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德国作曲家--马克斯·布鲁赫(Max Bruch) 

 zg2259 2021-09-17
 德国作曲家--马克斯·布鲁赫(Max <wbr>Bruch)

 
       在八十二岁去世的马克斯·布鲁赫(Max Bruch)经历了欧洲音乐史上最波澜壮阔的年代,然而他却是当时音乐发展的最坚定的抵抗者。布鲁赫出生的时候,门德尔松刚刚完成清唱剧《以利亚》,而当他在1920年去世时,马勒已经触发了交响乐的革命,斯特拉文斯基最具现代意义的《春之祭》也已经上演7年了。布鲁赫最大的成就是在1865年创作了广受欢迎的《第一小提琴协奏曲》。也就是在这一年,瓦格纳在他的歌剧《特利斯坦和伊索尔德》中打破了主调音乐的界限,这部歌剧也代表着他歌剧改革的顶峰。布鲁赫与瓦格纳、李斯特的对立是不可遏止的,这些被称作德国新浪漫乐派的作曲家都是他的仇敌,任何人胆敢在他面前宣扬他们的作品,通常都会像丧家犬一样被赶走。
 
       布鲁赫的保守主义立场,其根源或许就在于他所受的教育以及他心目中早期的音乐大师。他师从著名的作曲家和指挥家菲迪南德·希勒(Ferdinand Hiller),14岁时获得法兰克福莫扎特基金奖,得以师从卡尔·莱内克(Carl Reinecke)和菲迪南德·布罗伊农(Ferdinand Breunung)。1858年,在完成了他的Op.1一幕歌剧《玩笑、诡计和报复》(Scherz, List und Rache)之后,他得到了五年游学、完成音乐教育的机会。他所拜访过的最重要的城市就是莱比锡,当时,门德尔松在那里的音乐生活中占绝对优势。布鲁赫在莱比锡又一次见到了莱内克,还有门德尔松《小提琴协奏曲》的题献者、八年后在布鲁赫《小提琴协奏曲》的创作中充当顾问的菲迪南德·戴维(Ferdinand David),以及伊格纳茨·莫谢莱斯(Ignaz Moscheles)。从莱比锡来到柏林,布鲁赫又遇到了指挥家汉斯·冯·彪罗(Hans von Bulow )和小提琴家约瑟夫·约阿希姆(Joseph Joachim),然后他去了曼海姆,他根据莱茵河传说创作的歌剧《罗雷莱》(Loreley)1863年6月在曼海姆上演,许多著名的音乐家,比如,克拉拉·舒曼、安东· 鲁宾斯坦、赫尔曼·莱维(Hermann Levi)和约阿希姆· 拉夫(Joachim Raff) 等都亲临现场,他们都鼓励布鲁赫往指挥家或者作曲家的方向发展,而作为作曲家,布鲁赫在当时已经开始引起人们的关注了。
 
       1864年布鲁赫创作的男声康塔塔《Frithjof》Op.23在亚琛上演,他的声誉迅速上升。在26岁的时候,他已经表现出把握大型声乐作品的非凡能力和熟练技巧,他的合唱音乐已经显示出他作为成熟音乐家的果敢与激情,音乐流畅,优美动听而效果空前。19世纪中叶,德国业余音乐爱好者受到工业革命的激励,纷纷创建起附属于工厂的管弦乐团与合唱团体。借助于合唱作品的创作,布鲁赫成为音乐爱好者中的核心人物。他的《Frithjuf》因为选择了冰岛的一个有关爱情、复仇和英雄性的传奇故事、表现出民族自豪感而受到欢迎。这样的成功经历使布鲁赫开始考虑去寻找一个做音乐家的职位,但并没有实现。从此之后,他总是对自己艺术生涯中的这一方面耿耿于怀,不论是作为作曲家还是指挥家,他永远得四处奔波,为金钱而担忧,时时估量着做自由艺术家与获得永久职位之间的优劣。这样的状况从1881年1月起不断恶化,因为他有了妻子以及顺次而生的四个孩子需要供养。那还是在1865年,希勒推荐布鲁赫在科布伦茨(Koblenz)担任指挥,他在那里只呆了两个演出季,但他利用这个机会,创作出《第一小提琴协奏曲》的原版和第一个修改版本,1867年10月,他又在松德斯豪森(Sondershausen)得到了一个新职位。在70年代的大部分时间里,布鲁赫都在努力地以作曲维持生计。到了80年代,他又一次做起了指挥,首先是在利物浦(1880-83年),然后到了布雷斯劳(Breslau)。从1890年到1911年 退休,他一直在柏林高等音乐学校任作曲教授,他的学生中,最著名的有沃恩·威廉斯(Vaughan Williams)和雷斯皮基(Respighi)。
 
      由于布鲁赫跻身于保守主义的音乐派别中,他不得不生活在另一位德国巨匠布拉姆斯的阴影下。布鲁赫曾在1911年与布拉姆斯会面,他十分肯定地预言道:“随着时间的流逝,布拉姆斯会得到更多人的欣赏,而我的大部分作品都将被慢慢遗忘。50年之后,他将成为历史上最杰出的作曲大师之一,而我只有一部《g小调小提琴协奏曲》还能被人记起。
 
       布鲁赫的预言已经全部得到证实。尽管布鲁赫创作的《希伯莱祷歌》(Kol nidrei)和《苏格兰幻想曲》也经常出现在音乐会大厅中,出现在唱片目录或者是无线电台的广播中,但公平地说,也就是在近10年到15年的时间里,布鲁赫的其他作品才开始得到关注和开发。那么,布鲁赫的100多部作品都包括什么呢?它们都值得倾听吗?
 
       尽管布鲁赫自己是一名优秀的钢琴家,但他对钢琴感到厌烦,因此除了钢琴,他的创作几乎涉猎了其他所有的音乐形式。在他的有生之年,他曾因几部大型清唱剧作品而名声显赫,而大多数清唱剧都是受到强烈的浪漫主义回潮以及1871年给德国带来统一的普鲁士/俾斯麦政治活动的激发而创作的,布鲁赫是德国统一的热心支持者。他的清唱剧都是以民族领袖为主题,比如,希腊人奥德修斯(Odysseus)和阿基里斯(Achilles),德国人阿米纽斯(Arminius)和古斯塔夫·阿道夫(Gustav Adolf),他甚至还把圣经中的摩西(Moses)作为政治人物来塑造,表现他领导他的人民进行圣战,最终到达他们自己的圣地。还有一个吸引布鲁赫的主题,那就是苏格兰,尽管他有在利物浦工作的机会,但他从没有访问过那个地方。他非常喜爱苏格兰旋律优美的民间音乐,认为它们是一切音乐创作的基础。瓦尔特·司格特(Walter Scott)的《湖上夫人》(The Lady of the Lake)是合唱作品《火十字》(Das  Feuerkreuz)的灵感所在,小型康塔塔《美丽的艾伦》(Schon Ellen)是根据印度战乱中的勒克瑙围困事件为基础而创作的,结尾时,对“坎贝尔斯来了!”的演绎令人激动。人们可以对其中夸张的歌词和蹩脚的翻译不予理睬,但它的音乐本身却是非常亲切感人,富有灵性的。最近几年间,《奥德修斯》和《摩西》都在英国和美国上演过,由席勒(Schiller)作词的《钟之歌》(Das Lied von der Glocke)也在利物浦受到欢迎。
 
      布鲁赫坚定不移的相信民歌的力量,他不仅仅谱写了许多独唱与钢琴以及短小的无伴奏合唱作品,还创作了器乐和管弦乐作品,比如小夜曲和组曲。除了《第一小提琴协奏曲》和《苏格兰幻想曲》这两首非常动听的作品之外,还有六首器乐小协奏曲式的佳作,包括单簧管和中提琴双协奏曲,为中提琴创作的简短而优美的《浪漫曲》,以及为大提琴与管弦乐队创作的四首小型作品。对于这些只用10到15分钟的时间来演奏的单乐章小协奏曲式的作品,布鲁赫自己也不是特别喜爱,因为它们很难被音乐会经纪人安排在演出曲目中。通常观众对独奏家登台的期待,差不多刚好是这样一首作品的双倍时间。但对于那些富有魄力和进取心的经纪人来说,他们决不会因为做出上演这些作品的决定而后悔。
 
      布鲁赫音乐创作的早期和晚期也还有一些很迷人的室内乐作品,它们常常被一些优秀的业余音乐团体演奏。最后还要提到的是布鲁赫根据《冬天的故事》(The Winter’s Tale)创作的歌剧《赫米奥内》(Hermione),尽管马勒在1887年指挥《罗雷莱》时曾给予赞美,但《赫米奥内》的上演不幸失败了。另外,布鲁赫总共创作了三部交响曲。
 
       布鲁赫的朋友,赫尔曼·莱维曾被瓦格纳挑选为《帕西法尔》的指挥,但他却与布拉姆斯结成了亲密联盟,正是他力劝布鲁赫打破合唱领域的界限,去创作他的第一部交响曲。这是在1868年,布鲁赫刚刚取得《第一小提琴协奏曲》的成功。提到布鲁赫这部题献给布拉姆斯的交响曲,赫尔曼·克雷奇马(Hermann Kretschmar)认为它是“当时最著名的作品之一”,应该说,那个时期的交响乐领域十分贫瘠。布鲁赫的《第二交响曲》有些打破常规,没有“谐谑曲”乐章,他说:“我不喜欢谐谑曲,所以就没有写。”《第三交响曲》有一个说明,表达出布鲁赫对莱茵河故土的怀念。这几部作品越来越受到欢迎,目前已经有两套完整的录音版本,第三套版本也在制作中。
 
       逐渐地,布鲁赫有些怨恨《第一小提琴协奏曲》,不仅仅是因为这部作品令他的其他音乐黯然失色,还因为他已经采取一次性付款而不是获取版税的方式来处理他与出版商克兰茨(Cranz)之间的问题。布鲁赫老年的时候去罗马访问,当他听到旅馆窗下的大街上一台手摇风琴开始演奏他的《协奏曲》主题时,他慌忙从旅馆逃了出去。一对不道德的美国钢琴家姐妹曾要求布鲁赫把他的管风琴组曲改编成双钢琴作品(Op.88),他们骗取了布鲁赫这部最著名作品的手稿,许诺他回到美国后可以卖几千美元,并给他寄回收益,但她们却没有这样做(幸运的是,这部手稿在70年代被发现,现在安全地被收藏在纽约市的摩尔根图书馆中)。这个故事的结局并不令人愉快。无论如何,这部拥有令人心碎的慢板乐章的《第一小提琴协奏曲》可以代表布鲁赫所取得的最高成就,尽管它的受欢迎程度影响了布鲁赫其他佳作的价值,比如那些源自对民歌的浪漫主义探索而创作的作品。当他的音乐脱离开德国浪漫主义的严谨理性时,他那多彩的音乐旋律和华美的管弦乐配器就展现出清晰优美、生动感人的特性。
 
 
马克斯·布鲁赫生平大事记
 
       1838年: 布鲁赫1月6日 出生在科隆,他是家里两个孩子中的老大,母亲是女高音和歌唱教师,开设了一些私人音乐课程。父亲原本是位律师,后来成为市里的警察局长。
 
      1845年: 门德尔松的《小提琴协奏曲》首演,由菲迪南德·戴维担任独奏。布鲁赫非常钦佩这位老作曲家,他也很高兴自己的《第一小提琴协奏曲》被认为是门德尔松小提琴协奏曲“天才的继承者”。
 
      1852年: 因为在11岁时创作了《七重奏》作品,布鲁赫成为早熟的作曲家,他获得了法兰克福莫扎特基金奖,这使他能够师从菲迪南德·希勒学习作曲,随卡尔·莱内克学习钢琴演奏。
 
       1860年: 布鲁赫在莱比锡和曼海姆度过了一段时间。他在担任科布伦茨音乐总监期间的1868年,完成了广受欢迎的《第一小提琴协奏曲》。
 
       布拉姆斯和小提琴家约瑟夫·约阿希姆签发了一份声明,反对李斯特和他那帮人的音乐。布鲁赫也表达出对李斯特和瓦格纳音乐的不赞成。
 
       1871年: 奥托·冯·俾斯麦领导普鲁士人民战胜了奥地利(1866年)和法国(1870-71年),他成为统一了的德国的首相。布鲁赫创作了几部抒发民族心声的世俗清唱剧。
 
      1872年: 在松德斯豪森担任了一个时期的宫廷乐团指挥之后,布鲁赫选择做一名自由的作曲家。他接受了几份合约,回到Bergisch Gladbach的Igeler Hof。他的歌剧《赫米奥内》在柏林上演,没有成功。
 
      1877年: 约阿希姆在剑桥大学接受荣誉博士学位称号期间,指挥英国人首演了布拉姆斯的《第一交响曲》,他在弦乐作品的创作方面对布拉姆斯与布鲁赫都有深刻的影响。
 
      1881年: 布鲁赫为大提琴和管弦乐队创作了优美感人的《希伯来祷歌》,作品取材于犹太人在赎罪日前夕歌唱的古老的希伯莱传统音乐旋律。
 
      他与歌唱家Clara Tuczek结婚。在他们38年的婚姻中,共养育了四个孩子。
 
      1883年:布鲁赫先是在英格兰的利物浦爱乐乐团做指挥,度过了一段艰难岁月,后来他去美国旅行,在纽约城指挥了他的《第三交响曲》。这一年,他回到了德国。
 
      1884年: 年轻的古斯塔夫·马勒创作了他的《旅行者之歌》。三年后,他在莱比锡指挥上演了布鲁赫的歌剧《罗雷莱》。
 
      1888年: 威廉二世继任德国皇帝,他与俾斯麦发生了冲突,就逼迫这位年老的首相辞职。后来的国家策略带来了毁灭性的灾难,这已得到历史证明。威廉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时逃往波兰。
 
     1891年: 约瑟夫·约阿希姆邀请布鲁赫在柏林音乐高等学校任教。布鲁赫在那里一直做到1910年他退休。他的学生中有雷斯皮基和沃恩·维廉斯。
 
      1894年:布鲁赫的《钟之歌》在伦敦上演之后,剧作家和音乐评论家肖伯纳把布鲁赫的音乐描述成“在充满激情和恢弘壮观方面最佳,而在轻松活泼和趣味性方面最差。”
 
      1909年: 表现派和“蓝骑士”画家Gabriele Munter创作了绘画作品《傍晚》。因为蔑视现代派艺术,布鲁赫在内心深处还是一位19世纪的人。
 
      1920年: 布鲁赫因为严重的动脉硬化,10月2日在柏林家中的睡眠中平静地去世,此时距他爱妻的去世只有一年时间。
 
 
布鲁赫的音乐风格
 
旋律
 
       旋律的创作是马克斯·布鲁赫的最强项。如果说布鲁赫在某一个方面无可挑剔,那就是他创作优美旋律的能力,这些旋律通常都是华美开朗又情感饱满的,许多来自民歌,他特别喜爱苏格兰和斯堪的纳维亚的民间音乐。
 
和声
 
      怎样为那些优美的音乐旋律配置和声,对布鲁赫来说真是个问题。布鲁赫的和声理念非常保守,他总是努力地避免出现过多的变化音或不协和和弦。他把探索新领域的机会留给了别人,而选择了坚持使用那些已经尝试过的并被验证了的和声规则。
 
曲式
 
       布鲁赫的音乐结构通常会用比较清晰的平稳和弦进行来表现,而不用对位法。他似乎偏爱在慢乐章的结尾处使用“阿门”变格终止式,这对于一位主张不可知论而不是无神论的作曲家来说,的确有些古怪。
 
管弦乐配器
 
      布鲁赫极喜欢优美华丽的音乐旋律,其程度有些像加入过多鸡蛋的甜食,令人发腻。但从另一个方面来说,他非常喜欢为独奏的管弦乐器创作独奏曲或各种乐器组合的作品,特别是为那些次高音声部的乐器,比如中提琴,单簧管和圆号,他对竖琴的运用更是达到魅力无穷的地步。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