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晟堂 / 名医名方 / 【韩玉森:奇方秘方】

分享

   

【韩玉森:奇方秘方】

2021-09-16  昊晟堂

五虫四藤汤治疗偏瘫处方:蜈蚣3条,地龙,忍冬藤,钩藤各15克,乌梢蛇,地鳖虫各9克,全蝎6克,鸡血藤25克,络石藤20克,黄芪90克,丹参30克

加减:1:神智不清者加菖蒲,远志, 2: 偏头痛者加茺蔚子, 3:血压偏高者加珍珠母,磁石,牛膝,4:肢体麻木者加姜黄,桑枝,5:语言不利者加菖蒲,生蒲黄, 6:痰盛者加天竺黄,南星, 7:大便干燥者加积实,酒大黄,8:小便不利者加车前草,旱莲草,9:肝火盛者加龙胆草,栀子, 10:失眠者加女贞子,朱砂, 11: 腿软无力者桑寄生,狗脊。


韩玉森教授一副中药治愈的面瘫:
患者恶寒发热一天,头晕,吐词不清,既往无高血压病史,查女 70岁 急性病容,左侧面瘫,没有皱纹,舌深向患侧,患侧麻木,四肢无偏瘫,舌红胎略白,脉搏六部浮紧而数。按照以前的经验一般要开牵正散加减治疗的还要配合针灸,现在的情况实在是不好治疗,寻思良久,决定开个小续命汤 ,辩证;风寒外袭 中于经络
桂支10 川芎 10 麻黄10 附子15(先煎30分中)人参10 防风10 黄芩10 防己12 甘草10 杏仁10 生姜10 一副,水煎30分钟温服,每天2次口服 。

痹证是肢体、关节、肌肉疼痛重着、麻木肿胀、屈伸不利、甚至关节变形的一类病症。(其重者,或久病累及脏腑,此文暂不论)。病变涉及肌肉、韧带、肌腱、关节、滑囊等组织,以疼痛为主要症状,现在统称为风湿病。“风湿”有广泛意义,现代医学所称风湿、类风湿关节炎、增生性关节炎、僵直性脊柱炎、颈腰间盘突出症、颈部肌纤维炎、慢性腰纤维炎、膝关节滑囊炎、痛风等等,都可以痹症论治。古今医家有着丰富的理论和方药治疗痹症,此文仅就自己的治疗经验论及痹症治法。医海一瓢,管窥之见。

、韩玉森教授论痹:“夫风之为病,当半身不遂,或但臂不遂者,此为痹”;

麻黄汤证“身疼腰痛,骨节疼痛”;

附子汤证“身体疼,手足寒,骨节疼”;

真武汤证“四肢沉重疼痛”;

瓜蒌桂枝汤证“身体强几几(ji音)然”;

“太阳病,关节疼痛而烦,脉沉而细者,此名湿痹”;

“湿家之为病,一身尽疼”;

“风湿相搏,一身尽疼痛”;

“湿家身疼痛,可与麻黄加术汤,发其汗为宜“;

“病者一身尽疼,发热,日 所剧者,名风湿.....可与麻黄杏仁薏苡甘草汤”;

“风湿相搏,身体疼痛,不能自转侧,桂枝附子汤主之,若大便坚,小便自利,去桂加白术汤主之”;

“风湿相搏,骨节疼烦,掣疼不得曲伸,近之则疼剧..甘草附子汤主之”;

“血痹,阴阳俱微....外证身体不仁,如风痹状,黄耆桂枝五物汤主之”;

“诸肢节疼痛,身体尪嬴......桂枝芍药知母汤主之”;

“病历节,不可曲伸,疼痛,乌头汤主之”;

“腰以下冷痛,腰重如带五千钱,甘姜苓术汤主之”;

不厌其烦,韩玉森教授论述,可见涉及风、寒、湿、虚之治,可为治痹之祖法祖方,临证若遇汤证相符者,可对号入座,投无不效。

二、韩玉森教授辨证与辨病:痹证这一名称,范围极广,如上所述,每一个病都有本身的病理变化特点,即使辩证为同一证型,其临床治疗与预后都不尽相同,异病同治只是就其治疗原则而已,而具体选方用药则有细微的差别,若不辨病而只辨证,治疗就不能丝丝入扣,疗效自然就受到了影响。临证时要结合医学检查作为参考,在辩证论治的前题下,选用针对性的药物能提高疗效,但如果只辨病,用现代的中药药理来指导用药,而弃辨证以不顾,反而弄巧成拙。我认为辨病的重要目的在于明白各种痹病的内在病理变化,而确定治疗方案。如俗言所谓的风湿疼,乃是受寒湿,或久卧湿地所致,只有主观症状而无客观体征,更无医学检查阳性指标,治疗对症就可,多予外治法以制疼,若病史长久,可内服汤药,祛除寒湿即可,不予深探;而关节炎,内风湿之类有明显的阳性体征,医学检查也有具体的指标,且多为顽疾,治疗就不是那么简单了,必须有个过程,以内服药物为主,外治为辅了。颈腰椎间盘突出症若能明确诊断,就有别于所谓的肌肉纤维组织炎,治疗就有个轻重,下手就有个缓急了。总的来说,辨病可为辩证的辅助。

三、韩玉森教授痹证缓急:既然能辨明病的类别,治疗就有个缓急。急则治标,缓则治本。痹证以疼为主者,外治之法不可不讲,对于痛有定处且不可忍者,我常喜用外治之法以解急时之苦。常备下两法以应急。一是外擦酒剂,取川草乌、肉桂、白芷、姜黄、樟脑等泡酒备用,遇有疼急者,给予外擦;或取二乌、麻黄、细辛、干姜等炸药油下广丹为膏,次下乳没、樟脑细药摊膏药外贴。也可配以针法、灸法。病轻者即可临床治愈。此二法主要是针对没有热象者,若是热痹,用也无功甚或加重。

四、韩玉森教授辨治心法:痹证病情复杂,常难辨虚实寒热,给治疗带来了困难。且现在不像古时,只有中医看病,往往病才发生时多求治于西医,有侥幸治好者,但大多到找中医治时,已是沉疴固疾了,更给治疗带来了难度。常讲风寒湿三气杂至合而为痹,其风盛者虽有麻木、沉胀、肿痛等症状,但以游走不定表现者为行痹;其寒盛者,以疼痛为主,虽有关节肢体苦楚相互牵引等症状,但以阳时、晴天为轻,阴时、雨天为重为痛痹;其关节、筋骨、肌肉沉重明显,象有重物附着,或局部肿胀,或顽麻不仁,虽有酸楚疼痛却不甚严重,游走性也不甚明显,为湿盛,为着痹。此三者,理论上讲很明白,就如切脉一样,心中了了,症状难以辨的很明,临证总是不易细分,多疼痛、重着、游走兼见,;若以脉辨,其浮、弦、紧、滑、濡、弱、沉、缓在三痹证中均可见,然迟脉与数脉为寒热之最对待脉象,鉴于此,寒热可分,且热痹之患处红肿、局部发热、或全身发热、或患处喜凉、甚者手不可近、或舌干口燥、尿赤便干,与风、寒、湿三症之表现最易区分。其风、湿常为兼证,有风寒、风热、寒湿、湿热之辨,故以寒热为纲领是捷要辨法。

若无明显热象者即可认为寒证,治以温经散寒,兼风者多游走、兼湿者多重着。上部多风,颈项部为病,强急不舒,重用葛根,威灵仙;上肢麻木疼痛,重用桑枝引经,可用三五十克,黄芪桂枝五物汤为首选,黄芪常用三十克,再加姜黄止疼,防风祛风;腰部用桑寄生、续断、杜仲、怀牛膝以强肾,胀痛用小茴香理气;下部多湿,若筋急不舒,薏苡仁可用至一百克,木瓜、芍药甘草汤可解拘挛,又取川牛膝以引经。痹证久者,可夹瘀,川穹、元胡皆血中气药,可委以重任,气虚者还用黄芪,血少者可加当归。鸡血藤养血疏通,重用常建奇功。久病入络,地鳖虫常施,穿山甲无所不到,直达病所可为佐使。除热痹之外,一切痹痛主以温通。颈腰椎间盘突出常因劳伤,辛苦之人常患,酒大黄、桃红、苏木最宜有伤之痹,天花粉润燥养筋,可滋解热药之毒,和二乌相反相激并用不悖。治疼痛剧烈委二乌以重任,量大暂服必配薏苡仁,不可量小久用蓄积为害。关节肿疼久而不消,若非热痹,必是顽痰死血,可用生半夏,生南星,白芥子配合山甲地鳖。乳没也治疼良药,但煎服易伤胃,可于食后单独吞粉或装胶囊服,二药等份相配,一日量在三五克就行。

常有寒热错杂者,虽外证似寒,得温则舒,遇寒则急,但舌红苔黄,溲赤便干,脉数有力,内热可证,得之于素体阳盛或病久杂药乱投或服热药过度所致,宜与单纯风寒、风湿相区别,用药需温散清热相辅,虽石膏、乌头也可并用。桂枝芍药知母汤,白虎桂枝汤可为典范。

热痹证最宜祥究,此类痹病对人之害比风寒、寒湿证更大,多急而重可内侵脏腑,又多易被热药所误。证见关节疼重,红肿肤热,可伴咽干咽疼,体温升高或自感发热。多是急性风湿热或类风湿关节炎,宜辛凉透热,祛风通络。发热者以银翘化裁,重用二花藤以清热通痹,五十克以上也不为多。视邪在卫气营血分而施治,口干渴者,即用石膏、知母、花粉,若夹湿,并用三妙。热入营血,每见皮下红斑结节,治取水牛角,赤芍,丹皮清解血热。

疏风勿燥血、温散勿助火、化湿不劫阴、清热不冰伏为顾护正气之要。

五、韩玉森教授临证发挥:痹证乃经络气血痹阻不通之病,久病入血,辛可宣通,咸可入血,五味之中,辛与咸相配最宜,唯威灵仙有此二味,故不论何种痹病,此药必用,与二乌相伍宣痹止痛,五灵脂与元胡行血中之瘀,土元味咸,通络理伤,马钱子开通经络,透达关节之力,远胜于他药,然属剧毒,炮制内服一日量不可过半克。常以上七味制成丸药 ,名为“痹痛丸”,还备穿山甲,乳香、没药、血竭等份为散,名“血甲散”,以配应症汤药内服,以治久痹
韩玉森教授复方骨仙膏秘方
韩玉森教授奇方秘方韩玉森教授奇方秘方:复方骨仙膏,韩玉森教授应用多年,主治颈肩腰腿痛,骨质增生,跌打损伤,风湿类风湿关节炎,股骨头坏死等骨伤病疗效显著:生马钱子60g 生川乌生草乌各50 g 生南星50g 生半夏50g 甘遂50g 土虫50g 蛴螬30g 七叶一枝花50g 洋金花50g 生白芥子30g 三七粉30g 生乳没各45g 血竭30g 肉桂30g 细辛45g 生甲片60g 蜈蚣30g 全虫30g 生延胡60g 郁金60g 乌蛇60g 威灵仙90g 麻黄60g 桂枝90g 鸡血藤90g 桃仁45g 红花45g 当归45g 川穹50g 姜黄50g 生地50g 羌活40g 独活40g 秦九45g 防风30g 地龙45g 透骨草50g 苍术30g 三棱60g 莪术60g 丹参50g 枳壳40g 牛膝50g 木瓜45g 伸筋草90g 鹿含草90g 海风藤60g 寻骨风60g 干姜120g 山奈60g 苏木60g 桑枝60g 冰片20g 樟脑50g  麝香1g(也可不用) 扑尔敏100片
下划线者需加工成120目细粉成膏后下,此方可做成黑膏药,也可做成松香膏药应用,疗效显著。
关于韩玉森教授黑膏药传统:上药全加工成120目的中药细粉。基本比例:100克松香+17克香油+9克蜂蜡+30克滑石粉+5克氧化锌+药粉夏天80克冬天60克+冰片5克+樟脑5克+硅氮酮3毫升 ,文火依次融化混合均匀即可成膏。
韩玉森教授全蝎膏
处方:蜈蚣9条全蝎63个 冰片18克 凡士林1000克 。
制法:将凡土林熔化后,入蜈蚣、全蝎。一定要用大一点的盆,因为放入蜈蚣全蝎急了,会产生大量泡沫,扑锅,弄得到处都是。煎至冒白烟为度,去滓滤清,加入冰片,搅匀收膏。里面也可以加入黄柏等,适当加减。
功能主治:祛腐生肌,清热止痛。治脱疽。《加入黄柏后,对蚊虫叮咬,效果也不错》。对淋巴结核也有一定效果。
用法用量:用时摊纱布上,敷患处。或直接涂抹。
牛皮癣的外用药:细辛、马钱子、草乌各5g,浸泡于80%~90%来苏液1000ml中,10~15天后涂擦患处。禁用于健康皮肤。

主治:牛皮癣 肉桂200g研为细末,装入瓶内密封备用,用时根据病损大小取肉桂末适量,用好米醋调成糊状,涂敷病损处。2小时后糊干即除去。若不愈,隔一周后再依法涂敷1次。 木鳖子5g,去外壳,将肉放入10ml醋碗内磨呈糊状,外擦患处。以上方治疗干癣及秃疮亦有效。牛皮癣一般10~30天全部治愈.
韩玉森教授神效验方治头癣:头癣常见有黄癣、白癣和黑点癣三种。是一种以皮肤苔癣样变及瘙痒为特征的常见慢性皮肤病,易诊难治。

韩玉森教授中医秘方“外涂”、“外洗”治疗头癣患者,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韩玉森教授介绍如下:
方药组成及用法:雄黄10克、大枫子12克、土槿皮20克、轻粉15克、花椒16克、冰片20克、狼毒12克、美登木20克,共研细末,炼猪板油调膏、每日涂2-3次。
洗剂:白鲜皮20克、蛇床子30克、荆芥12克、防风15克、土槿皮30克、硫磺20克,水煎外洗患处30分钟。每日一次,洗后外涂膏药。外洗外涂使疗程大大缩短,起到了相辅相成作用。共治200例,其中186例患者局部外洗外涂1-2周治愈,一个月后治愈196例,显效果3例,无效果1例,总有效率99.5%
韩玉森教授奇方秘方
韩玉森教授治愈率极高的骨质增生配方:此方在当地流传甚广,以至于凡是有腰痛患者上医院拍了片示有骨质增生就自已上药房捡这副药吃,韩玉森教授多年来统计其治愈率在六成以上。看似不高,但在完全一个配方不辩证不分型也不遵医嘱的情况下也不算低了,且多年都不复发。本人在临床中有针对性地用其效果非常显著,包括一些腰椎间盘突出症患者只要属于气滞血瘀型都能收到很好的效果。
金钱白花蛇4条、白芍60克、土元36克、血竭36克、防风36克、九牛滕36克、杜仲36克、威灵仙100克、海风滕36克、当归36克。上方为一个疗程,共研细粉分成三十包,每天一包分三次服用,饮酒者可用黄酒送服,基本上都是一副药既愈,此方最大的最大的缺点就是难口服,但在农村还是有市场,最大的特点就是治愈后不易复发,我所熟知的约有三十多名患者长的有十余年了至今都很好,这也许就是中医中药的神奇所在吧!
韩玉森教授治疗带状疱疹特效方

治疗带状疱疹:冰片10克.雄黄6克.95%乙醇100毫升混合外用。 
用法:用脱脂棉沾药液涂患处。每日3至5今次.轻者一天.重者5天即愈。
韩玉森教授蜂蜜合剂治久治不愈皮肤溃疡:
案例:患者,女,45岁,因不慎被开水烫伤左手臂三月余,现只留下一约4×4厘米的伤口,其余恢复都较好;诊见伤口边缘淡白,中间淡红,有少量突起的肉芽组织,不感疼痛;就此伤口已多家医院换药近一月,但伤口仍无丝毫好转。因此类久治难愈的皮肤溃疡本人有其独到的换药方法,自思当能近快取效。方法:伤口常规消毒后,用消毒纱布一块,浸入已消毒的蜂蜜中将纱布浸透后,将浸有蜂蜜的纱布直接敷于伤口处,外用干燥纱布敷盖并固定。二日换药一次,共换药七次痊愈。
韩玉森教授用蜂蜜治久治不愈的皮肤溃疡和各种久治不愈的伤口感染,是韩玉森教授治此类疾病的“绝招”。如伤口有感染征象,可加庆大霉素针合用于蜂蜜中,可起到直接消炎的作用。临床治疗病人近千例,少有不效者。
韩玉森教授中医冻疮:冻疮常常在暖和时因为剧烈瘙痒使人心烦意乱,严重影响患者的学习、工作和休息。采用中药外熏洗搽具有很好的治疗效果:当归、赤勺各12克,红花、细辛各9克,防风、荆芥、桂枝、艾叶各10克,乳香15克,生姜30克,甘草10克,白矾30克,加清水适量,煮沸5~10分钟,将药液倒入盆内,手足熏洗后浸泡患处,每日1剂,每剂熏洗两次,每次约20分钟。下一次用时,将药液加水适量,煮沸再用。一般轻者用药两三天,严重者5~7天即可痊愈。
因为耳部不便于熏洗,采用外搽药较妥:生川乌、生草乌、桂枝各50克,芒硝40克,细辛、红花各20克,樟脑15克,诸药浸入60%酒精1000毫升中密闭一周,过滤收集药液,用棉签蘸药汁涂搽患部,每日早晚各一次,每次5分钟。
韩玉森教授神奇验方皮肤科:
1、皮肤瘙痒:鲜韭菜与淘米水,按一比10重量配好,先泡两小时再一起烧开,去韭菜用水洗痒处或洗澡,一次见效,洗后勿用清水过身,一日一次,连洗3天可愈。
2、牛皮癣、头癣、顽癣:猪胆一个,刺破,将胆汁放在小碗内,加入明矾(如黄豆大),待溶化后用胆汁搽患处,每日2次,连用7天。此方治疗多年皮癣、顽癣效果神奇。
3、各种皮炎:生鸡蛋一只,将整蛋放陈醋内泡7天。再取出蛋打破用蛋清涂患处,每日2--3次,7天可愈。忌酒、辣物。
4、疥疮、恶疮、无名疮:白鸡毛一把烧成灰,用芝麻油调成糊状,每日涂患外2--3次,连用5--7天,效果极佳。
5、湿疹:樟脑丸一个,放半斤陈醋内浸3天后,用醋搽患处,一日3次,至治愈。特效。
6、蛇胆疮:用旱烟油一小团(或抽过的香烟过滤嘴3个),用适量水调匀,涂患处,每日3次,连用3~5天痊愈。
7、汗斑癣:独头蒜(或小蒜头)捣烂,用纱布包好,蘸陈醋擦患处(擦至局部发热伴轻微刺痛),一日三次,用5~7天。
8、扁平疣:每次用马齿苋*20克(鲜品40克),板蓝根*15克,煎汤一碗内服,并留少量外涂,一日二次,连用10天。可除疣。
9、白癜风:取露水(最好用韭菜叶上露水)一斤,加入蛇壳*5克,装入瓶内,埋地下过半月后取出,用水涂患处,一日三次,连用1--2月。同时可用马齿苋*30--60克,煎汤一碗内服,一日二次。
10、风疹块、痱子:鲜韭菜汁加适量明矾,每天涂患处,并擦至皮肤发红、发热,一日三次,2--3天即愈。
11、脚气、手气:陈醋一斤,加入去皮大蒜头一两,明矾1钱,泡3天后用醋浸手、脚,一次5分钟,浸后可以洗去,一日一次,连用10天,不会再发。
12、手、足多汗:明矾*5钱,热水2斤,一起溶化浸手脚,一次10分钟,浸后站其自然晾干,一日一次,5天后手脚汗正常。
13、手足开裂(皲裂、粗糙):生羊油或猪油一两,加蜂蜜或白糖3钱,捣匀搽手脚,一日2--3次,一般7天可愈。再搽几天以后不复发。
14、冻疮未破:尖头辣椒10个,生姜半两,白酒半斤,一起放入瓶内浸3天后,在冻疮初起,皮肤红肿发痒时搽患处,一日5次,有特效。连用十天至半月痊愈除根,不再复发。
15、冻疮已破:陈旧棉花(越陈旧越好),烧成灰,用麻油调匀搽患处,一日三次,搽好为止,不发。
16、鹅掌风、灰指甲:陈醋1斤,加入去皮大蒜头一两,香烟丝(十支),泡二日后用醋浸手,一次10分钟,一日二次,浸后可用清水洗净,连用10日有特效。(此方最好在大伏天使用)
17、疔、疖、痈(无名肿痛、搭背):生土豆捣烂,涂患处,用布包好,日换一次,一般5天内可愈。
18、鸡眼、瘊子:先用快刀将患处外部老皮削去。再涂上清凉油,用香烟火熏烤,至疼时稍坚持后拿掉烟火,一日二次,连用10天,半月后可脱落不发。
19、烫伤:活蚯蚓适量,加白糖少许化成水,涂伤处,一日三次,连用数日有清凉止痛,生肌功能,并不会留下疤痕,特效。
20、流火、丹毒(多患于下肢、皮肤红、肿、热、痛并伴有寒战、高热、头痛):鲜冬瓜皮一次一两,烧一碗汤内服并外搽,一日两次,连用5天可消肿止痛、清热解毒。
21、蚊虫咬伤(红肿、痒):可选用大蒜头、生姜擦,或用醋、牙膏、盐水、香烟灰加入人的口水调匀涂,均可立即见效止痒,解毒消肿。
治疗脚气的最简单的方法
韩玉森教授几年前患了脚气,试了很多方法,但时好时坏,总不如意。一次不经意从朋友处得知一妙法,一试,很灵。教很多患者试过,效果100%。

方法:取中藏茶2-3两,放于塑料脸盆里,加刚开的热水2000-3000ml,待水温下降至温水时(脚有明显的能够忍受的热感,但不伤皮肤时的温度最好),把脚浸放到茶水里15-30分钟。中间若水温下降过快,可以在边上准备一壶热水,适当加少许,以提高中藏茶水温度。每晚一次,连用3次,特别严重的,用5次。如果以后没有传染源,将不再复发。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