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临酒把2 / 鲁迅 / 民国第一师生恋:“小刺猬”许广平,如何...

分享

   

民国第一师生恋:“小刺猬”许广平,如何激发了鲁迅的恋爱技能?

2021-09-15  风临酒把2

鲁迅的一生中,跟两个女人有着婚姻关系,一个是有名无实的原配朱安,一个是有实无名的爱人许广平。

有人说,他就是一个渣男,娶了人家朱安,却让她守了一辈子活寡。后来遇到了自己的学生许广平,老牛吃嫩草,玩什么师生恋,这妥妥的渣男一个啊!

其实鲁迅本身是一个矛盾的人,在他的身上兼有传统和新式两层价值观念。而且这种价值观念的差异不仅仅体现在他的诗词和文章中,同样也体现在他的感情生活中。

杨角风谈晚清民国人物第126期:鲁迅被动技能之撩妹:相貌平平的许广平,怎么就让鲁迅欲罢不能?

文章图片1

一、

作为新文化运动的先行者,很难让我们相信,迅哥竟然娶了一个大字不识,有着三纲五常思想,且裹小脚的女人!

其中跟朱安的婚姻,鲁迅一直是抗拒的,连回国结婚都是母亲把他骗回来的,鲁迅终归是拗不过自己家老太太。洞房花烛夜,人家都是春宵一刻值千金,鲁迅却歪着头流了一夜泪……

为此他曾经自嘲过:

“不是我娶新娘,而是老太太在娶媳妇。”

由于父亲早逝,一向注重孝道的鲁迅,自然把老太太的意见放在首位,即使委屈了自己,也要成全母亲,关于这段感情,鲁迅评价:

“这是母亲给我的一个礼物,我只能好好地供应它,爱情是我所不知道的。”

鲁迅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是男人,就有着最原始的冲动。有时候想想,他完全可以像郭沫若或者徐志摩一样,虽然不爱原配,但不妨碍入洞房,毕竟这种事情,灯一关,还不是一个样。

可鲁迅偏不,跟朱安结婚后,俩人是既不吵嘴,也不打架,甚至也不说话,当然,更不可能睡觉。鲁迅爱写日记,可是翻遍他所有的日记,记录朱安的地方,只有一处,在1914年11月,他曾写道:

“下午得妇来书,二十二日从丁家弄朱宅发,颇谬。”

一句“颇谬”,足可见鲁迅对朱安的看法,从脚开始,直接到脑袋,就没一处让他满意的!

文章图片2

二、

有人说,鲁迅可能是颜控,毕竟文人嘛,风流倜傥,朱安的长相,实在是有点,难以下口。

关于这一点,还真不好抬杠,毕竟男人在美色面前,能撑得住的,确实没有几个。但鲁迅并不像我们理解的那样,若是真心不爱原配,又不想憋着,他完全可以另寻新爱。

可是,跟朱安结婚二十年,鲁迅都在过无性的生活,若不是后来遇见了许广平,甚至这种无性的生活将伴随他一生。

当然,禁欲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为了压制欲望,鲁迅也受了很大的苦,他的好友郁达夫就曾讲过:

“正当壮年的鲁迅为压抑欲望,特意穿单裤睡硬板床。”

正所谓吃饱了,穿暖了,才会想欲望的那些事情,鲁迅一直让自己睡觉都不舒服,自然也就能消除一部分欲望。

由于长期禁欲,也导致鲁迅的性格变得更加偏激,这段时间他写的文章,也愈加愤世嫉俗,遇到不顺眼的人,也变着法地骂人家,为此鲁迅自己也说了原因:

“个人如果不得已过单身生活,不合常态,生理变化不免导致心理变化,变得偏执,变得世事无味,人物可憎。”

为了摆脱这个处境,他甚至想让朱安以妹妹的身份再嫁,可几次提起,朱安都以死相逼,最终未能如愿。而且,周家老太太寿命挺长,一直活着,鲁迅自然有所忌惮,更不敢提离婚的事。因为对于朱安这种受封建思想束缚的人,离婚就等于要她的命。

文章图片3

三、

在遇到许广平之前,鲁迅对于有关爱的,有关性的,都理解得相当片面和偏激,用学者孙郁话讲就是:

“在鲁迅笔下,求爱与爱,都是畸形,破碎的,甚至是丑陋的。”

转眼二十年就过去了,鲁迅也一晃成了四十多岁的大叔,1923年秋天,他来到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讲课,而这一来,让他遇到了真爱……

作为学生的许广平,虽然长得人高马大,但总喜欢坐在第一排听课。她对鲁迅的第一印象,也是主要关注点就在头发上面,鲁迅标志性两寸长头发,粗而且硬,笔挺的竖立,颇有“怒发冲冠”的感觉。

鲁迅嘛,都这么大年纪了,再加上许广平确实相貌平平,自然也无法吸引鲁迅的注意力,所以他当时对她并没有什么印象。

鲁迅的课还是相当有意思的,讲话幽默有趣,本人也长得很有特色,用同学们评价他的话讲就是:

“怪物,有似出丧时那乞丐的头儿。”

就这么个形象,却深深打动了许广平的心,随着许广平不停地向鲁迅提问题,这种情愫也慢慢在心中散开。

1925年3月,女师大发生了反对校长杨荫榆的学潮,史称“驱杨运动”。许广平作为这场运动的骨干成员,内心却也迷茫,为此她鼓起勇气给鲁迅写了一封信。

或许是被信的内容打动了,也或许是出于为学生排忧解难,鲁迅给许广平回了信。

文章图片4

四、

一来二去,俩人书信愈加频繁,等到鲁迅发现不对劲想刹车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1925年3月到1929年6月间,两个人一共写了137封信,完整记载了许广平跟鲁迅四年相恋的爱情轨迹,这些书信收录在《两地书》中。

面对这段感情,鲁迅一开始是理智的,甚至有点惊慌,他知道,自己根本不配恋爱,因为他根本无法给予许广平应有的名分。

许广平为此对鲁迅问了一个深入灵魂的问题,为什么不敢爱,真的要为这旧社会牺牲掉全部生命吗?

终于,冲动战胜了理智,已经步入中年的鲁迅,第一次体会到了恋爱的魅力,并一发不可收拾,无法自拔:

“我先前偶一想到爱,总立刻自己惭愧,怕不配,因而也不敢爱某一个人,但看清了他们的言行的内幕,便使我自信我绝不是必须自己贬抑到那样的人了,我可以爱。”

鲁迅所爱的许广平跟原配朱安有着明显的不同:

从出身来看,两者类似,都是富裕家庭,但鲁迅最在意的几件事上面,两者截然不同。当初鲁迅跟朱安定亲,鲁迅是提出过几个条件的,其中就有放开缠足,进学校读书。

显然,朱安骗了鲁迅,既没有去读书,也没有放开缠足,还是用封建女子的标准要求自己。甚至婚礼当天还出现了下花轿时,故意穿的大号鞋子假装未缠足,但中途掉落的滑稽之事,这让鲁迅大为失望。

婚后,鲁迅也曾尝试跟朱安交流,可惜她一开口就暴露了自己的愚昧,这让鲁迅彻底绝望。

文章图片5

五、

但许广平,出身这一块确实比朱安要高一些,但对待这些封建陋习上,却有着跟鲁迅一样的“叛逆”。

许广平出生才三天,就被许配了人家,定了娃娃亲,而这样做的目的只为了提升家族影响力,可见,许家本身也存在很多封建陋习。

等到她八岁的时候,母亲开始给她缠足,但是她死活不肯,甚至以死相逼,最终母亲妥协。

等到看到哥哥们读书后,她也喊着要去读,父亲只肯让她用土话读书上私塾,哥哥们却能用官话,许广平自然不干,最终父亲妥协。

等到长到十三四岁的时候,许广平知道了自己定娃娃亲的事,立马不干了,但碍于父亲威慑力,未能如愿。等到父亲去世后,她立马请求二哥帮忙,取消了婚约……

从后来许广平能就读女师大,就能看出,她读书好,好读书,在《两地书》中有记载:

“因为渴慕新书,往往与小妹同走十余里至城外购取,以不得为憾。”

而且许广平颇具反抗精神,在认识鲁迅之前就已多次参加游行,比如五四运动,比如前面提到的“驱杨运动”。

而“驱杨运动”又跟鲁迅脱离不开干系,毕竟当时的鲁迅是大力支持许广平的,认为女师大校长杨荫榆推行奴化教育,女学生们应该奋起反抗。

也正是这场由鲁迅指导许广平主导的“驱杨运动”,让鲁迅深入了解了此女生,并陷入了爱恋之中。

文章图片6

六、

而他们两个从相识到相爱的整个过程,都记录在《两地书》中,我们来节选1925年的部分书信,来一睹鲁迅被许广平激发的撩妹大法:

信是从许广平开始的,以下内容都是杨角风整理简述版:

鲁迅先生:我是你的小迷妹,每天都期待着听你的课,如今迷茫了,所以找你倾诉。我现在超级不爽我们的杨校长,她弹压异己,收买学生,还奴化教育。这个世界糟糕透了,活着太辛苦,请问先生,如何让生活变甜一点?——小学生许广平。

鲁迅收到信很惊奇,于是也给回了一封信:

广平兄:在学校尚且如此,出了校门更是这样,只是学生们见识不到罢了。至于怎么让生活变甜一点,我的建议是吸烟,毕竟苦痛是与生俱来的,没办法。咳,人生就像一场戏,人人都是演员,我能怎么办,我也很忧愁啊!——鲁迅。

许广平再回信:

鲁迅先生吾师左右:收到来信吓我一跳,我是女生啊,先生怎么在我贱名后加个“兄”呢?莫非是跟我开玩笑?对于教育啊,我是看不懂了,它培养这么多人才干嘛呢?我确实玩世不恭,这不是处事的好方法,可是我又不想同流合污,也不想死在战壕里。——小学生许广平。

鲁迅再回信:

广平兄:哎呀,你误会啦,我只跟亲近的人称呼“兄”,跟“哥哥”意思不同。教育嘛,就是为了培养适应环境的机器罢了,归根结底就是“利害”二字嘛……天色已晚,我要睡觉了,晚安!——鲁迅。

文章图片7

七、

如果说一开始的画风俩人还算是探讨算是“学术”问题吧,等到后来俩人的书信,就完全变了一个画风:

鲁迅先生吾师左右:

既然先生愿意用这个“兄”字称呼我,那就用吧,先生喜欢就行!虽然教育在培养适应环境的机器,我就这样吧,活在当下,不过有点悲观罢了。但先生您不能悲观啊,你是老师,你教育学生乐观起来。还有先生给我写的信,比上课还有意思!

广平兄:

最近太忙了,现在才回信,算了,不想那么多了,对小孩子教育不好!

鲁迅先生吾师左右:

先生,我听他们说,你昨天提前去看了《爱情与世仇》,哎呀,谁这么缺德骗你去看的,这部戏太辣鸡了,演技根本不在线,就是骗钱的,不值得一看。我最近因为学校的事,心情很不好,杨校长的行为让我很不爽,挺杨者还写文章给她洗白。我大事干不了,当个马前卒摇旗呐喊还是可以的,先生认为呢?

广平兄:

啥也别说了,那天的戏啊,我也是逢场作戏,为了筹款才去看的。至于你的迷茫,我也不多说了,你就加入我的团队吧,我们一起做大事。

鲁迅师:

那个薛先生又跳出来搞笑了,真是笑死我了,教育部来人,他看到驱杨的报就给撕下来,捧满了双手,真真笑死我了。

广平兄:

啥也不说了,我又组了个社团,缺笔杆子,你快来加入吧!

鲁迅师:

我现在愁啊,你说风潮也闹了好几个月了,怎么最后成了瞎闹呢,苦闷,苦闷,哭……

广平兄:

本来有些话啊,我可以当面跟你说,可是啊,人多口杂,咱俩就算只是打招呼,说句吃了没,天气真好,别人也会说闲话,造咱俩的谣。另外,我觉得小鬼的苦闷,在于性急。

鲁迅师:

闹了半天,薛先生又回来了,苦闷,苦闷,哭……From你的小鬼。

文章图片8

八、

在这种书信来往中,换谁也扛不住啊,即使是鲁迅,也在一声声的夸奖中,一句句的调皮中,一点点的求解声中被俘获!

后来的书信,就是暖暖的情话了,比如鲁迅去厦门教书时,跟许广平分隔两地,他写信说:

“听讲的学生中有女生五人,我决定目不斜视,而且将来永远如此,直到离开厦门。”

由于经常去邮局等回信,鲁迅还丈量出八十步的距离,写着八十步很短,思念却很长。甚至有时候为了快点邮寄书信,他还半夜翻越栅栏,将书信投放进邮寄桶,为此许广平还特意命令他不许再翻越栅栏。

有时候,许广平还会寄东西给鲁迅,比如有一次邮寄了一件亲手织的背心,鲁迅收到后就穿上了,还拍了一张照片寄回去:

“背心已穿在小衫外,很暖,我看这样就可以过冬,无需棉袍了。”

更让人没想到的是,被激发了恋爱技能的鲁迅,也会用甜言蜜语哄女孩子,比如称呼许广平为“乖姑”、“小刺猬”等:

“其实并未大谈,我现在只望乖姑要乖,保养自己,我也当平心和气,度过预定的时光,不使小刺猬忧虑。”

许广平则称呼鲁迅为“小白象”,后来他俩生的孩子外号是“小红象”,鲁迅哄孩子的时候会唱儿歌:

“小红,小象,小红象;小象,红红,小象红;小象,小红,小红红~”

快乐总是短暂的,鲁迅跟许广平相爱十年后,因病去世,财产也分给了原配朱安。后来朱安活不下去了,许广平还对其进行了救济,1941年被日本人抓到后受尽折磨,一时间断了救济,朱安还说她克扣自己生活费。

说到底,许广平带给了鲁迅一段很完美的爱情,虽然最终她没得到什么名分,但爱,足够了!

文章图片9

用鲁迅病重期间写给她的诗做结局吧:

“十年携手共艰危,以沫相濡亦可哀,聊借画图怡倦眼,此中甘苦两心知。”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