就停留在这一刻,在清醒与迷蒙之间,梦中或有那年的人相依偎。

幽窗冷雨一灯孤。料应情尽,还道有情无?

一窗冷雨,一盏孤灯,故人来入梦,又渐行渐远。

流淌的时光里,那么多的爱与恨、悲与欢,都成了飞蛾扑火,最后连灰烬都没有。

可我们依旧渴望可以遇见一个人,许你不老的相思,许你疼痛的甜蜜,许你朦胧的情意,许你低眉的欢喜。

清秋时节,撑一把伞,路过一片荷塘,看一池疏雨,落落情怀,见池中莲荷,落尽最后的花朵。

有如一段老去的爱情,凋零的往事,想起那句诗:留得残荷听雨声。此间诗韵,让凉薄的心,迟来的梦,都有了一种无言的美丽。

爱情有时就是一种伤,甚至都还没来得及轻轻的一个碰触,便惊涛骇浪般,让你轰轰然悸动。

爱情有时也是一种殇,一生有一份回忆,便已足够,仿佛一生与你的印记,紫燕黄蝶,白石绿柳,碧水青烟,到最后都留了白,素的影,淡的痕。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