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晟堂 / 中风三高 / 【朱良春:自治健脑散-治老年痴呆,可获佳...

分享

   

【朱良春:自治健脑散-治老年痴呆,可获佳效】

2021-09-17  昊晟堂

兹就采用益肾化瘀法治疗老年痴呆症,谈一点肤浅的体会。


老年痴呆症临床上主要有两类:一为老年性痴呆,一为脑血管性痴呆,而以后者居多数。两者之病理进程虽有所不同,但其结局为脑细胞萎缩则一。


“脑为髄之海”,而“肾主骨生髓”,其病变之症结中心,则为“肾虚”。根据姚培发等对20岁以上的235例人群进行的调查结果显示:两性从30岁起已有一定的肾虚百分率,40岁以上组可达70%以上,老年龄组肾虚百分率随年龄增加呈递增现象。还发现,70岁以上常人肾虚率占95%。陈庆生对94例90岁以上健康老人五脏功能做了初步分析,发现全部对象均有不同程度的肾虚表现,肾虚率占100%。


由此可见,老年人均有肾虚的存在肾既虚,则气化无源,无力温煦、激发、振动脏气,“脑髄渐空”,使脏腑、四肢百骸,失其濡养,从而出现三焦气化不利,气机升降出入失常,血失流畅,脉道涩滞,而致血瘀。


所以老年痴呆症的主要病因,是年老肾气渐衰。肾虚则髄海不足,脏腑功能失调,气滞血瘀于脑,或痰瘀交阻于脑窍,脑失所荞,导致智能活动障碍,脑力心思为之扰乱,而成痴呆。


中医的肾是对下丘脑-垂体-靶腺之神经、内分泌、免疫、生化代谢等生理病理的概括。肾虚是以神经、内分泌紊乱为主的机体内环境综合调控机能的障碍。这些障碍既导致衰老的出现,也是血瘀的根源。肾虚可促进血瘀的发生发展,血瘀又加重肾虚的病情,二者相互影响,互为因果。


因此,老年痴呆症的病因病机,是肾虚为本,血瘀为标,虚实夹杂,本虚标实。所以“益肾化瘀法”是治疗老年痴呆症的主要法则,我据此治疗本病,颇为应手。


  • 病案举例:

张XX,男,66岁,离休干部。

1993年5月4日初诊:原有高血压史,经常头眩、肢麻,近年来记忆力显著减退,头目昏眩,情绪不稳,易于急躁冲动,有时又疑虑、消沉,言语欠利,四肢困乏,腰酸,行走不爽,经常失眠。血脂、血压偏高。CT检查示:脑萎缩、灶性梗塞。诊为“脑血管性痴呆”。苔薄腻,舌衬紫,舌尖红,脉细弦尺弱。此肾虚肝旺,痰瘀阻窍之“呆病”也。治宜益肝肾、化痰瘀、慧脑窍。

杞、菊各10克,天麻10克,地龙15克,生、熟地各15克,丹参15克,赤、白芍各10克,桃、红各10克,枣、柏仁各20克,制胆星8克,仙灵脾15克,炙远志8克,桑寄生20克,生牡蛎20克,甘草4克,10帖,每日1帖煎服。

1993年5月15日二诊:药后头眩、肢麻、失眠均见轻减,自觉言语、行走较前爽利,情绪有所稳定,记忆力略有增强,甚感愉快,并能积极配合体育锻炼。苔薄,脉细弦。前法继进之。上方加益智仁10克,继进10帖。

1993年5月24日三诊:诸象均趋好转,遂以上方10倍量制为丸剂,每服6克,每日3次,持续服用以巩固之。

半年后随访:一切正常。

按:本例系“脑血管性痴呆”之轻者,故收效迅速,如重症需耐心坚持服药,并适量运动,如太极拳、散步等,言语疏导,改善生活环境,使之心情舒畅,消除孤独和疑虑,适当增加高蛋白、低脂肪之饮食,并多吃蔬菜、水果,是有利于康复的。

肾虚血瘀证是老年病的病理基础,所以益肾化瘀法是本病的主要治疗法则。因为补肾药是通过调节“脑-髄体轴”而发挥作用的,能使脑功能改善和恢复。据宫斌氏实验,补肾中药可通过调整神经递质含量、神经递质受体数量、促性腺及性激素含量、单胺氧化酶(MAO)、超氧歧化酶(SOD)等含量而产生明显的延缓脑组织衰老的作用。梁晓春等实验证明,补肾方既能增强自由基清除剂如500活性,也能降低过氧化脂质代谢水平,以减少自由基堆积对细胞、组织的损害。

所以,补肾是老年痴呆症的主要法则之一。本例处方中枸杞子、地黄、白芍、桑寄生、仙灵脾、益智仁等均有补肾作用,其它如人参、山萸肉、何首乌、山药、菟丝子等,亦可选用。

活血化瘀药物能改善血液循环,防止血栓形成,调节细胞代谢和免疫功能,促进组织修复和抗炎。具体地说,它能降低血液粘稠度,改善血液成分和微循环,增加全身组织、器官血流量,特别是增加脑组织血流和营养,从而改善和延缓脑的衰老,提高其功能。

本例处方中之地龙、丹参、赤芍、桃仁、红花都有很好的活血化瘀作用。其它胆星熄风化瘀;远志补心肾、宁神志、化痰滞;菊花淸肝明目,止头痛眩晕;龙牡镇摄肝阳,宁心安神;大枣、柏仁宁心安眠,这些药物均有助于症状之改善,利于痴呆之恢复。

天麻长于熄风镇痉,善治头痛眩晕,《本经》谓其“久服益气力,长阴肥健”,《甄权》称其能治“瘫痪不随,语多恍惚,善惊失志”,《开宝》更指出它“利腰膝,强筋力,久服益神”,对老年痴呆症是既治标,又治本的一味佳药。

据日本丰桥市野依福村医院院长山本孝之等临床证实,天麻治本病有显效,可以改善脑部血液流通,有恢复“缄默症”的说话和“假面具症”的展露笑颜的功能,连服三月,获得殊效,可以相互印证。

当然,临床还需因证制宜,气虚者可重用黄芪、党参;阴虚者加石斛、麦冬、龟板;躁狂风动者加羚羊角粉、灵磁石;火旺者加生大黄、黄连;脾虚纳呆者加白术、山药、木香等,随症损益,始奏佳效。

此外,我在70年代初曾制订“健脑散”,原为脑震荡后遗症而设,因其有健脑补肾、益气化瘀之功,后来移治老年痴呆症,亦奏佳效。

处方:红人参15克,地鳖虫、当归、枸杞子各20克,制马钱子、川芎各15克,地龙、制乳香、制没药、炙全竭各12克,紫河车、鸡内金各24克,血竭、甘草各9克。上研极细末,每早晚各服4.5克,开水送服,可连续服2〜3月。

其中马钱子,又名番木鳖,有剧毒,其炮制得当与否,对疗效很有影响。一般以水浸去毛,晒干,放在麻油中炸,但是油炸时间太短,则呈白色,服后易引起呕吐等中毒反应;油炸时间过长,则发黑炭化,以致失效;因此在炮制中,可取一枚用刀切开,以里面呈紫红色,最为合度。附此,以供参用。


本文摘自1996年首届国际中医脑髓学会大会发言稿,作者/朱良春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